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txt-第四十章 道器,少女鑒賞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虚空,一辆战车隆隆碾过,楚萧叶屹立之上,神情恍惚地俯瞰地上的风景。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置信,要不是真切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他以为在做梦。
自己原本是一只卑贱的蝼蚁,突然成为高高在上的仙人,掌握各种匪夷所思的玄妙手段。
一切的一切,都是前辈赠予的!
自己何德何能,竟然遇到这么一位善良的伟岸存在。
“您是我今生最大的恩人,为您去死也愿意!”
楚萧叶暗中立下誓言,绝对不能让前辈失望!
……
一座巨大巍峨的古山连接天穹,方圆百万里寸草不生,古山之巅不停变幻,各种异象层出不穷。
上古飞禽音如斫木,鸟身龙头的神兽似吟出阵阵道音,这便是圣地第九山!
此刻,辇车战船遮天蔽日,各大势力的修士齐齐聚集,乌泱泱有数十万生灵。
每隔一段时间,第九山都会喷薄出机缘,仙药仙草,以及炼器材料等等。
于是乎,各大势力形成一条规矩,唯有年轻禁忌才有资格闯荡。
何为年轻禁忌,当然是各个道域最璀璨的天骄,修为都在地仙境界,甚至有天仙修为的最顶尖存在。
“开始吧。”
一个头戴王冠的老者平静开口。
旋即一个个年轻禁忌迈入第九山,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
倘若死在里面,那是自己的命数,长生路本就残酷,不经历艰难,何以超脱前往梦寐以求的仙界?
就在此时。
天穹隐现磅礴的气息,一道华贵白袍静静屹立,平静俯瞰数百万人。
战车跟随在后,楚萧叶战战兢兢,吓得几乎站立不住。
他第一次成为修炼者,竟然直面数百万修士,说不畏惧是假的。
但想到前辈,他立刻抬头挺胸,眼神闪过一丝傲然与矜持。
“上使。”
头戴王冠的老者语气不平不淡,没多少恭敬的意味。
他本身就是神灵境界,而古神以上无法降临灵界,眼前的俊美年轻人,修为不太可能比他高。
徐北望面无表情,随意拍出一掌,虚空呈现金色波动,巨掌横越而下。
王冠老者神情一凛,浑身绽放七彩仙芒,巨剑涌出,剑气横推九万里。
咔嚓——
巨剑像是纸糊的一般,瞬间碎成点点光芒。
“不可能……”
老者惊骇欲绝,方才的淡定转瞬成了无尽恐惧,还没来得及祭出杀手锏抵抗,巨掌震拍而落,犹如万颗星辰的力量灌溉下来。
噗——
老者血肉被绞成条状,逃脱的元神触及到金色仙芒,顷刻间就烟消云散。
一片死寂!
犹如冰冷的墓窖!!
霎那,数百万修士面色惨白,心脏像是被一双手狠狠攥住,下意识跪倒在地。
一尊亿万人敬仰的神明,竟像一只蹦跶的蚂蚱被随意碾死。
这太恐怖了!
所有人都露出敬仰恐惧的目光,生怕上使发怒,将这方世界摧毁!
楚萧叶呆滞良久,内心涌出强烈的自豪,对前辈无比膜拜。
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刚刚那个老者很明显是领头人,能成为几百万修士的领袖,修为岂会弱?
然后呢?
前辈微微抬手,就将其碾灭,强大到不可思议!
“你也进山,寻找机缘。”
依旧是平淡的声音。
“遵命!”楚萧叶回答得铿锵有力,根本不需要思考。
在他看来,这是前辈磨炼他呢,何等的荣幸?
楚萧叶小心翼翼走下战车,可尚未熟悉体内的力量,一个踉跄摔落在地。
如此尴尬滑稽的一幕,全场却无人敢嘲笑,那可是上使的随从!
楚萧叶满脸臊热,觉得自己有点丢前辈的脸面。
“楚萧叶,你要争气,你不能让前辈失望啊!”
他心中暗暗鼓励自己,旋即试着运转仙力,化作一道惊虹进入第九山。
“尔等随意。”
威压的声音落下。
闻言,诸多年轻禁忌唯唯诺诺地仰视虚空,试着迈出脚步,无碍后才飞快进入古山。
而后,所有天骄都恭敬行了一礼,才前往第九山寻找机缘,有些女子还回头多看了一眼。
这个俊美无俦的上使,满足了她们对异性的一切欲望。
这世上,真有如此完美的存在么?
徐北望负手屹立,眸光无波无澜,静静等待寻宝鼠的成果。
趁着空闲时间,他将晶莹蜃楼炼化。
希望白阿姨没有故意夸大效果。
一草一木皆在纪元长河中流淌过,刚进入体内,周身便浮出无边无际的混沌海。
万千异象呼啸而来,金色的纪元树直插天穹,蔓延到星河,枝桠衍生无尽道象,一轮璀璨大日隐没其间。
如此震撼而惊人的一幕,令数百万修士噤若寒蝉,瞳孔缩成针线大小。
古籍都不敢这般记载,他们竟有幸目睹??
这个上使,莫非是俯瞰万古,坐落轮回之上的存在?
时间长河滔滔,在其脚下奔腾,像是可汇聚诸天万界。
乾坤震裂,天塌地覆,仙死帝泣……万千种种,映照岁月。
一瞬间,所有人竟生出一股为他去死的念头,甘心沦为伟岸存在的虔诚信徒。
恐怖异象不知持续多久,紫色神土飘荡在纪元树下,朵朵大道之花垂落。
白袍缓缓睁开眼,碧眸仿若与星河连接在一起。
单凭蜃楼,就已经不虚此行了。
炼化完毕,修为伪神巅峰,之前是伪神中品巅峰,足足横跨了一阶半。
倘若正常修炼,就算身在祖星,有完美级仙药和小世界道果,也最少需要三十年。
足足节省宝贵的三十年岁月,岂能不欣喜?
在封帝天梯结束之前,他又多出了应对的资本。
徐北望眸光环顾全场,准备猎杀几个气运之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陡然。
他注意到一个女子,眼底有微不可察的震惊。
……
山脚下,玉女教的诸多长老还是一动不动,眸光崇拜地仰视虚空白袍。
而弟子们修为微弱,根本看不清楚,只能百无聊赖地闲聊。
一个身着素色长裙,姿容出众,发丝如瀑的少女倒在沼泽地,玉颊都是泪水。
一众女子俯视着她,非但没有怜悯,反倒幸灾乐祸。
異能小神農
“贱人,敢站在我前面。”
一个高颧骨,一脸刻薄的妇人冷冷瞪着少女,恨不得撕烂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
“修为不济,还整天勾引师兄们,你这个骚蹄子!”又有女弟子面带不忿。
“我……我没有。”素裙女子泪眼朦胧,小声地辩解,“是他们骚扰我。”
刻薄女子咬牙切齿:“你长这张祸国殃民的臭脸,迟早有一天要找人强……”
话音戛然而止。
她面露恐惧,眼睁睁看着自己化作一堆粉末。
顷刻间,玉女教数万人全部崩裂成血雾,只剩沼泽地的少女。
少女如受惊的小鹿般,蜷缩着身躯,无助又惶恐。
这一幕,令整个第九山莫名惊骇。
哪个不开眼的敢招惹上使??
“在场哪家势力最强。”
虚空传来极其冷漠的声音。
冗长的死寂。
一个神灵境界的中年男子颤抖着身体出列,等待命运的审判。
“她受到一丁点伤害,我屠你满门,灭掉整个灵界。”
轻描淡写的语气落下,却让中年男子肝胆俱裂,迅速看向沼泽地的少女,连忙派出一众女长老去嘘寒问暖。
少女眼神依然畏怯,小脸通红,她看不到身影,但将这道声音死死镌刻在脑海里。
绝望之际,拯救她的人。
虚空,徐北望眼底有一丝丝笑意,这下又立功了。
这女子是七冠王族人!!
他很笃定,这股气息绝对不会错。
已经完全炼化了老大的精血,他对七冠王血脉的感应力很强。
不知道因何缘故流落到灵界,而且骨龄才十五岁,经脉气海异常壮阔,需要的仙气太过磅礴,才导致修炼进度非常慢。
气运树叶也点满了,甚至溢出了一点点,气运不俗。
他一出灵界,就必须通知老大派人来接。
鄰旁的前輩和令人在意的後輩
这一趟,真不亏。
……
足足五天时间,第九山才发出动静,整个山脉喷薄阵阵光芒,一道道身影被抛出。
诸多年轻禁忌兴高采烈,想来收获颇丰。
楚萧叶垂头丧气,觉得自己愧对前辈的厚望,果然是废材一个。
在里面人人尊重他,根本不需要争斗厮杀,却只找到两件普通物品。
莫非自己的气运都留在带兵打仗?
徐北望表情骤变,察觉到一股令他狂喜的道韵痕迹。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啊!!!
“前辈,在下太笨了。”
楚萧叶疾驰回苍穹战车,跪倒在车里,左手拿着一株枯萎凋零的仙草,右手拿着一根手环状的黑色物品。
徐北望目光死死盯着黑色手环,看着内部一条河流澎湃,纪元不朽的纹路,道韵简直能刻画一颗颗星辰。
他曾经观摩过诸天器物谱!
当然认识这件神物。
禁道环啊!!
亿万星域,排名九十八的道器!!!
至高手持禁道环,甚至能禁锢道君!!
苍天啊!!
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不愧是特么的楚萧叶。
“前辈,在下让你失望了。”
虚空一阵没有回话,楚萧叶紧张得都快哭了。
前辈或许后悔了吧,不该给予一个废材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