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天元大陆两半山,一日,有一名道人,御剑东来,恰逢西华剑派牧闻真人,与心剑门奔雷剑客仇稚斗法。少顷,仇稚获胜,志得意满,回到山顶草庐。其间,有心剑门十几名弟子,以及几十名观战的江湖豪杰。
众人皆夸耀仇稚,天下快剑无双,唯道人摇头不语。仇稚门人不悦,上前斥责。道人不发一言,少顷,虚空一挥手,虚空生灭,山河破碎。两半山,再度一分为二。这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剑,将山体剖开,与先前两半山,被人用剑劈开的剑谷,长度,宽度,深度,分毫不差。
众人再望向道人,那道人当着众人面前,踏破虚空,杳然而去。
仇稚大惊,回想起道人形貌,正是心剑门,七百年前,三代门主剑道人样貌,这两半山,也正是剑道人试剑所为。
这便是心剑门,关于‘剑道人’的记载。
至于‘植树老人’,说的是流花大陆迁州,卫山灵檀被伐一事。
卫山有一棵高耸入云的灵檀树,三十人合围粗细,不知年岁,卫国皇帝大兴土木,要修建未央宫,派人去卫山砍伐佳木,这棵灵檀树被看上。正当众人要砍伐这棵灵檀树的时候,有一个老人不知从何处出来,声称这棵树是他种下的,他要带走自己种下的树……在千百人的攻击当中,老人毫发无损,卫山只留下了一个三四百米大小,五六百米深的大坑……
这个大洞,丁乙在参加青莲争霸赛,路途上亲自去看过。这个卫山,山顶的大洞,附近还有一块千年前树立的石碑,石碑上记载的就是这段故事。
‘旁观者’的故事,也非常诡异,据说两千多年前,魏国的太子,与一名大臣的老婆私通,被人撞破后,太子灭杀了那名大臣全家。魏国太子以及他的手下,都是神通广大的修真者,事后现场的处理,也很干净,不过魏国的史官却在第二天,详细的记下了这件事,这名凡人的史官,声称他是被一名叫‘旁观者’的大能修士逼迫,不得不留下这样的记录……
随后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旁观者’出现了好几次,最近的一次,出现在神武帝国建国十二年。萧锋大帝在自己的书房,撞见了‘旁观者’。‘旁观者’当时正在勘校,御书房的史书,萧锋大帝非常惊讶,便与‘旁观者’交谈。‘旁观者’直言不讳,告诉萧锋大帝,他是一名时间修士……
杨家彪道:“那岂不是说,时间修士可以长生不老,是这世上的陆地神仙?”
丁乙笑骂道:“家彪,让你有空多读书,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时间修士只是他们能穿越时间,出现在过去,现在,未来,不同的时间点,他们一样会有生老病死。”
吕品回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空间为尊,时间为王’国师身具空间、时间,两种至上资质,现在空间神通小成,说不定,过些时日,时间之谜的契机也会出现。”
吕品回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在小世界民间,丁乙是‘天命之人’的说法,很盛行。
而这其间,罗冰与夏侯易的论述,以及丁乙在小世界显示出的种种不可思议,都让人将丁乙神格化了。作为丁乙身边的人,不论是和他最亲密的道侣孟蝉,还是他的几个核心弟子,对此也都深信不疑。就连那些从大世界下来的‘天外来客’,也都附和这种说法。
虽说,丁乙本人对这一套说辞,一向是嗤之以鼻,不过在小世界,还没有完全摆脱神佛巫鬼信仰的人,对此是坚信不疑的。之所以,丁乙在小世界推行各种政策,几乎没有任何阻碍,这其实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答应了冯妤,下午还要去观摩她和韦嵩的教学,丁乙并没有带吕品回,杨家彪走太远。
半路收到冯妤传讯,这堂大课要在红树林开讲,丁乙不得不再度带着两人折向红树林。
天池这边的红树林,主要由红榄,赤榕,红杉四五种红树植物组成,尤其以赤榕最多,远远望去就像一片赤霞,非常壮观。
到达红树林外,几个天灵修士的旁听生,在红树林外,正在维持秩序。看来冯妤和韦嵩,对这堂大课,花了不少心思,因为现在距离上大课的时间只有十来分钟。
维持秩序的旁听生,当然不会阻拦丁乙,不过丁乙并没有擅自闯入,而是和其他人一起在外面等待。
距离上课时间,只剩下五分钟,冯妤解除了警戒,众人这才得以进入。这是天灵修士的专业课,来这边听课的,除了这些新生、旁听生,学校的好些高层也过来旁听。
延绵十几公里长,两三公里宽的红树林,是人工造景。神水宫的修士,乃至后来的玄藏学院老师,对这一片红树林都进行了精心布置。
这里的景致绝美,冯妤把这节课,安排在这里,看来是煞费苦心,有心在教学上向丁乙深度学习。不论这堂课的效果最终如何,仅仅是这份心力,还是值得去肯定的。
红树林里,一半的树都泡在水中,不过来上课,听课的众人都是修真者,大半的人都会飞行,就算不会飞行,树与树之间还有栈道,树下还有独木舟,木筏,也能通行。
进到红树林里面,很多树上都寄生着一朵朵发光花卉:冷幽兰,灯笼花,金银花……这些变种花卉五颜六色,散发着幽光,将红树林里面装点的宛如仙境一般。
红树林中心的一片空场地,冯妤踏波而行,她没有穿教师的制服,而是一袭白色的宫装纱裙,像传说中的仙女一般。
四周的大树上,布置了一个个天然的座椅。进到这里来听课的学生,在冯妤和几名旁听生的帮助指示下,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丁乙和玄藏学院的老师,也都被请到一个个专门的位置。
丁乙的座位在铁中堂下方,左侧是安松,右侧是古岳,下方则是许之渐。老师们的座位,高层的在上方,普通的则在最下方。靠前面的留给那些新生,旁听生,以及像吕品回,杨家彪这样,插班听课的,在靠后面的位置。
修真者不需要挨个查看人到齐了没有,只要放出神识,就能了解现场的情况。看冯妤还在等待,丁乙问铁中堂道:“老校长,怎么没有看到韦嵩?”
铁中堂道:“韦嵩,姬大家,蔡大家,他们还在做最后的布置,小妤非常挑剔,她是个完美主义者,她虽然没你那么本事,不过看得出来,她非常用心。”
丁乙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
一名旁听生匆匆赶了过来,他应该算是,最后到达这边的学生了。
冯妤微微颦眉,显然她对这个吃到半分钟的旁听生有些不满,她打出一道光标,指引那名旁听生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待那名旁听生来到自己座位,还没完全坐下。冯妤轻轻一拍手,红树林里所有的光线,在下一刻全部消失了。
这里当然是事先就布置好了阵法机关。
一阵宛若天籁一般的歌声,渺渺传来,一束光从水下射出,一个巨大的仙蚌缓缓从水下升起,转瞬蚌壳张开,一个绝美的女子,在蚌里面六颗大珠的照耀下,徐徐从里面站起了身。
丁乙这才发现,这绝美女子竟然是朱灿。丁乙想起了中午时候,铁中堂说冯妤通过游戏的方式教学,莫非这就是冯妤的教学方式?方才的渺渺天籁之音,应该是姬优的手笔,这边的光影布局,不用说,蔡媚娘也出力不少,此刻再见到朱灿……这小妮子不过上一节大课而已,犯得着劳师动众么?
以冯妤的能力,想必她是请不动姬优,蔡媚娘她们的,更何况,还有和她不对付的朱灿。大家之所以全力配合冯妤,想必这应该是铁中堂下得命令。这从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铁中堂对这些天灵资质学生的重视。
朱灿被称作小世界舞神,她身姿婀娜,动作清灵,宛如出水的芙蓉,又恰似蹈水的精灵。配合着红树林优美的旋律,朱灿翩翩起舞……
一曲终了,朱灿再度钻入仙蚌里面,蚌壳闭合,红树林再度变成了漆黑一片。
场中再有光亮,先是影影绰绰,继而越来越清晰,恍惚间,众人看得分明,场中的人是冯妤,那些光亮来源于她那一身珠光宝气的法衣。
“龙宫的朱灿仙子,方才在红树林,为大家献舞一曲,只是她走得匆忙,遗失了她头上的金簪,还要有请我们玄藏学院的诸位学员帮忙找找,大家愿意帮朱仙子,找到她心爱的金簪吗?”
学生们都大声的叫囔道:“愿意。”
然后冯妤点将,叫上一名新生学员,让他来到场中。场中全是水,那名学生一时有些踟蹰,不知道该如何下到场中。
冯妤乘机教授大家蹈水术……
丁乙会水系的蹈水术,天灵师的蹈水之术有别于水系的蹈水术,同样是利用水的表面张力,达到在水面活动。水系的蹈水术功法,注重修士与水的亲和力,而天灵师则是利用天地伟力,作用于水面,加强水面张力和应力,而达到活动自如。
丁乙点了点头,冯妤看来是把‘寓教于乐’的精神领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