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八百零一章:必然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这么大的雨,你妈也不知道来接你。”
“还好我上午没去洗车,无接触洗车,一次八十,洗了就扔水里了。”
“我刚才看那个女孩挺漂亮的,也是你们学校的吗?我听你们刚才说话你好像认识她弟弟?要我说虽然你现在还小,但朋友嘛多认识几个总是可以的,多个朋友多条路…”
“我跟你说,我上次老板又带他们客户去夜总会,非要拉我一起进去体验生活,我好说歹说没推过被他们拉着坐在中间唱歌,那里面的消费简直高得吃人,我要开车酒都没敢喝,就吃了一点果盘了事了。”
漁村小農民
“需要我开空调和座椅加热不?你要是觉得闷就开开窗户,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在公司下面吃晚饭呢,那个摊位的小菜味道简直一绝,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试试,保证你还想去第二次…”
迈巴赫驶出了校门进入了公路,一路上都在听着男人唠唠叨叨,就像是话匣子久违地打开了,面对着后座上的楚子航一直嘚吧嘚,话说不完地说,窗外雨下不完地下。
楚子航坐在后排座上借着窗外偶尔对流而过的车灯看着后视镜里那张英俊又略带沧桑的老男人脸颊,从头到尾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这么看着,听着。
男人的视线偶尔在后视镜里跟他交汇,数秒后挪开看路,再看去时发现楚子航还盯着他在,迈巴赫内男人一旦嘴巴停下来,就陷入了敲打车玻璃的雨声中,安静得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都市超級醫生
“怎么了…今天你后爸没来接你你不高兴了?”男人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这不是来了吗?收到你的短信,我连小菜都没吃完,直接结账就一路刹过来了,红灯差点都闯了一个。”
楚子航依旧没有回答,还是那么出神地看着反光镜,男人视线又与之相触,这次他们对视了整整五秒,直到前面逐渐拥挤起来的公路上的喇叭声才将男人的注意力拉扯了回去。
“你不会是想我了吧…想见我你直接打电话啊,只要不是工作时间,我保证第一时间赶到啊。”男人扭捏地说道,话语里有种试探的感觉…就像这句话需要他带着莫大的勇气吐出口一样,稍有不慎就会得来对方的冷脸嘲讽。
还是没有回答。男人挠了挠头,觉得楚子航今天是心情不好,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决定闷头开好车,双手把在方向盘上一个帅气地甩尾切入了应急车道。
漂亮的切入,后面的车流瞬间被截断,后面的奥迪猛地把刹车踩到底,就这么一瞬间的空隙,迈巴赫就像钢铁泥鳅一样在路面上滑来滑去,驾驶座上男人有些眉飞色舞,斜眼去看后视镜的楚子航龇牙咧嘴地笑想要显摆一下,却发现自己儿子依旧一副面瘫脸,甩动的迈巴赫甚至没能让对方歪斜一些身子。
“……”男人当真是不知所措了,在愣神之间忽然转头一个刹车,迈巴赫硬停在了一片红光前,到处都是汽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就像在暴雨里开着交响乐,偶尔还能听见孩子的哭声,暴雨夹杂着雷声的确挺吓人的,每一次白光闪过在雷声姗姗来迟之前都是不安的等待和恐慌。
“妈的,这下真堵死了。”男人嘀嘀咕咕着,降下车窗小心翼翼地侧着头避着大雨向外面看。。
在前面路彻底被堵死了,好像是有两辆车追了尾,司机正顶着雨围在一起理论对骂着,这种情况再好的车技也得老老实实地在这儿塞着,除非这900万的迈巴赫长了脚能跃过这条堵死的钢铁洪流。
因为暴雨能见度的原因,瓢泼大雨中无数刹车灯的红光照亮了一片片水幕,也映红了昏暗车内楚子航和他的脸颊,男人絮絮叨叨地骂着前面堵路的司机,楚子航静静地看着他嘴碎,终于在某一刻时扭头看向了车窗外。
“别光吵架,动啊,我靠!”男人用力摁了摁迈巴赫的车喇叭,900万的喇叭果然不同凡响,声音就是要大一些,远光灯直射那些扎堆在暴雨里吵架的怒路症们,引来一大片骂声,但在看到迈巴赫的车标时想迈出的步子又停下了,隔着老远继续咒骂,给暴雨的协奏曲增添了人声合奏。
“骂骂骂,有胆子地过来敲两棒子啊,反正有保险公司赔。”男人狂按着喇叭,似乎后座的楚子航打定主意当闷葫芦了,他唯一化解尴尬的方法就是跟那些人友善互动了,“两台破车有什么好吵的,没买商业险吗?我送完儿子还有事情呢…”
骂骂咧咧中,男人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条岔道,就孤零零地伫立在路边,只要通过应急车道就可以驶过去,离高架路一步之遥。按理说有这么一条岔道车流应该像是找到泄洪口一样涌过去,但不知为何那条岔道就这么被所有人遗弃在了那里,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那条路的尽头是死路,所以不会浪费任何时间开上去。
周 好 小 農場
“高架路入口?”男人向前探着头眯眼去看暴雨中那岔道旁的路牌,在看清那几个字后他来了精神,虽然后面的编号被风雨中狂舞的藤条遮蔽了,但在这座城市无论是什么编号的高架入口总会一条路直通而上,放在沙漠这就是通往绿洲的快速通道。
“走这条路应该能上去…没人是走是封路了吗?都怕被扣分?”男人探头探脑的,在思考后忽然猛打方向盘准备从应急车道上插进那条入口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男人背后响起了楚子航进入迈巴赫内首次开口的话声。
“别进那个入口。”
“嗨,没事的,封路就封路了,除非走一半路断了,这种天气鬼才会在路尾拦路,有路障我下去把他搬掉就行,你还信不过我吗?”男人单手握住方向盘,右手自豪地做了个曲臂的动作,“我力气老大了,当初一只手就可以扛着你举高高,要不是想找个体面点的工作,我搬砖都能养活你们。”
迈巴赫继续向前行驶,在即将来到那快速通道前时,一只手从后座探了过来抓住了方向盘然后往左打死,男人眼疾脚快一脚差些把刹车踩在沥青路上,猛地把车刹到了高架路的入口前。
“我靠…你这样搞很危险啊儿子,就算有保险也不能这个搞啊,就算买了商业车险也是赔不完的,百分之十的维修费你让我干一年我也付不起啊。”男人心惊胆战地说道,但他侧头就对上了楚子航近在咫尺的漆黑瞳眸,里面的颜色深得让他都看不懂了。
“爸爸,别进那个入口。”
几乎是面对面的,楚子航看着这个男人低声说道,“相信我,如果上去了,会有糟糕的事情发生。”
“你叫我什么?”男人忽然愣了一下,微微仰头看着楚子航,片刻后他眼底似乎掠过了一丝挣扎然后摇头说,“…别闹了,我送完你一会儿还有事情呢,一等一的大事儿!你老爸我能不能升迁就看这一次了,可不能耽搁。”
抗日新一代 小说
他想把楚子航的手挪开,但才低头就发现抓住方向盘的那只手手背上全是虬结的青筋,那该是多大的力量才能表现出的狰狞。那股力量感就像是一根钉子要将这辆钢铁怪兽死死地钉在马路上,将缰绳套在那V12的引擎上将他拖得人仰车翻也不让他离开。
“别上那条高架路。”楚子航第三遍重复了这句话,斗大的雨水撞击在了车窗上爆散开然后缓缓滑落倒影出男人愣神的脸。
“我没跟你开玩笑。就这一次,相信我,爸爸。”他低声说道。
“好…好好好,堵着就堵着吧,也不是没堵过车。”男人愣了很久,最后挠了挠头,伸手打下了倒挡。
不需要楚子航解释什么,他只需要提出要求男人就会照做,只要不踏上那条高架路,之后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可以避免那为什么要让故事重演呢?
神级透视
“好久没听见你叫我爸爸了。”男人握住方向盘沉默了一会儿也小声说,“我靠,我差点都没反应过来你在叫我…”
车内陷入了安静,男人抽了抽鼻子抖了抖眉毛恢复了精神,“话又说回来,你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是你后爸家里吵架了吗?他要打你了你跟我说,我开车去他家门口堵他…”
“没有。”楚子航右手轻轻地松开了方向盘,向后坐了回去,他看着后视镜里关切地看着自己的男人低声说,“只是很久没见,想见见你,和你说一些话而已…”
男人听了楚子航的话脸上表情忽然微微变动了一下,但最后还是上扬露出了那副嬉皮笑脸的笑容,“就这事情啊,你要跟我说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啊,那一个星期一次的探视日就是个屁,你要愿意我有空的话天天来接你放学,这辆迈巴赫不比你后爸的S500贵几倍?面子贼足。”
“就今天就好。”楚子航细语道,“就今天。”
“…行吧,正好也堵车,那就聊一聊呗,久违的父子局!比你后爸一个星期一次的什么家庭聚会真实多了,他最多跟你聊学业什么的,你跟你亲爹我聊什么都可以!”男人看见楚子航那略显默然的眼眸,内心忽然明亮了起来。
他忽然感觉到早已经崩盘很久的父子关系忽然在这暴雨夜迎来了转机…难道真就是因为自己儿子那后爹不靠谱忘记接他,才导致了他今天趁虚而入有了这次机会吗?说不定今天他把这段关系维缮好了以后还能有机会跟儿子一起坐在街边边吃卤大肠边骂那个戴眼镜梳分头的四眼佬?男人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忽然觉得这场台风也不尽是什么坏事儿。
“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后爸对你不好了。”男人抖眉准备开始切入话题,如果要他去找自己儿子那个后爹的茬,他可是有一万句话说不完的,就等着楚子航点头答应,他就可以数落那冒名顶替自己的四眼仔一整天了。
其实想想也没差,楚子航不让他上高架路那就不上呗,那么今晚他们就得被堵死在路上过夜,到时候他还能摸出前抽屉里没吃完的卤大肠跟自己儿子一起看枪版的《怪物史莱克2》,窗外大雨飘摇喇叭伴奏,车内他跟儿子为搞笑剧情笑得前仰后伏,听说电影结局还是合家欢,简直是完美。
男人有些心动了,但他心中还是有些东西实在放不下,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的方向,但就这么一看,他的眼睛却忽然被后面射来的远光灯给照得睁不开了,暗骂了一声什么傻逼之后立刻撤开了视线。
“坐稳了,我开回去,老占着应急车道也不是回事儿。”男人嘟哝着挂倒挡踩油门,掰动方向盘就要往回倒过去…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见了马嘶声,裹在风雨拍击车玻璃的巨响中带着密集的马蹄声。
“什么情况?”男人下意识回头。
坐在后座上的楚子航的视线猛然锁定在了迈巴赫的后视镜上,他的瞳孔锁如针孔,照亮迈巴赫的哪里是什么后车灯,那根本就是金色的火潮与炽白的雷霆!
在男人回头后眼眸的倒影中,光焰的浪潮中一道巍峨的黑影冲向了他们,后视镜的镜面如同水波般颤动,那冲出光芒的八足天马发出了响彻的嘶鸣猛得跨越公路撞向了迈巴赫的车尾!
迈巴赫引擎骤然轰响,男人换挡的速度快到旁人根本看不清,楚子航还没反应过来,迈巴赫已经凭空挪移了一大段距离猛地冲上了那高架路的岔口,就像时间被剪辑了一样!
也就是这一段距离,让迈巴赫在车流中鱼跃而出,彻底飘入了那无人的岔口…就像命运地必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