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做女俠
小說推薦我在江湖做女俠
向北巡视边境不可,向南却无人劝谏,宫中繁事太多,不断有贵家妇女入宫探视,这种杂事,杨伊自然是要避开的。
看过报告后,杨伊决定前往汉中的水师基地一趟,如今汉水沿线,一共设有三个水师基地。
汉中、武当县、襄阳,一共三处;襄阳乃是前线,武当县为后盾,而汉中则是水师新兵的训练处。
虽然不如吴国水利便利,不过大汉如今雄踞诸多江河的上游,如今千万民众中,选出一万人的水师,还是可以的,这次就是巡查一下这支水师训练的如何,虽然无法再从数量上增长,那么提高其战斗水准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准备之事自是交给底下人去做,交代过后,杨伊便不再去想此事,自然会给她预备好一切的。
次日一早,杨伊便出宫了,这是在汉地内部行走,也不再穿便服,还是在张牧之和苏湘的陪同下,由两百余骑护卫着。
这一次走的是子午道,在寒冬来临之前,共发三十万民夫加二十万奴隶,主要修建故道、褒斜道、子午道这三条道路,因为前几年的修建,这三条道路计划工部早已完成,甚至都修建了一半了。
如今只需要完成剩下一半,只用了三个多月,就基本做完了大体工程,剩下修修补补的,却不是短期能完成的,如今是开辟了能容两车并行的山路,不过部分险峻区域仍旧只能容一车所行。
山道两旁,有塞堡坚守,并有户部吏员在此收取商税,实际上就是过路费,不过都有定钱,一车多少钱,一人又是多少钱。
子午道倒是如今来往最多的山道,因为来往的人多了,本来一些因险峻堵塞处,也被户部协调工部迅速的打通,冬天固然冷,但是也是能做工的。
这子午道开辟于秦末汉初,当年项羽封沛公为汉王,都南郑,汉王之国,从杜南入蚀中,去辄烧绝栈道,盖即此(子午道)。
东汉王升《石门颂》称:“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
秦末楚汉相争,高祖被迫去汉中就汉王位,所行路线即子午道。
但其后200年间此道都不见于官方,盖因尚未辟为驿道。后平帝元始五年秋:“(王)莽以后(即王莽女儿)有子孙瑞,通子午道”。自王莽疏通并将其辟为驿路后,才出现子午道这一名称。
子午道自长安直南入子午谷翻越秦岭通往汉中、安康及巴蜀;子午谷及子午道的得名,当与这条河谷及从长安南行开始一段道路的走向基本取南北方向有关。
这时代称北方为子,南方为午,南北走向的道路即称子午道路,但子午道全线并非正南正北,而是从长安到秦岭分水岭稍折西南,其后又转为由东南向西北,最后一段转为东西方向。
在杨伊大肆开始修建这几条官道之前,子午道的走向,大致由长安城出发,到子午谷口,溯谷而上20余里,至子午谷与沣峪东侧支流的分水岭,越沣水支流而下到附近沣水河谷,沿谷向南约20里至子午关。
从子午关南行,越秦岭主脊,复循汉江支流旬河上源而下,翻月河梁至月河坪,南渡月河后溯沟而上,越岭进入汉江另一支直水流域。
循直水南下,到池河;从池河折西北上马岭,过马岭关,绕汉江北侧的九里十三湾,过子午河,向西北绕汉江,进入汉江平原,到达汉中。
新修的山道,在秦岭以北的子午道北段和子午镇以西的子午道南段仍依旧道,而子午道中段走向则发生变化。
改行新线后,旧线也并未废弃,新线去汉中比旧线捷近,但旧线去汉阴等地比新线捷近。
整个子午道全长千里以上,其中穿行于山间的谷道占据大半,道路崎岖,沿线居民稀少,在之前全线沿途没有一个县级治所,而今虽然开辟了新道,也仅有一个石泉县。
以前是因物资供应和安全保障存在诸多困难,致使此道利用率较低,在之前咸阳或长安与蜀地之间交通多取褒斜道或故道而不取子午道,其使用多涉及军事活动。
如魏正始五年,魏大将曹爽率步骑十万余伐蜀,兵由骆谷、子午道并进。
魏景元四年(汉景耀六年),钟会率十万大军,分从斜谷、骆谷、子午谷三道伐蜀。
这条山道如今开辟新线之后,倒是超越了故道和褒斜道,成为最繁忙的所在。
现在汉地,只要不出边境,以她这这护卫力量,随处可去,绝对能护杨伊周全,这一路也行的顺利。
虽然碰到不少商队,也没遇见什么跋扈之人。
来至汉水之畔,杨伊勒住马,凝视着远处坚固的城墙,这是新建的城墙,也是工部依着新材料所建的,维持几百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观望片刻后催马向前面水师基地行去。
水师基地所建之处,离城并不远,毗邻河道,前后也只用了一年,基地已建的算得上牢固。
从外面看就是一座小城池,防御严格,出入只有士卒。
“来者何人!”早在杨伊带人向着基地行去时,被对方哨兵发现。
他们来到门外,就有数十人在前喝喊着。
“我是从长安城而来,请你们将军甘毅出来,他识得我等身份。”杨伊自不会在这等情形开口,与那些哨兵对话的,就自然是张牧之。
“那你们等着!”喊过话后,就暂时陷入沉寂。
不一会,上面再次有人探头下来,这次来的正是甘毅,他正很是严肃的打量下面来人,忽然一眼看到队伍中一人,面色顿时大变。
“快!快将吊桥放下!城门打开!”甘毅慌忙吩咐的说着。
见此,士兵过去放吊桥开门,杨伊在张牧之保护下,行进水师基地。
“陛下,微臣没想到您会前来,让您在外面久候,实是……”甘毅是火爆脾气,却并非蠢笨,在杨伊面前,是很有分寸,迎出来跪拜行礼。
“这事怎能怪你,又未提前派人通知与你。”杨伊微笑的说着:“朕此次前来,是来看一看你的训练情况,这水师现在被训练的如何?”
“陛下,水军是如今重中之重,这后部训练基地,如今尚有五千人,都是善战之士,等陛下一纸诏令,皆可出战!”甘毅一提及自己训练的水师,立刻眉飞色舞,介绍的说着。
见这样,杨伊并不在意。
涉及到水师,就立刻非常严格认真,对这样的水师将军,杨伊很是欣赏。
二人边走边谈,行出很长一段路,来至议事厅。
而在此之前,杨伊一路上见到不少场地,一入议事厅,很是感兴趣的说着:“你这里布置的不错,实是未想到,不过年许未见,这里就翻天覆地,有着这样的变化,适才路过几个场地,是寻常训练之所吧?”
“陛下说的不错,这几处都是训练水师士卒所建,为了锻炼水性。”甘毅说着。
“实战可是在河道上进行?不曾扰民吧?”
“请陛下放心,不曾侵扰商船;附近渔民都在其他河段捕鱼,便是有附近,也会获得相应补偿,不会影响到附近百姓。”
“如此便好。”闻此,杨伊满意的点点头。
“不知陛下何时观看实战?微臣好下去安排。”甘毅犹豫一下,终是问的说着。
杨伊笑着摆摆手:“不必刻意安排,这两日你训练之前告之于朕便可。”
“是,陛下,臣便在实战训练时,请您一观。”甘毅闻此,松一口气,这样一来,省得自己打乱这段时日训练计划了。
正说话间,外面突然响起一阵骚乱声。
杨伊一怔,甘毅更是一惊,谢罪说着:“臣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杨伊许可后,甘毅匆忙推门出去,片刻甘毅从外面走进来面容上带着有些轻松的笑意。
“陛下,是基地的几个校尉,准备让我过去观看几营水师士兵比拼。”
“比拼?”杨伊不解的看向甘毅。
“是这样,陛下,军中训练,本是辛苦,又没有战事,因此臣在训练之余,也会进行各营比武,这可检查漏洞,排出名次,也有益检拔人才。”甘毅忙解释的说着。
“是这样?”杨伊眼中顿时升起兴味之意:“介意朕与你一同前往一观否?”
这种已经类似于现代的比武了。
“这是臣的荣幸,只不过都是些粗陋汉子比试,怕有污视听!”甘毅犹豫一下,说着,在这种营地比赛中,粗话不计其数。
“怎么会!”杨伊笑的说着:“左右今日无事,索性过去一观,张牧之,你且让随行的先去歇息,只留下一队人便可。”
“是,陛下。”张牧之垂首说着。
这里是汉境腹地,又身处军营之中,自是不必再跟随着几百人,只留下一队人随行就已经足够。
见杨伊并不疲惫,甘毅本欲劝其先行歇息之语,顿时吞咽回去。
“我这就命人去给诸位安排住处,张指挥,若有何要求,只需派人说于我便是。”甘毅对张牧之说着。
后者微笑的说着:“便有劳将军了。”
“都是陛下的臣子,何必客气。”甘毅说着,步出议事厅,在外面唤来一个后勤官,令带张牧之诸人下去安排。
在带杨伊前往比武场地前,甘毅已命人准备好众人住处,又吩咐人在场地内备好茶点,以供杨伊食用,这才陪着杨伊向空地行去。
水师所在基地,占用的是城外的一处大片荒地,在原有基础上,更是扩建两倍,平日纵是不出去实战训练,在营地内出操演练,地方也是足够。
这里是因为当初前线所在,地多荒芜,如今却眨眼间就变成寸土寸金的所在。
这处水师共有五营,都不满编,每营战斗方面,各有优势,平日里便总是较着劲。
只是战斗稀少,可以说是基本没有,这汉江上,也没得水匪,加上襄阳、南乡郡皆被夺,汉江就成了汉吴两国所有,他们只得从日常比武中来较量。
“这里是演武所在?建的不错。”来至一个空地,只见此处周边一圈设有看台,中间是大片空地,站在高处,对整片场地可谓是一览无余。
杨伊在甘毅陪同下,在看台一处坐下,等全军士兵山喊跪拜行礼后,杨伊看着下面士卒,兴致不低的说着。
“陛下,说是水师,平时也在陆地训练,现在天寒风寒,水中不宜多战……比拼的第一场,就是体术。”甘毅解释的说着。
杨伊点点头,这是赤手空拳之术,虽少见血腥,却见得身体素质和功夫,是军队的基础,像是汉军各部,之前在战备时,就组织过全军大比武,更有军爵奖励。
跟随的侍从,也甚感兴趣的看了下去,他们禁卫,皆是优中选优,个个都是一军之冠。
很快众人被下面场地中的比武吸引注意,最先出场是一批身材魁梧汉子,看的出,他们身手不错,不过在张牧之眼中,只是合格。
最后这几人中,一个最有力者,赢得胜利。
这种单纯以力搏斗之术,让杨伊破有些失望。
不过随后出场的一组中,有些个身手灵活敏捷者,很有些不同。
杨伊眼睛一亮,扭头问甘毅:“这几人身手,与先前诸人略有不同,看他们出手,并不犹豫,是见过血,是从何处招来?”
“陛下,大部分水兵都是新招募,虽然经过训练,只是合格,不过臣曾募得一些水贼出身的,投靠而来,他们见过血,出手与一般正兵不同。”
甘毅说着:“水贼有狠力而无军纪体术,新兵有军纪体术而少有狠力,两相结合起来就是精兵了。”
“水贼?”闻言,杨伊越发仔细看向场中,果见这几人出手动脚,一着一势简练狠准,毫不犹豫,的确非寻常士卒可比。
这几人算是不错,论实力未必较经过训练的正兵强悍,但心性中多出来的狠辣,却是难以凭借训练训出来的。
“这些人,在水师中人数多不多?”杨伊问着。
甘毅明白杨伊所言何意,心思一转下,回答的说着:“陛下登基之后,百姓安居乐业,吾国水贼甚少,这几人是从荆州流亡到这里,被臣招收,与他们一起还有一批,加起来不过百余人!”
“可惜了。”杨伊闻言,倒是叹了一口气,国事艰难,恨不得力量再多一分,等到战时,那么胜算也就多上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