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萬相之王討論-第三百六十五章 再戰林梭展示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金龙峰,第四峰峰顶。
闯出了金鹰蜂带的李洛三人,目光皆是冷冽的锁定着前方的林梭,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没想到你们竟然真的敢追来…”
面对着三人不善的目光,林梭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
“林梭,这么急着来抢拜山贴做什么?先跟我们回大夏金龙宝行玩一玩啊。”李洛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林梭笑着摇摇头:“自寻死路的事情,何必去做,你以为我也像你们三人这般蠢吗?三个生纹段就敢来追杀我,若是在外界,你们今日必死无疑。”
“那可不一定,万一你被我们的诚意所感动,愿意随我们回归大夏呢。”李洛笑道。
林梭呵呵一笑,手掌一握,血红铁锏闪现而出,道:“李洛,就算你再说得天花乱坠,今天你们也不可能从我这里将金龙气夺回去,而且我也会顺利的取得拜山贴,然后远走高飞,到时候就算是鱼红溪,又能奈我何?”
“而你,之前应诺鱼红溪会保护吕清儿,结果却是让她落得这副田地,你说等此次回去后,她会不会将你当做一个只会说大话的废物?”
“你他娘才是一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废物野狗!”
不过秦逐鹿对于这种嘴炮很是不耐烦,一声暴喝,相力激涌,他手持黑色重枪,裹挟着凶煞之气,道道枪芒撕破空气,直接就对林梭发动了攻势。
林梭眼神一寒,血红相力呼啸而起,这些相力犹如是粘稠的鲜血一般,于他周身飞舞,而后其一掌拍出,鲜血掌印裹挟着腥气尖啸而出,秦逐鹿的枪芒攻势与之一撞,便是被尽数的消融。
这就是相力等级之间的差距。
林梭自身乃是化相段,而化相段与生纹段之间,不仅仅只是相力雄厚的差距,同时还有着一种品质的差距,因为所谓化相,乃是相性与自身的契合度上升了一个台阶,就如这林梭的血相,如今已并非是单纯的相力,而是拥有了真正鲜血的特性,变得更加的具备侵蚀性与无孔不入。
而随着自身实力不断的提升,相性也会愈发的变得实质化,如秦逐鹿的噬金妖虎相,若是待得其能够踏入到拜将境,那时他的相力就能够真正显化出兽形,威能将会变得极其的可怕。
暖婚溺愛:邪少的心尖寵兒 小說
轰!
鲜血掌印席卷而至,秦逐鹿咆哮出声,声音带着低沉的虎啸,他双目赤红,倾尽全力,相力汇聚枪尖,直接硬憾。
不过在秦逐鹿出手抵御时,吕清儿也是在此时出手协助,她双手结印,冰寒相力于掌心急速凝聚,最后化为一颗寒冰球,掌心一推,寒冰球便是裹挟着刺骨寒气,先秦逐鹿一步与那林梭的血掌印相撞。
砰!
撞击的瞬间,寒冰球直接破碎开来,寒气升腾间,倒是将那血掌印之上的相力变得迟钝了许多。
而此时秦逐鹿那凶悍枪芒呼啸而至,精准凶狠的点在了那血掌之上。
狂暴的冲击波肆虐开来,秦逐鹿首当其冲,身躯被冲击得步步后退,体内气血也是翻涌了起来,不过好在此时黑耀战甲爆发出黑色光圈,这才将那血掌所带来的相力冲击所抵御下来。
而当秦逐鹿,吕清儿动手的时候,李洛的身影同样是从右侧疾掠而出,双刀于他手中闪烁着寒芒,而后化为刀光直接斩向了林梭。
铛!
林梭血红铁锏砸下,仿佛是有鲜血溅射出来,轻松的将双刀抵挡而下,他冷笑一声:“我们之间的差距,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而后他直接反攻,铁锏裹挟着雄浑力量,化为道道血影,砸向李洛。
李洛则是抽身而退,刀光挥舞间,将那些血影尽数的挡下,只不过每一次的碰撞,他的身影都在微微的震颤。
正如林梭所说,双方相力的差距,不可忽视。
李洛倒退的身影,掠过数棵大树,他掌心间有碧绿相力涌动,直接是拍进了大树之中。
呼啦!
数棵大树仿佛是在此时活了过来一般,树藤如蟒蛇般的对着追击的林梭拍击而去,但林梭对于这种骚扰毫不在意,鲜血相力升腾间,所有拍来的树藤都是被侵蚀消散。
唰!
与此同时,他身影突然化为血光暴射而出,直接是出现在了李洛前方,而后血红铁锏重重砸下。
林梭狞笑,铁锏挥落,犹如是划过了一条血色洪流,气势凶悍。
铛!
李洛双刀迎击而上,可这一次,强悍的力量倾泻而下,他手中的双刀终于是在此时抵达了极限,直接是在此时咔嚓一声,破碎开来。
不过,在林梭击碎了李洛双刀时,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因为脚下的地面突然在此时变得极其的松软,仿佛是一片泥沼一般,他双脚瞬间就陷入了进去。
李洛脚掌上有水相之力浮现,踩在泥沼上迅速滑退,他神色凝重,双臂处传来了刺痛感,体内相力流转,化为治疗之力迅速的恢复着伤势。
“清儿!”
但他没时间在意这些伤势,而是急喝出声。
吕清儿闪掠而至,她双手按在地面,寒冰相力激涌而出,直接是涌入到那泥沼内,迅速的将林梭冰冻。
这下子刚刚要挣扎而出的林梭,顿时被这化为寒冰泥沼给冻住。
李洛再度以木相之力操控周围大树,树藤如蟒蛇般缠绕而来,捆住林梭双臂。
“秦逐鹿,干他!”他厉声喝道。
轰轰!
地面仿佛是在此时震动,右侧的大树被猛然撞断,只见得秦逐鹿手持黑色重枪,相力于其身下奔腾,仿佛是骑着巨兽的战士,汇聚全力于枪尖,枪声如雷,狠辣无比的直指林梭脑袋。
三人之间的配合,堪称是默契。
而此时陷入寒冰泥沼中的林梭,面色也是变得扭曲起来,他倒是没想到李洛的花招竟然会这么多。
“给我滚开!”
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冲锋重枪,林梭一声尖啸,相力如鲜血般的与身体表面流淌起来,寒冰泥沼瞬间被消融,与此同时,他嘴巴鼓起,一口鲜血喷出,鲜血迎风暴涨,竟是在面前化为了一道道的鲜血漩涡。
嗤!
冲锋重枪贯穿而来,可每经过一道鲜血漩涡时,其速便是减缓一分,仿佛是变得更为的沉重。
而待得锋利的枪尖距离林梭面庞还有半寸距离时,枪尖再也寸进不得。
任由秦逐鹿如何的催动,都是无法动弹。
“草!”
秦逐鹿双目赤红,直接是扔开了重枪,整个人猛的冲出,宛如一头蛮横巨兽,一头就撞在了林梭脸庞之上。
砰!
惊人的力量将秦逐鹿震得倒飞了出去,在地面上搽出数十米的痕迹,狼狈之极。
而那林梭也是被撞得头晕眼花,脸庞破碎,鲜血与牙齿自嘴中落了出来,看上去也是颇为的凄惨。
不过与脸庞上的疼痛相比,林梭心中的杀意几乎是要化为实质般的喷薄而出。
他怎么都没想到,他堂堂化相段第三变的实力,竟然会被三个生纹段逼得如此的狼狈。
他厉声长啸,鲜血相力爆发而出。
林梭的身影冲天而起,落在了一棵大树上,一道道鲜红相力于他的周身形成光环,不断的扩散,气势惊人。
显然,林梭被彻底的激怒,再也不打算有任何的保留。
李洛望着将自身相力尽数爆发的林梭,也是眼神凝重起来,他手掌抚过手腕上的空间球,而后一柄如隼鸟展翼般的白色大弓,出现在他的手中。
都拼到这个份上了…
那就试试谁能扛到最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