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雙胞胎老婆
小說推薦我和雙胞胎老婆
苏队却是忽然想到刚刚苏伟峰的奇怪举动,不禁面上一变。
“苏先生,难道刚刚又有人窥视我们?”苏队急忙说道。
“是的,刚刚又有了那种感觉。”苏伟峰面色阴沉的道,他不禁感叹苏队这个老刑警真的很厉害,连冯宝儿都没有发现被窥视,他却发现了,这是多么强的感知能力。
冯宝儿一下跳了起来,来到床前,把真气运用到眼睛上,这也是她自己揣摩出来的诀窍,可以有效的提升目力,她主要是看向对面的大楼,看看有没有拿望远镜偷窥的,还没等她看到什么,苏伟峰忽然大叫了一声。
“快闪开……”苏伟峰大叫了一声,一个闪身来到冯宝儿身边,将她扑倒在墙边,同时离开了窗户的范围。
苏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也想往边上躲避,只听哗啦一声破窗声响起,两个人影撞破了窗户,撞进了房间之内,苏队刚好站在窗前,一下就被撞飞了出去,直到撞到房间的木门才停了下来,苏伟峰骨头断了好几根,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直接昏了过去。
“苏队。”葵姐惊呼道。
这时苏伟峰和冯宝儿也看清了这两个闯入者,一个正是肖战,只见肖战的右臂已经接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吊挂在脖子上,看向苏伟峰的眼光充满了杀意。
而另一个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穿黑色披风,头上的头发抹的铮明瓦亮,此时正在拍打着披风上面的碎玻璃和灰尘,木屑,他的披风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撞破窗户居然都没有任何损坏。
“肖战你还敢来?”苏伟峰带着冯宝儿来到苏队的身边给他检查伤势,怒视着肖战道。
肖战看到苏伟峰那杀气腾腾的眼神,顿时有些发慌,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躲到了这个披风男人的身后。
“我有什么不敢来,你不知道这是谁?”肖战梗着脖子说道。
“看来是找了帮手啊?这是谁?你爹吗?”冯宝儿冷笑着说道。
“小姑娘确实挺漂亮,只是牙尖嘴利不太好,等把你带回去得好好的训练训练。”披风男人阴沉的说道。
“你是谁?也敢打我的主意?是想死吗?”冯宝儿愤怒的说道,她非常的生气,要不是忌惮这个人,真恨不得上去暴打他一顿,还想把自己带走训练训练,把自己当什么了,当成狗了吗?
苏伟峰在一旁检查着苏队的伤势,苏队身体表面的伤并不严重,但一根肋骨断裂伤及了内脏,这个就严重了,苏伟峰二话不说,拿出几根银针就在苏队的胸前扎了下去,看的葵姐心惊肉跳的,这么扎针的没有事吗?那地方是心脏啊,还有那地方是胃….
苏伟峰用真气和银针在为苏队矫正断骨,并修复内脏的伤势,他全力施展,头上很快就见了汗,他知道苏队现在不能拖,不然就有生命危险了。
肖战和那个披风男人也没有去阻止苏伟峰,肖战是不敢,他是仗着披风男人才敢来到这里的,不然早就跑了。这个披风男人是肖家的长辈,这次是意外遇到的,看到肖战手臂都被斩断了,看到他这惨样,披风男人也怒了,这是在打肖家的脸啊。
披风男人立刻找地方帮肖战把手臂接上,然后就马不停蹄的带着肖战来找场子了,肖战刚做过手术,脸还是苍白的,但一听说披风男人要带自己去报仇,顿时就来了精神,也顾不得伤势,就找来了,他知道李军和李武落脚的地方,想来这里查查,没想到真发下了苏伟峰他们。
“这是我肖家精英中的精英,是肖家精英会的人,我的小叔,肖丰年,本来我的小叔都是在家族闭关苦修的,今天也是有事情临时出来的,这也是天意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肖战冷笑着说道。
“什么精英会?没听说过。”冯宝儿不屑的说道。
“你们这些人怎么会知道,精英会是我肖家的实力排行榜,是除了家主和长老之外的,精英会只有十个名额,每一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像我这种玄级大成的根本就没有机会进精英会。”肖战卖弄道。
“小战你才多大的年纪,现在还不到三十,就有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年轻一代的天才了,等过些年,肖家的精英会必定会有你的席位。”披风男人笑着说道,心中却是非常的得意的,这个精英会对于他来说就是莫大的荣耀。
“玄级大成都排不进前十?那最低的是什么级别?”冯宝儿疑惑的问道,她也是故意在拖延时间,现在苏伟峰正在用银针给苏队治伤,冯宝儿知道苏队一定伤的很重,必须更苏伟峰争取时间,她倒是不担心苏伟峰,她是担心苏队的伤势受到打扰。
披风男人肖丰年早就看到苏伟峰在那边给苏队扎着银针,他根本就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他知道那个一定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因为肖战已经说了那个男人的年纪和特征,一看就知道是谁,对于苏伟峰他根本就没当回事,就是再强也就是个小辈而已,自己随随便便一出手就能够解决了。
“能进入精英会的最少也是玄级巅峰了,而我的小叔更是在精英会中排行第五,现在是玄级巅峰,距离地级都只有一步之遥了,就是其他家族的家主见到我小叔也得客客气气的,同辈论交。”肖战得意的说道,好像是在说他自己一样。
肖丰年一脸的得意之色,对于肖战的吹捧很是受用。
“玄级巅峰很强吗?你不是说你是玄级大成吗?那比你也没强多少吧。”冯宝儿不以为意的说道。
肖丰年听了不高兴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实力,居然被这个女孩说的不过如此,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
“小姑娘懂什么,玄级大成和玄级巅峰看似一级,实际天壤之别,就是同是玄级顶峰,有些人能发挥出一般玄级巅峰的实力,有些人却能够发挥出近乎地级的实力,这里面的差距一样是千差万别。”肖丰年冷声说道。
“我小叔就是玄级巅峰中最强的那一列,你男朋友就算是达到了玄级巅峰,都不够我小叔一只手打的,这就是差距。”肖战大笑着说道,他已经估计到了,苏伟峰比自己强的多,很有可能就是玄级巅峰了,而且是偏向肉身的玄级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