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萧锐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反驳太上皇对萧炎的安慰之言,默许了萧炎对自己的“价值和作用”。
谁知,萧炎打草蛇上棍,对萧锐高傲道:“七哥,听到了吗?我可是绝世不出的人才,我若帮你,大夏一统神州指日可待,你还不求我?”
萧锐懒得理他,然后问向夏皇:“父皇,诸位娘娘可好?”
夏皇笑道:“都好,初来还有些不习惯,但住着住着就中意这里了,经常外出游玩、救济贫困的倭人,生活都很充实。”
“来的路上,儿臣听戚继光说了,还有不少武士心存异心,父皇和诸位娘娘出宫时,一定要带好护卫,安全第一。”萧锐嘱咐道。
夏皇点点头,“倭人的武士道精神是个问题,以后瀛州以儒家治州,两代下来,这里便被彻底同化,你也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危。倒是你,你乘船去安北十四州巡视,身边只带四个护卫,可要小心宵小!”
“陛下要去安北十四州?”萧泽和萧炎面露惊讶,齐声问道。
萧锐说道:“我在这里住上几日,便会乘船去安北诸州看看。大夏拓展了一倍疆域,身为皇帝应该巡视才对。”
“那你这次离京岂不是大半载?你刚刚登基就离京这么久,朝堂之上…也对,现在朝堂稳固,你现在离京,说不定还能引出潜在的危机呢。”萧泽应道,他本来还担心朝堂不稳,但转念一想,哪个新皇登基有自己这个七弟这么安稳,简直稳若泰山。
瞧瞧内阁、六部还有手握领兵权的将士,都是他的心腹,比一些做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皇位的皇帝还稳固,简直不敢相信。
说到这儿,聪明的萧泽突然料到一件事,问道:“七弟,你离京后,并未派人对八弟动手?”
萧锐点了点头。
夏皇也笑了,道:“引蛇出洞的确是好办法。”
只剩下一旁的萧炎纳闷了,问道:“景王勾结外敌刺杀七哥,为啥不派人抓他,引什么蛇?”
萧锐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脑袋转这么慢,还说能帮我一统神州,你要不要脸?”
“我会写小说啊!而且弟弟已经帮你了啊!”萧炎颇有一副我会写小说我骄傲的姿态。
萧锐不想理他。
萧景觊觎皇位,当他知道萧锐去了安北诸州,可能大半年都不会回京,那他会更加蠢蠢欲动,仿佛皇位已经空置,就摆在眼前了,现在不抢更待何时。
所以萧景会继续勾结外部势力,勾结朝廷命官,拉拢武将等等,东厂已经十二时辰监视他,连他的贴身小厮和护卫都策反成为东厂密探,所以萧景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都难逃东厂的掌控。
靠他钓出潜藏的毒瘤,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真能帮我抓几条大鱼,就当他带功赎罪了。”萧锐笑道。
萧泽也忍不住地笑了,同时心中感慨,这个八弟本来就蠢,还想抢皇位,这不是上吊荡秋千,荡着荡着就到了阴曹地府。
这时,萧炎问道:“七哥,你是微服私访去安北,不带兵马?”
“是啊,微服巡视速度快,而且能看到真实情况。你们不用担心,有两位超品高手,一位半步超品保护,没人能伤害得了我。”萧锐安慰道。
谁知,萧炎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为你的安全担心,我是在想微服私访多有意思啊,七哥,我陪你去吧!”
“不行!”萧锐立即反驳,“此事休提!”
看到萧锐态度坚决,萧炎嘟囔了一句,便没有继续胡闹。
三人聊了许久,随后萧锐三人去向诸位娘娘问安,然后一同用了家宴。
家宴很简单,也没有那么多礼仪规矩,众人有说有笑,非常温馨。
酒足饭饱之后,已经明月高悬,所以萧锐便回去休息了。
阿朱替萧锐沐浴,带一位夫人的好处此时便体现了出来,至于最后洗澡洗成什么情况,以后有机会详细分解。
接下来几天,萧锐几人陪着太上皇好好享受生活。
他们去爬瀛州最高的山,去海中垂钓,去狩猎,就如同度假一样,去享受生活。
一晃小半月,萧锐才向夏皇提出了离去的请求。
夏皇没有挽留他,身为大夏的皇帝当以国家大事为己任,所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等你一统神州,朕若还活着,便回大夏住一段时间!”
“八年之内,不,五年之内!”萧锐充满了信心。
夏皇笑道:“哈哈,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服用了肉佛,又服用了大还丹,再活十年应该没问题的。”
“儿臣知道了!”萧锐应道。
随后,戚继光亲自备船,萧锐几人收拾好行囊,夏皇、萧泽和萧炎送到江户城外,众人挥手惜别。
目送萧锐等人的背影消失在远方,夏皇和萧泽、萧炎才返回城内。
而萧锐等人赶到海边码头,随即乘船出发,目的地是安北十四州最东的位置,丹东。
本来是打算从天毒小国上岸,从天毒小国而过,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虽然天毒小国是大夏的附属国,但自从倭国被灭,天毒小国便人人自危,生怕会沦为倭国的下场。
虽然它们臣服于大夏,但心存异心是肯定的。而且据调查,齐皇死前,把自己的皇后、皇子送走了,最后怀疑就是送去了天毒。
所以萧锐还是不要冒险的话,虽然身边有高手,但也架不住千军万马。
此去丹东,耗时更长,大概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什么时候进入蒸汽时代,船只航行不再依赖风帆和人力,那就便捷了。
船上的生活是枯燥的,快到丹东的时候,也没等到倭贼来袭,让萧锐有些失望。
不过看着陆地越来越近,萧锐的失望心情立即变的喜悦。
人类依赖于土地生存,所以对土地有归属感。上了岸,踩着土地,心就立即踏实了。
戚继光不能和萧锐同行,他便拜别萧锐,准备启程回去。
萧锐却临时想到一个主意,对戚继光道:“回去的路上要途径天毒,你派些人去当使臣,威慑一下天毒的王。”
说着,萧锐让汪大直取出圣旨,是空白圣旨,不过加盖了玉玺,想写什么写什么。
随后由汪大直持笔,写了一封圣旨,旨意很彪悍,大骂天毒王心存异心,竟然敢收留齐国余孽,难道不怕大夏的怒火吗?责令天毒王搜捕齐国欲孽,并押送大夏京都。
萧锐并没有灭掉天毒国的打算,因为是弹丸之地,看不上眼,其次,天毒小国还有它的作用。但该敲打还是得敲打的,不然不长记性。
随后,戚继光领着圣旨离去。
而接下来的路程,就靠萧锐一人自己赶路了。
安北十四州,南部区域从东往西五州,分别是安州、锦州、承州、肃州、甘州。中部区域从东往西五州,分别是蓬州、奉州、阜州、峰州、化州。北部区域从东往西四州,分别是林州、齐州、辽州,元州。
齐国被灭后,齐国皇都的京师之地被命名为齐州,如今叶文道的都护府便在那里。至于岳飞、李存孝他们,则在齐州、辽州北方边关驻守,防备着元军。
萧锐几人现在所在的区域是安州,他们想要到达齐州,就得穿越三个州,考虑贾诩无法长途奔波,所以他们的速度不会太快,这一趟走下来,也得十几天。如果沿途耽搁,那时间就更不好算了。
本来就是看看安北诸州的情况,所以萧锐等人并不着急赶路,所走的路线自然也不局限于三州,其他地方也可以走走绕绕。
为了安全起见,萧锐和贾诩、李元芳已经带上了人皮面具,阿朱女扮男装,至于汪大直、盖子聂和燕青没来过齐国,能碰到认识的人的可能性较低,所以便没有伪装。
七人从丹东出发,沿着官道北上,沿路的三个府的治理情况,正好观察观察。
安州早在冠军侯驻扎奉天城的时候,便落入了大夏手中,这三年多来的治理,已经让这里的齐国百姓认可了自己是大夏子民的情况。
而且他们在第二年就种植了新作物,上年更是获得了一定的丰收,挽回了稻谷和小麦减产的损失。
萧锐几人路过的三府是丹阳府、凤阳府、平阳府,府城中百姓安康、安逸,知府是大夏派来的官员,副手是齐国旧臣,询问了一些百姓,对官员的口碑都不错,劝农耕桑、兴修水利、助学教化、兴商助农等等,都是按照户部下达的考核任务来做的,做不好的话,户部评级时很可能是落入下等。
七人在安州就呆了十天,而考察的结果让萧锐很满意。
朝廷的政令能到达地方,并且被执行,这比什么都重要,同时这也给了萧锐一个提醒,必须给都察院加担子,通过户部考察官员的政务,还得通过都察院给官员制造紧张情绪,让他么知道自己的头顶悬着国家律法的铡刀。
勤劳为民,还得保持清廉。
当然了,萧锐已经让户部给官员加薪了,现在大夏官员的薪资待遇,不逊色于前世宋朝水平,绝对是高薪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