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網遊之劍刃舞者 ptt-第四千三百四十六章,狼的披風分享

網遊之劍刃舞者
小說推薦網遊之劍刃舞者网游之剑刃舞者
给撞得下巴一阵生疼的林铮,这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个,貌似他跑去追杀瓦波仑之前,好像和安托利亚说过,让她整理一下王宫,准备婚礼来着。
“那个,我其实是开玩笑的来着。”
话音一落,安托利亚眉毛都竖了起来,随之猛地一拳便朝林铮的眼眶砸了过去,当时就赏了林铮一只熊猫眼,正准备再赏给林铮一只熊猫眼呢,龇牙咧嘴的林铮赶紧便抓住了她的拳头,并连忙解释道:“这不是你当时的情绪比较低落嘛!所以我不就开个玩笑,让你振作一点儿么。”
“然后呢?!”安托利亚冷笑着盯住林铮,准备看情况再决定再决定是不是将这个轻浮男人的耳朵给拧下来。
话音刚落,林铮便掏出来了一只“银狼之眼”,没等安托利亚反应过来,就已经给戴到了她的无名指上,继而握紧她的手道:“举办婚礼是开玩笑的,想和你结婚这个可是真的。”
安托利亚看着手上那动人的戒指一阵懵圈,半饷才抬头问道:“为什么啊?”
林铮挠了挠头,“这个,主要是我还欠着大家的婚礼呢,要是在这里就把婚礼给举办了,总感觉对不起大家啊!”
听罢,安托利亚终于清醒过来了,随即伸手便掐住了林铮的两边脸,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家?!大家究竟是多少的大家?!”
“这个么……”林铮含糊不清地说道,“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有大家的照片来着。”
“滚——!”安托利亚大叫着便一脑门朝林铮胸口顶了上去,而后便气冲冲地转过头去,半饷了忽然把手一伸,“照片呢?!”
“诶——?”
“照片——!!”
魔域英雄傳說
“哦——哦!来了来了!”
等到林铮把所有人给介绍完,安托利亚的神色已经一片复杂难明,她发现自己在众人面前,一点儿也称不上是出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长着和阿托莉丝一模一样的面孔,这个轻浮的男人可能连看都不会看她一下。没有这张脸,他就不会来到这里,不会为了她去挑战瓦波仑,不会有今天的胜利,更不会向她求婚。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但是眼下,却让她心中充满了苦涩。
“安托利亚!”
终极女婿 怪喵
听到林铮的呼唤,安托利亚有些茫然地抬头便朝他望去,迎上她那怯弱的眼神,林铮愉快地笑道:“阿托莉丝,从来没有掐过我的脸来着。”
“滚——!”安托利亚又是一拳便朝林铮的眼眶砸了过去,旋即转过身便气呼呼地说道:“那恶龙那么温柔,你倒是回去找她啊,到我这儿来干嘛!”
话是这么说,安托利亚的眼中却洋溢起了愉快的笑意,看着手上的戒指,嘴角便不自觉地弯了起来。是呀,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和结果,话说回来,当初连着输给了阿托莉丝那条恶龙两次,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输了!
忽然,温暖而柔软的触感便落到了安托利亚背后,侧脸一看,这就看到了一片银白的领口。“这可是我扒了瓦波仑的皮做出来的,还不错吧?”
闻言,安托利亚这就翻起了白眼,果然这个轻浮的男人就是个笨蛋啊!这种时候你为什么要提瓦波仑那个煞风景的自大狂?!不过算了,至少东西的确不错。
披上了银白的披风,安托利亚眯起眼睛说道:“挺暖和的,瓦波仑那自大狂也不是一无是处么。”
“还行吧!哦,送你的戒指也是用他的眼睛制作出来的。”
“这听起来感觉你才更像是个魔王呢。”
幻想世界的職業事典
“不是像不像的问题,咱的本职就是大魔王来着。”
“吹牛——!”
不是多久的功夫,林铮便察觉到了梅林的气息,不过林铮倒也并不感到意外,王宫这边出了这么大一档子事儿,身为财政大臣的杰纳罗不可能不过来一趟,而林铮一到王宫就出了这么大动静,摆明了就是他干的啊!这情况,梅林他们要是不跟着一块过来才是怪事儿呢。
“爸爸——!”一看到林铮,小梦儿马上便欢叫着飞奔上前,一把扑到了没出息的老爸怀里。
稀罕地蹭了蹭闺女儿软乎乎的小脸蛋后,林铮便乐呵地说道:“来,宝贝,这是利亚妈妈!”
虽然很好奇自己这妈妈怎么这么多,不过小家伙还是乖巧地对着安托利亚喊道:“利亚妈妈你好,我是夏梦,是爸爸家的孩子。”
安托利亚瞬间便给这小家伙萌得心里软乎乎的,甚至连害羞都顾不上了,一脸稀罕地紧盯着这小家伙,等到林铮把小家伙朝她一送,马上便欢喜地将小梦儿给抱紧了。
见得自家国王并没有反驳林铮,杰纳罗不由得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等到林铮上前了,回过神来便说道:“你这下手够快的啊林先生!”
“那是!”林铮颇为自得地笑道,“安托利亚可是我媳妇儿,下手当然得快啊!”
大叔,轻轻抱 封月
梅林听完便一脸的揶揄,“当花心棒槌你还挺骄傲了是吧?”
“恩!”林铮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便遭到了梅林的制裁,这个笨蛋,就算知道你是为了阿托莉丝,可你好歹倒是含蓄一点儿啊!
“让你口花花的!”艾蕾没好气地说道,旋即又关切了起来,“敌人呢?刚才海上那么大的状况,是你和他打起来了么?”
詩月 小說
“的确是瓦波仑那家伙折腾出来的没错,不过放心。”说着林铮便竖起了拇指,“我打赢了!”
“噗——!”艾蕾几人憋不住便笑了起来,随即艾蕾便拍了下这死人抱怨道:“真是的,这种事情你倒是正经一点儿啊!”
“我这不是非常正经的么?本来就是打赢了啊!”
“然后呢?”梅林没好气地笑道,“那个叫瓦波仑的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这还用说么?!”林铮一脸的得意,完了便朝安托利亚身上的披风指了过去,“喏,他的皮都让我扒下来给安托利亚做成披风了。”
杰纳罗听着便倒吸了一口凉气,林铮的实力如何,他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但是瓦波仑有啊!以一己之力统一了整个尤泰利亚的瓦波仑,其实力对于布列坦来说,是无敌的!然而,这样无敌的瓦波仑,竟然在一个多小时的功夫里面,就让林铮给宰了,皮都给剥下来做成了国王陛下的披风,这……这林先生的实力——!
“我就说先生非常厉害了不是么?”奈薇一脸得意地对杰纳罗说道,“您看,你们都头疼得要命的家伙,先生一下就给解决掉了。”
杰纳罗看了看正和梅林她们吹嘘的林铮,这就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看不透!看不透!实在是看不透!这样无敌的强者,怎么喜欢带着自家傻闺女儿一块在海上到处乱转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图了个啥,看样子,强者的世界,果然不是他们这种凡夫俗子所能理解得了的啊!
结果,安托利亚让人准备了半天的宴会,还是如期举办了起来,不过并不是结婚典礼,而是成了一场欢庆盛宴,与会的大臣们一个个那是笑得酣畅淋漓,那是发自心底的感到高兴!当然的啊!一个多小时还在威胁要让国王陛下嫁给他的瓦波仑,这会儿已经成了国王陛下身上的披风了,这要是都不庆祝一下,那还有什么是值得庆祝的?!
一番叫人身心舒畅的庆祝之后,大臣们很快便头疼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国王陛下,伟大的安托利亚·亚瑟·潘德拉贡,竟然说她打算退位,跟着林铮一块出海旅行!这个就算是对林铮比较熟悉的杰纳罗,那也是接受不能啊!咱只是让你帮忙解决掉国王陛下的烦恼,可没让你把我们的国王陛下也给拐走了啊!
最后的最后,林铮还是带着安托利亚一块起航了,不过么,离开之前,倒是和布列坦的大臣们进行了 一场漫长的协商。布列坦需要安托利亚这个国王,她为布列坦所创造的丰功伟绩,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一旦被人民所爱戴的国王忽然换了人,那势必会引起布列坦的动荡,所以,最后经过一番协商决定,安托利亚依然保留国王的权力与地位,而后由她授命组建起布列坦内阁,在她出国的时候,布列坦的一切事务,交由内阁首相定夺。
站在胜利号的船头,迎着海风的林铮那是一脸的自得,还好他灵机一动地想到了大嘤的状况,不然的话,这会儿还没办法带上安托利亚一块出海呢!
“又在想什么馊主意呢?”
闻言,林铮侧脸一望,这就迎上了梅林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当即身子一倾便朝她撞了上去,这婆娘,好事坏事儿全让你给说完了。
梅林笑着就这么靠在林铮头上,“安托利亚还是太过单纯了,三言两语就给你骗上了胜利号,不过呢。”说着梅林便笑了出来,“果然非常像呢,和阿托莉丝。”说罢便忽然抬起头,莫名其妙地说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