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罗兴文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从田州穿过通海诏和黑山诏的莽莽大山,赶到南吴州法司报到,瞧他这副模样,似乎还真是自己赶来的,简直诚意十足。
晴姑有些诧异:“你就没找个金丹道友送你过来?”
罗兴文道:“下官是乘快马而来的,田州虽有金丹,但皆为一方宗主,哪里会专程送我一趟?”
晴姑道:“可你是一州法司参军啊!”
罗兴文惭愧道:“下官寒门出身,又非大宗修士,且异地为官,哪里指使得动周内大宗大派。”
人家既然辛辛苦苦赶到了,刘玄机只能收起心底里那些本就不靠谱的幻想,正常履职办公。
罗兴文呈上来的档册显示,田州有三家宗门、十家道馆,有牌票的只有一家,名铜鼓门,大概排在第七百名以后。这就显示出与江东州郡的差距了。
别说和拥有三十六家有牌票宗门的会稽郡比,就会稽郡单拿出一个山阴县来,田州也远远不如。
整个田州,修士数量一千二百余名,但只是在籍数,若论真实数,按罗兴文的说法,能有六百就不错,二分之一的修士常年在外“游学”。
这个数字确实少得可怜,完全无法和南吴州相比,仅及南吴州在籍修士的十分之一。如果再算上于南吴州逗留的修士,那就只有十五分之一、甚至三十分之一。
求功心切的尹书不关心田州修士是多了还是少了,那是顾长史考虑的问题,他只关心有没有立功的机会:“这十三家宗门道馆,谁是刺头?哪家难弄?堂堂法司参军,想找个送行的人都没有,怕是需要敲打敲打。”
罗兴文道:“本州只有三位金丹,都是一宗掌门,专为送我而下山,也不成样子。要说刺头,其实也没什么刺头,该纳的税,没少纳一文,说起来,还算是奉公守法的。只是法司有所求时,也不是每件事情都应承,但也正常。”
尹书大失所望,问堂上正在翻看账册的刘玄机:“刘参军,税是多少?”
刘玄机看罢,回道:“宗门一百贯、道馆七十贯,铜鼓门交一百捐一百,散修每年两贯,年收一千五百贯,罗参军,你们田州修士税赋很高啊。”
罗兴文道:“实属无奈,原本没那么高,但崇玄署三元宫收的是灵石,这两年灵石价格一直在涨,要换取六百灵石的定额,就只能越收越多。我们法司不敢贪墨,尽数交上去了。”
单拿田州来讲,崇玄署从之前的每年收六百,成了现在每年收五千。怀仙馆方面,以前灵石矿脉的巨额上缴则被减免,以田州名义上缴崇玄署五千。
而对田州的修士来说,如今交多少税,就要看怀仙馆的意思了,所以谈话到现在,罗兴文有点紧张了,盯着刘玄机,等他宣布税额。
刘玄机道:“怀仙馆的政策,以后不再强制征纳税赋,但要重新换发牌票,宗门不分大小,申请一张牌票每年二十贯。今后在两诏八州之地,实行修行证制度,想要认领修行证的修士,每张证书每年两贯。”
罗兴文思索片刻,确认道:“不再强制征纳?”
刘玄机道:“一切全凭自愿,想要牌票和修行证的,才需要缴纳,如果不想要,就相当于免税。”
罗兴文又问:“这个牌票和修行证,谁发?是崇玄署的么?”
刘玄机摇头:“怎么可能,今后崇玄署不会再发放牌票了,诰令说得很清楚,连上南吴州,两诏八州之地,所有修行事务,皆由怀仙馆处置,牌票和修行证自然是怀仙馆所发。”
这是全新的方式,意味着田州法司不必再将每年的主要精力,放在催收税赋上了。谁想要牌票和修行证,谁就交钱。
“如果,下官是说如果,所有宗门道馆都不申领牌票,所有修士都不办理修行证,怀仙馆会怎么处置?会勒令宗门解散吗?还是直接抓人?”罗兴文立刻问出关键问题。
刘玄机回答:“肯定不会,该怎样还是怎样。只不过,没有牌票的宗门,怀仙馆不承认其修行宗门身份,不允许参加南吴州灵石拍卖会,不在怀仙馆保护之列。没有修行证的修士,不允许进入南疆捕猎、采矿,其余诸项,也视同普通凡人。具体条款,将来会一项一项出台。”
“不允许参加南吴州灵石拍卖会?那黑山郡春秋典当行的灵石拍卖会呢?”
“怀仙馆会行文黑山诏,遵此办理。”刘玄机又笑了笑:“而且,将来春秋典当行的灵石拍卖会,会越来越少了。”
罗兴文又问:“如果去参加苏仙馆或者都峤派的灵石拍卖会呢?”
刘玄机挑了个大拇指,如果能从人家那里搞来灵石,怀仙馆只有为大伙儿高兴的份。”
让罗兴文消化片刻,刘玄机接着道:“今后田州法司向我南吴州法司禀告公务,一应事务受南吴州法司调派,罗参军能做到么?”
“下官遵令!”
“从今往后,怀仙馆和南吴州法司只认罗参军,朝廷再有其他任命,我们一律不认。我们也接到了政事堂的公文,各州郡法司一系的官吏,官府不再支应薪俸,罗参军今后的月俸由我南吴州法司发放。按照顾馆主的意思,今后的薪俸分为三部分,按照修为、职司和绩效分别测算,最后相加得出,我可以给罗参军一个底,每年不会少于一百二十块灵石,注意是灵石,将来罗参军就知道其间的差别了……”
“是。”
“田州法司现在有多少人?多少站班捕快?”
“不算下官有十四人,文吏两名,没有修行的普通站班八人,修士捕快四人。此外,田州下辖五县,各县县尉、法曹也属法司一系,五县有八十七人,其中县尉、法曹皆为修士。”
刘玄机等人都清楚了,田州法司一系总计一百零二人,其中修士十五人。
将田州情况了解清楚后,刘玄机至长史府书房,此时,顾佐正在和原道长商讨各州法司一系的薪俸问题。
ps:今天是芊寻道童五周岁生日,祝道童生日快乐快乐,茁壮成长,将来排山倒海,法力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