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与天上坐上壁观的江睿不同,九尾在隐约间用大姐头的姿态教训了几声吟吟青草后,就平静的抬起头,眼中的星光已经化为了实质的星辰般璀璨,突然问道:“你跟圣人交过手吗?”
吐出了宇宙环境隔绝装置的黑洞仍然在环绕,一只不知道是什么武器的华丽柄端出现在黑洞中间——恐怖的气息酝酿,瞬间引起了前方之风的戒备。
-“圣人?”
她微微怔了一下,就看到九尾平静的点点头道:“说到底你术式的本质不过是缺氧而已,圣人以上的应该都或多或少可以免疫吧?”
这时,江睿落到了九尾身后,一把按住了九尾的肩膀,对着那充满疑惑的小眼神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鼻子道:“这次我来吧?”
说实话他其实很想见一见九尾生气后爆发的真正实力,毕竟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见过九尾拿出一件像样的武器,更多的是靠天赋和本能进行战斗。
但问题是,九尾作为神族,本身就拥有越阶作战的能力,这也是江睿觉得九尾是联合者留在他们这群病毒之间一张底牌的原因,毕竟……作为大小姐,能动用下什么乱七八糟的神器应该不过分吧?在那种恐怖的加成之下,即便突破不了半神的法则层次,无限接近于半神的一击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一旦九尾真的动用这份力量,就很可能引起那群魔神,甚至天使的注意。
“你来吗?”九尾皱了皱鼻子,狐疑道:“这次你为什么那么主动了啊。”
“因为那种垃圾还不足以我的大小姐亲自出手啊,保镖的职责嘛。”
江睿笑道,长时间的相处让他对于如何捋顺这只炸毛的小猫充满还是有点心得的。
而另一旁,前方之风和吟吟青草也从懵逼中回过神来,前者闻言瞬间阴沉下脸,眯起眼转起了舌头舔了下鼻尖:“垃圾?”
伴随着对方阴沉的声音而来的,还有轰鸣与无形的撞击。
清脆的锁链发出金属交戈的撞击声后,猛烈地气旋卷起尘土猛的袭向了江睿——
好烦。
江睿咽下了心头准备好的许多甜言蜜语,手中虚空一伸,血红色的剑刃伴随着金黄色的闪光在虚空中划出一抹闪电——那是经过大贤者改良后的拔刀术·一闪!
七根魔力凝聚的无形丝线也伴随着宛如闪电般的剑气化为七刀,从上下左右前后等方位封锁空间的瞬间,朝对方绞杀了过去——下一秒,空气钝器与一闪相撞的瞬间,锐利的空气放入气球般被瞬间戳破一分为二化为风散尽之后,七根丝线化为魔力溃散,唯有月牙般的剑气却如同闪电一般一往直前!
轰!
尘埃四散,前方之风看着被切断的锁链一脸的阴霾:“怎么……可能……”
剑气袭来的瞬间他第一反应就是依靠锁链进行抵挡,但宛如豆腐一般被一切即断锁链告诉了他要不是他闪的快,这个时候怕不是已经成为了尸体了。
“圣人……”
她轻声呢喃道,突然明白了九尾的问题——诚然,从小在魔法环境和宗教中生长的她,并不清楚缺氧是什么意思,但是……天使术式的第一基础就是针对凡人的绝对无解术式,但面对作为神子的圣人的时候,却可以被破解。
不得不说,魔法侧有时候的解释,真的很简单。
如果说科学是印证解题过程来证明结果的存在的话,那么魔法就是根本无视过程来直接追求结果!
可是……
术式明明生效了才对……前方之风感知到在对方和九尾身上发挥的术式,原本嚣张的表情也化为了凝重:“也就是说,对方是在扛着天谴术式还能发出这种层次的攻击吗?”
哗啦……哗啦……
断裂的锁链开始自己游动,慢慢的断裂的地方重新链接。
江睿的剑刃也微微转动,微微歪头看向自己的猎物。
那种眼神……就宛如食物链的顶端再看一只……食物?
“少看不起人了啊!”
哗!
锁链撞击,前方之风爆裂的锤头伴随着飓风一般的袭击狂风骤雨般的扫了过来,伴随着一阵癫狂的笑声:“哈哈!”
就算没有天谴术式!他也是一个顶尖的战斗魔法师啊!
刹那间,江睿的剑刃转了一个好看的剑花duang的一声挡住了漫天锁链,双眼瞬间赤红——战斗辅助状态,剑术Lv3→Lvmax!
近战吗?
我喜欢!
……
而另一旁,看着已经交上手的两人,吟吟青草还是有些发懵,只不过跟前方之风发懵原因不同,前方之风是因为不懂缺氧两个字的意思而疑惑,而青草,却是因为太懂了……
作为一个九年基础教育全满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美少女,高冷如她,再怎么想,也没想到……那么高大上的天谴术式,原来……只是让人缺氧吗?
这让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现在好好学习,还来得及吗?
看到这一幕的九尾,却是微微勾了勾嘴角。
当高大上的魔法去掉神秘的转换过程,只看结果并且用科学解析的时候,有时候真的是莫名其妙的掉价。
天使术式作为针对凡人的无解顶级术式,其作用竟然是让人直接缺氧憋死你敢信?
但用魔法的说法这就是魔法手段中最常见术式基础——剥夺对方生存的必要方式。
从这种角度来讲,很多魔法其实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比如空间延伸的本质是进行空间折叠,然后在有限的波动范围区间内进行复制和粘贴,再比如炼金术的根本是在等价交换的原则下进行有限度的原子键断裂,从而进行原子重组……
当然,这个就比较高大上了,因为他们在科学界也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呼。
嗯,核裂变和核聚变……
但魔法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亦或者在科学界很难实现的东西在魔法手里,都可以很奇妙的用奇怪的过程来实现。
而九尾能一眼看穿这个术式的本质,还是要多亏与她的种族是科学与魔法结合的文明,但这丝毫不妨碍于,她利用家族传承知识的优势,来树立自己的威信嘛!
九尾满意的看着吟吟青草那从当初看自己如同看挂件一般的眼神变成了同样看大佬一般带着几分畏惧和崇拜的眼神,连心头的怒火和呆毛都柔软了几分。
嗯……为了维护以后在团队内的地位与主权,九尾已经开始喜欢上这种装杯的感觉了。
……
没有天使术式前方之风是什么样的程度呢。
嗯,大概能跟纯近战,使用白牙刀术搭配上大贤者辅助破解术式的江睿打的有来有回!
但问题是,现在的江睿,可没有用令咒或者真名解放。
铿锵!
江睿左手瞬间凝聚一把破万法之符插爆了面前席卷而来的风暴后,右手断再度化为闪电反手抹向对方的脖子——在魔禁世界,他已经很久没有面临跟自己差不多等级的队友,畅快淋漓的拼一下自己本身的实力了!
哪怕是面对麦野沈利,他也没敢太过于轻松的使用前面几个世界的作战方式,因为魔禁的力量等级太高了!不管是似神者的天使之力,亦或者是死在他手里的麦野沈利原子崩坏,从等级上来看,这都是稍有不慎,都可以埋葬序列5的能力!
但偏偏这些能力的拥有者,本身体质和生命层次却又完全类似普通人,换句话说,麦野沈利这种类型的,甚至可能死于半夜被人抹了脖子的刺杀,亦或者……极度害怕前方之风这样的人,对江睿没有威胁的前方之风,可以轻松的带走麦野沈利,甚至蕾薇尼雅这种没有准备,提前借用米迦勒力量顶尖魔法师的性命!
这就很奇怪,但这又很魔禁!
而此时,跟前方之风交缠在一起的江睿却是轻轻呼了口气,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畅快淋漓吧。
他是一个法爷,他也并不是多么喜欢近身战斗,但偶尔来一次金戈铁马的交战,听着耳边的金属清脆的断裂声,他竟然久违的感到了一丝爽!
一种,虐菜的爽!
但又跟那种随手可以斩杀的小喽啰又不一样,就很奇怪……
江睿是爽了,可前方之风憋屈啊!
伴随着锁链的一次次斩断,她又不蠢,自然推断出了对方的剑刃估计也是一把灵装,一把可以砍断任何物质性防御的灵装!
作为一个在宗教中长大,同样品质学优的好孩子,你跟我讲缺氧,我可能不懂,但这跟断钢剑一样的破玩意,我可是一眼就能分析出来的呀!
于是在躲了几次,脸上多了几道血痕的情况下,她放弃了正面的物理性防御,直接启用了一些许久不用的防御性术式,比如风盾,风墙啊,以及万恶的空气墙,然后……然后她就看到对方又套出了一把诡异的弯曲短剑,一下子就跟扎气球一般……
扎……扎破了……
唰!
脸上又多了一道血痕,她心态都快炸了!!
她算看出来,对方这个混蛋,就是疯狂着瞄准了她的舌头啊!!
对方看出了她舌头上的十字架是天谴术式的媒介!!
但这也说明了对方的确一直在受着天谴术式的压力,不然对方不可能针对自己的舌头!
哦,该死!
前方之风心神巨震!
顶着天谴术式的压力就能跟她打的难解难分了,万一……万一天谴术式被破了……她还玩个蛋?!
这样不行……
前方之风阴沉着脸,一锤挥出,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情报有误!撤!
这就是前方之风误会江睿了,瞄准对方的舌头,纯属是因为对方吐着舌头的战斗方式在剧烈运动的时候,那一抹甩来甩去的粉红色……真的有点恶心而已。
真的很想切掉它啊!
江睿暗暗盯住那一抹粉红,准备继续进攻时,却看到对方再度一发空气钝器后,竟然毫不犹豫的跑……跑了?
???
江睿惊了,这还是除了芙罗兰那种除了本能以外,第一个自己判断出局势,二话不说就逃跑的敌人!哦,食蜂操祈也算一个?
与此同时,他身边浮现出点点绿光,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一般皱了皱眉头,轻轻换了个拔刀的姿势——既然决定了用刀术开始,那就用刀术结束吧,刚好,他觉得神裂的唯闪还是蛮帅的,更重要的是,这种专门针对术式的能力出了魔禁世界后很有可能八百年用不到一次……
而之所以取消了原子崩坏,则是因为那一招……留不下尸体。
魔力感知一瞬间介入了里世界的发力构成,一条条蓝色的冰冷细丝疯狂摇曳,瞬间锁定了对方的逃跑路线——下一刻,刀闪!
“唉……”
天空中,若隐若现的闪过一丝叹息后,封闭大楼里,艾华斯却是挑了挑眉,轻笑道:“结束了呢。”
“你出手……能救下她吗?”
亚雷斯塔问道。
“我被警告了。”艾华斯伸出手,若隐若现的手臂上,闪过一道道信息流……“你关注错了人,亚雷斯塔。”
艾华斯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笑的很开心:“他旁边的小丫头,才是最可怕的那一个。”
“你知道的,能伤到我的……”
亚雷斯塔心累的点点头,沙哑道:“只有魔神。-”
他终于意识到了……他的计划,仿佛进入到了一个不可控的方向……
但如果在这里杀了神之右席的一员,罗马正教就有了对学园都市的开战借口……
“他停手了。”就在亚雷斯塔再次陷入宕机的时候,艾华斯眼中却露出一丝惊讶,道:“他没有杀掉那个家伙。”
学园都市中,看着被江睿击落在地的前方之风,九尾默默的散去了散发着幽能的黑色漩涡,那并非是单纯的召唤装置,也是一种高威能的警告,只不过交战的空间在异维度罢了,她是星灵,哪怕对于原著没有江睿了解,但她对于艾华斯这种生物,却比江睿了解的多。
自己的警告加上蕾薇尼雅随时可以支援过来的情况下,对方应该会放弃这个前方之风吧?
九尾屁颠屁颠的跑到江睿身旁甜甜的一笑,深藏功与名。
“爆出了……咦?你没杀掉他吗?”
此时,前方之风已经被一种莫名的术式包裹,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在他左侧肩膀到右侧腰部的位置,几乎被腰斩的巨大创伤正在被江睿用圣光魔法吊住了一口气息……
“还不到时候。”江睿轻轻一笑,道:“我要给亚雷斯塔一个继续合作的理由。”
前方之风的袭击,哪怕江睿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他也不能否认只是他错漏的一环,如果让这一环引起了整个拉莱耶计划的变动,那无疑是不值得的。
亚雷斯塔也没想到,此时的江睿,也已经改变了行事风格,从现在双方的交锋,就彻底是……整个拉莱耶超凡者阶层和世界NPC的交锋了!
“而且,青草。”
江睿转过身,看向一直懵懵的高冷少女,轻声道:“我记得我答应过你给你一个对付圣人的机会。”
“留着前方之风的生命,后方之水肯定会来回收,到时候,就看你的发挥了……”
“……”吟吟青草一怔,愣是没有感到丝毫的惊喜——
完了,真的……还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