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帝
小說推薦神道丹帝
“你们玄煌门不好欺负?那我们白虎会就好欺负了是不是?”
玄煌门中,封临平静的声音宛如霜雪般卷席整座府邸,明明没有蕴含什么力量,可是那冰冷的语调,却如一把利剑插入每名弟子的心房,让他们神色一乱,险些跪拜下去!
“好,好强,这就是白虎会会长的力量吗?”
玄煌门等弟子在心中惊颤不已,恐惧地望着封临!
他们都知道封临很强,却没想到这么强大,明明没散发出什么强大的气场,可是却只凭借一句话,就让他们心头胆颤,险些跪了下来,这实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封临师兄说笑了,白虎会可是太乙宗门四大会,给叶凡一百个胆,叶凡都不敢去欺负,不过叶凡只是想讲点道理罢了!”
“萧临擅自闯入我玄煌门,还对我出手,难道我把他揍一顿不行吗?”
“你们还要我赔偿,这究竟是我们玄煌门欺负白虎会,还是白虎会欺负玄煌门?”
在玄煌门等弟子心头皆颤,全身乏力之时,叶凡平静的声音,在封临话音刚落之后,也赫然响起,没有任何的畏惧!
“你!”
封临听完叶凡这话,神色顿时一凛,一阵强大的压迫,渐渐从他身上升腾而起,随压迫而起的,还有他强大的杀气!
“叶凡师弟,你做得有些过了吧?我们并不是有意来找你们麻烦,只是受了长老之托前来寻你有些事,萧临是随我们一起来的,他之所以对你出手,主要是你在对付他妹妹萧岚,想要讨个公道罢了!”
凌战见封临神色不对,连忙按住他的肩旁,截断他的话,却神色同样严肃地望着叶凡说道。
“公道?我看是打了老的来小的!”
叶凡冷笑,却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了一下,转头望去,只见萧辰正在狠狠地瞪着他,并且一直朝他使眼色。
叶凡一时无奈,尽管他不怕他们,不过萧辰却担心玄煌门等人的安慰,让自己见好就收,不要做到太过分!
想到这里,叶凡从怀中取出一瓶六品丹药来,扔给凌战道:“不过凌战师兄既然这么说,那我叶凡就给你一个面子!”
“这一瓶六品丹药,就算我的补偿好了,此外再跟他说声对不起,不过我不会跟他妹妹道歉,这是她活该!”
叶凡一边说着,一边转头望了一眼被他踢晕的萧岚,完全没有被她美貌迷惑,反而一脸鄙夷地说道。
“活该?你特么再说一次,看我不抽……”
封临听完这句话,直接炸了,就像是什么底线被人冒犯了一样,双眸骤然一冷,就要对叶凡出手!
“行了,封临,别说了,大家都别说了,看在我面子上,此事揭过!”
凌战连忙拉住封临,并且出言安慰了两方。
“就此揭过?开什么玩笑?我之前给他面子,可是他却一点礼数都没讲,还出言侮辱女人,你让我揭过?”
封临一听,登时不干了,指着叶凡的鼻子骂道。
叶凡扫了他那张比仙女还要美貌三分的脸,不由蹙了蹙眉头,这货不会是经常混在女人堆里,把自己当成女人了吧?
等等,不对呀,自己什么时候侮辱过女人了?
“封师兄,叶凡年纪尚小,不懂人情世故也很正常,不过他之前所说的话,也并不是侮辱什么女人,只是脾气太暴躁了,我愿意为他做出赔偿!”
萧辰见叶凡脸色阴晴不定,顿时猜到这小子是心有不爽,连忙赶在叶凡之前冲着众人抱拳说道。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瓶丹药递过去:“这一瓶丹药中共有三颗五品丹药,算是给萧临师兄妹妹的赔偿!”
“萧岚?”
在众人说话时,一直抱着孩子失神的凤清月,忽然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地朝那被叶凡打晕的萧岚走去!
“萧岚,你,你没事吧?”
凤清月连忙将孩子放在地上,焦急地抱起地上萧岚,一脸自责地看着怀中的萧岚。
萧岚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她的恳求,可是在叶凡制伏萧岚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发现是萧岚,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萧岚?我去,原来这女的就是一直监视我们玄煌门的萧岚?”
叶凡在一旁见状,只觉得头大,而后冲着凤清月道:“凤清月师姐,她没事,只是被我伤了下神海,昏迷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不会像那个玄霜一样变傻的!”
“不过像这种笨蛋,你还是远离比较好,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没有本事还出来添乱,迟早会被有心人利用,害死自己不说,还会害死身边人!”
叶凡一边说着,一边感慨地摇了摇头。
不过在说完之后,他忽然感觉四周气氛不对,许多人看他的目光都奇奇怪怪的,有错愕,有惊讶,也有不忍和愤怒!
“叶凡,你给我安静一会儿行不行?”
萧辰沉吟了许久,方才压制了心中的怒火,瞪着叶凡说道。
这家伙是白痴吗?平时的沉稳哪去了?
那么多人,包括凌战、封临都被你气到了,还不容易安静一会儿,现在又骂人是笨蛋,萧岚是你能骂的吗?
光是这个“萧”姓,就说明这个女人,跟他萧辰还是同属太乙家族!
而且凌战、封临、凤清月明摆着就是要帮她,叶凡却还出言谩骂!
并且叶凡的话,是把所有人——萧岚、凤清月、萧临、凌战等,统统都骂了,这家伙是嫌不够乱吗?
要是不会说话,就少说一点呀!
“萧师兄,我也是好心罢了,凤清月师姐一个人孤零零地带着孩子,若是和某些害人不浅的人交了朋友,岂不是更糟?”叶凡无辜地说道。
不过他不说还好,说完之后,萧辰的脸色更难看,叶凡也是愣了一下,满是尴尬地别过头去,不敢看他!
之前叶凡也被凌战和封临二人的态度气到了,完全忘记了凤清月的孩子是萧辰的种,现在自己说她孤苦伶仃地带着孩子,岂不是在说萧辰是负心人?
“行了,就先这样吧,叶凡,这是江剑长老让我交给你的,说这是你要的东西,你自己慢慢看,我们就先走了!”
凌战拉了拉一旁神色阴沉到极点的封临,对着叶凡扔出一个储物戒指,而后单手一招,无论是地上躺着的萧临,还是玄霜,都落入他手中。
而封临也是轻轻招手,将昏厥的萧岚从凤清月怀中摄到他怀里,他冷漠地望着叶凡道:“叶凡,我定会向宗门禀明今日之事,若是你满口胡谄,此事没完!”
说完,他当即和凌战在玄煌门等弟子忐忑的目光下,一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