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bvd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四十五章:陳媛的背叛閲讀-hrh64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南宫冥淡淡的转头看向他:“没办法,金武就是愿意让我吃他的软饭,你有意见也只能憋着。”
洛轻舞实在不想他们俩再继续矛盾下去,于是转移话题问:“对了,我那个朋友呢?”
南宫冥在床边坐下:“现在她正在休息,应该等一下就会过来。”
其实洛轻舞也觉得世界挺奇妙的,自己这当初送出来的人,没想到去成了云国的皇后。
随后想起抓回来的白衣男子:“对了,那个抓回来的人有没有审问可有有用的价值?”
赵无言摇摇头:“这男子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交代。”
其实他没有说的是,这个人现在已经快被南宫冥弄死了。
就是因为这个人,所以导致洛轻舞的胎像不稳,现在南宫冥没有审问,就已经把那个人打得奄奄一息。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南宫冥淡淡的开口:“进来。”
站在门外的成员微愣一瞬,随后推开门,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想过来看看轻舞。”
哪怕这么多年了,陈媛面对南宫冥的时候总是觉得有一些压迫感。
看到陈媛的时候,洛轻舞有些诧异这么多年,这小姑娘倒是出落的越发水灵了。
如今换了一套衣服,看起来气质更好的倒是有一点邻家女孩的感觉。
想来像云国叶炫然那样的人,应该是喜欢这样款式的,伸手招了招:“快过来坐。”
南宫冥和赵无言就默默的坐在一旁,不打扰洛轻舞叙旧。
等到成员这边离开后,南宫冥才问道:“你救她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这句话倒是问的,洛轻舞有些云里雾里的。
按理说回来的情况应该安慰他们都说清楚了,南宫冥既然这样问肯定有他的道理。
一瞬间心就跟着提了起来:“可是她有什么问题?”
赵无言笑着道:“不要轻信于人,尤其是这么多年不见的人。”
“ 本来在审问那男子的时候已经快要成功了,可你这个朋友突然间就要过去看看。”
“等到她到达那里的时候没多久,白衣男子就死了。”
“而且我们那么多的人守在那里,他居然能够走到审问室去,恐怕没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无言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
南宫冥泽抚了抚洛轻舞的刘海:“好了,这些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接下来的每一天陈媛都会来看洛轻舞,同时在他这边询问关于人蛊的事情。
不过都是旁敲侧击,若是洛轻舞没有听南宫冥他们那样说的话,恐怕还真察觉不出来什么。
只是现在不知道陈媛究竟留下是为了什么,所以洛轻舞一直也未曾挑拨。
直到三天后南宫冥走进来,对着洛轻舞点点头。
看着南宫冥点头,洛轻舞的心也止不住的往下沉。
塔羅末日姐妹檔
曾经多么单纯善良的姑娘,如今怎么就与这人蛊的事情联系到一起了呢?
南宫冥走过来给了洛轻舞一个抹头杀:“好了,这些事情就不要多想了,我们先一起去看看吧。”
“嗯。”随后洛轻舞跟着南宫冥一起出了洛氏集团。
一直到了清河镇外,向着山上而去,等到了一个地方的时候,就看到影子隐杀等人埋伏在那里。
尹莎上前拱手,小声的道:“我们已经在这里等待许久了,但是始终只有那位姑娘在,却不见接头的人。”
洛轻舞点点头,随后走过去,站在石头后悄悄往前看,就见身穿一身淡青色纱衣的成员站在那树林中。
那脸上还戴着面纱,哪怕是如此多情我也能一眼认出她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斗篷的人出现在这树林之中。
距离距离成员还有一段路,却突然眼神看向洛轻姆们的方向,随后转身几个跳跃就离开了原地。
南宫冥和赵无言率先就追了出去,察觉到不对的陈媛,回头就看到了洛轻舞站在自己的不远处。
一时直接眼睛瞪大,有些不可置信,手也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摆。
面纱下的嘴唇紧咬,脸上有一些羞愧的神色。
洛轻舞缓缓朝她一步一步走过去,边上的隐杀着急的挡住。
“王妃不要离得太近。”
“没关系,你们先离开一下,我和她有话要说。”洛轻舞挥手失忆,这些暗卫离开一段距离。
以上看了看见洛轻舞神色坚定,没办法只能带着人往后撤退,但也不敢离得太远,只是站在远处注视着洛轻舞这边。
洛轻舞走进后看着陈媛淡淡的问:“为何要跟这些人扯上关系?”
陈媛没有说只是愧疚道:“对不起!”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只是我很好奇,为何曾经那么善良,你的你如今会和这样的恶魔走到一起,你应该知道那些人蛊炼制出来有多么的残忍。”
“许多年不见了,我没想到你会跟这些人同流合污,我没想到一个人可以有这么大的转变。”
伸手将脸上的面纱取下来,陈媛一脸苦涩。
可是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为什么,洛轻舞也明白,现在恐怕问她什么也不会说。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冷声对边上的隐杀等人吩咐。
“带回去吧。”
“是!王妃。”
陈媛就那么呆呆的被隐杀等人压下去,只是他的眼睛一直含着眼泪盯着洛轻舞的方向。
里面包含的情绪实在太多,洛轻舞无法分别真假。
直到不多时南宫冥和赵无言回来了,两人脸色都十分的凝重。
见他们这样洛轻舞也就知道这一次行动又失败了,又让那个人给逃了。
南宫冥上前挽着洛轻舞的腰,轻柔的道:“我们先回去吧。”
“好。”洛轻舞顺从的跟着南宫冥离开了。
身后的赵无言将自己的双手放在后脑勺,悠哉悠哉的跟着会一起走了。
等到回到洛氏集团的时候,洛轻舞坐下后突然道:“现在博庭在做什么?”
“如今他朝政上挺忙的,现在这时间应该是刚下早朝没多久。”
听南宫冥这么说,洛轻舞将手机拿出来:“既然已经下早朝了,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深深的看了一眼洛轻舞,南宫冥没在说什么。
电话拨通后那边传来南宫博庭声音传来:“娘亲,你身体好点没有?”
月牙河 霍悛
洛轻舞心中温暖:“嗯,我身体没事,你那边忙不忙?”
“还好不是很忙,娘亲打我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嘿,你这臭小子,打你电话当然是想你了,你娘亲一定要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吗?”
南宫冥在一旁笑着只听电话,那一端传来,南宫博庭不是很满意的声音。
“有爹爹在你身边,你能想起我,还真是难得呢!”
“你个臭小子找揍是不是?再说了,当初不是你要我把你爹爹哄回来的吗?”
“现在你怎么反而还吃起醋来了?”
“我是让你把他哄来做爹,可是我也没有让你一直陪着他不理我呀。”
“再说了,要知道他本来就是我皇叔,那都不用哄了。”
“现在好了,娘亲一心向着爹,结果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京城里面忙碌。”
洛轻舞听得嘴角抽搐了几下:“好娘听,错了行不行?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嘴巴越来越厉害了?”
“那还不是跟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跳大神。”
洛轻舞又气又好笑:“你个臭小子最近皮痒了是不是?居然还敢说你娘亲是巫婆?”
“娘亲我可没有这么说,这是你自己往这里占位置的哦。”
洛轻舞很无奈,儿子长大了这个嘴是越来越厉害了。
“对了,最近你母后有没有给你炖好吃的啊?”
拿着电话的南宫博庭愣了一下,随后如实回答。
私房情缘 怡惜轩
“最近母妃忙着说想要在寺院里面祈福,所以一直都不在宫内。”
南宫博庭说完话,后洛轻舞和南宫冥对视一眼。
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那你可有派人去保护他,你母后又不会武功,这要是给歹人可乘之机该如何是好?”
“已经派了,只是母后说这京城太平的很也没多远,所以就不让人跟着,派出去还给我叫回来了。”
“所幸这寺庙离京城也不远,母后自己也带一些人保护,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你母后可有说要去多久?”
廢柴大小姐:魔妃難馴
“没有,我想来再过几天应该就回来了吧,娘亲,你怎么老是一直在问我母后啊?”
南宫博庭一直都很敏锐,今天的洛轻舞话题一直围绕着自己的母后,那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然而洛轻舞却笑了:“这不是娘亲不在,希望你母后能多照顾你一点嘛,多打听两句,你家伙咋还急了呢?”
“你莫不是有了亲娘就不要我这个娘亲了吧?”
南宫博庭向天翻了个白眼。转头看着自家舅舅在那里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忍不住叹息,一口气。
如今的娘亲怀孕了,怎么脾气越发的古怪了?
“娘亲,你那个若是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我这边先去忙了哈。”
这要是再不挂,等一下梁青不知道要给自己安上一个什么样的大逆不道罪名呢,真是怀孕了,越发的难以掌控了。
难怪说怀孕的人脾气都阴晴不定,看来以后在娘亲生宝宝之前,自己都要躲远一些才行。
洛轻舞这边看着被挂掉的电话满头黑线:“唉,真是长大了,孩子不由娘啊。”
一旁的赵无言听的笑出了声:“你这打听事情就打听事情,非要说人家大逆不道了,你觉得博庭不挂电话,难道还要等你给她带上一顶罪名的帽子?”
“你儿子是那种任由你安上罪名不闪躲的人?”
洛轻舞瘪瘪嘴:“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啊,谁知道这小子这么认真,居然就挂我电话了。”
南宫冥扶着洛轻舞坐下:“站了那么久了,你也该坐一会儿了。”
“现在你可得多休息,这些事情你就少管吧。”
洛轻舞坐下后,却皱眉问道:“我可不可以去看看陈媛?”
“你先前不是已经问过了吗?他什么都不愿说,你再去也是自己徒增烦恼,这些事情就不要管了吧,你现在安心养胎。”
赵无言破天荒的比较配合南宫冥这句话开口道:“确实你这个孕妇一点都不乖,赶紧的将我的干女儿养得白白胖胖的生出来给我玩儿。”
“不然我一天太闲了,你可不能伤着我的干女儿。”
这赵无言左一句干女儿,右一句干女儿,又一句干女儿的洛轻舞,实在是忍不住了。
阴间到底是什么 奔放的程序员
“咋的,你成天说你的干女儿,难道我生个儿子就不是你干儿子了?”
“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这是重女轻男,怎么思想那么封建呢?”
一旁的赵无言笑着问:“不是重男轻女才封建吗?我这是跟着时尚好不好,女孩子可以打扮的特别漂亮,还可爱听话。”
庶若专宠 妖瑜
“你看看你家的博庭从小就鬼灵精怪的光让我吃亏,不是骗我银子,就是整蛊我。”
“都吃过那么多次,亏了你以为我傻还要一个干儿子,到时候岂不是要把我欺负的倾家荡产?”
想起赵无言当初被南宫博庭定在院子外面,被那罗璇给轻薄了的一幕。
洛轻舞想着那大红唇印在脸上的样子,就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看着他这模样越笑越厉害,南宫冥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轻轻替她安抚着后背。
生怕这个丫头笑着给自己笑抽过去,转过头,有些责怪的看着赵无言。
“自己有一些见不得人的黑历史,就不要惹得我娘子成天笑的前扑后仰的。”
“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晃荡。”
这么一说,赵无言直接就跳脚了:“你个死腹黑又想找茬是不是?”
“还说我,那明明就是你儿子干的好事,现在居然还在这里说我的黑历史,要换做别人我早就给他掐死了。”
能够明确勾唇一笑问道:“哦,怎么不见你将赵国的皇后给掐死呢?难道被乡下女子下药就是特别光荣的事情?”
赵无言被他一句话噎得差点内伤,谁知南宫冥并不打算放过他,又悠悠的来了一句。
“这长的骚包也就算了,居然还能被男人看上,你也是个人才。”
“噗……”赵无言觉得自己身重白点暴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