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txt-201 四捨五入也算猴子登過場了推薦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她的心情看起来相当糟糕,刚刚还嚷着说绝对要宰了桐生和马之类的话。我觉得她恐怕是认真的。”柴生田久对着话筒如实报告着。
事实上,足以蜇痛肌肤的骇人杀气正从沙发上的紫式部那里源源不断地散发出,就连普通人的他也能感觉得到。
据说妖怪之间是不存在同位意识的,小妖怪在大妖怪眼里只是粮食,而大妖怪间则是水火不容的天敌。
因而看着那边咬牙切齿的紫式部,柴生田久不禁觉得不可思议。
“是吗?果然如此呢……”
电话那头传来合川法隆的叹息,然后叫柴生田久把大哥大拿过去。
“有事吗?”接过电话的紫式部语气不是很好。
“你暂时别对桐生和马出手,我另外有安排的。”合川法隆在电话里说着,
“不要。”紫式部嘴角掀起凶暴的弧线,从喉咙里漏出低吼的声响,“我要宰了那家伙,敢拦我就连你也吃掉。”
“我没有打算拦你啊,只是说现在机会不合适。你好好想想,桐生和马本身就是不世出的剑豪,再加上大妖狐玉藻前也站在他那边,你找上门去一点胜算都没有吧?”
电话里合川法隆以罕见的耐性劝说着她。
“要干掉桐生和马没问题,等到机会到了我会亲自给你安排的,所以现以暂时先忍忍,好吗?”
長弓WEI 小說
“你说真的?”紫式部皱皱眉。
“当然,迄今为止我没骗过你吧?”合川法隆保证着。
“敢骗我的话就吃了你。”紫式部如此说着,但貌似也没再坚持。
“唉唉,重弘君退场啦,这下很多计划都需要大幅修改,会社业务恐怕不得不暂停一段时间了……也罢,趁这机会我打算去度个假,你会跟我一起来的吧?”
电话里合川法隆跟紫式部这样说着,后者则不置可否地冷哼了声。
旁边看着合川法隆三言两语就让紫式部接受了安排,柴生田久忍不住涌出奇妙的心思。
futa四格
直到那天你陪我看過的極光
他相当清楚,眼前这名叫紫式部的红发少女,实际上是位阶比重弘元司只高不低的大妖怪,是那边世界的上位者。
而至于他的上司合川法隆,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没啥特殊的普通人。
柴久田久实在难以想象这两人到底经过了怎样的因缘,才会结成眼下这般的奇妙关系。不过无论怎样,这当中并没有他插嘴发言的余地。
**
食梦貘留下的绳结就那样被埋在桐生道场的樱树下,玉藻则在地藏像前奉上供品以求菩萨护佑旧识的冥福。
虽然狐狸说神秘侧相关的因缘聚集会给道场带来持续性的改变,但实际在那以后并没发生什么特别状况,桐生道场以及其眷属们一如既往地迎接着安稳的日常。
这天和马抽空在道场里保养着兵器。
他眼前放着两把日本刀,一把正宗,一把村正。两把日本刀皆是价值连城的传世名刀,同时也是蕴含非凡神威的灵刀。
和马用软布一丝不苟地擦拭着正宗的刀身,有如镜面般光亮的刀身映出和马的脸,还有中庭那边枝繁叶茂的樱树。
擦拭好刀身,和马从头上揪了根头发放到正宗上。
只见那根头发随着松手落下,在碰到刀锋时被轻易地切成两段。
和马满意地点点头,收刀入鞘,随即又拿起旁边的村正来擦拭保养。
擦拭村正时和马抽空稍稍瞥向自己的词条。在他获得的诸般词条中,外观质朴的“天道”以其无以伦比的存在感遥遥凌驾于其余词条之上。
那源自法则层级的加护,就有如置身于无可抗拒的潮流之中,稍稍夸张来说几乎就是无往不利。虽然来自“天道”的加护是如此巨大,但它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
倘若他仗着加护肆意暴行或滥杀无辜,那大概率会像重弘元司和高田警部那般步上凄惨的末路。
和马当然没那打算,所以天道的双刃剑属性对他反而是镇伏心魔的保护。
在天道之后闪着光耀的,则是“神威持主”的词条。“神威持主”意味着他可以发动灵刀内蕴的神威之力。发动神威并不会干扰固有剑技,反而会让剑威如虎添翼。
每把灵刀的神威皆不相同,如正宗的神威便是“神疾”,发动神疾时和马甚至可以把速度提到凌越时间轴的程度——此前跟重弘元司决斗时,他便在震怒下发动了神疾,然后轻易斩灭了那名垂史册的大妖怪。
正宗的神威是“神疾”,不知道村正的神威是什么?擦拭着村正的和马美滋滋地想着。
两把灵刀两项神威,这下再不必去羡慕晴琉的附丧神刀了。
和马甚至开始考虑着要不要学学宫本武藏的二刀流,或者,干脆像索罗那样直接上三刀流?
实战中要是能同时发动三项神威,那绝对是大道俱灭的主儿。
就在和马想得流口水的时候,背后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
“老哥!有你的信,是从英国寄来的耶!?”
和马回头望去,见着千代子举着信封,正满脸兴奋地从走廊跑过来。
“英国?是美加子寄来的?”和马也有些吃惊。
美加子是他青梅竹马的邻居妹子,也是桐生道场的女弟子。
两年前美加子受邀请到英国剑桥留学,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但却没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
考虑这货本身就没什么追求,和马不禁怀疑她在英国是不是混吃等死过得太舒适不想回来了,不过事情似乎并非如此。
“她想回来啊,但室友不让。”千代子边看信边说着。
鬥破宅門之農家貴女 小說
“室友不让?对哦,她的室友好像是太子妃来着。”和马突然想了起来。
美加子前往英国剑桥留学的因缘,是那一次在大学讲堂上跟教国际学教授的辩论。
那次几乎载入学校史册的辩论令老奸巨滑的教授呕血而亡,校方为平息事态而不得不把她保送去剑桥留学。然后跟她同去剑桥留学的还有另一位姑娘,那位姑娘的身份则是太子妃。
太子妃原本是出身上流家庭的现代女性,某次聚会时跟天皇太子结识,从此便被太子格外热烈地追求着。
太子的热烈追求明显吓坏了太子妃,前往英国留国实际上也等同于暂时避难。
对恐婚而远避他乡的太子妃来说,同民族、同龄又同寝室的美加子几乎是救命稻草般的存在。
再说美加子本身那没心没肺的乐观性格,也很容易赢得他人好感。
总之这两年美加子基本坐实了太子妃亲友的名号,据说宫内省那边连参加婚礼的邀请函都给她准备好了。
在信上美加子声泪俱下地说自己想回来,然而恐婚的太子妃却拉着她说你要敢丢下我回去、我就死给你看。
大道之爭 小說
被如此威胁的美加子只好低头认怂,不得不在英国继续留学一段时间——今次寄来的信大致就是吐嘈这个。
当然太子妃早晚还是会回来完婚的,到时候美加子作为亲友出度婚礼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考虑到她多姿多彩的彪悍履历,今后不管外务省还是宫内省应该都不会放过这样的人材吧?前途可以说稳得不能再稳了。
和马是亲眼看着青梅竹马一步步出世的,有时候连他都不得不感慨命运的奇妙。
除去容姿跟智商带来的加成外,美加子在性格上就是一条无欲无求的咸鱼,随波逐流地过着悠闲人生。
然而这样的她却在命运青睐下一路高升,去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位置,可以说是咸鱼翻身的史诗成就。
嘛,至于她自己想不想翻身,那就另说。
美加子是太子妃的亲友,又是桐生道场的弟子,这样算起来的话桐生道场似乎也能稍微跟皇室沾上点关系?
皇亲国戚听起来似乎蛮不得错,不过感觉上由此带来麻烦会比好处多得多,因此和马倒也没在放在心上。
“美加子说她至少要半年或一年后才能回来,拜托老哥无论如何都要在道场留下她的房间……我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和马你啦,信上这样说着。”千代子模仿着美加子的语气,惟妙惟肖地表演着。
“卧槽,她是打算一回国就躲进道场不出来吗?”和马听得无语,但这档事美加子以前也不是没干过。
这货经常活用青梅竹马的特权在道场赖着不走,和马也拿她没办法,于是只好吩咐千代子照她要求安排下。
“二楼房间还有剩的,总之给她留一间好了……”和马搔着头,随即把正宗跟村正收好算是结束了例行保养,然后想起般的望向千代子,“对了,千代子,要不要来跟我对练下?”
“不要,我要去做饭了。”千代子果断摇摇头,把信收进口袋里,“而且跟我们打老哥根本就没有认真起来,放水打起来才没意思呢。”
“这也不怪我啊……”和马耸耸肩膀。实际他跟黑崎对练时确实会更加投入,对上女弟子们无论如何都会放水些。
这固然有双方差力实距的因素,但惜香怜玉的潜意识也发挥着影响。
“如果不嫌弃的话,请让我来陪你练剑吧,师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