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當鋪鑑寶的那些年 ptt-第三百四十三章 冥想之法讀書

我在當鋪鑑寶的那些年
小說推薦我在當鋪鑑寶的那些年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
“嗯?”
陈少君一怔,倒是没想到,自己只是顺口倒出出处,竟然引发对方这么大的反应。
连忙身形一闪,躲过了对方的攻击之后,顺手往对方身上一抹,对方那烟斗就落在了他的手中,精神力一闪而逝之间,那烟斗就已经被他鉴定完毕。
顺手将烟斗送还在老人的手中,陈少君随即在对方愕然的神色之中,飘然而去。
只是几个闪烁之间,就已经消失不见。然后他才施展出轻身功夫,飘然而去。
不一会儿,陈少君就出现在了十里开外。
巨人X女神X卵焼き
至于那村子之内,因为他的出现而引起的动静,自然就不再他的关注范围之内了。
“倒是没想到,我所说探月城,属于天光帝国,却正好是此时所在的定远国的敌对国家,双方数十年来,大小战争发生了数百次。
而那老头,赫然是定远国的一位老兵,无数兄弟,死在了天光帝国的人手中。
这才会因为我的所谓‘身份’,那么激动,更直接喊打喊杀。”
陈少君有些哭笑不得。
在之前,他可绝没想到,这期间还有这番曲折。
不过好在,经过鉴定那老头手中的烟斗,他倒是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那老头因为出身的缘故,对于这番世界的了解,其实有限。
那烟斗虽然有些年头,但只是他自制之物,从中陈少君所能够了解的,当然也少。
只知道自己此时所在的,乃是定远国边陲之地,牧原镇。
牧原镇内实力最强的,应该是牧原镇镇长哈罗德,乃是一名一血战士。
所谓一血战士,其实也是这方世界特有的修行之术。
这方世界,因为特殊的天地环境,修行之法自然与他之前所在世界不同。
一血战士,大概相当于武者气海境层次,实力不强,但其实也算不得弱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方世界,因为乃是巫师世界,最为强大的,其实是巫师。自然而然的,战士的实力相对弱小。
整个战士修行,甚至根本不成体系。
霸道修仙神醫 百克
一血战士,二血战士,三血战士,到了三血战士,就已经算是一个顶点了。
虽然盛传在一些定远国的国都之中,有超过三血战士,达到血变层次的强者,但无不是凤毛麟角。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任何战士,强大的巫师面前,都不值一提。
虽然同样也不乏战士斩杀巫师的情况,但真正强大,达到了四级以上的巫师,那对于普通武者来说,就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就算是血变层次的战士,也根本不是对手。
而不管是定远国还是天光帝国幕后的两个巫师组织,都有着数量不少的,实力达到了四级以上的大巫师。
“看来,想要确切的找到聚煞之地,还需要干一回自己的老本行啊。”
陈少君感叹着,身形一转,很快就出现在了那牧原镇之中。
牧原镇不大,陌生人走在其中,很容易就被人发现。
不过陈少君精神力强大,更有幻神珠在手,只要他想,任何人都别想发现他的踪迹,更别说察觉到他的异样了。
是以,走在大街上,没有任何人关注到他。
而他则时不时地以妙手空空之术,从别人身上抽取一两件东西,然后以万灵神解术之法,将对应宝物给鉴定出来。
品阶高低,已经不被他看在眼里,他更多的,还是从中收集信息。
很快,他就对于整个牧原镇,了如指掌,甚至还从中了解到了,牧原镇中的某个巫师的情况。
不过,牧原镇当真只是一个小地方。
他通过鉴宝画面所了解的信息,顶多只是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大多别说出国了,就连走出牧原镇的都少。
也因此,陈少君还是没能找到,有关那聚煞之地的所在。
“看来,就只有去找那牧原镇镇长,或是那所谓的巫师大人,才能够有所了解了。
云天飞雾 小说
至少他们的见识,更为广博一些。”
陈少君嘀咕着,身形一转,很快就来到了小镇镇口,一个平矮的房间之中。
“请问,狄克巫师在家吗?”
陈少君微微沉吟之间,突然开口喊道。
陈少君的声音,似是惊动了房间之内的人,一个胡须唏嘘,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身上更好像几个月没有清洗过一般的中年人,闻言不由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你是谁?”
来人望着陈少君,开口问道。
“再下乃是远方游历而来的学者,因为意外,获得了‘乌鸦’组织的身份玉牌,听说过狄克巫师的名号之后,所以找过来,想要请问一番,有关‘乌鸦’组织的信息。
看能否,当真进入乌鸦组织,获得学习,成为巫师的机会。”
陈少君施了这方的礼节之后,才开口说道。
一边说着,陈少君一边将他进入这方世界的凭证,也就是那块玉牌给取了出来。
这也是他突然想起,这玉牌背后,那所谓的乌鸦组织的具体地址,好像就离那一品聚煞之地不远。
如此,若是这位狄克巫师能够告知他乌鸦组织的方向的话,他也就不需要盲目的找人打听了。
“乌鸦组织的乌鸦令?”
狄克见状,眼睛猛地睁大,呼吸也随之立马变得急促了起来。
根本不敢相信,陈少君手中,竟然会有着这样的好东西。
他自然知道乌鸦组织,同样也知道乌鸦令。
虽然乌鸦组织,并不是什么顶级巫师组织,在整个世界之中,只能排在第二流层次,但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型巫师组织了,成立至今,足有一千五百年历史,底蕴极深。
掌握的法术,自也极多。
其特有的乌鸦冥想法,更是比他此时所掌握的水滴冥想法,强了两倍不止。
也就是说,同样的资质作用下,他修炼水滴冥想法一天,却不如别人修炼乌鸦冥想法半天。
刚开始差距或许并不大,可长年累月下来,却将是天差地别。
更别说,乌鸦组织之中那数之不尽的法术,可比他这个意外获得的巫师传承,高明了无数倍,也丰富许多。
几乎第一时间,他心中就起了贪念。
想要抢下这乌鸦令,前往乌鸦山,学习正统的巫师传承……
“没错。”
陈少君点了点头,脸上适时地露出了几分无奈之色。
“乌鸦组织,距离这里可是极远。
足有上千里的路程,甚至远在定远国的西边。
以你的脚程走过去,至少要一年以上的时间。
更别说,这一路可并不太平,不说数之不尽的毒虫野兽,只是那山匪大盗,也足可要了你的小命。
而且,这路途之中,可还有魔兽……”
狄克巫师看了陈少君一眼,不由开口劝说了起来,正打算语气一转,说服陈少君将玉牌交给他,却只听陈少君坦然的说道:“这倒是无妨。
我自认还有几分伸手,一般的宵小,应该还是能够应付的。
至于魔兽?
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威胁。”
“嗯?”
狄克巫师闻言心中一惊,忍不住开口问道:“先生,可是战士?”
“战士?应该也算是吧。”
陈少君笑了笑,说道。
“实力,达到了何等层次?难道有着一血战士的实力?
魔兽,就算是实力最弱的魔兽,可也必须得有一血战士的实力,才能够应付。”
狄克巫师连忙说道。
“应该比一血战士,强上一些。
你们牧原镇镇长哈罗德,我刚才远远见了他一眼,感觉上,应该是不如我的。”
陈少君一副诚恳的模样说道。
“这……”
闻言,狄克巫师顿时一惊,脸上露出了几分心虚之色。
他本来还想着,能否从陈少君手中,将那乌鸦令给抢夺而来,但听说对方的实力之后,他立即就冷静了下来。
巫师,虽然实力地位,都比战士要更高许多。
但他,左右不过是一个高级巫师学徒,实力有限,掌握的法术也不多。
就连一血战士,都没有把握应付,更别说眼前这位,明显比一血战士都更强许多的所谓学者了。
他对于自己几斤几两,还是十分清楚的。
“听说,巫师的冥想之术,十分神奇。
我这里,也是有些好奇。
所以,我打算与狄克巫师做一番交易,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陈少君自是早已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但也不以为意。
只要对方没有真的对他动手,他都能够保持心态平和。
至少他从之前的鉴宝画面中已经知道,眼前这位狄克巫师的风评,还是不错的。
虽然脾气有几分古怪,但巫师不都是这样?
反而是他对于巫师所特有的冥想之术,十分好奇。
这也是他当初,选择进入这方世界的原因之一。
因为,据他所致,这所谓冥想之术,正是一种潜意识的自我增加精神力的修行之法。
即便在大周皇朝之内,各大宗门之中,其实也未必没有对应的增加精神力的修行之法。
比如他之前获得的坐忘经。
另外还有道家传承之中的宝塔修炼法,神游观想法,养神,炼神,还有还阳术……等等,都能够修炼提升自己的精神力。
但无一例外,这些修行之法,都有门槛。
且必须都是修行道家法门,且至少达到筑道境之时,才能够修炼。
因为只有筑道之后,修炼者的灵魂才算是稳当,才可以真正养魂,炼魂,做到灵魂离体夜游……
这对于如今的陈少君来说,当然都不是问题。
但天知道,在他刚刚穿越世界,成为朝奉学徒之时,精神力的提升,是何等艰难?
他也只有借助通灵宝鉴,借助通灵丹也就是悟道丹,将神望之术强行提升,这才能够在初期,增加自己的精神力,在鉴宝过程之中,保住自己的性命,从而一步步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若是有了这方世界的冥想之术,能够冥想修炼,自我提升精神力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朝奉这一行业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变革。
甚至很多朝奉,也能够借此,走上自我超脱之路。
亡灵法师在末世 俯思
毕竟,精神力可不仅仅可以鉴宝。
这方世界之中的一个个巫术法术,可都是借助精神力,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他也是想要看看,这方世界的冥想之法,与他之前所修行的坐忘经,有何不同。
也想着是否能够在这方世界,引进一些超凡手段,惠及惠及同僚朝奉。
“你想要我的冥想之法?”
狄克闻言,眼睛一瞪,想也不想直接摇头,说道:“冥想之法,乃是一个巫师的根本,绝不可能随便交易。
若不是看你不是巫师,不懂巫师间的规矩,我现在就会对你动手,让你知道,窥视一个巫师的修行之法,是要受到来自巫师的审判的。
要被打下无边深渊,灵魂都难以得到救赎。”
狄克巫师一脸愤怒的神色。
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是因为估算不出陈少君的实力,生怕反被对方教训一顿的缘故。
“那如果,我拿这乌鸦令作为交换呢?”
陈少君手一伸,将那玉牌呈在手中。
“这……”
狄克巫师一愣,眼神瞬间炙热了下来,连忙毫不犹豫的一点头,道:“成交!”
随即,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内,连忙将一本泛黄的,几乎被翻烂的书籍,还有几个兽皮一样的东西递给了陈少君,道:“这是我所修行的冥想之法《水滴冥想法》,至于这几块兽皮,上面记载,则是一些小型法术。
作为交换,我全都给你了。”
“如你所愿,这玉牌也是你的了。”
陈少君倒见状也笑了,也是信守承诺,将那乌鸦令给丢了过去。
事实上,以他的实力,就算将对方的冥想之法强抢而来,也根本不会遇到什么阻碍。
但他更信奉的,乃是公平交易。
左右这所谓的乌鸦令对于他来说,作用不大。
他唯一想要知道的,只不过是那乌鸦组织的所在之地……确切地说,是乌鸦组织附近的聚煞之地的所在之地而已。
想到这里,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