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第九十七章:能殺便殺!(第三更!求訂閱!)閲讀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浩浩荡荡的阴风席卷呼啸,四周白雾如沸如煮,仿若万顷波涛,汹涌澎湃,却被无形的力量约束,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
空阔的平地上,裴凌行走在最前面。
巍峨华美犹如仙家宫阙的巨大门户静静矗立,仿佛一位华服宝冠的巨人,漫不经心的注视着一群蝼蚁的小心翼翼靠近。
没走出多远,裴凌便感到了冥冥之中,诅咒开始降临!
不给【万魂咒】继续侵蚀的机会,他深吸口气,张开嘴,发出一个阴冷、邪恶的语声:“咒!”
声音朝四面八方传去,仿若无形的波纹,与虚空之中突兀浮现的某种力量迅速交融抵消,很快,此地的诅咒烟消云散。
白首妖师
裴凌身上刚刚开始酝酿的异常迅速恢复。
他神念展开,顷刻之间,扫过周围,察觉厉猎月与晏明婳都没有受到影响,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看来,这里跟当时靠近第一道门的时候一样,这诅咒只针对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咒”的传承者。
只有他这位传承者抵挡住了诅咒,身后的跟随者,才有机会进入门中,且不会受到诅咒的影响。
趁着诅咒平息,裴凌加快速度,朝第二道门冲去。
身后的所有跟随者察觉到,全都跟着提速。
白雾翻卷,似倾山倒岳,气象万千。
阵阵阴风从中扑出,尖啸回旋。
与高大的门户相比,蝼蚁般的人影奔跑在辽阔的地土上。
但很快,裴凌身形一顿,只觉得虚空之中,诅咒之力,再次降临!
他又一次嘴唇翕动,阴邪森然道:“咒!”
【万魂咒】的效果散入四周,须臾抵消了一切侵蚀。
裴凌继续前进,其他人纷纷跟上。
如此反复,所有人走走停停,不敢有丝毫懈怠。
华拱螭首、重台钩阑的门户越来越近,以修士的目力,已然可以清晰的望见其缠柱云龙的种种细节。
就在这个时候,裴凌速度放慢,再次语声幽冷邪恶道:“咒!”
“郁”身侧的四位贪奴,没有丝毫防备,他们的躯壳,立时开始腐烂!
腐烂的创口,迅速生出一张张模糊不清的人脸。人脸出现之后,飞快的朝清晰转化。与此同时,他们齐刷刷的张口,发出尖锐诡谲的嬉笑声:“嘻嘻……嘻嘻嘻……嘻……”
成為真晝的星之後
红粉新娘身侧提着笼子的鬼物,亦是如此。
“郁”、红粉新娘、提笼鬼物皆是一怔,下意识的朝第二道门望去,以为是受到了门的诅咒。
但他们很快发现,裴凌身后的四位,一点事情都没有,顿时明白过来,这不是第二道门的诅咒,而是裴凌出手!
提笼鬼物当即冷哼一声,瞬间爆发出恐怖绝伦的气势,强行压下诅咒的效果。
暖 婚 我 的 霸道 总裁
紧接着,他抬起没有提着笼子的那只手,朝裴凌身后的四位遥遥一抓,一只青黑色的巨大鬼爪,立时从虚空之中凝结而出,猛然落下……
与此同时,“郁”原本苍白病弱的面色,愈显黯然消沉,下一刻,四位贪奴周身长出的人脸,纷纷停止嬉笑,露出郁郁寡欢之色。
须臾,人脸一张张脱落,四位贪奴皆气息骤降,但全身腐烂的创口,却开始快速恢复。
“郁”顿时神色落寞、悒悒不乐的朝裴凌身后四位望去。
这个时候,“悉”转过身,一拳轰向鬼爪。
轰!!!
强烈的气劲朝着四面八方滚滚而去,硬生生撞碎了兜头而来的阴风。
爆裂声中,鬼爪被硬生生轰碎。
但转眼之际,厉猎月、晏明婳、“啼”以及刚刚出手的“悉”,忽然纷纷面露抑郁之色。
“悉”瞬间脸色狰狞,眉宇之间闪过一抹暴戾,却是立时挣脱了“郁”的手段,正要继续出手,一阵煦风吹拂而过,厉猎月、晏明婳以及“啼”同样恢复如常。
裴凌手持【诛恶旗】,迅速对“悉”传音说道:“‘郁’和那个提笼子的,你挑一个!”
现在的情况,跟当初进第一道门时的情况不同,那个时候,他修为只有化神,无法对抗“郁”那等强敌,是以,只能任凭对方在自己后面跟着。
但现在,“郁”是合道,提笼子的鬼物是合道,“悉”也是合道。而他自己,也已大道返虚,加上【诛恶旗】这件法宝在手,他现在的实力,绝不逊色于任何一方!
既然如此,“咒”的造化,为何还要让另外两方跟着?
这是本来就应该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因此,刚才跟“悉”确定禁忌不会出手之后,他就下定决心,选择在这种时候动手。
紫梦幽龙 小说
没有自己这个真正的传承者在最前面引路,“郁”也好,红粉新娘也罢,这两方人马,都无法进入门户之中。
便是最后不敌,“郁”跟红粉新娘,也不敢真的下死手!
没有怎么考虑,“悉”飞快的传音回道:“吾选‘囚’!”
最強小農民
裴凌传音道:“能杀便杀!”
“若是做不到,便替我试探出他的真正实力与诸般手段。”
“悉”简短传音:“是!”
话音未落,它整个躯壳猛然膨胀起来,顷刻之间,便从常人一般的身量,化作一尊数十丈高、肌肉虬结、青面獠牙的巨大鬼物。其背生八臂,周身萦绕着宛如实质的凶暴,没有任何花哨的一拳砸向提笼鬼物“囚”。
拳风咆哮,挥舞之际,有风雷之声传出,呼啸如龙。
“囚”微微眯眼,一动不动的站着,其身侧虚空之中,却伸出密密麻麻的婴孩手掌,迅速延伸,犹如灵巧的毒蛇一般迎上拳风。
轰轰轰轰轰……
就在“悉”与“囚”斗起来的时候,裴凌一挥手中的【诛恶旗】,一阵猛烈的强风,平地而起,顿时扫向“郁”以及其身后的四位贪奴。
“郁”与四位贪奴静静站着,就在强风即将触及其衣袍时,整个人宛如烟云般轰然而散。
强风呼啸而过,“郁”与四位贪奴再次出现在原地,却是毫发无损。
紧接着,“郁”微微皱眉,看向裴凌,似有无边愁绪瞬间降临!
一种万事万物皆可悲、世间诸般之事俱无可留恋,不若归去的巨大绝望笼罩五人。
裴凌再次催动【诛恶旗】,护住己方,同时语声幽冷,再次吐出一个字:“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