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大清隱龍-5284 沒有出息的東西讀書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哈哈哈……好好好,这贱婢性子倒是刚烈,宁死不肯伺候我们爷们啊?”载澄脸上横丝肉直跳“不过你也别做美梦了,你以为你死了就能留下一个清白的身子?”
“扒光了吊在树上,吊她三天让万人看看这一深白肉……哈哈哈……”
“死了也不许给她衣服穿!不许给棺材连一领席子都不许给……爷我就让她一丝不挂的下地狱,死了也是个贱货!”
古人视死如生,坚信六道轮回,他们的思维跟后世完全唯物主义不一样,后世人们不信因果也认定了死后是虚无的,所以没有什么敬畏。
说白了脸皮就是比古人厚的多了,而古代人谁不想要个善终?谁还不想要有个好的下辈子?
这些活着的女人一听载澄如此心狠手辣,死了都要扒光衣服羞辱,入土都不给一丝布穿,这是把下辈子都给糟蹋了啊!
一时之间所有女人吓的都不会哭了!死死的堵住了嘴,眼睛里流出了绝望的神情!
载澄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吓也吓死了这群贱婢,这回才真的变成了牲口市场,刚刚这些女人还知道哭喊挣扎反抗呢,而此刻你无论怎么对待她们,他们都如同待宰羔羊一样绝望的麻木了。
你拉我,我就走,你剥我的衣服我也不反抗,你就算是要杀,我都不知道流泪了!
人性被残暴所摧残,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麻木的躯体,如牛羊一样人人驱策!
载图和载澄其实不缺女人,古代阶级社会里面,等级森严像他们这种高官能缺女人吗?但是他们今天要的就是这个劲儿!
他们要的是通过羞辱这些女人的方式来发泄对载淳的仇恨!
在宫内投降过来的太监指认之下,凡是载淳临幸过的,也就是睡过的女人成了香饽饽被第一个挑选出来。
那些载淳从来没碰过的,还是处子之身的反而安全了!
“载淳这小崽子多弄几顶绿帽子!让这些贱婢尝试尝试,是爷我在床榻上厉害啊,还是载淳那个病痨鬼床上厉害啊……哈哈哈!”
载澄先挑好了自己的份额,在太监的押解下,出了皇宫!
而载图多少心眼还好一些,看着吊在大树上一丝不挂的贵人尸体,长叹一声“放下来吧……弄身衣服穿好了,拉城外埋了去吧!”
但是载图的善良也就这么一点点了,鬼子六赐给他的二十个名额他也是一分不少的,太监看押着一样送出了宫去。
载澄和载图说到底也就带走40个女人,剩下的载淳妻妾们还多着呢,这些估计就得鬼子六来享受了!
娘子有錢 小說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太监精挑细选了三名身份最高的贵嫔,塞到了养心殿后面的卧房中。
门外有鬼子六的亲信太监和侍女看守着门户,里面传来女人的哭声和牙床吱呀吱呀的声音。
鬼子六心头压了好几个月的火,今天在侄儿媳妇的身上算是一泄而空!
外面的太监和宫女一言不发,眼观鼻、鼻观心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可是就在里面鏖战之时,突然从养心门那边传来了一阵嘈杂的争吵之声。
紧接着就有急匆匆的脚步声靠近了过来“别……五王爷不能闯啊……万岁爷有要务……”
“要务!天底下还有比军机大事儿更大的要务吗?兵不的堂官在军机处苦等了一个时辰,居然见不到皇上!”
闯进来的正是谈判协商好了的五爷奕誴还有李拓他们二人!
养心殿后面他俩可就闯不过去,奕䜣的心腹排成人墙堵住了道路,手放在腰间的枪套上,奕誴敢闯他们就敢开枪!
这都是鬼子六的铁血亲卫,养了大半辈子的嫡系死士,只听鬼子六一个人的命令!
奕誴知道这道人墙难闯,他站在人墙后面大吼道“陛下!你不要江山了吗?兵部送来急电,怎么就送不进来?”
“刚入紫禁城一天,你就要当商纣王了吗?”
“老六啊……你给我滚出来!”
就听后面卧房一阵慌乱,还有碰倒了东西的声音,又过了好半天鬼子六才人模狗样的走出来,身上的衣服穿的倒是整齐。
“五哥?你这是干什么……深夜闯宫……”
“你还说什么闯不闯宫……你自己看看这电报,是能够耽搁的吗?兵部的堂官在军机处等了一个时辰,死活就见不到你的面!”
奕䜣老脸微红接过电报一看原地跺脚惊呼道“啊?曾国荃的电报……他怎么会第一个发电报呢?”
任凭奕䜣再怎么想,他也觉得第一个发电来的应该是闽浙总督或者湖广总督啊!九帅是总督中身份最高的,他是压轴的总督要表态也应该是最后啊!
怎么会第一个发电报呢?可是再看里面的细节,这奕䜣眼前一黑差点昏倒!
五六十的老头了,搞这场造反连续熬心血几个月,刚刚还在女人身上较劲半天,此刻正是亏心血的时候,乍一看华族军管江南的情报,他顿时承受不了如此大的压力,差点昏迷。
妖世情殤
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养心殿内,李拓下令让太监赶紧烧点银丝炭来,深夜寒气重,一旦受寒可不得了。
奕䜣半靠在三希堂的床榻上,这里空间狭小点燃的银丝炭很快就让屋子里暖和了起来,一条毯子盖在身上,奕䜣头昏的感觉好了很多。
“可恨……华族居然敢夺走我大清国的半壁江山!这江南各地官员都该杀啊!该杀!”
“五哥……你是未来八旗贵族议会的大议长啊,这江山有哥哥你一半,您说该怎么办?”
奕誴阴冷着脸显然对鬼子六刚刚做的事情很是不满意,紫禁城里没有什么秘密,鬼子六一家欺辱载淳女人的情报,已经有人密报给他了。
奕誴这个恨啊!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鬼子六势大,自己也掰不动这个腕子啊!
“我脑子也乱着呢……李拓,你来说说吧!”
“嗻!”李拓现在俨然成了大军师,就差一把羽毛扇子了“陛下、王爷……属下分析,这九帅的意思倒是很明白的!”
“第一点,九帅这是在向咱们朝廷立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