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穿越時代
小說推薦地球穿越時代
“快,挡住这些家伙,不要让他们毁掉祭坛。”
外域世界当中,无数强者正在抵挡周围的那些外来的强者。虽然法阵已经开启,将世界覆盖,可以说大部分既然已经没用了,可是作为主体操控阵法的祭坛却不一样。
如果这个祭坛被摧毁,那么法阵就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虽然不会直接崩溃,但是也会失控。接着只要将失控的法阵毁掉就可以了。
这也是他们围绕着这里战斗的最主要原因。而世界的力量,现在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因为随着本土世界力量的吸收,本土世界意志的压制减弱,这些原本就非常高级的世界,渐渐的开始恢复了自己的本能,恢复了自己的朦胧的意识。
虽然世界还没有变成真实的世界,也没有形成自己的世界意志,但是本能让他们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好的,他们需要继续吸收那股力量。
至于本土世界会怎么样,完全不在这些世界本能的考虑之下。
每一个世界都是这样,以进化自身作为终极目标,一切都可以付出。
当这些本能觉醒了之后,那些来找自己麻烦阻止自己进化的强者,就成为了他们的敌人。这些朦胧的本能或许能加强己方的力量,但是稍微压制一下敌人还是可以的。
这样一来,对方的实力就在不断的减弱当中。
也有一些世界,因为来的人实力太强,或者是突进速度太快,最终根本无法挡住。
其中一个八阶的世界,开战仅仅不到十分钟,就被人推进到了最中心,接着法阵被摧毁。世界本能的意识开始发狂,因为他感觉自的进化被打断了。
这个时候,杜幽的一个分身开口说道:“法阵已经没用了,启动最后的计划吧,不能让这个世界被控制。”其他人听到这话纷纷点头同意。
接着,大家将法阵旁边的另外一个被动法阵打开,一股力量快速朝着世界周围蔓延而去。
一开始只是知道他们是自己人的世界本能,还以为这些人依旧会帮助自己呢,结果直接一股力量加持,放开了所有的排斥,任由这股力量将自己笼罩。
可是下一刻,世界本能就发现不对了,因为这股力量根本就不是用来帮助自己的,而是沟通了已经失控的法阵,直接将整个世界锁定了起来。接着,庞大的力量开始撕扯整个世界,世界本能开始反抗,但是此时已经无济于事了。
“只要将这个世界摧毁,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被本土世界重新控制了,而且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些家伙,也都会葬送在这个地方。”
作为杜幽的分身,他们根本就不怕死,只要能拉着更多的敌人一起去死,那就是赚到。
而那些被世界意志制造出来的家伙,更是连思维都没有,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现在只是本能的攻击而已。没有了法阵作为目标,他们就攻击这些分身。
周围发生的一切,丝毫不再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直到整个世界渐渐碎裂,虚空风暴将他们卷入其中。狂暴的力量撕扯之下,这些人的灵魂直接粉碎。
就算是世界意志完好的状态,想要凭借一点本源将这些死去的强者复活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现在他们除了一点本源,已经什么都剩不下了。
原本死去之后,他们的神魂会被世界意志重新收回。
可是现在世界意志自身难保,根本没有力量将其抽回来,加上周围都是混乱的虚空风暴,就算达到了八阶,自身的神魂依旧没有办法抵抗,还是会被撕成粉碎。
当然了,连带着杜幽的分身也一起葬送了。
这种事情可不是只有一个地方在发生,实际上很多地方同时都发生了这种事情。虚空中一个个的世界爆炸粉碎,将周围弄一片混乱。
尤其是比较弱小的世界,因为数量多,而且世界本身脆弱,有些时候不用开启杜幽的后手,他们自己的战斗波动就能将整个世界粉碎掉。
世界一个个爆炸,本世界周围的虚空更加混乱了,那种狂暴的气息,不断的往外扩散。时间长了,恐怕远处虚空中的强者们都会发现这里的变化。
但是杜幽不担心,因为他需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同样的,每一个外域世界的爆炸,都会让世界意志损失一部分力量,而且还会受损。
这些世界虽然都在造反,可是在独立出去之前,毕竟还是世界意志的一部分,属于这个世界本身。所以每一个世界的死亡,都相当于是在本土世界身上割掉了一块肉。
这种情况多了,世界意志的力量开始变得更加虚弱。
此时此刻,杜幽已经和世界意志不知道对碰了多少次。杜幽再次停下来,擦掉嘴角的一缕鲜血。虽然自己的力量已经渐渐占据上风,但是世界意志依旧不是简单就能对付的。
最关键的是,杜幽自己的底蕴和一个十阶的世界完全不能相比,自己受伤了,这是被对方强行震成这样的。看看周围,情况就比自己这边好的多了。
杜幽的大量召唤物都在旁边帮助两姐妹战斗,这些召唤物可都是实力非常强大的。除了气泡和小紫同样达到九阶巅峰之外,其他的召唤兽现在也是九阶后期的实力。
在自己的加持之下,这些召唤兽能够勉强发挥出接近九阶巅峰的实力。当周围的那些强者渐渐失去世界力量加持之后,他们终于开始扭转战局。
现在,已经有不少强者死亡,战局已经开始倒向了自己这边。
而自己战斗的这一片区域,大海已经彻底狂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个庞大的旋涡,无比狂暴。海底更是不知道被加深了多少,以后这个地方恐怕很少有人能够靠近了。
杜幽喘息了一下,给自己一个恢复技能:“你的末日到了。”杜幽对着世界意志说道。
世界意志更加狂暴,仿佛一个受伤的野兽,现在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