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当然了,对于元弘、元化与元烈之间的对话,北海三雄等人也是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不过他们却是没有一丝的情绪变化。
“三位恩公能够稳住心神,这比什么都好!虽说那个神秘蒙面女人可能是来自梨花宫的强人,不过因为一些关系,相信她也不能够对段老下手!”
“那个,你们高层之间的事儿,我们三个还真是不知道!不过那些羯人,还有受困的强者,咱们还是不要救了,有些时候,变数越少越是上策!”说话间,其实此刻的北海三雄已然再度下定了决心。
到是此刻的蒙面女子有些情绪上的变化,不仅看向段部老者的眼神有些异样,就连整个人的气势也时不时的对着对方袭去。
“那个,我说,你是谁不重要,老夫也不想知道,但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那人猜对了,你真的是梨花宫的人,也应该知道,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
“内斗!想来,你们在多年前不知道杀害了我族多少人物!难道这些事,你都忘到脑后了吗!”
“你,你现在提这些有意义吗!别说咱们现在已然改善了关系,就算是原本的敌对关系,你难道希望咱们都死在这里!”
“你,你,罢了,就先对抗这个老东西吧!”虽然此刻的蒙面女子还想再多说几句,可最后还是压制住了心中的急躁情绪。
而站在几人正面的神秘老者则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感觉,不仅没有开口说话,反而是微闭着双眼,仿佛站在他眼前的四大强者只是普通人一般。
“那个,诸位,咱们是不是可以暂时的放开一切,毕竟现在强敌就在眼前,接下来的战斗才是正事儿!至于各自之间的恩怨,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如果连眼前这一关都过不去,还谈什么恩怨!”
“好好好,看来你这位大公子还是心中有数的!说吧,怎么办,是一起上,还是车轮战!”
“这位梨花宫的大人,你,你应该知道,他早就破入到了大境界之中!所以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咱们四人同时发力,而且要发全力,否则死的人定然是我们!”
“好!听你的!段家人,你的想法如何!”
“很简单,当然是一致对敌!敌不倒,吾不倒!”说话间,此刻的段部老者也是快速的释放着自己的强大战意。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双方各自准备完毕之时,大战也是一触即发。
一时间,各色剑气,无边的刀光已然将整个战局笼罩在一片灰暗的夜色之下。
若不是还有微弱的篝火之光,加之若干火把映照着,恐怕现在已然是不折不扣的暗夜之战。
而在战斗中,四大高手也是刀剑齐飞,战意暴涌。特别是那个新近加入进来的蒙面女子,虽然身形柔弱,可一把灵动的长剑宛如游龙飞凤一般缠绕着神秘的老者。
反观后者,虽然在场面上看起来处于下风,但那份镇定与自若也是表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说此人现在根本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老东西,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你竟然还在堪堪的抵抗,不拿出绝招儿!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你必死!”
“火云邪神是吧!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神啊!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身法速度快,阴招频出的小子而已!今夜若不是遇到了其他高手相助,老夫早就拿你的头当球踢了!”
“你,你这老东西,竟然如此言语!罢了,不过是一些激将法而已!本尊不会生气的,更不会为了这些所谓的言语而乱了心神!”知道对方是在用言语激怒自己,此刻的火云也是少有的冷静。
毕竟与高手对招,他怎么敢露出自己的破绽!就算是以四敌一的局面,火云也怕自己一个失误,成为对方的绝杀突破口。
就这样,一方面,伊剑子、绝神子与张万宇等人利用一种合击防御大阵在抵挡着无相兽的攻击,而在另一方面上,神秘强者也是以一敌四不落下风。
特别是随着战斗时间的一点点划过,稍稍的摸清一些招法的神秘老者竟然开始了反攻。
是时,但见其手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多了一柄不算太长的灵动之剑。那剑光所到之处,无所不破!
几乎是在几个回合内,火云与段部老者的兵器也是被削成两段,不能够再用。
“不好,这,这老家伙竟然把神兵利器都用上了!现在看来,说什么也不能够与他硬碰硬,否则咱们没有了兵器,还怎么对抗他!”
“这位公子说的有些道理!可这样的大战,想要兵器不碰兵器,根本不可能长久做到!难道,咱们四人竟然会输在兵器之上!”感受到情势的急转直下,包括火云在内的四大强者也是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这边,山崖之下的战斗依然在惨烈的进行着,而潜于高崖之上的刘霄云与白羽凡二人早就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毕竟这样的打斗场面,他们也是头一次遇到,而且那九大无相兽的疯狂攻击,也是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
“刘老哥,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仅火云邪神从山洞中杀出来,而且还在暗夜中飘来一个蒙面女子!看来今夜的复杂局面远远超过咱们的预判啊!”
“这,这到也是老夫的担心之处!当然了,这也是咱们的机会!以现下的情势来看,如果咱们现在下得高崖,相信没有人会理睬咱们!”
“刘老哥,真的决定了!要知道,咱们最多也就只有一次逃生的机会!”
“决定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若是他们分出了胜负,咱们两个逃出生天的机率就更小了!”
“这,这个,罢了,就是现在吧!若是再等,恐怕就会失去最好的机会!”说话间,其实此刻的刘霄云与白羽凡也是下定了决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二人心意已决之时,两道暗影也是缓缓的从山崖的顶部向着下面滑落。
之所以没有选择运用绳索之类的东东,就是因为他们不想自己一下来就被攻击。而利用身法下得山崖的好处就是可以最大限度的隐藏自己的行迹。
就这样,借着暗夜的掩护,停留在山崖顶部很长时间的刘、白二人也是快速的向着山崖之下飘去。而在山崖之下,两个不同位置上的战局还在惨烈进行着,虽然短时间内依然没有分出胜负,可谁都知道,最终的胜利者只能是一方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