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铮!”
回答他的,是弓弦颤鸣的声音。
这么短的距离,对于一位猎人来说,是极为尴尬的距离,相当于法师被战士挥舞着巨斧近身。
可眼前的精灵腰肢一扭,如矫捷的猎豹般弹了起来,弓弦为刃,弓背为柄,向着黄尚直接挥了过来。
“弓斗术?”
黄尚注意到她的手腕极速颤动,如同灵巧无比地握住了一柄匕首,显然是盗贼的战斗技巧,但由于长弓的规格,要比匕首大得多,难度要高上许多。
克尔苏加德提到过,只有精灵游侠具备着猎人与盗贼的双职业技巧,无论是近战还是远程,都有着强大的优势,能够以最优美的姿态,将敌人击败杀死。
于是乎,他转手从身后掏出一柄大剑,圣光耀起,斩了下去。
“咦?”
精灵愣了愣。
看到眼前的人类少年,明明穿着华贵的法师袍,却从背后掏出一把真银圣剑,斩了过来?
“搞啥子呦?”
她嘀咕了一声精灵土话,力量给足,迎了上去。
嘭!
一手抱猫,一手持剑,穿着法师长袍的人类少年,获得了这一下对轰的胜利。
劲风拂面,精灵朝后翻滚卸力,木褐色的斗篷掀开,露出了叶绿色的衬衫和坚固的胸铠。
精灵少女杏仁状的双眼里,满是诧异和凝重:“你是谁?”
“路过的法师,女士,我刚刚说了。”
黄尚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我不是兽人,你不用把我当成敌人!”
“人类阴险狡诈,我不信!”
精灵少女冷冷一笑。
“你不信与我何干?是想继续打下去吗?兽人要来了!”
黄尚淡淡地道。
精灵从来不是一个好结交的种族,排外性很强,同时我行我素,瞧不上其他种族,而在许多精灵眼中,人类和兽人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不用解释,如果对方再敢动手,就别怪他下手狠了。
“兽人!”
精灵少女耳朵微微一动,翠绿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她的双眼视力都是9.9,目光所及,任何一片树叶都看得清清楚楚,耳朵那么长那么尖,也是敏锐至极,可以听清远处蝴蝶落在花上的声音。
自然而然的,周遭的一切环境变化都瞒不过她,所以才特别震惊于这个人类少年是怎么掩盖住行迹的,但现在新的问题来了。
兽人换岗后,终于发现了哨兵们的死亡。
“Lok“tar!”
一声愤怒的叫声响起,无数兽人为之呼应,由于吃得正欢,当场就噎死了几个,剩下的兽人更加愤怒,最外一圈的战士,翻身就骑上旁边也在大口吃肉的座狼。
山谷的坡度很抖,单靠步兵很难攀登,而骑上座狼,就能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他们在驻扎营地的时候,早早就有了安排,说明了兽人外表粗犷,但头脑绝不简单。
这些座狼同样是骑兵亲密的伙伴,刚刚吃饭时就一起共餐,吃的比兽人还要多,现在第一时间上阵,如潮水般聚集了数百骑,向着山坡上冲锋过来。
顿时间,一股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精灵少女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同时发现那人类少年微微颤动的双手和几欲呕吐的神情。
不会吧,是个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脑袋,她就听到人类少年念诵起了咒语,朝着身上施加了一个法术。
气定神闲!
瞬息之间,冰冷的奥术光辉流转全身,趋至于绝对冷静,哪怕是第一次来到战场,也如同久经沙场的战士一样,冷静、自制,甚至还能瞬发丢出炎爆!
倒是他怀中的猫儿配合地喵喵直叫,毛发竖起,陷入生物本能的惊恐中,喵怕死。
主仆俩,演技都是满分。
精灵少女倒是不知道他们在这边互飙演技,目光扫视,观察了一下山谷的地形、那些座狼高高鼓起的肚子和奔袭过来的速度,居然不退反进,弯弓搭箭。
嗖!嗖!嗖!嗖!
离弦的利箭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划过山谷,如同空间转换一般,瞬间出现在冲得最前面的一排兽人骑兵面前,刺穿了他们胯下座狼的眼睛。
“┗-`O *-┛嗷~~”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座狼负痛,发狂般地蹦跳起来,首先将背上的兽人颠了下去,然后左右脑袋晃动,与旁边一颗大脑袋撞在了一起。
被射穿了眼睛的,不止一头。
神乎其技的箭技,让精灵少女一次性射出了十一箭,精确地射穿了前排所有座狼的眼睛。
骑上座狼本来是为了防止敌人逃跑,毕竟速度或许是兽人士兵唯一的弱点,现在却被精灵少女利用,施以迎头痛击。
“Lok“tar ogar!”
不过她也低估了兽人的韧性,随着一声大喊,第二排的骑兵一拍座狼,弹跳飞跃,瞬间跨越过前排的尸体,撞飞几个倒霉的同伴,向着上坡扑来。
正如他们所呼喊的兽人语,前一句是胜利,后一句是非胜即死!
精灵少女面色凝重,手中在腰间一抹,变戏法般在弓弦上,再度搭起十几支箭矢。
不过比她更快更有效率的,是黄尚的奥术飞弹。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单听这音效都不一样,相比起箭矢,奥术飞弹简直如雨点一般下落,击打出鼓点般密集的炸裂声。
血花飞溅,视野染红,黄尚贴心地捂住了主脑的眼睛,将他往袖子里面一收。
猫儿眼前一黑,画面消失,只能听到座狼的悲鸣,掩盖住兽人凶狠的咆哮了。
冲锋被硬生生遏止了下来。
可并不代表兽人失败,恰恰相反,他们也展开了远程攻击。
长矛!
呼呼呼呼!
刹那之间,一片连绵的黑幕就升了起来。
那是数以百计的长矛以整齐划一的角度投掷出来,形成的震撼效果。
精灵少女立刻往后退去,黄尚倒是立于原地,直到长矛落下的前一息,身形才如气泡散开,闪现在十几米之外。
放眼望去,前方的地面已经横七竖八地插满了长矛,矛杆上还有着暗红色的鲜血和碎肉,显然是从战场上回收再利用的。
而趁着他们的避让,新一波的骑兵再度压上,如果浪潮,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精灵少女并不放弃,不断射箭,飞跃跳动,如在风中行走,可单单杀死座狼,已经无法制止对方的逼近,她不得不将目标转成兽人。
这一下难度顿时大增,哪怕她百步穿杨,箭无虚发,兽人也有着盔甲和武器,在身前疯狂旋动,磕飞箭矢。
虽然中箭死去的也不在少数,鲜血很快洒满地面,但兽人的士气没有半点衰减,反倒放声狂啸,高呼着各种听不懂的兽人语。
“人类,我们退吧!”
精灵少女射空了三筒箭囊,杀死了近四十个兽人士兵后,手臂终于感受到了酸痛,而乌泱泱的兽人已经全面攀上山坡,地利优势没有了。
她叹了口气。
在魔兽世界中,英雄是存在的,但不存在以一敌万的英雄。
精灵少女也是强大的游侠,如果她带着一队精灵弓箭手,倒是有一战之力,可现在单枪匹马,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黄尚充耳不闻,周身荡漾出一股寒冷的精神力,左手的魔杖上下翻飞,如同乐队指挥家一般优美地舞蹈着。
区别于克尔苏加德阴冷的精神力,他此时的精神力是再标准不过的冰系法师之力,一圈圈冰霜新星扩散出去,脚下的地面顿时结出了肉眼可见的寒霜。
所有踏入寒霜内的敌人,无论是座狼还是兽人,速度都陡降,甚至全身上下的动作,都充满着粘滞感,如同卡带的电影,变得断断续续。
于是乎,奥术飞弹再出,带着莫测的弧线拐弯绕路,嗖然之间钻入兽人的眼眶之内,在砰砰的声响中激起一蓬蓬的鲜血。
气定神闲之下,黄尚的法术几乎都是瞬发,赋予的绝对理智更让飞弹例无虚发,这种法力耗损低微的廉价飞弹,发挥出了最恐怖的杀伤力。
“小小年纪就如此残忍,长大后必成巫妖王。”
袖子里面的主脑不敢探出脑袋偷看,但通过奥术能量的波动和此起彼伏的惨叫,也大致还原出整个画面,默默许下心愿。
“人类,我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你的名字?”
倒是精灵少女对于这种残酷的绝杀手段欣赏非常,一边重新搭上箭矢,一边高呼道。
黄尚没有理会,因为数位更为强大的兽人战士绕过冰霜新星的边缘,高高跃起,向着他所在的地方凌空劈下。
冰霜新星不是领域,主要的作用点在地面,所以耗损的法力值也不高,如果他施展的是可冻结空气的永固冰环,现在的法力恐怕就被掏空了。
所以面对跳劈过来的兽人,黄尚终于用了主法杖,遥遥一点。
咩!
在软绵绵的叫声中,穷凶极恶的兽人瞬间变成一只绵羊,砸在地面,震撼了其他兽人的心灵。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变羊术是有时间的,还以为自己的伙伴真的被这个可怕的土著变成了一只绵羊。
兽人能够接受英勇的死去,却不能接受变成绵羊的屈辱阵亡,因此逼近的势头顿时一停。
“呜~~~~”
不过下一刻,低沉的号角声从山谷营地的中央响起,听了那号角声,之前畏缩的兽人士兵再度暴吼一声,弹跳起来,齐齐向着黄尚挥下斧头。
一批又一批。
黄尚闪现,施法,不断放风筝,一层一层的尸体铺在攻向他的路途中,很快就破百。
可即便是这样,兽人也没有溃散,反倒是越来越狂暴,分出数股从两侧绕道包夹。
终于在一波凌空下落中,兽人战士们齐齐咆哮,爆发出战斗怒吼,震碎了冰霜新星,同时封住了黄尚全部的躲闪余地。
“小心啊!”
精灵少女惊呼起来,嗖嗖嗖数箭射死了小半,却还是阻挡不了这波前仆后继的袭杀。
因为兽人绝不是无智种族,他们的战术清晰,目标明确,配合熟练,合击的攻击角度堪称天衣无缝,在这样的团战下,法师一旦交不出闪现瞬移,似乎必定丧命乱斧之下。
可眼前的“法师”除外。
面对这波不死不休的进击,黄尚目光一闪,在兽人战士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右手法杖一收,换上了一柄阔剑。
一柄缭绕着圣光的真银圣剑!
上来就是一记自右向左,势大力沉的横扫!
呼!
真银圣剑呼啸出凛冽的风声,砸在兽人的身前。
好不容易跳劈过来的几名兽人战士,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翻滚着向后飞了出去。
在半空中,他们就哇的一声喷出大片鲜血,胸膛上一道醒目的剑痕,几乎将他们斩成了两半。
然后黄尚右手持剑,左手挥魔杖,犹如狂风暴雨,反冲过去。
遇到他的兽人,挨着就伤,斩到必死,偌大的圣剑在手中手中轻若无物,握紧缠绕着皮革的剑柄,一击轻巧的顺势劈,将最强的一位兽人战士劈成两半,其他则变成了滚地葫芦,骨断筋折,吐血横飞。
“辛多雷,以太阳之名!”
精灵少女哪怕之前与这柄真银圣剑有过交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势大力沉的蛮力和快若闪电的动作,是法师?
请问你的力量和敏捷都是多少啊,是不是堆的比智慧和精神都要高了?
别问,问就是正宗的法师!
“Dae“mon!”
兽人营地内,也响起了惊讶的声音,然后一股扑鼻的硫磺味,幽幽传出。
好像是地狱生物的降临,恶臭与炙热感交杂在一起,烧灼胸肺,嗅到这股气味的精灵少女,脸上露出嫌恶之色,只觉得恍惚之间,天空变为紫色,大地裂开缝隙,暗红的熔岩透露而出,绿色火焰纷纷而下。
这是扭曲的幻象冲击!
“舍得露面了吗?”
黄尚精神微振,这才真正有了兴趣。
屠杀兽人士兵不是目的,黄尚本来也不想开杀,但既然爆发了遭遇战,那不见识一下兽人术士的能力,就有些可惜了。
现在双方隔空对上。
精神领域之中,黄尚立于一片海洋上,海水一边金黄,一边蔚蓝,对应着圣光与奥术两股浩瀚的力量,外界的景象则化作倒影,投在水面上。
当兽人术士登场时,水面上就有天地激变,魔火肆虐,宛如地狱的景象展开。
四道惨绿色的光辉突入,代表着四名兽人术士一起出手。
“相当厉害啊!”
黄尚稍一接触,就郑重起来。
确实,现在的兽人术士,应该是平均战力最高的精锐了。
他们原本都是兽人里的萨满祭司,本来就是兽人里的佼佼者,自从古尔丹投靠了燃烧军团后,也跟随着古尔丹一起拥抱了邪能。
所以现在四股邪能之力涌入时,还真有势如破竹的霸道。
不过也就威风了片刻,下一息,黄尚的精神大海中,突出了无数顽石,牢牢地抵挡住邪能的浪潮,堆积成一座堤坝,将之挡下。
然后反攻。
一股清灵润泽的气息扩散出去,精灵少女精神一振,感到一股有别于自然之力的清新。
她的身躯内外为之洗涤,神清气爽,酸痛的手臂也好了许多,又能射出连珠箭矢。
这是圣光与奥术揉合在一起的威力。
黄尚学习各种职业,不是为了装逼,是为了研究其背后对应的能量。
现在圣骑士的圣光与法师的奥术相结合,就有了这股神奇的力量,与择灵而噬的邪能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于是乎,阴影里一只只翠绿的眼球,首先爆开,那是术士用来监控全场的基尔罗格之眼,然后一切扭曲幻象都随之消失,暴露出四名兽人术士出来。
一个莫西干,一个香肠满挂的脏辫,一个菠萝头,最后一个地中海。
没办法,兽人的相似度太高了,除了发型,连性别有时候都不太好区分,毕竟男性兽人的胸大肌也很大。
而此时出现的,就是依靠发型辨认的兽人术士。
他们的鼻孔、嘴巴、双手双脚,都泛出磷火,被兽人大军拱卫着。
只是连勇猛战斗的兽人战士,都下意识避让着术士们,如同避着一只只食腐的秃鹫。
“强大的土著施法者,秉承议会的意志,我会亲自拧下你的头颅,作为收藏品!”
他们的首领是走在最后的地中海术士,微微躬了躬身,开口就是通用英语,语调里似乎还带着洛丹伦的尾音。
可语言学习得再快,也无法掩盖话语里的歹毒和残忍,那毒蛇般的眼睛更是令精灵少女感到浑身发寒。
“你们的老大,都要变成古尔丹之颅了……”
黄尚懒得吐槽,提起真银圣剑,晃了一晃,露出清晰的挑衅之意:“来领死吧!”
“呵呵!”
莫西干术士舔了舔舌头,挥手开始召唤恶魔宝宝。
恶魔也有宝宝,比如邪能小鬼宝宝,虚空行者宝宝,地狱猎犬宝宝,眼魔宝宝。
都是一百岁以下的,换算成人类的年纪,就是三岁的宝宝,完全没有成年的那种。
可惜没有魅魔……
不奇怪,魅魔不适合这样的战斗场面,反倒是这些恶魔对于术士的辅助之大,一目了然。
电光火石之间,地中海、莫西干、脏辫、菠萝头已经施展了诅咒法术,黄尚只觉得身上一沉,疲劳、困倦、疼痛、心绪不宁等等负面情绪统统来袭,一向古井不波的精神水面上,也翻腾起了波浪。
这些不仅是术士的诅咒法术,还有恶魔宝宝的辅助,两者相辅相成,将有限的邪能之力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礼尚往来,看来我也应该召唤出一些朋友了!”
黄尚提振精神,弹开诅咒之力,却又被更多的暗影诅咒包裹过来。
“我们拭目以待!”
地中海冷冷一笑,双手搓动,一支可以将尸骨都彻底腐蚀的暗影箭,酝酿了大半。
术士没有气定神闲之类的天赋,凡是强大的法术,都要吟唱准备,但各种恶毒的诅咒足以帮助他们拖延时间,敌人就算发现,也只能无奈绝望地看着死期的到来。
更何况这里有四位术士,四位暗影议会的成员,被兽人大军拱卫在中央,固若金汤,万无一失!
所以不管对方召唤什么,都没……
唰!
黄尚抬手!
天突然暗了下来!
众人仰头,发现不是天黑了,而是四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如同四栋高大的房楼,交织出庞大的阴影,遮蔽住太阳的光线,覆盖住底下的兽人们。
四台魔法构装,如同四台高达一般,体表流转出灿烂的能量纹路,炮口凝聚出脸盆大小的火球。
黄尚一手持圣剑,一手持魔杖,标准的法师姿态,指向众兽人:
“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