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第一次横跨无尽之海,乘坐的是比较废旧的小空辇,从上方的迷雾区域横跨,无法窥见无尽之海上的全貌。
这次,陆州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很想看看,那头长达万丈的海兽,到底是什么玩意。
“陆离五命格的千界婆娑,便可以在海上执行任务。老夫已经四命格,还有道具卡傍身。不比陆离差。”
“也许可以在无尽之海中,找到所需的第五个命格兽。”
陆州骑乘帝江,顺着海平面闪电般划过。
一头又一头的海兽,在翻滚的巨浪中,不断上跳下窜。
甚至有长着翅膀的海兽,在海面上飞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跃入海中。
呜————
嘎嘎,嘎嘎嘎。
前方传来低沉的呜咽声,悠远而沉寂,仿佛来自万丈海底。
帝江不由得浑身一缩,速度减缓了不少。
“放慢速度,无需担心。”
帝江减缓了速度。
就像正常坐骑的速度一样,海下的阴影,不断地四散而逃。
哪怕是那些阴影,也是长达百丈的巨兽。
它们似乎都在疯狂逃命,无暇顾及上方的陆州。
“继续前进。”
嘎。
帝江扇动翅膀,向前掠去。那些逃跑的海兽,宛若列车旁的树木一样,一头一头往后掠去。
呜——————
海底再次传来低沉的呜咽声。
这时,他看到了海面突然向上凸起,就像是大地变形了似的,海水向上。
“向上。”
帝江闪电般向上飞去。
陆州俯瞰海面。
海水席卷天空,升腾而起。
陆州眼睛一睁,看到了令人难忘的一幕,这不是海水巨变,海啸爆发。而是那头长达万丈的巨兽,正在破开海水,浮出水面。
随着呜咽声越发地响亮,那黑影渐渐出现在视野里。
接着,哗啦——————
一头足以遮盖陆州所有视野的巨兽破开了水面。
而陆州只能看到巨兽的背面。
嘎。嘎嘎,嘎嘎……
帝江闪电般向前闪烁。
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这时,天空中出现了大量的海兽。
全都是被这万丈巨兽顶出海面的海兽。
无法飞行的海兽,落到了那万丈巨兽的背上。
能飞行的则是四散而逃。
动辄百丈,万丈的海兽之间……陆州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足以遮天蔽日的海兽,在空中疯狂乱舞。
穿梭于海兽之间……陆州和帝江,就相当于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穿行的苍蝇。
“兽灾……”陆州喃喃自语。
若是让这样的海兽降临人间……那人类,如何抵挡?
难道……黑莲真的是在保护红莲?
陆离曾说过,他出去执行黑塔的任务,要灭掉一头海兽之王。是为了阻止兽王进攻人类大陆?
修行本是逆天而行。
在无尽的苍茫宇宙之中,人类如同尘埃一样渺小。
陆州单掌一番。
强化致命一击出现在掌心里。
同样的提示再次传入耳中。
令陆州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什么海兽?
呜————
那万丈之长的海兽,腾空而起,海水漫天。
正好,帝江将要飞离这巨兽的范围,临近尾巴时,陆州默念天书神通,附着于眼中。回头一望。
咔。
咔咔……咔咔……
万丈的海兽,仅凭这一跃,张开吞天巨口,吞噬了数不清的海兽……然后沉入海底。
“……”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
与此同时。
大炎。
神都,皇宫之中。
昭月正在处理手头的事,太监李云召缓缓走了进来,躬身道:“公主,太后想要见您。”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喏。”
昭月放下手头的事,便去了长青宫。
来到长青宫,却发现,宫里宫外,站满了侍卫。
“参见公主殿下。”
昭月挥手,正色道:“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太后觉得身子不适……就找来了几名御医。御医正在给太后诊治。”
昭月微微皱眉。
她本身就是修行者,一般来说,普通的发烧感冒,难不住修行者,昭月本身就能治疗。
身子怎么可能会突然不适呢?
昭月走了进去。
看到永宁公主刘文君在门口来回踱步。
“永宁。”昭月走了过去,“奶奶怎么了?”
“不知道,说是有点头疼。”
“我进去看看。”
“嗯。”
两个人一同步入长青宫。
然而,在她们踏入长青宫的时候,两名身着黑色盔甲,包裹得严严实实,将手中的长戟,在门口交错,封住了里里外外。
“这是……”
昭月心中一惊,抬掌打了过去。
那两名身着盔甲之人,纹丝不动,硬生生吃下了昭月的进攻。
高手。
昭月抬头一望。
长青宫,原本太后坐的椅子上,一个面相略显阴柔的男子,正襟危坐着。他同样穿着盔甲。只不过,没有带面具。
看相貌,倒像是个书生。
看穿着,还有手掌,便是常年游走在刀尖上的人物。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巫,名朝。来自黑塔议会的黑吾卫小队队长。”
昭月和永宁脸色微变。
“这里是大炎皇宫……你怎么会在这?”昭月想起怜星的话,明明七天时间还没到,难道,提前了?
巫朝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
“猎人进入羊圈,还需要征求绵羊的同意?姑娘,你想多了。”
“你到底是谁?”永宁皱眉道。
“我已经告诉过你。”巫朝说道。
“太后……你把太后怎么了?”永宁紧张地道。
“不用担心,我们做事情一向按规矩办事。我们不会对弱者下手。当然,若是障碍,另当别论。”巫朝语气轻松地道。
昭月疑惑地道:“你们是来抓我的?”
“那倒不是,我是来找你谈个合作。”巫朝说道。
“什么合作?”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在宫中住下,向你好好讲述黑塔的原则。”巫朝淡然微笑。
就在这时。
外面掠来数十名大内高手,刚落在长青宫,巫朝便随意挥手道:“清理一下。”
手持长戟的黑吾卫躬身道:“是。”
身子一闪,外面大内高手,瞬间横飞了出去。
几个呼吸间,黑吾卫返回。
巫朝点了下头说道:“作为见面礼,黑吾卫不会痛下杀手,这算是给他们的一个小小教训。”
“黑吾卫?”昭月皱着眉头道:“你也想控制大炎?”
她用了一个“也”字。
巫朝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关键字,抬起眼眸,看向昭月:“也?”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以我的本事,做不到你们的要求。”昭月说道。
“的确如此,你的修为太过弱小……按理说,我会挑一个最接近十叶的人。但你的身份很特殊,修行可以慢慢培养。最好要听话。”巫朝说道,“你可能对黑塔不甚了解。这个不着急。要想让井底之蛙知道天有多大的最好方式,便是把井挖开。”
巫朝拂袖而过。
一名黑吾卫再次躬身。
嗡————————
千界婆娑法身出现。
四十丈的法身,立时将长青宫破开。
墨色的星盘,闪耀着神秘的光华,黑色的莲座,带着十叶黑叶,旋转轮换。
永宁看到这一幕,踉跄后退两步,瘫坐在了椅子上,充满惊骇。
昭月倒是平静很多,口中念叨着:“怜星,说的都是真的……”
PS:求推荐票和月票……又是2更5K多的。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