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白骨问的是初灵鬼王,回话的,自然也是初灵。
初灵开口回应后,还留下来的众人,只有陈清焰微微变色,没想到在安梓晴的脚下,居然还潜隐着一位神秘存在。
虞渊和罗睺,神情平静,显然都是知情者。
“好。”
白骨的声音有些飘忽。
这是因为,他在开口的那一霎,就穿透地面,深入到了地下。
一息间,他便和藏于安梓晴脚下的初灵鬼王,处于同一区域。
“我也要谈谈。”
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挽着花篮的罗睺,一缕彩色轻烟般,也逸入底下。
眨眼间,三位鬼王就从地表,深入到下方某个小天地。
虞渊眯着眼,发现不需要刻意观察,也能以阴神感知到地底四十米处,有三簇灵魂存在。
再往下,则是那条因白骨而成的阴间冥河。
只是,从那条阴间冥河内,他再也感应不到阴脉源头的意志。
“我能在恐绝之地,感应到白骨,罗睺和初灵的存在。初灵鬼王,在我从地底踏出的那一霎,我其实就知道他准确的位置。”
他忽然醒悟过来,他在恐绝之地进阶为阴神后,他的阴神,对鬼王魂灵的感知,异常的敏锐。
这种敏锐程度,不是因为他的地魂,进阶到阴神那么简单。
而是因为,他是在恐绝之地,将地魂给进阶为阴神!
突破的地点,原来那么重要。
“有些规则大道,就连阴脉源头也无法违背,或者说不能更改。”
一道灵光在他脑海闪过,让他一下子知道,即使阴脉源头质疑他的身份,断绝和他的灵魂连系,隔绝他和陨月禁地的交流,可因为他的阴神,是在这一方天地蜕变的,他还是具备某种神异。
譬如,以阴神的感知,嗅到鬼王的踪迹。
鬼王,若是刻意潜隐踪迹,除了同级别的鬼王,下面的幽鬼、天鬼和鬼灵,绝无可能有任何感应。
他能通过阴神,准确地知道三大鬼王的位置,动向,就是一种神异。
这般想着,他又尝试着将感知力铺展开来。
魂能意念如一张网,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方圆五十里内,一切鲜活魂灵,不论是人还是鬼物,都悄然映入他的感知识海。
他知道了“云游船”的离去轨迹,感应到了黄老魔,金骁烈,还有沈岩等人。
不过,曹嘉泽御动的那座巍峨宫殿,落入其中的阴神,则没有一点感觉。
这说明,那宫殿虚空飞逝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云游船”,也可能是沈岩需要等候陈清焰,所以让马简江,别太快让“云游船”离开。
“再看看。”
魂能意念继续往外扩展,他突然觉得明显吃力了,魂力的消耗骤然加剧。
“看来,方圆五十里范围,大概就是我目前感知的极限。我连初灵、白骨和罗睺都能找到,意味着我要是进入灰嬷的领地,也能寻到江杏雯,那八个鬼物,甚至是冥都。”
想到这儿,他又无奈地收回魂力感知。
找到,又如何?
拥有“魂渡河”的冥都,借助此奇绝魂器,可以瞬间跨空而去,还能送白袍,和八大鬼物一起走。
冥都这时候,只要不肯正面战斗,他找到也困不住。
一丝疲惫感,悄然浮上心头。
虞渊静下心,琢磨了一下,就知道他以魂力意念感应附近,耗去了一些魂能,而因为失去阴脉源头的垂青,他不能在瞬间,以无比精纯磅礴的阴气,让魂能迅速再生,所以才会有些精力不济。
“虞大哥,我弄好了。”
也在这时,扎着马尾辫,容貌绝美的少女,以星光冷幽的“寒螭剑”,挑起了一块冰魄寒晶。
在那块冰魄寒晶上,刻印着一行字:剑宗,星霜之剑一脉,杜冰海之墓。
和剑刃一般长,宽四指的那块冰魄寒晶,内部隐有点点星芒闪耀,不知是当年杜冰海参悟的剑意,还是他遗留的什么印记。
虞渊并不在意,点了点头,说道:“乖乖听话,去找那个沈岩。还有,恐绝之地最近不太平,有可能的话,你选下一次来这儿磨砺。”
陈清焰奇怪地望着他,“你这个说话的架势,怎么像我师傅?”
虞渊板着脸,“那就当我是你师傅,总之,拿了东西就块块离去。”
“我……”
陈清焰想说,你明明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可是和虞渊眼睛一对视,不知道怎么就心虚了,“好吧,我其实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可我答应过人家,不能在这儿和你太亲近,否则将会给我师傅带来麻烦。”
“去吧。”虞渊催促道。
“哦。”
少女的窈窕魂影,落在“寒螭剑”上,念念不舍地看了虞渊几眼。
在虞渊又一次挥手时,她才幽幽一叹,说:“虞大哥,你要好好的啊。”
咻!
“寒螭剑”骤然射向远方,看起来犹如一条摇头摆尾的蛟龙,透出的极寒气息,也和九幽寒渊如出一辙。
“那柄剑……”
安梓晴瞧出了一点苗头,又无法确信,轻声自语。
“虞渊,好奇怪,你对待陈丫头的表情,怎么老气横秋的?”辕莲瑶觉得好笑,她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担心虞渊是不是喜欢陈清焰,她留心观察了一番,发现虞渊看向陈清焰的眼睛,干干净净。
那眼神,居然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宠溺,令她很不解。
不解归不解,她担忧的心,却也因此放下了。
“三言两语说不清。”
虞渊沉吟了一下,将剩下的那块极大的冰魄寒晶抓住,直接丢向了煞魔鼎。
一缕心念,传递给鼎魂虞依依,“任由寒妃炼化!”
“如此大的一块万年冰魄寒晶,怎么不留着,好将来给你那未婚妻?”安梓晴扯了扯嘴角,阴阳怪气地说道:“那丫头,若是得了这么一块冰魄寒晶,应该可以凝炼出阳神体魄。说不定呢,你们就可以冰释前嫌,将一纸婚约变成事实。”
辕莲瑶嫣然一笑,“还真说不定呢。”
随着寒渊和黑杖被白骨斩杀,千劫不战而逃,众多鬼物魂灵消逝,两女沉重的心情,变得轻松许多。
不论安梓晴,还是辕莲瑶,对李玉蟾都没什么好感。
李玉蟾的一道阴神,被乾锵幽鬼撕裂,对虞渊是造成了一些影响,可她们却没。
呼!
被虞渊释放出来的煞魔鼎,出乎意料地,自行飞走。
“那大鼎?”安梓晴轻呼。
“它会在白骨领地附近,自己活动一番,聚涌一些合适的鬼物,炼化为煞魔。”虞渊暗中和虞依依沟通着,随口解释了一句。
鼎内小天地的煞魔,有很大的伤亡,好在恐绝之地最不缺鬼物魂灵。
现在的他,相信即使煞魔鼎不在手中,他也有自保之力。
何况,他如今在白骨领地,不需要那大鼎时时刻刻在身旁。
虞依依掌控着煞魔鼎,出没于附近的领地,吞没鬼物魂灵应该没问题,他也不担心会有不长眼的幽鬼,在这时候不知死活地,去对付煞魔鼎。
“我要寻一座阴山,尝试让阴神离体,琢磨一些东西。”虞渊看向两女,说道:“你们等待一下,下面那三位的交谈结束之后,你们再做别的决定。”
“我要和你一起。”辕莲瑶道。
“这次不行。”虞渊摇头拒绝。
“为什么?”
“我无法预料,我的阴神在恐绝之地,脱离身躯以后,将会发生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