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第一百六十二章 聳聽推薦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新世界”的人可以主动向周围传播“无心病”!
这句话仿佛一支带电的利箭,射在了龙悦红等人的脑海中,将他们的思绪震得片片破碎,让他们的身和心都出现了颤栗和麻痹。
“无心病”和“新世界”的关联,“旧调小组”之前其实已经有一定的猜测,并且怀疑“新世界”的强者回归时,节点的增强会导致“无心病”病毒从“新世界”扩散过来,感染周围的人类。
而即使没有回归,只要进入“新世界”的人肉体还活着,就相当于一个天然的节点,同样会出现“无心病”病毒往灰土弥漫的事情,全看他本身愿不愿意控制。
当然,这类节点非常弱,相应的“通道”极其狭窄,借此进入灰土的“无心病”病毒载量很低,存活能力也不够,只能影响节点附近那么一小片区域,越往外,病毒越少,直至没有。
有这些认知作为心理基础,龙悦红原本觉得就算猜测得到了证实,明确了“无心病”来自“新世界”,自己也不会太过震讶,更多的情绪应该是沉重。
可黄委员竟然告诉他们,“新世界”的人一旦回归灰土,可以主动地向周围传播“无心病”!
这意味着每一位“新世界”的强者都等于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还是精确制导的那种,同时也意味着面对“无心病”,当前人类没有任何胜算,“旧调小组”真要碰上了回归的“博士”,十死无生!
这一刻,蒋白棉脑海念头纷乱,呈现支离破碎的状态。
然后,她想起了一件事情:
商见曜的父亲最后出现的那座城市是新历以后少有的大规模爆发“无心病”的地方,这导致一个不比乌北小多少的人类定居点瞬间成为了废墟。
难道,他们在那里碰到了哪位从“新世界”归来的强者?蒋白棉各种想法逐渐回落,慢慢找回了正常的思绪。
这个时候,黄委员环顾了一圈,将龙悦红、白晨等人的表情变化纳入了眼底。
他叹了口气,苦笑说道:
“初步证实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和你们的反应差不多。
“呵呵,这原本属于保密等级很高的情报,但一来你们遭遇了‘新世界’强者的威胁,而这很可能影响到乌北,我们必须做出应对,二来我一直坚持这应该向全人类公开,让大家多做提防,所以,我基于紧急情况下的特殊条例,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和你们分享相应的情况。”
蒋白棉等人还没来得及回应,商见曜已是开口问道:
“那为什么不向全人类公开?”
他更在意的似乎是这一点。
对于他的反应,黄委员不算太意外,坦然回答道:
“因为我们还没弄清楚旧世界毁灭的真正原因和‘新世界’的秘密,一旦把‘无心病’的来源公布出去,我们怕人类再次遭遇一场类似当初的‘大清洗’,那样的话,我们不能确定人类是否还能延续下去,是否还能慢慢重建起文明。”
“很有道理的顾虑。”蒋白棉抢在商见曜之前做出评价。
夢魘之旅
她恢复了状态,转而问道:
“你们是怎么确认‘新世界’回归的人可以向周围主动传播‘无心病’?”
这一点很重要。
黄委员夹着一只没有点燃的香烟,来回踱了两步道: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几个陷入沉睡多年却又没有死去的人类,一旦在他们周围待得久了,就必然会感染‘无心病’……”
类似阎虎那种情况……白晨抿了抿嘴巴,回忆起了“旧调小组”遭遇的第一位“新世界”强者,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不能自主回归在那里祈求帮助的“新世界”强者。
黄委员继续说道:
“那会,我们之中最强的也才踏入‘心灵走廊’没多久,无法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能颁布禁令,让所有战士都不要靠近相应区域。”
嗯,“救世军”是混乱年代中后期,许多人类经历过一次次失望,目睹了一次次失败后,才逐渐形成的,那个时候,确实可能已经有觉醒者推开“新世界”的大门……蒋白棉从另一个角度分析黄委员的话语是否真实。
“后来,我的同事里终于有人找到‘新世界’的大门,走了进去,从他给予的某些暗示中,我们明白了之前那种现象的根源,也初步确认‘新世界’回归的人可以主动散播‘无心病’。”黄委员这部分记忆似乎保存得还相当好,或者说,他一直都在反复阅读相应的资料,以一次又一次形成新的记忆。
商见曜又一次表示了不解:
“为什么你那些进入‘新世界’的同事只暗示,不明说?”
黄委员的表情略有变化:
“我忘记了当初的疑惑,只能从记录这些事情的文件里做出一些猜测:
“我那些同事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甚至在给出暗示没几年后,就相继变成了真正的植物人,再也没办法从‘新世界’传递回信息,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他们的肉体完全死亡。
“我至今也不知道他们在‘新世界’是否还活着。
“我们后来进入‘新世界’的那些,因此受到教训,没再给予类似的暗示,肉体大多成功活到了现在。”
说到这里,黄委员表情凝重地叹了口气:
“目前看来,‘新世界’的情况很复杂啊。
“也许得等到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人多进去几批,才有可能激起水花。”
“好。”商见曜用一种做出承诺的口吻道。
不等蒋白棉开口,黄委员沉吟了一下道:
“‘新世界’内部传递信息的规则不明,对于‘博士’可能的袭击还是得做好准备。
“这样,你们再等几个小时,我改变一下当前的安排,让普通民众从乌北另外一边离开,而你们和沉睡在乌北的那位,以及护送他的队伍,沿月鳞河向西南方撤离。”
沉睡在乌北的那位?龙悦红秒懂了这代表“救世军”一位“新世界”强者。
他脑海内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自身终于安全,而是“新世界”的强者也害怕核弹爆炸。
紧接着,他涌现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黄委员安排乌北绝大部分人类从另外一个方向疏散,让他有一种“旧调小组”是祸害源头,待在自己等人周围很容易被雷误劈的感觉。
当然,龙悦红也理解黄委员为什么这么安排——他担心“博士”真的来袭,到时候,激战一起,普通民众如果还在附近,很容易受到波及。
“没问题。”蒋白棉作为组长,代表“旧调小组”同意了黄委员的提议。
离开黄委员所在的房间,回到三楼之后,“旧调小组”四个碳基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格纳瓦左右各看了一眼道:
“进一步确定了‘无心病’和‘新世界’的关系,不是应该高兴吗?”
这可是“旧调小组”的主线任务啊。
“我主要是觉得沉重。”龙悦红没有掩饰自身的感受。
商见曜摩挲起下巴,呵呵笑道:
“我是在思考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白晨觉得商见曜的思路虽然总是很奇怪,但不少时候都带有强烈的启发性。
这一次,回答她的不是商见曜,而是蒋白棉。
大預言家逃避前世
蒋白棉望着窗外的阳光,语速缓慢地说道:
“我在想,公司也有‘新世界’的强者,董事会对‘无心病’的源头不会没有了解,为什么还要成立一支支‘旧调小组’,追寻这方面的真相?”
“可能,公司那些‘新世界’强者暗示得更加不清不楚,以免蹈‘救世军’最早那批‘新世界’强者的覆辙。”冷静理智的商见曜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蒋白棉点了点头:
“这就得看是公司先有人进入‘新世界’,还是‘救世军’先有人。”
正常来说,历经旧世界毁灭的人类,千辛万苦进入“新世界”后,在没有相应经验,没受到足够教训的情况下,或多或少都会努力往外传递一些重要信息。
蒋白棉分别看了龙悦红、白晨、格纳瓦一眼,表情依旧凝重地继续说道:
“我联想到了我们受到的执岁注视,联想到了我们第一次到灰土拉练时,几番巧合下,去了沼泽1号遗迹,见到了小冲……”
柒小洛 小说
嘶……龙悦红听得倒吸了口凉气。
他嗅出了“安排”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