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一百九十三章 接通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叮铃铃!叮铃铃!
一浪高过一浪的来电铃声里,下课回家的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老师和学生们同时举起手机,将它们凑到了自己耳畔。
而这与格纳瓦拨打神秘号码的节奏完全一致!
觉醒 1
即使一时半会没想清楚原因,看到这一幕的龙悦红和白晨也本能地感觉到了恐惧。
与蒋白棉、商见曜不同,他们已经听格纳瓦提过大江市英才初中之事,知道杜少冲、徐乔、邓同都恰好来自这所学校,而之前彼此竟然互不认识。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换做普通学生,同读一所初中同在一个年级不认识还算正常,可徐乔、杜少冲、邓同要么学习出众,要么恶名远扬,换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风云人物。
即使他们有的是到了高中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三个都是。
愛情萬花筒
这样的巧合只能证明根本不是巧合,必然有深层次的原因在内。
听到商见曜评价“庄生”比他病情更重,而他的病是人格分裂,龙悦红和白晨结合眼前的画面,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一定的联想:
会不会梦境里每一个人,或者说代表这个人的整套思维,都源于“庄生”,是他分裂出来的不同人格?
所以,看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有背景故事,实际一问到从哪里转学、升学而来,他们都会回答“大江市”或者“大江市英才初中”。
想到这一点后,发现自己等人被一位位“庄生”包围,而祂们正同时接听疑似格纳瓦拨打的电话,龙悦红就一阵腿软。
就在这时,嘟的一声后,铃声消失了。
电话接通了。
蒋白棉想让格纳瓦强行中断已是来之不及。
周围的光线又黯淡了不少,天空昏暗得像是太阳已经落山只残留一点余晖。
商见曜等人的耳中,别的声音完全消失不见,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跳动。
他们身旁的空气凝固得仿佛粘稠的液体,“水压”导致他们呼吸都变得困难。
几乎是同时,格纳瓦眼中闪烁的红光猛地内缩,塌陷成了两个幽幽的、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般的“黑洞”。
我们只是在打电话请求救援,不是在与“庄生”为敌……我们只是在打电话请求救援,不是在与“庄生”为敌……感受到“格纳瓦”的注视,蒋白棉不断在心里重复起这么一句话,以缓和自己骤然涌起的恐惧。
她试图向正常求援那样,将自身的请求告知电话另外一端的“庄生”,看能否有转圜的余地。
蒋白棉即将开口时,一道声音抢在了她的前面:
“伟大的执岁,帮我们摆脱眼前的困境吧!
“至人无己,新世界就在眼前!”
商见曜喊得一点也不脸红,一点也不尴尬。
“十倍”于别人的脸皮厚度就是用在类似时候的。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喀嚓,“格纳瓦”的脖子缓慢转动,变成“黑洞”的两只眼睛望向了商见曜。
齐刷刷的,周围将手机举到耳畔的学生、老师们或转身或侧头,静静望向了这边。
几百上千道目光的无声注视下,龙悦红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背脊满是汗水。
下一秒,整个世界彻底黑暗了下去。
扑通,扑通,龙悦红、白晨、商见曜和蒋白棉的心跳不可遏制地加速,猛烈地仿佛要从他们喉咙里蹦出来。
这一刻,他们都有种自己快要死于心脏病的感觉。
突然之间,柔和的光芒亮起,黑暗如潮水般退去,天空迅速恢复了上午该有的清亮。
蒋白棉等人的眼前,那一名名下课的学生和老师凭空蒸发了,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变回了原本荒草丛生,废弃已久的模样。
呼,呼……龙悦红大口呼吸着空气,感觉心跳慢慢正常了起来。
蒋白棉环顾了一周,发现学校周围有一圈又一圈车辆行驶留下的轮胎印记。
这让她确定白晨之前开车撤离台城的行动实际上只是绕着一中转了好几圈。
“正常了?”白晨额头是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她话音刚落,商见曜一个猛扑,抱住格纳瓦,哭喊了起来:
“老格,你不要死啊!”
格纳瓦眼中一点红光亮起,闪烁了几下道:
“怎么了?”
“没事。”商见曜一下站直,笑着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逍遥子。”
开玩笑的,还是又分裂了一个人格?蒋白棉皱了下眉头。
她长长地吐了口气道:
“看起来我们摆脱困境了,那个‘求助电话’真的有用。”
直接求到了正主头上。
格纳瓦眼中红光闪烁了一下道:
“那串乱码消失了,我备份的数据库里也没有了。”
商见曜忽然哈哈大笑:
“没事,大白那里还有手抄本。”
蒋白棉瞥了他一眼:
“奥雷拨打这个号码,与‘庄生’通话后,号码并没有消失在手机内,保存到了当前。
“这说明老格存储的号码被删除是‘庄生’有意抹去的,大概意思应该就是‘没有下次了’‘请勿打扰’。
“你再打过去,我怕周围所有人都会变成‘无心者’。”
“新世界”强者能够办到的事情,执岁肯定也可以。
“我可以虔诚地供奉祂。”商见曜颇感遗憾。
超級 醫 聖
这时,缓过来的龙悦红感叹道:
“没想到当初奥雷一跃成为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觉醒者,以‘最初城’的皇帝自居,是得到了‘庄生’的庇佑。”
代表全年,最为特殊的执岁“庄生”。
“是啊是啊。”商见曜附和道。
蒋白棉沉默了一下道:
“当初各大势力的形成看来或多或少都有执岁的身影在幕后。
“只是不知道最晚成立的‘救世军’和一直待在地底的公司有没有……”
“应该没有吧。”龙悦红回答得不是那么有自信。
当前环境下,不太适合讨论这个话题,白晨望向荒废许久般的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道:
“还探索吗?”
“不用了吧。”龙悦红牙疼般抽了口气。
神 魔 10 3 3 3
好不容易才摆脱绝境,怎么能再次作死?
下次,可没有“庄生”电话能够拨打了!
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很可能惹怒“庄生”。
蒋白棉瞪住了跃跃欲试的商见曜,赞同了龙悦红的意见:
“富有冒险精神是褒奖,喜欢作死则是批评,我们要把握好那条线。
“走吧……”
她本想说“走吧,去仁惠医院植物人康复中心”看看,可又觉得才经历了这么一场惊险刺激的探索,大起大落的组员们需要一定时间调整状态。
“先到台城外面休整一下。”蒋白棉最终选择等午后再说。
商见曜一边跟着格纳瓦走向吉普,一边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在想……”
这口吻怎么这么耳熟?蒋白棉侧头问道:
“想什么?”
“我在想小冲和庄生是不是有什么关系?难道是祂分裂的一个人格?”商见曜的眼睛炯炯有神,“要不然,我在霍姆生殖医疗中心得到的那股白光为什么一进入我的‘起源之海’,就直奔代表小冲的那道裂缝而去,仇敌一样纠缠在一起,交融不散?”
龙悦红下意识想否决这个恐怖的可能:
“你都说了仇敌一样。”
“不同人格之间是仇人很常见啊!”商见曜理直气壮。
这哪里常见了?龙悦红在心里抗争了一句。
“而且,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还有杜少冲。”商见曜补充道。
蒋白棉微微点头:
“是有一定的可能。
“也有证实的方向。”
“什么方向?”商见曜兴奋问道。
蒋白棉左右看了一眼:
“如果能确定沼泽1号废墟是大江市,那答案就不言而喻。”
沼泽1号废墟是“旧调小组”碰到小冲的那座遗迹。
“回头可以找公司要搜集到的资料。”白晨提议。
说话间,他们已上了吉普,各坐各位。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一声鸟鸣,看到一只飞鸟从不远处而来,进入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盘旋了几圈后,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景象。
——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从外面看,死寂得像是没任何生灵。
商见曜自语了起来:
“我们的电话吵醒了‘庄生’,‘庄生’醒了,梦境自然就消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