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七百七十七章 我很有經驗推薦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哪怕是让马克列出人生中最不可能实现的十件事情,里面估计都不会有“聘请一位神术师来自己的诊所工作”这一项。
因为这件事已经比他能想象到的所有离谱的事情,都要更加离谱了。
霏魚子 小說
神术师是什么?
都市 超級 醫 聖 uu
智慧的代表。
力量的象征。
是神明麾下最锐利的剑。
是整个国度里身份最尊贵、地位最超然的一类人。
甚至可以这么说——贵族之所以是贵族,之所以有那么多特权,就是因为他们拥有着成为神术师最关键的血脉。如果一个家族一夜之间全员失去了血契力量,那它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落下去,没有任何办法挽救。
由此可见,“神术师”这个身份,可以说是比“贵族”这个身份更高贵的存在。
高阶的神术师,更是可以凌驾于高等贵族之上,只需要尊重王室与神明就够了。
这就是超然力量带来的超然的地位。
而现在……
一位年轻而强大的神术师,居然要成为他店内的雇员了?
这真像是一个玩笑,还是最不好笑的那种!
“您……认真的?”马克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当然,因为我需要钱,”杨天微笑点头。
“可……可您这样厉害的神术师,如果需要钱,怕是有无数豪门愿意双手奉上吧?”马克难以理解。
“这样说倒也没错,”杨天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完全达到九阶神术师的要求了,如果愿意去一些大家族里当供奉、门徒,估计钱是大把的有。但是……
“那样需要帮大家族办事,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们打架,说白了……就是给他们当狗,”杨天摇了摇头,道,“我对这种事情一向没什么兴趣。我还是比较喜欢当医生,一边治病救人,一边赚点小钱,多好。”
“可……可我这诊所很小,顾客也不多,开不起多少工资,”马克有些战战兢兢地说道。
“我说了,赚点小钱就行,你不用担心,”杨天微笑道,“就这样吧,店里来的病患,但凡是我治好的,他们给的诊金我要一半就行。”
马克愣了一下,惊讶道:“啊?这……这怎么行?您不要底薪,只要一半的诊金?可……可这也太少了,这怎么配得上神术师大人的身份呢?”
“你就听我的吧。如果觉得这太少了,那……再顺带着包了我的午饭,”杨天笑了笑,说道。
马克一时间说不出话,看着杨天脸上和煦的笑容,忍不住心想——这位神术师大人是来做慈善的吗?
而这时,一直在门外沉默着的巴洛,终于是忍不住走了进来。
他从那三块大大的冰块和一个昏在地上的家伙中间穿过,来到杨天身边,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杨天,道:“喂,兄弟,你……真就完全不把那位贵族少爷当回事啊?别谈了,谈什么谈啊,咱们还是赶紧跑吧。刚刚咱们没有暴露身份,只要现在离开这里,那位少爷肯定也不会知道我们是谁,没法找我们报复。”
杨天回过头,看着巴洛,“人家报复不了我们,还不能报复这家人?”
巴洛有些尴尬,“可那毕竟是贵族啊,而且背后还是瑞恩家族那种庞然大物!那可不是咱们这些没有根基的人能招惹的啊。咱们虽然是神术学院的学员了,但毕竟还没完全成长起来啊。万一对方一发狠,喊来几位实力高强的神术师把咱们灭了怎么办?那不是白瞎了你这绝世天赋了吗?所以咱们还是走吧。这一家人,你已经救了他们一次了,总不可能无休止地保他们下去吧?”
杨天看着巴洛那害怕的样子,其实也能理解。
巴洛是平民出身,估计是付出了很大努力才求得哪个贵族的帮助,获得了血契,进入了神术学院,想着未来能够咸鱼翻身。
他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也深知贵族的可怕。
现在要他为了救一对不相干的平民父女,就要豁出性命,冒着被杀死的风险,这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毕竟他和杨天也才认识几天啊,算是朋友,但远没到两肋插刀的地步。
“没事,这里的事交给我就好,你先回学院吧,”杨天对巴洛说道,“工作我已经找到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头我请你吃饭。”
巴洛无语了。
他实在无法理解。
为什么一个天赋堪称变态、未来铁定会成为传说的绝世天才,会在乎这些不相干的底层平民的死活,甚至愿意掺和进平民和贵族的纠纷里。
哪怕他是个出身平民的神术师,都无法理解。
因为在这个世界,神术师就是高人一等的存在。哪怕是平民,一旦成为神术师,都不可能再把自己的命和平民的命放在一个层次上去看了。这就是现实。
“这……”巴洛犹豫了数秒,道,“那我回去了。你……你自己小心。我……我会帮你通知佩尔长老的。”
“别,你别通知任何人,我能处理好,”杨天连忙说道。他可是来认真工作、治病救人的,要是让佩尔那丫头过来捣乱,鬼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巴洛:“……”
他无语地看着杨天,心想——这家伙是真不在乎自己的命吗?
……
巴洛走了。
马克带着满心的惶恐,与杨天签订了聘用书。
当然,杨天毕竟是神术学院的学生,不可能天天来这边坐班的。
所以聘用书里约定好了,杨天只要有时间就来就行了,反正工资的结算也是按他治好的病人来算的。
商梯
完成这一切之后,马克还是觉得有些如梦似幻。泡了一壶茶,给杨天倒了一杯,自己也囫囵吞枣地喝了一杯。
“冷静点,”杨天笑了笑,“你就当我是个普通医者就好了,你可以叫我杨天。”
马克哭笑不得,心想我倒是愿意这么想,可哪里做得到?
眼前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神术师啊!
神术师诶!
正常平民,谁能冷静面对一位神术师啊?
“哦对了,还未给您介绍我的女儿……”马克突然想起一件事,“她虽然年纪还小,但也在店里给我帮忙,要不……我带您去见见她。就是她还比较怕生,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大人谅解。”
“行啊,没事,我在和小姑娘打交道方面很有经验,”杨天微笑说道。
两人起身,穿过诊所的后门,来到后院。
后院有三间破旧的茅草房,一间大些,一间小些,还有一间特别小,应该是茅厕。
马克带着杨天来到小些的那间门口,门上竟是上了一道锈蚀严重的铁锁。
“这不是为了锁伊亚的,是……我怕我挡不住那些人,让他们冲进来,到时候这锁可以困住他们一会儿,让他们没法冲进去害伊亚。”马克解释了一句,然后拿出钥匙打开了锁。
两人走进屋内,只听一声有些害怕的嘤咛从一个方向的墙角传来,“咿!——”
杨天转头一看,只见墙角,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正缩成一团,双手抱着脑袋,小脸花白。
她的脑袋上,还趴着一只洁白的小奶猫,也学着她的样子,两只小爪子抱着脑袋,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