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这个点最好设置一个永久性工事。”关荫站路边指着一块高地声称。
师长在旁边擦找冷汗。
都说关老师贪婪,同志们总算见识了什么他妈的叫作贪婪。
他恨不得把对面的平地都抢过来,还口口声称自古以来。
你找出个自古……
卧槽你还真能找出一大堆啊?
那行,我们听你的搞他丫的!
但是你搞清楚,这是距离人家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搞一个,这不要紧。”关荫认为没任何问题。
同志们还不适应现在的情况。
这得正确引导才可以实现。
“那就搞一个?”师长看团长。
团长看营长:“搞一个看下吧!”
对面又哭了。
这是第八天,他们修了八条道路不算还修了八十个永久性工事呢。
真是奇哉怪也,你们咋修得如此神速啊?
废话,新型挖掘机上山了!
“从来听说过五九下山,没听说过挖掘机上山,啥玩意儿在帝国手里都能玩出新花样。”那边的阮校尉扭头就往山下跑去,得找鸿胪寺赶紧沟通一下啊,你要再不阻挡那货把工事修到界碑北面零点一纳米的地方了,这谁受得了?
那边的鸿胪寺早收到了,可问题是帝国鸿胪寺说了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动工啊。
咋办?
“还是让海里的那帮吃洗衣粉的消停点行吧?”鸿胪寺急了。
看,现在多听话。
跟你讲道理你不听那就得派惹事精搞你。
“让那边再加点紧啊,让那王八蛋闲着就是天下的灾难啊。”那边的鸿胪寺正倾只好又找礼部。
你们不抓点紧,那土地真没咱啥事了。
今晚,关荫闲着没事儿跟媳妇儿们猜拳。
“我赢了,咱们明天多修一条公路;你们赢了咱多修一个地堡吧。”关荫很为那边着想,“让步够大了。”
不是他愿意让步,老丈人打电话要求大小姐务必说服女婿娃不要再搞事情了。
大小姐就发动了全家齐上阵。
得让他消停点儿。
他这哪里是搞事情啊,简直就是去讨债的嘛。
“当年拿了我们的,现在把利息给我吐出来;当年亏欠我们的,尤其是生命你得用……来补!这叫个道理!”关荫跟那边隔着界碑冲他拱手的校尉说。
但是你得循序渐进呐!这么着急你咋一点也不急着办大事?
“大师姐都等得快冒火儿了!”景姐姐劝道。
关荫很奇怪,你们的善良咋就这么过了头?
结果猜拳没分胜负,关老师倒被姐姐妹妹收拾了好一通。
你这人不要太过分告明白吗?
仗着自己是大宗师就敢随意欺负姐姐妹妹们?
有能耐你跟令嫒猜拳耍赖啊!
“我看他就是欠收拾,你交给我吧,今晚让他知道什么叫手抖腿颤无法嚣张,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铁头了。”二小姐果断上去一顿生扑,“铁头娃在本宫手里也就是一块泥想塑啥样塑啥样懂吗?”
二小姐威武!
这次醋坛子仙儿都没拦着。
要知道,这可是见机会肯定先下手的醋坛子!
这么一整反把二小姐搞糊涂了。
“姐姐,你是不是阻拦一下啊?我下口了,我下手了,你没看见啊?”二小姐急忙请示。
仙儿白了一眼,今天你随便收拾他。
你就是抓到猫耳洞里都行的。
气坏了。
“没见过这么双标的,你看看跟小宝贝儿猜拳吧,再看看跟咱们玩儿。”仙儿怒问道,“这么对待你老婆,你良心不会隐隐痛?”
不会。
“来,咱俩先把这人给收拾了吧。”二小姐招呼小姐姐。
就是因为双标……
你知道他跟女儿猜拳是怎么玩的吗?
他痛恨自己出的不快,小可爱叼着苹果,好整以暇慢悠悠出个啥,他提前一步能把被克制的送过去,对他老婆简直就是欺负,仗着出手快变化稳你出啥他都克制,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小姐姐表示早都习惯了。
他但凡对老婆有小可爱一半好,姐姐妹妹们都高兴到哭了。
“你理论经验很丰富,还是我来吧,我加强一下实战经验。”被气坏的小姐姐就跟要吃人一样狠。
这时候,胡萱跑了进来。
嗯?
你们干什么?
两员女将你策马奔腾呢啊?
“这哪里是惩罚,这简直是奖励。”宋姐姐背着手溜达进来一看羡慕极了。
关荫奇怪道:“你咋还感慨上了啊?”
“这么形容一下我们夫妻的关系,你可能就明白了吧。”宋姐姐唱道,“我们,背对背,拥抱——”
哦哦!
那明白了你闭嘴。
“说的好像谁不是呢。”胡萱也很恼火。
一周不见面,见了各自玩手机?
你宁可快音抖手看小姑娘,也不在乎自己老婆有多漂亮啊?
躲着。
分明是躲着。
这得打!
但是你们今天又为啥奖励老公?
“来,宝贝儿给宋姐姐做个示范先。”赵姐姐抱着小可爱凑了过来。
两只妖精立马跳下地,这就不能胡整了。
小可爱慢悠悠地出了个剪刀。
女儿奴下手很快但为啥送了个布过去?
“再来!”小姐姐往背上一趴勒脖子。
宋姐姐:“你最好产生点距离先。”
为么?
宋妖精表示:“你这是让他欲罢不能呢还是继续耍赖?”
哦?
你懂?
“废话,为那小子有点精气神,姐姐啥招数没用过啊。”
宋姐姐一声叹。
胡萱忙点头。
这话太让人赞同了。
小可爱再出了个石头,这次比上次还要慢。
小嘴儿啃果子呢,心里就嘲笑:“哼,泥萌号称跟人家抢爸爸嘞,就这?”
女儿奴立马一个剪刀。
可问题是他明明出的快!
“天意,这就叫天意,这世上,天意注定克制我的,也就我小宝贝了嘛。”关荫很得意。
输给小宝贝咋了?
我就愿意输给小宝贝儿!
就是这大妖精在背后捣鼓的有点让人昏昏欲睡。
对了,你们找过来有啥事吗?
“我就是为了打扰你办事儿。”宋妖精坦白。
嫉妒。
老娘就嫉妒咋的嘛?
胡萱却是有大事儿的。
“请柬,这是节度使府的文化幕僚长,和礼司的主事,以及知府府的礼所,县里的贤达,联合发来的请柬,有个酒会想请你参加。”胡萱自动过滤了“天后大人们如果赏脸”这句屁话。
这消息让关荫为难了。
去吧,老子不喝酒。
尤其不喝酒宴上的酒!
“酒这个东西,小酌很怡情,但要在什么酒宴上,喝酒,那是向权和钱低头,权和钱欺负人的玩意儿,不是什么好东西,所谓中国酒文化,现在已经被这些酒商糟践了,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关荫早就在礼部批判过大事一顿酒小事喝三天的陋习,尤其在正经做事的时候。
那咋办?
关荫觉着要听一下媳妇儿们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