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耀艾澤拉斯
小說推薦光耀艾澤拉斯
见众人都打算到下层去,亚伦想了想,没有拒绝。
从地下一层的规模来看,诅咒教派在此囤积的亡灵的规模绝对不只是之前被阿拉基指挥着围攻亚伦的那一点,根据众人的推测,这里本应有的亡灵数量至少也是之前出现的那些亡灵的四五倍以上。
如果再加上诅咒教徒们,亚伦觉得只凭自己恐怕不太好应付,如果有其他人的帮忙肯定更好,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温蕾萨和伊露希亚一个游侠一个法师在密闭空间内都不太好发挥。
亚伦和乌瑟尔一起踏入了地下通道,温蕾萨和伊露希亚紧随在后,四个人警惕地在宽阔的地下通道之中潜行,这条通道相当宽阔,想来是为了方便那些体型巨大的亡灵生物从中行走,毕竟如憎恶之类的大块头站在那里就已经比得过三四个寻常成年人并肩站立了。
也许是因为撤退的比较匆忙,这条地道之中不时可以看到一些亡灵的肢体残留在地道之中,这也坐实了那些亡灵就藏在地下的猜测。
很快众人就走出了联通两层的倾斜通道,地下二层的空间完全是由蛛魔们挖掘出来的,其风格也是明显的蛛魔风格,行走期间,亚伦和温蕾萨甚至有种回到了艾卓尼鲁布帝国的错觉。
为了避免在这错综复杂的地下空间之中迷路,也是为了找到那些亡灵的存在,亚伦一直都是依靠真理守护者侦测到亡灵生物存在之后发出的光芒,有了这光芒的指引,亚伦有信心找到藏匿在地下的亡灵和诅咒教徒。
唯一让亚伦感觉很奇怪的一点是,自从进入地下二层之后,真理守护者散发出的光芒就始终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按理来说,从上面来到第二层之后四人已经走了很远一段距离了,总不可能那些亡灵一直恰到好处地跑在众人前方,并且维持着双方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着一个差不多的距离吧?
“你们有没有觉得前面有什么人在盯着我们?”身处亚伦身后的温蕾萨突然开口道。
此时众人差不多在地下二层行走了半个小时,即使是经验丰富如乌瑟尔也难免产生了一点焦躁的情绪,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听到了温蕾萨的话之后,亚伦最先停下了脚步,“关于这件事的话,我也有件事想要告诉你们。”
听亚伦说完他的疑惑之后,乌瑟尔看了他一眼,虽然没说出来,亚伦却明显感受到一股年轻人果然经验不足的感觉:“这件事你应该早点说的,事情很明显,有什么人在引诱我们往洞窟深处走。”
“引诱?”亚伦挠了挠头,对乌瑟尔说道:“这不太可能啊,那些亡灵如果一直和我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话,总归是要留下痕迹的吧?而且从我跟那些亡灵的接触来看,他们”
“那就不是亡灵在前面。”乌瑟尔“风行者小姐,能麻烦您用照明箭照亮前方的道路吗?”
温蕾萨立刻射出数支照明箭,将众人眼前的地下通道全都照亮,虽然大部分区域都非常空旷,却还是有几只匆忙飞起来的蝙蝠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蝙蝠?!”亚伦一看到那只蝙蝠立刻想到了某些老朋友,虽然地下洞窟之中有蝙蝠生存并不是件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与亡灵联系到一起的蝙蝠立刻就让亚伦想到了恐惧魔王,开口喊道:“前面的是哪位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德赛洛克?巴纳扎尔?”
“混蛋,你是故意不说我的名字的吧?!”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前方的黑暗之中传来,其中还夹杂着些许愤怒,“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你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
“啊哈,果然是你啊,瓦里玛萨斯。”亚伦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从微笑变得严肃,紧紧地盯着前面隐约可见的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都被我杀了,你怎么敢出现在我面前?”
“嘿嘿,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我要先走了。”瓦里玛萨斯没有反驳亚伦的话,来到艾泽拉斯的五名恐惧魔王之中除了恐惧魔王的领袖提克迪奥斯之外,玛尔加尼斯比另外的三个恐惧魔王都要稍微强上一些。
“想要杀我,你还是先找到我吧。”瓦里玛萨斯留着这么一句之后便彻底消失不见,即使温蕾萨再度射出照明箭也没能把对方找出来。
而亚伦手中的盾牌散发出的光芒也逐渐变淡,看来刚才引着众人一路前行的就是瓦里玛萨斯无疑了,而现在那家伙已经消失了。
就在亚伦想要找到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恐惧魔王的时候,却听到身后的温蕾萨如此说道:“嘘,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亚伦停住了动作,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果然听到了一丝非常轻微的轰鸣声,那声音似乎是从前方的地道传来的,“是敌人吗?”
亚伦第一时间如此猜测道,他认为刚才出现的恐惧魔王绝不会只是露一面那么简单,现在听到的声音必然和那个恐惧魔王有关,很可能就是那个恐惧魔王带来了亡灵大部队。
然而很快原本细微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隐隐还因为在地下空间的回荡而增强,随着声音越来越大,亚伦也意识到了这声音的奇怪之处。
“听起来,有点像是浪潮的声音?”乌瑟尔最先反应过来,可是随后却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猜测似乎有些过于滑稽了:“这里可是地下,怎么会有什么浪潮,而且这里也不像是有什么地下暗河的样子。”
“没有地下暗河,可是我们头顶不就是达隆米尔湖吗?”亚伦抬头往上瞥了一眼,也许那个恐惧魔王就是打算把自己引到这里来再用湖水灌进来把自己淹死?
“确实有这个可能啊。”伊露希亚认同了亚伦的猜测:“我们在这地道里也走了挺远一段路了,应该确实到了达隆米尔湖的下方。”
“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是不是有点太漫不经心了?”乌瑟尔收起了手中的战锤,急促地说道:“我们这可是要被水淹了啊!还不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