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ptt-第1599章 西域風雲(當萬字成爲常態,訂閱是否也成爲常態了呀?)展示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秋天的西域,到处都是一片金黄,景色很是美丽。
不过比风景更加美丽的是阿里现在的心情。
“将军,前面就是大唐人控制的西州,算是大唐真正的通知区域了。
这段时间我们把沿途的西域诸国都灭的差不多了,要是能够一鼓作气的拿下西州,收获肯定会非常的丰富。”
奥德赛的心情也很是不错。
进入西域之后,大食帝国的军队取得了接二连三的胜利。
不仅灭掉了龟兹国这样的西域强国,如今更是直接打到了西州附近。
按照这个节奏,不用一个月的时间,就能直接杀到大唐的陇右道。
到时候就可以在大唐的领土内过冬天了。
这可是大食帝国内部任何将领都没有达到的功绩。
“这个西州,一定要趁着大唐的援兵还没有来到之前就赶紧的拿下来。
据说西州是当初西域强国高昌国的重镇,城墙的高度在西域各个城池里头算是高的。
我们都是骑兵,攻城作战不是我们的强项。
要是前进的势头受到阻碍,对于士气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阿里本来就是百战百胜的将军,他倒也没有因为西域的接连胜利和变得骄傲自满。
要不然他也没有办法成为大食帝国内部最有名的几名将领。
“将军,我倒是有一个不一样的提议,不知道是否适合现在的情况。”
阿里旁边,副将艾力绅纠结了一会之后,插了一句话。
“有什么建议,大胆的说出来!”
奥德赛和艾力绅是阿里的左膀右臂,其中艾力绅在智谋方面,更为突出。
这些年也算是为阿里的百战百胜做了不小的贡献。
“大唐在西域虽然有好几个州城,但是整体来说这些州城的规模应该都是比大唐本土要小很多。
我们虽然有实力快速的拿下大唐的州城,但是这会导致我们的补给线拉的越来越长。
相反的,大唐军队的补给线却是可以缩短。
这对于将来两军的对决来说,是不利的。
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先把前往西州沿途的各个番邦属国以及各个部落给再清扫一遍。
把这些跟在大唐身后摇旗呐喊的小鬼给打服了,打败了,那么今后跟大唐对决的时候,就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干扰。
毕竟,这些人虽然成事不足,但是败事有余呢。”
艾力绅这个提议,显然跟奥德赛的想法很不一样。
哪怕是阿里自己,也都觉得有点疑问。
“艾力绅,你这是长唐军的威风,灭我们自己的志气啊。
难道在你心中,已经怕了唐军了吗?
这一路上来,你也看到了,不管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都是不可能阻碍我们大食帝国前进的步伐的。
大唐也不会例外。
明明可以快速的拿下西州,然后朝着伊州而去,直奔大唐的陇右道。
但是你却是放任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要,选择去对付那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部落。
这岂不是在浪费时间,给大唐争取时间?”
奥德赛说话很不客气。
他是比艾力绅更早追随阿里,所以除了阿里之外,他基本上谁都不放在眼中。
虽然军中也有不少同僚对他有些意见,甚至都已经投诉到了阿里这里了。
但是这并不影响奥德赛的地位。
相反的,奥德赛在阿里心中的地位反倒是提高了一些。
“奥德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对大食帝国的忠心,日月可鉴。
但是行军打仗,是要讲究兵法的。
大唐的情况,通过这段时间审讯各种人员,我们也算是有了一个大体上的了解。
很显然,我们要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就灭掉大唐,是不大现实的。
人家好歹也是一个有着骑兵几十万,府兵上百万的地方强国。
哪怕是我们的将士们再厉害,也是不可能在这一次的行动中灭掉人家的。
甚至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会因为一些立场的原因,成为彼此的伙伴呢。”
奥德赛这种往自己头上泼脏水的行为,艾力绅自然是要反对的。
“我们从出发的时候,你就一直说要讲究兵法。
这一点我其实也不是反对。
但是在我看来,一往无前的向前冲,其实就是最好的兵法。
西域那么多的番邦属国,都是这么落到了我们的手中。
各种缴获数不胜数。
要是按照你说的那个方法去作战,那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统一西域呢。”
奥德赛根本就不怕艾力绅反驳自己。
反正他们两个以前也是经常在阿里面前吵架的,从来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而受到过什么惩罚。
“对付一般的小国家,我们有着绝对的实力,这个时候,自然是什么兵法都不重要。
我们直接碾压过去就结束了战斗。
但是对付大唐,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这段时间,我也找许多人打听了关于大唐的更多消息。
这真的是一个跟我们之前打交道的国家很不一样的存在。
如果我们掉以轻心,那么到时候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按照我对大唐的推测,他们肯定已经收到了我们进入西域的消息,并且应该已经安排了兵马来西域阻击我们。
这个时候,我们的所有行动都要更加谨慎一些才行。
把西域各个番邦属国再扫荡一遍,彻底的解除我们回程道路上的各种威胁,这个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甚至这个我们进一步的稳固在西域这边的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手段。
我们如果要征服大唐,西域这边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跳板。
只要我们在这里发展好了,那么就可以大大的降低后勤补给的压力。
与此同时,进入到大唐也将变得更加方便。”
艾力绅无疑是做了许多功课的。
要不然也说不出这些话。
这些年来,丝绸之路的发展很快。
不管是大唐的商家还是西域诸国的商家,他们在西域和凉州之间的来往是非常频繁的。
这个时候,两地之间的信息流通自然也是变得频繁了很多。
甚至在高昌城内,还有一座孔子学院负责教导当地的百姓唐语呢。
“将军,属下愿意率领三万骑兵,三天之内拿下西州城。
到时候一鼓作气的把大唐在西域的州城全部拿下,那么我们今年的作战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奥德赛懒得跟艾力绅再争吵。
反正打口水仗,他很少有赢得过艾力绅的时候。
“艾力绅,这个大唐,真的有那么强大吗?”
让奥德赛意外的是,这一次阿里并没有立马同意他的提议。
相反的,阿里转向了艾力绅,询问起大唐的具体情况。
“将军,大唐绝对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许多。
这是一个生产丝绸和瓷器的国度,百姓生活比较富裕。
并且从这段时间我们在西域这里的缴获来看,大唐的各种手工业是非常发达的。
他们制作出了各种各样的商品,售卖到西域各国。
并且他们这些年也跟许多国家交手过,到现在为止也是几乎没有失败过。
唐军的勇猛,估计不会比我们大食将士差不多,要不然他们不可能那么容易征服四周的各个部落。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掉以轻心,那么很可能会吃大亏的。”
艾力绅苦口婆心的在那里劝说阿里要慎重。
“你的意思是我们先把四周的潜在风险都全部在扫荡一遍,把那些西域人狠狠的收拾一顿。
然后等着大唐帝国的军队到来之后,我们再一网打尽吗?”
阿里看了看自己帐篷里头的地图,觉得西域那么大,还真是有不少地方有必要再去收拾一顿。
“是的,将军。
属下就是这个意思。
唐军远道而来,肯定是非常疲惫的。
到时候我们稳定了后方,趁着唐军刚刚到来的时候,就直接逼迫他们跟我们决战。
这样一次性的解决了唐军之后,肯定会给他们留下一个非常深远的印象。
说不定唐人直接就跟我们求和了。
那么我们今后就可以慢慢的经营西域,把这条丝绸之路彻底的把持在手中了。”
艾力绅的想法显然也是很好的。
阿里听了果然很是心动。
“将军,其实没有必要那么麻烦的。
我们直接把西州、伊州都给拿下来,然后迎着唐军而去,直接在半途中给他们一记狠的,岂不是威慑力更大?”
奥德赛跟艾力绅的矛盾,一直都是比较大的。
凡是艾力绅支持的事情,奥德赛都是尽可能的会去反对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
“奥德赛,这样,在西州北边还有不少的部落,据说这些部落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你带着两万大军,限你在半个月内把这些部落都给收拾了。
所有胆敢反抗的,格杀勿论。
对于愿意投奔我们的人,要给予厚待。
我们要拉拢分化这些西域人,让一部分人心甘情愿的为我们服务,让一部分人看到跟我们作对的下场。”
很显然,阿里这一次采取了艾力绅的方案。
这让奥德赛有点不满。
不过阿里治军还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的。
哪怕是奥德赛心中有不满,还是坚决的去执行了这个命令。
这么一来,西域那些番邦属国和各个部落,立马就倒了大霉了。
大食帝国的人是第一次进入到这个区域,他们可不会考虑那么多。
反正上面是怎么吩咐的,大家就怎么执行,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
“大总管,从西州传来的消息,大食帝国人在上个月已经灭掉了龟兹国,然后一路朝着西州而来。
西州那边已经疏散了大量的百姓到伊州这里,将士们已经准备跟西州共存亡。
但是大食帝国的大军到来西州附近百里左右的地方之后,突然分成了南北两支大军,纷纷的朝着那些西域各国的部落而去。
原本还想着看热闹的那些部落,立马纷纷倒了大霉。
很多人还以为大食帝国跟我们大唐一样好说话,绝对纷纷人头落地。
也有些部落看到情况不对,立马投奔了大食帝国,掉过头来帮忙对付其他部落。
整个西域的局面,如今都非常的混乱,每天都在进行着各种战争。”
伊州城内,苏定方的大军刚刚在城外扎营,就收到了最新的消息。
苏定方自从离开肃州,出了玉门关之后,就非常重视西域的情报收集。
只有准确的把握住了西域的情况,才能有的放矢。
要不然没有办法充分的发挥大唐的装备优势。
“仁贵,大食人看来是真的看上了西域这块土地了。
要不然在这个时候,他们没有必要分兵去对付那些部落的人。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是连夜加急赶到西州去支援当地守军,防止大食帝国的军队突然袭击西州。
还是再安排斥候把情况搞清楚了再说?”
一路上,苏定方给了薛仁贵充分的尊重。
很多事情都是两个人商量着来处理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
“大总管,我在长安城的时候,专门去请教了太子殿下关于大食帝国的看法。
这是一个为了商道和土地,不惜连年战争的国家。
西域那个地方虽然看起来很是荒凉,但是有些地方其实是水土肥沃的。
并且这里是南下波斯和西进欧洲的重要交界地带,有着非同一般的战略意义。
大食帝国能够在短时间内崛起,国内必然也是有一批有识之士的。
他们既然已经选择了进入西域,显然就是看上了这块土地。
所以这一次他们没有那么着急的攻打西州,反倒是在收拾附近的其他部落,应该也是为了长治久安的考虑。
这个时候,按理来说我们是要尽快的去西州,给大食帝国施加压力,让他们收拢兵力。
这也算是间接的帮了那些部落的忙。
不过,西域这里的情况太过特殊的,这一次我倒是有点不一样的想法。”
薛仁贵斟酌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准备跟苏定方好好的交流一下。
这一次西域之行,显然不是单纯的军事之行。
军事之外的事情,是不一定能够完全通过作战来完成的。
“你具体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苏定方果然颇为期待的看着薛仁贵。
他出征的时候可没有机会单独面见李宽,享受额外的指点。
但是薛仁贵不一样,这可是当年的楚王府护卫统领呢。
绝对算是李宽嫡系当中的嫡系了。
“西域这个地方,从汉朝的时候就开始纳入到了中原王朝的统治之中。
当初大汉还在这里甚至了西域都护府,但是后面持续的时间不算特别长,终归由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中原王朝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
到如今位置,西域各个国家,虽然也尊称我们大唐为宗主国,但是实际上大唐对他们的影响力是比较有限的。
甚至很多王国对于大唐的一些旨意,完全就是阳奉阴违的状态。
更有甚者,就像是当初的高昌国,直接就跳出来跟我大唐作对。
这种情况下,我可以说西域各个国家,基本上没有哪个是值得我们信任的。
如今大食帝国的人在教训这些国家和部落,虽然明面上是会影响我们大唐的威信,但是其实未尝不是在帮我们大唐调教人马呢。
吃过了大食帝国的亏,到时候我们把他们解救出来,不管是从道义上还是从实际的统治上面,我们都是占据了上风。
很多王国的王公贵族指不定已经被大食帝国的人给处死了,这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好事。
西域不需要那么多的王公贵族,西域不需要那么多的番邦属国,西域也不需要那么的声音。
我们这一次出征西域,太子殿下是希望我们彻底的把西域纳入到大唐的统治之中来。
所谓不破不立,就之前西域那种局面,我们想要彻底的把他们纳入到统治之中来,还是很有各种问题需要克服,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完成。
但是现在大食帝国入侵了,他们帮我们先梳理了一下西域的局面,把我们之前想要做,但是却是一直有点不大适合做的事情都给做了。
所以我倒是觉得大军不要那么着急去西州,只要先安排一支人马去西州那边,让守军知道后面随时会有大军支援。
这就足够了。”
薛仁贵很是耐心的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毕竟苏定方才是行军道大总管,如果不能取得他的认可,这个安排肯定是执行不下去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先留在伊州休整一段时间,等到大食帝国的人把西域各个王国和部落的人教训的差不多了,我们再出手?”
苏定方的理解能力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一下就明白了薛仁贵的打算。
“没错!将士们连日来赶路,昼行夜宿的,很是疲惫。
休整一下的话,也能更好的适应这里的气候和环境,对于后面的作战也是有好处的。
并且,我们这一次的出征,大部分的后勤都是交给各个商队了。
这些物质的运输,都还在后面,如果我们前进的步伐太快的话,会导致后勤补给物质跟不上。”
薛仁贵进一步的补充了自己的想法。
“当初朝廷收到大食帝国的军队入侵西域的消息的时候,可是立马就作出了出兵的决定。
这说明朝中大臣都是非常重视这个事情的。
为此,太子殿下还把后勤补给的大部分任务都交给了商人负责。
如今我们日夜不停的赶到了伊州,很快就可以跟大食帝国正面作战了。
但是我们却是停在这里观望,如果御史台的御史知道了,肯定会弹劾我们的。”
苏定方的担忧,显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御史台那帮人,如今可是有不少人都盯着西域这边,就想着能够拿苏定方或者薛仁贵来祭奠自己的名声呢。
这辈子吃过了不少亏的苏定方,显然对这种事情有点发憷。
“以大食帝国的军队进入到西域之后的表现来看,他们要对付那些部落,需要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如今他们已经动手了半个多月了。
我觉得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把主要的部落都给收拾了。
毕竟人家可是有十万大军,哪怕是损失了一些人手,也能通过筛选战俘的方式进行补充。
总的兵力不会有很大的变化。”
薛仁贵这话里的意思,是想让苏定方放宽心。
大军在伊州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
半个月左右,虽然比正常的休整时间长了一点,但是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
最重要的是看结果。
只要结果好了,那么自然是怎么解释都好办。
要是结果不好,哪怕是现在连夜去西州,也没有什么意义。
“大食帝国的军队进入到西域之后,本来就取得了非常多的胜利,士气应该非常旺盛。
如果再让他们扫荡了一遍四周的部落之后,他们的气势肯定就会更加旺盛。
这对于我们下一步的决战来说,应该是非常不利的吧?”
苏定方再次的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虽然他对自己带领的五万将士非常有信心。
但是对方的兵力比自己多,哪怕是有些人是拼凑出来的,经过了这么多的战争之后,也变成了老兵。
想要轻而易举的赢得胜利,可没有那么简单呢。
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虽然有不少,但是更多的还是堂堂正正的实力比拼,最终实力更强的那方,赢得了胜利。
“大总管的这个担忧,确实有可能发生。
但是如果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情况可能有不一样了。
西域这边,那么多的番邦属国都不是大食帝国的一合之敌。
但是我们大唐却是能够堂堂正正的把大食帝国的这支军队给打败,那岂不是说明我们只要愿意,可以更加轻易的把他们全部都给收拾一遍?”
薛仁贵微笑着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苏定方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那我们就先按照你说的这个方案来对应。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还是先安排三千骑兵支援西州,免得到时候西州真的落到了大食帝国的手中。
那就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场景了。”
苏定方的这个决定,意味着大唐将会在旁边看着大食帝国的人在那里收拾西域那帮不听话的番邦属国。
大食帝国的人对付西域人越是狠厉,之后大唐的怀柔政策的效果就越好。
哪怕是到时候大唐也有一些比较狠的招数,有了对比之后,大家也会觉得跟着大唐混才是更好的。
……
“紧赶慢赶,我们总算是在伊州赶上了大部队了。”
伊州城外,达飞松了一口气。
他的捕奴队想要在这一次的西域之行立下战功,肯定是要紧紧的跟在大军后面的。
但是因为捕奴队跟着顺风镖局的人一起行动,还承担了一部分保护商队的任务,所以行军速度一直都是落后于大军的。
这让达飞和席君买都焦躁不已。
“看来西域应该又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要不然大军不可能停在伊州等我们的。”
席君买的军事水平显然要比达飞高不少。
如果把达飞比作是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的话,那么席君买就是那种既能冲锋陷阵,又能带兵作战的统帅。
要不然李宽也不会把顺风镖局交给席君买负责。
虽说顺风镖局不属于大唐军队,但是总镖头的地位,其实不比一般的十二卫将军差到哪里去。
至少在李宽的眼中,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在封建社会,李宽认为你的地位不低,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也是席君买这些年能够心甘情愿的在顺风镖局里头待着的重要原因。
“嗯?君买你的意思是西州那边已经被大食帝国的军队占领了,所以大军才停在伊州这边吗?”
达飞吓了一跳,觉得眼前的这个场景似乎也不香了。
“说什么呢!要是真的西州被占领了,我们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的,大军也不可能那么淡定的在伊州这边驻扎。”
眼尖的席君买,只是扫视了一下城墙上面的情况以及城门的守卫情况,就判断出伊州这边的局面还是非常稳定的。
如果西州都已经丢失了,伊州这里是不可能还这么淡定的。
“那你说什么西域这边发生了什么大事,能够影响到大军前进的大事,还能有什么?
肯定是跟大食帝国的军队有关系吧?”
达飞有点幽怨的看了一眼席君买,觉得自己被耍了。
“我们找个地方把大部队给驻扎下来,然后去拜访一下薛副总管,自然就什么事情都清楚了。
眼下大军停在伊州,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好事情。
这意味着发挥我们能力的舞台,变得更加广阔了。
我甚至觉得你的捕奴队,明天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在席君买眼中,西域这边的胡人,都不是人,没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
他跟着达飞一路而来,对于达飞之前做的事情,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如今朝廷把大军的后勤补给交给了商家,那就意味着这些商家需要大量的人手来帮忙干活。
以前,杨广出征高句丽的时候,虽然军队只有几十万,但是征集的农夫却是超过了百万人。
这就意味着一个士卒背后,往往需要两三个农户来负责他的后勤补给。
虽然现在大唐的后勤补给效率提升了,但是一个士兵背后,至少也是需要一个人去帮忙负责后勤物资的。
哪怕是刚开始的时候不需要,后面也是需要的。
这种情况下,商家手中的人手缺口,肯定也是非常巨大的。
达飞是干什么的?
缺人,不正是他发挥作用的时候吗?
“君买,这一次我来西域,可是想要跟着大军一起上战场的嗯。”
达飞大概也明白席君买话里的意思,不过他显得有点不情愿。
他已经负责捕奴业务十多年了,很想找机会给自己洗白。
在尚武的大唐,没有什么洗白方式比立下军功更好了。
“要立功,不一定就是一定要上战场的。
如果你真的能够解决大军后勤补给物资需要的人手问题,那么到时候我亲自到太子殿下面前替你请功。”
席君买自然很清楚达飞心中在想什么。
所以直接干脆的把自己的意思给挑明了。
顺风镖局承接了那么多商队的护卫任务,对于各个商队的人手需求,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不客气的说,现在没有谁比顺风镖局更加适合做这个奴仆交易的中间商。
达飞的捕奴队负责捕奴,然后顺风镖局帮忙联系买家。
不管是有多少人,都能找到下家的。
“我既然来到了西域,那么自然也是还要听从指挥的。
如果薛副总管觉得我有必要去附近的部落继续捕奴,我自然也是义不容辞。”
听了席君买的话,达飞的话风也立马有了变化。
捕奴也算立功的话,达飞自然也是很开心的。
毕竟他的属下最擅长的就是捕奴。
真的要上战场的话,他们对于大规模作战的经验其实是比较缺少的。
倒不如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帮忙追击一下敌人,收拾一下溃兵。
这个才最能发挥他们的长处。
“这就对了!你放心,仁贵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大军现在驻扎在伊州,显然已经有些时间了。
伊州这么一个小州,放在关内,其实也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县城而已。
它肯定是没有办法负担起五万大军的消耗的。
这个时候,大军对于后勤补给的需求,自然也是变得更加着急。”
不得不说,席君买这种能够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人物,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他人都还没有进入伊州,对于这里的情况就已经猜测的七七八八了。
要不是达飞一直都跟着席君买行动,他都会觉得席君买已经在伊州待了好些时间了。
“没问题,有我在,就不用担心没有人手去搞后勤。
只要给我们几天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先把第一批的奴仆送到伊州这里来。”
论捕奴,达飞自然是最专业的。
如今让自己做专业的事情,他自然没有任何压力。
……
伊州城外,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的队伍。
商队的行军速度肯定是赶不上大部队的。
毕竟他们有运输后勤物资的任务在身上。
但是从长安城到肃州都是有水泥道路可以走的,两者之间的时间差异并不时特别大。
也就是出了玉门关之后,才慢慢的拉开了差距。
不过经过了一个来星期之后,大部分的商队都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伊州附近了。
像是一些速度快的,已经顺利的进入到伊州城了。
原本的小城,短时间内增加了那么多的人口,整个城池立马就变得繁荣了不少。
眼下大食帝国的军队虽然已经进入到西域,并且攻城略地的取得了不少的战果。
伊州这边的百姓也对相关的情况有所耳闻。
但是整体来说,战火还是没有烧到这里,百姓们的生活还算是比较稳定。
甚至对于很多百姓来说,现在的时节是最好的时节。
因为不管是随便售卖个什么,生意都非常火爆。
像是伊州城内卖羊肉汤的铺子,以前一天也就是卖一桶羊肉汤。
但是现在却是一天到晚都没有停火,煮了一桶又一桶,生意火爆的不得了。
至于伊州城内的客栈,那个生意兴隆的程度就更加不用说了。
谢林茂和唐同人两个能够在这里找到房间,那还是托了观狮山书院的福气。
不过哪怕是如此,他们也只能十几个人挤在一处院子里头,没有办法享受什么高级待遇了。
好在谢林茂和唐同人虽然都是勋贵子弟出生,但是也算是吃过苦,在地方上待过的人物。
所以对于伊州这边的情况,他们倒也没有说什么。
“来,大家过来烤烤火,尝尝伊州这边出产的西瓜。
据说这是今年最后一批西瓜,错过了就要等明年了。”
谢林茂抱着一个大西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哇!这个西瓜的个头,比长安城内商贩售卖的明显要大了不少啊。
就是不知道口感怎么样呢。”
唐同人看到那大西瓜,心情也很是愉悦。
篝火中正在烤羊肉,现在先吃一块西瓜解解渴,似乎也挺不错呢。
“这个西瓜,最早也是太子殿下从西域来的胡商那边买的种子培育的。
如今在关内道已经有较多的农夫种植,在夏天卖的还是非常不错的。
不过挺卖瓜的人说,他们伊州出产的西瓜,才是口感最好的。
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们尝一尝就知道了。”
切西瓜这样的事情,自然不需要谢林茂亲自动手。
很快旁边就有其他的学员帮忙把西瓜切好了。
这个玩意,原本历史上是五代十国的时候才传到中原的。
不过由于之前李宽总是高价收购各种各样的西域种子,倒是意外的让西瓜提前了几百年在中原开始流传。
不过,跟西瓜本身的种植历史相比,大唐对它的了解还是非常匮乏的。
据说在几千年前,埃及那边就已经有人在种植西瓜了。
后面才慢慢的流传到世界各地的。
“白天太阳高高挂起,天气还颇为炎热。
但是太阳一落山,月亮出来之后,现在大家又都把棉袄都给穿上了。
然后围在篝火旁边吃着西瓜。
这种感觉,还真是颇为奇妙的。
早知道我们应该把朱铜和朱银他们也拉过来的。
对于西域的气象情况,他们肯定是非常感兴趣的。”
臘梅開 小說
唐同人一边拿起了一块西瓜,一边兴致勃勃的说着话。
他们对于大唐的军队有着充分的信心。
眼下已经到了伊州了,也算是进入了西域。
他们的科考队伍,已经可以开始干活了。
不过那么大规模的科考队伍,现在分散居住在伊州好几个地方,这倒是给工作的展开带来了一定的麻烦。
要等到大军离开伊州之后,这种局面才能得到缓解。
“他们不来也没关系,我们农学院要研究各种农作物的生长需求,本身对于气候变化也是有所研究的。
只不过我们研究的更多的是气候变化的表象,没有像人家那样搞得那么深入而已。”
谢林茂也拿起了一块西瓜,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西瓜汁顺着他的嘴角,直接滴落在地面。
唐同人和谢林茂这两个领头人都开始吃西瓜了,其他的学员自然也都不客气。
这一路上紧赶慢赶的,他们还真是没有好好的吃几顿饭呢。
原本以为到了伊州之后情况会有比较大的改变。
但是这座小城一下子接纳了那么多的人,各种物资都比较紧张。
后勤补给又陆陆续续的才赶到,所以短时间内,各种物资的购买是比较困难的。
“这个西瓜甘甜多汁,瓜囊没有什么渣的感觉,明显要比长安城售卖的要好吃。
难道是伊州这里独有的新品种吗?”
作为农学院的教谕,谢林茂对于西瓜的情况自然也是比较了解的。
很显然,眼下自己吃的这个西瓜,跟长安城吃到的有着明显的区别。
“看起来外观差别不是特别的大,只不过个头稍微大了一点点而已。
但是口感确实差异比较大。
谢兄,我觉得这应该不是品种的差别,而是种植环境和种植的土壤的差别。”
唐同人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一块西瓜之后,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不同的环境和土壤,对于农作物的生长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如果这个西瓜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的,那么这也算是我们的一个研究发现了。
今后关内要种植西瓜,也要尽可能的找到类似的生长环境。
这么种出来的西瓜,品质才会更好。”
观狮山书院虽然也有人在研究西瓜,但是西瓜这个东西,重要性完全没有办法跟土豆、地瓜和玉米相比,所以研究的深度自然也是非常有限的。
甚至观狮山书院农学院的暖棚里头,都没有西瓜的份。
“嗯,这个确实可以作为一个专门的研究小课题,看看能够找到什么样的结论出来。
这对于大唐百姓种植水果来说,应该是很有参考意义的。
毕竟西瓜有这个差异,其他的水果很可能也有这个差异呢。”
唐同人也表达了自己的支持态度。
吃个西瓜也能吃出这样的插曲出来,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