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
虽然众人的心中先是有些恐慌,但很快便就将其放下了g。因为,他们现在也已然是有着时间去做准备的。
早些知道,那也同样是有着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至于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面临战乱的来临,仓促之下更是难以应战。
一切都还是有着回转的机会和可能性!
将一切商议妥当之后,萧扬便就让众人退去,去着手做自己的事情,将整个世界的修士都一同动员起来,严阵以待即将到来的战乱。
众人离去之后,季飞则是留了下来,他坐在萧扬的前面,嘴角下也含着淡淡的笑意。
“城主,你今日为何会将心中的忧虑放下?”季飞笑着问道。
如今萧扬也已经完全接纳了他,这反倒是让季飞的心中有些疑惑了。
季飞的心里面还是较为敏感的,虽然当初萧扬对他也依旧是委以重任,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以客相待的意思。但是如今,却没有了这般的感觉。这一点,也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难不成是因为万兽界即将侵略的缘故,所以让萧扬不得不放下成见?这一点,在季飞看来,可能性是非常小的。萧扬是什么人物?是为了能够达成盟约的前置条件逆天而行,成为第十位武皇的存在!
有时候他所决定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发生更改呢?
所以,如果这其中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他是不相信的。
“今日离开神界之时,洛前辈找我聊了几句,说了一下你的秉性。”萧扬淡然道。
对于季飞,现在萧扬也愿意坦诚相待。既然他是真心到此,如果自己再继续装模作样下去,那就当真是有些下作了。
季飞闻言,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神情也不禁是变得凝重了许多。
“老祖向来知我心意,是我有愧与他。”季飞叹息了一声,话语之间,更是多有无可奈何之感。
世事弄人,可谓如此,阳雪界对他有着诸多栽培,但如今他却因为萧扬的再生之恩,不得不前来报答,因此而背弃自己的世界。
这也成为了季飞心中的一个结,虽然平日里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但是内心之中,却是难以说服自己。
季飞便是这样的一个人,心中有着无数的纠结,所以他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做自己最快萌生出来的选择。这样,他就不必在犹豫,再受煎熬。
这样的做法的确让他变得果断了,但是那也只是表现出来如此罢了。但是在他的心中,却也依旧是一团乱麻,他很难说服自己。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再瞻前顾后了。那样的做法,也只会让你左右为难,甚至心境都出现了裂痕。能够从神墓之中走出来,再生为人,那就已然不容易了。如果你再如同之前那般,恐怕以后就难以再前进半步了。”萧扬的语气,在这一刻也变得凝重了许多。
季飞的心态早就出现了问题,萧扬自然早就看了出来。所以,他才会觉得季飞是有些身不由己的加入流云界,才会对其有些防备。
但是在神界之中,和洛枳说了一些话语之后,他也将这些看开了。
阳雪界不给季飞压力,那么自己又何必再继续给呢?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季飞心中的那一道裂痕,恐怕也会越来越大,甚至到了最后成为一道天堑,让其再难向前半步呢?
而现在将其纠正过来,那还是为时未晚的。
“多谢共主能给此机会。”季飞笑道。
不再被人所防备着,季飞心中的那些忧郁之气,也算是消散了大半,顿时整个人都不禁感觉有着一种神清气爽之感。
“这世界并非是非黑即白的存在。更何况,我们是人,是灵活的、多变的。就算你加入流云界又如何?难道就非得背弃自己的世界?还是说,你加入流云界之后,就和自己原本的世界老死不相往来了?报答恩情,一直以来都并非不能同时进行。”萧扬坦然道。
房中十分的寂静,似乎就连呼吸声都能听清楚。
季飞坐在那儿,仿佛陷入了沉思一般。
一时间,诸多的思量在他的脑海之中炸裂开来。无数的想法,更是不断的出现。
“说个最简单的,你看三千世界,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够看到日出月明。但是,我们又什么时候靠近过呢?阴阳相协,故成大道。”萧扬继续说道。
听了此话之后,顿时季飞整个人的感受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当然,更多的则是他的看法,也已然是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自己的优柔寡断是软肋,到了后面出的法子来解决,那更是武断之作!
但是很多事情,都是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来解释的。
而自己现在的情况,就宛如钻牛角尖一般,难以自拔。
只有能够退一步,便就能够看到更多的风景,让一切都变得更加明了。
但是,他却并没有那么做。
在感受到季飞的身体里面有着力量溢出之时,萧扬的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来。他的心结,终究是能够解开了。
只要能够解开心结,那么他前面的障碍自然就会消除,一马平川!
忽然间,季飞俯首下拜!
“轰!”季飞的膝盖还未着地,便就已经被萧扬踹了一脚,身体砸在墙上。
这一脚,是用了巧劲儿的,故此墙壁才没有直接碎裂开来。
“既然已经明白,何苦再做这些?还是说,不把我萧扬当做朋友?”萧扬呵斥道。
季飞连忙爬了起来,双手抱拳,行礼道:“多谢恩人再度出言点播,让愚人能够开化,知晓天际、破除孽障。”
如今季飞已经将一切都看清楚了,心结自然也就消散,甚至还看到了更多。
“既然已经有所感悟,何必再继续浪费这大好机缘?大战在即,还不抓紧时间?”萧扬呵斥道。
“是!”
季飞果断而答,有着说不尽的洒脱,扭捏姿态,也是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