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天庭,广寒宫。
刚开始的时候,冷光稀稀疏疏的,断断续续,须臾后,越来越盛,似乎天地之间,充满光华,弥漫着一种羊脂美玉般的色彩。到最后,似乎枝头承载不了过多的冷光,根本不用风吹,枝头就被压得弯弯的,颤巍巍的,再一摆,只听扑簌一声,如同玉珠般坠落下来,落在地上,再弹起,发出晶澈的声音。
置身其中,如在冰壶里面,四下都是玉珠滚动,脆音声声,再加上白气袅袅,一尘不染,绝对不逊色于向来以纤丽著称的瑶池宝界。
月宫之主,太阴之君,头上不戴冠,只插一根木簪子,他挽着道髻,身披雪白法衣,端坐在满月状的宝座上,丝丝缕缕的莫名之气自虚空中垂落下来,经过道果庆云,一半成了祥云,一半被横浸,如同精心打磨的美玉,斑驳出玄妙的纹理,映照诸天的景象。
他手中端着一个雕花蟠龙的青铜酒樽,粼粼的光泽正好落入酒樽里,和黛青凝碧的酒水一映,上面似乎开满了细细密密的小花,似有似无,来来回回。
正在此时,青铜酒樽里面的水花突然一分二,二分四,四成八,八成千千万万,万万千千,不计其数,来自于一种冥冥中的声音响起,如惊雷般,在周匝激荡。
月宫之主听到声响,又看到青铜酒樽中翻滚不停地水花,旋即睁大眼睛,看向西牛贺洲。紧接着,就见从西牛贺洲中升起一道笔直的云气,明明亮亮,浩浩荡荡,上接虚无元海,下临幽冥大千,气象万千。
再然后,此云气一出,似乎打开了西牛贺洲这个大洲的不计其数的窍门,丝丝缕缕的地气窜出,组合在一起,如烟似霞,氤氲于时空中,覆盖在整个部洲上,让人难以窥见部洲中的变化。
可在月宫之主,太阴之君这等层次的大能眼中,分明能够见到,原本的西牛贺洲下方,不知何时,插入一截,外表电闪雷鸣,但山河俱全,日月都有,生灵万象,万种变化。正是一个完完整整的界空,非常完整。
“人间界的界空上升,融入到地仙界的西牛贺洲里。”
这样的事儿,即使月宫之主都无法忽视,他不由得站起身来,随手把手中的青铜酒樽抛到不远处的水池里,纤长的眉毛挑了挑,这事儿对西牛贺洲乃至诸天的冲击,无法想象。
叮当,叮当,
在此时,天庭之中,传来玉磬的声音,非常干脆,非常利索,非常自然。
叮当,叮当,叮当,
玉磬声声,晕着明澈的声轮,上面描绘着帝君们的意志。
“去看看吧。”
月宫之主,太阴之君,身为上境金仙,大罗存在,可并不是真正与世无争,他有着自己的势力,自然也想在此纪元中有所作为。所以在听到帝君们的声音后,笑了笑,用手一点,满月宝轮升空,天庭中寒意大盛。
天外天,上清宫。
惊虹自外面来,和磁光一碰,晕成七彩斑斓的高环,一层蜷着一层,一圈连着一圈,圈圈层层,层层圈圈,全部落在大殿前垂地琉璃大窗上。不同的光彩和图案照入殿里,冉冉而入,一寸寸,一分分,渐渐拉长,依稀能够听到外面星屑的爆炸声,来自于虚无中的吟唱声。
无当圣母坐在云榻上,背后一片云气,若水洗后的青苔,更像雨后的晴空,有一种温温暖暖的光明。她挑着眉,手中握着拂尘的柄,同样在看人间界的那个界空上浮并入西牛贺洲的异象。
虽然上清宫在西牛贺洲中的根基比不上天庭,在正在并入西牛贺洲的那一片界空中的势力也比天庭逊色,但无当圣母自身的境界修为,再加上圣人之地所镇压的气运,让她也能够看到真实。
“真是壮观。”
无当圣母美目中激射清光,倏而展开如扇形,像千磨万磨的镜面一样,照出其中的波澜壮阔。只见人间界的那个界空如尖尖细角,刺入西牛贺洲,刹那间,此界空背后自从封神后就几乎消失在诸天万界修士眼中的人间界,正浮起不可测度的庞大虚影,不可形容的莫名源源不断地涌出,进入地仙界的西牛贺洲。
汩汩汩,
借着那个正在上浮融入地仙界西牛贺洲的界空,人间界中难以形容的有形无形的力量涌入,在同时,这样的力量勾起了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所蕴含的最深沉的本源力量,于是整个西牛贺洲中,地气鼎沸,烟霞盈空,又有劫气如帷帐徐徐垂下,挡住后面毁灭和死亡的窥视。
轰隆隆,
整个西牛贺洲正在发生一种巨变,变化之大,难以用言语形容。
“可惜,可惜。”
看到这里,无当圣母真的是非常可惜,她现在是雾里观花,模模糊糊,只有真身在西牛贺洲,才能够真正有资格见一见这自封神后少见的盛景。人间界啊,那可是从封神后到现在好多纪元交替下演化的大界,人间界一出,天地人齐全,很有一种混元洪荒的势头。
不过无当圣母很快就静下心来,开始思考接下来等动作。她能够感应到,自人间界上浮的界空中也有少许当年上清宫布置的棋子,虽然寥寥无几,但有这个引子,就能够做文章。除此外,无当圣母更是发现,此界空上浮并入西牛贺洲,给西牛贺洲带来的冲击和变化比自己以前推算和预料的还要强烈许多。
冲击越大,西牛贺洲的变化越大,对西牛贺洲原本格局带来的碰撞越大,可能引动的混乱就越大。浑水好摸鱼,这样的局面可不能轻而易举地放弃。
要想一想,动一动。
和天庭与上清宫一样,人间界的一个界空上浮正在横入西牛贺洲的壮观局面,被诸天万界的大能人物所看到,他们都没有闲着,马上根据自己势力的根子,布置接下来等计划。
整个诸天万界都开始激荡起一种莫名的无形力量,贯空而过,让向来冷寂的虚空元海上浮现出不知道多少大日之相,堂堂皇皇,煌煌堂堂。正是诸天大能,心有所想,念起通神,引动气机所成的异象。
西牛贺洲,南海潮音洞。
紫竹竿竿,潇潇洒洒。石骨嶙峋有致,弥漫着惊虹浸染过的绿水,两色相磨,清清凉凉。
观自在大菩萨端坐在莲花宝座上,顶上现出庆云,垂珠璎珞,金花万朵,络绎不绝,七其上不计其数的梵文跳跃,金灿灿的,如同静心打造一样,没有任何瑕疵。
比起天庭和上清宫,毫无疑问,真身坐镇西牛贺洲,并掌握不少西牛贺洲权限的观自在大菩萨更早就发现了界空上浮并入西牛贺洲的惊人异象。她蹙着眉,看着随着撞击发生,人间界通过此界空渗透过来无数有形无形的力量,立刻融入到西牛贺洲里,让原本就晦涩的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的天机再次拢上一层轻纱不说,还有无数新的新变化生出,复杂艰难的程度,比起以前要高不少。
观自在大菩萨看到这里,玉容变色,她由于在西牛贺洲中权限最高,再加上本身境界修为足够,称得上西牛贺洲中推演天机最强的,她都如此困惑,其他人可想而知。毫无疑问,以后西牛贺洲很多事儿恐怕无法控制,下棋人都掌控能力大幅度缩水,而身在棋局真正对弈的棋子的决定能力提升。
观自在大菩萨作为下棋人,对这种变化理所当然地不喜欢,而且很排斥。不过现在大变已经发生,即使是以观自在大菩萨的力量也无法扭转乾坤,只能适应,见招拆招,随时变化。
“一次小规模的洗牌。”
观自在大菩萨看了一会,了然于心,不由得吐出一口气,人间界界空上浮融入西牛贺洲对西牛贺洲的影响不小,但这只是天和地,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足以让梵门慢慢抚平,归于正常秩序。
“需要担心的是人心啊,”
观自在大菩萨叹息一声,用手按了按眉头,无尽的光明垂珠照明,隐隐照出上浮起来都那一片界空的景象。虽然伟力还不能够随意进入,但只是一丝一缕,也能够囊括内外,将里面各种各样的气机尽收眼底。在这一片时空里,梵门的力量不小,可绝对没有一家独大,压的众势力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反而是百花齐放的姿态,甚至是神灵的潜在势力最强。
这样的局面下,其他巨无霸势力肯定蠢蠢欲动,要对梵门控制下的西牛贺洲有所动作。天乱地动,虽然是不小的变化,但一旦混入要兴风作浪的人心,那简直是爆炸性地复杂。
观自在大菩萨抿着红唇,先是放出一具化身,让之前往西方极乐世界,把西牛贺洲发生的事儿告知现在如来佛等人,然后屏气凝神,斩去众多杂念,开始神意贯通四方,落到她掌握到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上的关键节点上。
随界空上浮,融入西牛贺洲,人间界有形无形的力量渗入,引动西牛贺洲很大的变化。而纪元中心的关键节点,是西牛贺洲本源所在,是天运地气最为鼎盛所在,是无数奇妙存在所在,这样的地方最为敏感,牵扯最深,发生变化不仅快,而且变化大。
噼里啪啦,
不计其数的星火碰撞,形成五颜六色的光晕,在其中,由于新变化从而产生的新玄妙衍生出来,源源不断,来来回回。
噼里啪啦,
玄妙越来越多,都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簇新簇新的,有的甚至还蕴含着一直让诸天万界大能觊觎的人间界的秘密。
观自在大菩萨马上沉浸到里面,不停地参悟,这样的玄妙对她来讲都是非常好的积累,有助于她突破现在的境界,扩大圣之力,成为天地间真真正正的准圣。
“嗯?”
当观自在大菩萨沉浸于西牛贺洲关键节点上涌出来的新的玄妙之时,她突然又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原本早已经祭炼完成的纪元节点下面,不知何时,浮现出幽幽深深的云气,云气越积越多,跟水光一样,深不见底。更为惊人的是,这样的云气水光悄然无息地渗入到纪元中心关键节点里,让原本稳固稳定的时空不断分裂,阴阳衍生,演化出很多新的时空。
这样新的时空不断出现,让原本尽在掌握的纪元关键节点上出现一片又一片的阴影,让人看不清真容。
是的,看不清。
即使观自在大菩萨亲自用法眼观之,也看不清楚。当然了,很大部分原因是,观自在大菩萨不敢用太多的力量投入到里面,因为要是那么做的话,新演化的空间恐怕会马上爆开,会对纪元中心的关键节点产生很大的毁灭性,得不偿失。
“这样的话,”
观自在大菩萨眉心间的智慧之光大盛,五气冲空,这样的局面,有一个事儿是确定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出现这样的阴影,原本铁板一块的局面被打破,说不得会有意外发生,这样的话,得重新花时间精力人手进行梳理。另一个方面来讲,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谋算其他不属于梵门掌控下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其他不说,有一个就摆在跟前,那就是梵门道眼中钉肉中刺的鬼车了。
在以前,鬼车囊下的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和黄花观等等等等都被鬼车祭炼如一,风雨不透,其他势力想要渗入,即使是在西牛贺洲中最强的梵门都没有办法。毕竟纪元中心关键节点被上境大能祭炼后,如观掌中纹理,清晰可见,任何什么小动作都会被发现。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随人间界的界空上浮,并入西牛贺洲,引起了西牛贺洲很大的变化。在其中,纪元中心的关节节点变化最大,出现了阴影时空,暗面地域,就好像开了后门一样,让人有了可趁之机。这样的话,就能够想一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