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刹那间,许易的眸光一寒,直直盯着徐胭脂,脑海中电光闪过,“所以说,你不是我的保镖,你是宇文拓请来杀我的?”
本来,徐胭脂的出现,许易不是没有怀疑,徐胭脂说是余都使请她来的,许易就生过疑惑。
以他和余都使的交情,还不到那份儿上,余都使没道理煞费苦心。
可随着局势的变化,徐胭脂几乎是冒死护他,绝不抛弃,他也被感动到了,也就信了这徐胭脂是余都使请来的,因为实在没有别的解释了。
此刻,徐胭脂道出“宇文拓”的名号,一切都说得通了。
徐胭脂一路所谓保护,不为别的,不过是保护他不被淘汰。
而徐胭脂之所以不动手,无非是一旦在试炼中杀死许易,按照规则,主办方是一定会启动调查程序的。
只有红名到来,才能杀伤无忌。
本来,给许易安排了红名,基本就是必死的局面,但宇文拓不放心,又请来徐胭脂这绝世杀神,就会彻底终结许易。
谁也没料到,局势翻转,势情变化,成了这般局面。
拼死要杀之人,拼死相救自己,徐胭脂心已颤,意已乱。
“何苦要说出来。”
怔怔许久,许易沉沉一叹,“徐道友何时要取许某性命,许某恭候。”
他丢开徐胭脂,迎向已经出现在夕阳尽头的那条灰线。
徐胭脂盘膝在地上坐了,望着许易远去的身影,竟露出微笑来。
“斗篷,是红名狗贼手里的那人,先干掉这混账再说。”
“老子拼了被调查,也要宰了这狗的。”
数道身影从徐胭脂身后扑来,徐胭脂想要取出号牌,惊讶地发现,星空戒不在身上。
她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何必用这等手段,这条命还你便是。
她从容地闭上了眼睛,随即,她听到了熟悉的暴雷声。
下一瞬,她又撞入了那个温暖的怀抱,再睁开眼时,扑向她的几人已经消失无踪。
“鬼面罗刹接的任务,从来没有不兑现的,待我恢复,必杀你。”
徐胭脂冰声冷语。
许易道,“留着狠话,等你恢复了再说吧,别哔哔了,老老实实待着。”
他拍了拍徐胭脂的脊背,徐胭脂不安地扭动起来。
便在这时,四面大军已经完成了合围,人人面目狰狞,吼啸不绝。
诛杀红名的天大功劳,谁都想要。且,许易适才一番冲杀,基本就不考虑杀伤率的事儿,自然也有倒霉鬼不幸丧在他手下。
这些倒霉鬼自有亲朋故旧,此刻,围住了许易,自然是要新仇旧恨一并结算。
眼见着四面的能量光球已经要演变成了太阳爆炸,攸地一下,许易凭空消失了。
一时间,场中骂声,怒吼声,响彻一片。
也有不少人快速离去,继续搜觅。
红名者有两次传送的机会,这些试炼者的号牌中都有提示。
众人并不意外,只是不甘。
一座低矮的山头上,许易盘膝坐地,剧烈地喘息着,此刻,他的体力,耐力,精力,都到了极限。
不管怎么补充灵液,身体宛若衰朽枯木,都无法再吸收一点一滴。
喘了两口后,许易挣着站起身来,往山下走去,他打算将徐胭脂抛得远一些,既不想连累她,又不想她连累自己。
不想连累徐胭脂,是他已经察觉到了,有两拨人已经快速朝这边来了,最近的一拨,已经到了八百里之外了。
他希望自己走得远些,多给徐胭脂一些空间。
不想徐胭脂连累自己,是许易有自己的盘算,横竖他不能死在这儿,他打算找个僻静所在,先躲进四色印再说。
哪怕试炼失败,他也得先找个容身之地,恢复己身。
他才走下山头,一阵劲风将他扑倒,随即,一道劲风朝他大椎穴拿来。
许易一晃身,回了一掌,精准地避过,再定睛时,一把鬼头火焰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徐胭脂唇红齿白,双眸冷峻地盯着许易,“我说过,我恢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你。”
话音方落,许易眉心一寒,一条光刃切下了他一缕头发。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徐胭脂自言自语说罢,大手一挥,拿住了许易的大椎穴。
许易怒道,“过了啊,你那星空戒,我是忘了还你,东西都没动。嗨,你别拿我的啊,徐胭脂,你这就太不地道了……”
分辩声中,徐胭脂取出了许易的星空戒。
她冷冷一笑,“教你个乖,遇见我这样的,容情就是找死。”
说着,她掌中现出两块号牌,不知她怎地操作,嗖地一下,她号牌中金光大作,随即,许易头顶的红名浮标,挪移到了徐胭脂头上。
“我答应宇文拓来杀你,条件便是他给我弄到荐书,漂泊十三载,我要做仙官。”
徐胭脂寒声道,“许易,这回不杀你,下回,你未必有这么好运。”
话音方落,她闪身消失不见,许易的星空戒落入他掌中,意念探入,诸物丝毫无少。
“这疯婆娘,真是疯了……”
许易一屁股坐倒在地,粗声喘息,他取出大量的肉食,疯狂地吞噬,大量食物化作滚滚热流,温暖了他的心腹。
他倒在冰冷的泥土里,默运玄功,灵台内的两道神图缓缓流转的,他的精力正在飞速恢复着。
他就倒在草稞之中,并未刻意隐蔽,短短十余息,已经有三拨试炼者从他头顶飞过,并未发现他。
许易知道,不是他的隐匿高妙,他干脆就没隐匿。
也不是那些修士的探查能力低微,而是这些修士根本就没探查。
此时此刻,所有的试炼者瞄准的都是红名者。
躺了一百二十息,许易疲乏到极点的躯体,终于得到了有效的补充。
作为神图境修士,许易的恢复能力本就极强,何况他是双神图。
前面之所以被熬干成那样,完全是因为连续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
此刻,才稍事休息,躯体马上被激活,先前吞服的大量灵液,顿时化作滚滚热流,滋润着干涸许久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