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文行天看看表,时间已经在不经意间走到了十点钟了。
左小多还在吸收,不断将一块又一块的上品星魂玉,吸成粉末……
文行天哼了哼,歪头斜眼,我倒要看看,你能吸收多少。
终于……
凌晨两点的时候,左小多吸收完毕。
丹田再呈爆满之态!
而这会的文行天已经是满头黑线。
我了个去,左小多,你这丹田,到底多大?
这么多的上品星魂玉被你吸收了一大堆的粉末,将我的脚都给盖住了!
这样的丹田若是不能压缩,根本就是天人共愤好么?!
“差不多了?”文行天道。
“好了。”
左小多盘膝坐定,感觉着丹田内的灵气躁动,道:“多少,还差一些,现在只是翻滚翻腾,还没有到那种山洪暴发,大海飓风的地步……”
“你小子别的还有待商榷,这吹牛可真是独一份的。”文行天嗤之以鼻。
就你一个区区先天的小小丹田,居然也敢整这些词儿!
山洪暴发,大海飓风……呵呵呵呵……我信!但是这是你吹牛吹的吧!
hetui!
“开始?”
文行天问道。
“要不再来一块?”左小多感觉着丹田,道:“估计最后一块用不完就能全满。”
说着再次拿出来两块握住。
文行天翻着白眼,你不是说一块用不完就足够了么?怎么还拿出来两块?
显摆你身家丰厚,比老子还有货?
是的,刚才文行天提出给左小多一块上品,语出至诚,毕竟在他看来,一块上品星魂石,顷刻之间就能够让左小多丹田饱满,但现实是……要这么多?!
在文行天注视之下,左小多手上的那两块上品星魂玉,迅速的分解,褪色,外层粉末……层层递进……
“这次真好了!”
“文老师,咱们进灭空塔?压缩过程是真的太疼了,我叫的很大声,在外面影响不好吧!有点丢人……”左小多道。
“不用,就在外面。”文行天哼了一声,就此定论。
你小子装什么装,凭你小子不过第一次压缩修为真元,能有什么疼的?更何况还有我在旁护法!
肯定是你小子怕疼,些许痛楚就坚持不住了,才无法持续挺进荆棘路!
你居然还怕丢人?
这次就让你丢个大的!
“那好吧。”
左小多脸色一苦,心中告诉自己:“不能叫!不能叫!千万不能叫!一叫就丢脸了!”
“开始吧。”
文行天淡淡道:“压缩不动的时候叫我。”
“知道了。”
左小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边运行冰心玉壶心法,一边开始压缩。
最开始的阶段一如之前,没有什么难度,可是这第三轮的压抑,从刚刚将满盈真元,压缩过半的瞬间,刺骨的疼痛骤然袭来,左小多整个人即时打了个哆嗦,但总算早有心理准备,生生的忍住了!
我强忍着,我不出声,这个时候就出声叫唤,实在是太丢人了,怎么着也得再等会,文老师可就在身边呢……
一点点的持续往下压,这个过程隐隐还有点轻车熟路的感觉,可是再过片刻全身经脉,全部都开始疼痛了。
而且还是越来越痛,不是递增,而是倍数的增长……
终于,到了接近三分之一的时候,左小多终于忍不住开始哼唧起来了。
强行忍着,但还是哼唧,
哼唧,
哼哼唧唧,
嗯啊的,
声音不断。
而文行天的脸上登时露出来不满之色,按照时间推算,一般人压缩真元过程的当前时间点,也就是压缩了十分之一……左小多居然已经开始哼唧。
看来这小子其他什么都好,就是毅力一般般啊,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天才!
一个毅力不足的修行者,前行之路堪忧啊!
真元压缩再度来到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左小多只感觉五内俱焚,浑身爆炸的疼痛,连大脑也好似有万千烧红了的钢针,恶狠狠的扎了进来,登时再也忍受不住。
“嗷嗷嗷嗷嗷……”
这一嗓子出口之余,左小多浑身上下汗出如浆,两眼怒凸,嘶吼声再也停不下来,就像是在接受酷刑,借助嘶吼削减身体所承受的痛楚。
那声音大得惊人,顿时令到方圆几百里地界陷入狼嚎刺耳的氛围。
“嗷啊哦哦啊哦奥哦……”
抑扬顿挫穿云裂空。
文行天面容扭曲,抖手就是一个隔音屏障。
这孽畜,至于叫得这么用力么!
有那叫唤的力气,不知道用在压缩真元上吗?
等你压缩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外面是听不到了,可是左近的文行天却仍旧是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如同魔音灌脑,袅袅不绝,尖锐刺耳,凄惨至极!
文行天一脸无语,元功运转,两个耳朵啪的一下子贴住了耳洞。
死死地贴住,最大限度的阻隔魔音。
可是丢死人了。
第一次压缩就叫得这么惊天动地,而且还压不下去,以后要怎么办?
文行天心下惆怅良多。
还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你也是见过风浪的人了,怎么就连这么点痛苦都忍不了呢?
可是左小多的声音越来越见凄厉,越来越是濒死嚎叫一般……
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
左小多一身大汗淋漓,脸色惨白如同死人一般,头发上汗水哗哗的往下流,终于有气无力的说道:“不行了,我就只能压到这个程度了,再也压不下去了,一次也不行了。”
文行天伸出手,淡淡道:“那你别动了,只需要保持现在压制的水平就好,之后我会帮你再进一步的压下去!还有要尽量的忍住,之后会更疼。”
左小多死死的咬着牙,道:“明白。”
文行天闭上眼睛,发散神识,潮水般的沛然元气,自从指间冲出,直如水银泻地,源源涌入左小多的经脉。
可是让文行天意外的是,左小多经脉之中,空空荡荡,并不见半点的灵气残留。
“这经脉把控做得还是很到位的。”文行天心下略略生出几分满意。
他敏锐地感受到左小多经脉的宽敞,顺畅,柔韧,文行天越来越是感觉,这个学生,必须要严厉的教训,严厉的教学,这样好的条件,居然无法压制。
明明就是毅力不足,一点点的痛楚都无法忍受,就是挨揍挨得少了……哼!
全都借口!
我让你怕疼……
从此以后一天打你十八遍。
由于是要帮助左小多压制,所以文行天所策动的自身元气输入固然源源不绝,但流速很慢,直到到自己的元气完全充满左小多的经脉,没有任何的缝隙的时候……
再将绵密浑厚的真元气进入丹田,然后再将真气化作铁塔,往下镇压。
文老师的打算就是,一次性,将他的丹田压制到三分之一的程度!
如此元气缓慢前进,绕体一周天,渐渐逼临丹田之外,文行天停了停,尽可能让自己的元气进入的多一些,确保万无一失……
不得不说,文行天对于自身真元气的掌控度当真是高得可怕,熟极而流如臂使指都不足以形容。
要知他的真气正自外放流溢于另一人的经脉之中,而对方的肉身经脉承受度不过先天,以文行天的真实修为级数,随便一个吐息失误,就能令左小多爆体身亡,化为齑粉!
事实上,这也是九成九的高位修者不敢相助低位修者压抑真元的另一项主因,一旦有任何一点操控失误,那就是直接将人弄死!
文行天确认自身真气充盈满溢左小多周身经络,再无遗漏,然后……
陡然冲入其丹田之内,就要毕其功于一役!
可是——
嗯……
这丹田的状况不对劲,怎么看起来空空荡荡的?!
左小多那边浑然没有半点动静,显然是将自己整个人都交给了文老师,任君如何处置。
爱咋咋地吧,就这一百多斤。
文行天不敢怠慢,继续控制着元气一路往下,早在下落过程中,化为了一个巨大平面。可是丹田已过其半,还是没有那种预料中的阻碍感。
“这小子的自我完成度超过半数了?这成绩已经跟普通踏足荆棘路的修者相当了,倒也不枉他的那番大叫大嚷,不错不错。”
文行天心下稍有欣慰。
然而欣慰是一回事,还得继续啊……
再过片刻,属于文行天的真元气已经蔓延过丹田三分之二的区域了……
以修者的认知,至少是文行天的认知,这就已经到极致了,怎么还是空荡荡的没感觉?
左小多本身的真元气呢?!
文行天惊诧莫名,难道这小子将自身真元气压抑超过了三分之一的级数?
那怎么还说没成功呢?看他说话神情,根本不像说谎啊……
有心一探究竟的文行天催动真元继续往下压……
现在的压缩级数,已经超出了天才武者的极限压制,怎么还是没有到?还是没感觉?
文行天若是此刻睁开眼睛的话,必然可以看到两眼中有两个字,左眼是大写的‘懵’,右眼是大写的‘逼’。
怎么回事?
超出极限了还没感觉?
这么宽大的丹田……怎么会到了四分之一……不,最后只剩五分之一了,还没有那种阻滞抵触的感觉?
继续……
再继续……
终于感觉到了!终于碰触到了……
咦?
咦?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