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贅婿
小說推薦第一贅婿
天帝宝库。
施加有大手段。
即使大帝,也无法破解。
因此季青铜将宝库,埋在青铜圣殿的最深处。
“还好当年未雨绸缪,不惜滴落仙血,绘制仙禁,才得以保存这一份家当。”
天帝停下。
前方就是一堵墙。
青金铸就,光辉不坏,缭绕仙文。
其上还浮雕一朵青色莲花,紧紧闭合,守护宝库。
啪!
天帝一点。
仙文复苏,闪烁青光。
那朵莲花欣然绽放,露出与世不同的美。
随即轰隆几声,青金墙壁开裂,露出了其中光景,华美万重,珍宝堆积,瑰宝遍地。
“厉害。”
秦立大开眼界。
这宝库就是一个小世界。
灵脉成网,矿脉成岭,奇珍宝铁堆积如山。
大河涛涛,流淌元气浓浆,其中掺入长生物质,呈现出青翠色泽,漂浮着数以亿计的宝丹。
天空之中,祥云瑞气,沉浮金丹,甚至还有圣丹,如同星辰一般,与各种神金,交相辉映。
这还不算什么!
真正厉害的是,平原之上,一排排整齐的元磁亟光梭,五行元磁舰,磁母仙舰,还有各种兵甲利器,战争设施……
“惊人的财富,足以组建一支仙军。”秦立叹道。
天帝淡淡道:“这都是诸天世界的供奉。”
秦立讪笑一声。
原来这都是民脂民膏。
不愧是诸天暴君,对自己人也狠。
“跟我来!”
天帝踏空,速度惊人。
秦立全力挥舞羽翼,才堪堪追上。
他心中冒出一股疑惑:“不知前辈何等修为?”
天帝手持青伞,回答道:“不久之前,连渡九劫,正准备证道成圣。”
秦立惊骇。
竟然比自己厉害。
仔细想想,对方诸天至尊。
曾经连渡七劫,如今卷土重来,更甚从前。
“到了!”
天帝说了一声。
远处巍峨群山之中。
矗立一座辉煌青金宝塔。
塔高九重,高耸千丈,缭绕时空道痕。
这是一尊重器,笼罩仙光,神秘至极,完全看不出门道,但绝对是毁天灭地之器。
“时之塔!”
天帝得意介绍道:
“我毕生杰作,超越帝器。”
“原本想炼制出一尊仙器,可惜时间不允许。”
“内部九重世界,与外界时间流速不同,若是燃烧长生物质,能够百倍缓慢,外界一天,塔中百日。”
秦立震惊。
竟然能缓慢时间流速。
他一路走来,也就乾坤珠,能够缓慢几倍速度。
仔细想想,众妙之门也是仙器,涉及空间之道,时之塔涉及时间之道,二者为一套。
“别愣着!”
天帝檀口一吹气。
便化作一道旋风,卷起宝塔。
千丈塔身缩小,化作六寸高度,落在天帝手中。
咻!
光华一动。
塔中飞来一件宝物。
是一方宝盒,乃是龙鳞赤金铸造而成。
“什么东西?”
秦立一接手,沉重万分。
好似手里多了五座大山,压得手腕咯咯作响。
打开宝盒,海量五行元气喷薄而出,化作一条五色瀑布,席卷全场。
隐约能看见盒中的泉眼。
“五行源泉!”
“品质远超一般源泉。”
“足以给五座天外仙山提供能源。”
天帝手持宝塔,无喜无悲:“就当交换轮回碎片。”
秦立大喜过望。
因为青铜岛没有无尽能源。
以前肉身坐镇,元神出游,如今却是做不到。
这颗五行源泉算是及时雨,让青铜岛拥有远航之能,可以更好的庇护亲朋。
“前辈,孽力怎样治疗呢?”
秦立没有忘记正事。
咻!
宝塔一震。
就飞出几样宝物。
其中有两册玉简,最为珍贵。
《孽典》《曦经》,分别研究业力功德是变种。
“行了!”
天帝突然打断:
“我们赶紧离开堕落域!”
她催动时之塔,将宝库中的一切珍宝,统统吸纳。
秦立一惊。
这地方是堕落域。
闻名遐迩,却是第一次来。
“洞玄金瞳!”秦立催动瞳术,绽放金光。
透过宝库大门,离开青铜圣殿,远离八万里,就能窥探堕落域的面貌。
黑暗。
无尽的黑暗。
漂浮碎石,毫无生机。
这里是绝对虚无,弥漫着堕落的力量。
如果继续远视,就能看到修士尸体,破碎妖躯,缓缓的下沉,分解,消失。
还能看到残缺的星辰,堕落的世界,无数邪祟恶灵,殭尸魔鬼……构建出地狱,绝望而沉沦,凄厉而无声,其中更是隐藏海量强者。
秦立还看到一个星球,完全由百亿尸骨堆积而成,其中沉睡一尊恐怖存在,感觉到秦立的窥探,瞬间分出一道邪念,横跨百万里,锁魂夺命。
“他们发现了。”
石无名抬手掐灭那道邪念。
天帝则是催动无暇玉璧,飞舞蝴蝶,化作门户。
噗通!
三人一跃而入。
离开堕落域,回归乾元。
他们前脚走,后脚就有一股无上威能袭来。
就看见那一颗死人星辰,崩裂开来,化作一只恐怖大手印,汇聚百亿生灵怨念,横跨时空,怒拍而下。
轰!!!
轰鸣波荡千万里。
青铜圣殿粉碎,化作齑粉。
幸好这是仙界碎片,过段时间,会自动复原。
“跑的真快……”
此时。
秦立回归。
传送体验极差。
“我们回去青铜岛!”
秦立一边飞遁,一边研读。
不多时,就回归南华山,脚踏青铜岛。
赤象圣人有所察觉,阴阳怪气道:“秦王,一走就是七天,还以为你跑了呢!”
秦立讶然。
竟敢过去了七天时间。
可见堕落域之遥远,传送需要耗费这么多时间。
九玄大圣焦急道:“秦王,这些日子里,瘟疫愈演愈烈,你可有找到解决之法。”
“差不多。”
秦立取出两册宝书。
众人纷纷扫过神念,探知内容。
“孽力!”
“业力的变种。”
“本质上是人性的幽暗。”
几位圣人瞠目结舌,完全超乎了意料。
功德业力是一种强大力量,可惜只有加持作用,即使积累深厚,化作器物,大多是辅助功能。
天工坊意识到这两种力量,有着巨大潜能,因此投入巨量资源,开发出孽力,它不仅仅业力,更是生灵心中的幽暗罪孽,斩不尽,断不了。
而克制孽力的,恰好就是功德是变种,曦!
这是人们心中对美好的执着,既是希望,亦如晨曦,给苦难人们勇气,负重前行,脱离苦海。
“太好了。”
九玄大圣欣喜若狂:
“终于有克制铜锈瘟疫的法子了。”
秦立干笑一声,并没有接话,因为他知道真正麻烦。
从青铜宝库的获得的资料,可以知晓,《孽典》更新了十三版,一代更比一代强。
而《曦经》停留在三百万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这经书无法制造解药。”
龟寿大圣迟疑道。
“无须解药。”
秦立已经有了想法:
“只要我登台祭祀,沟通兆民即可。”
“我乃华神,功德之王,救世之主,若是运转《曦经》法门,足以点亮希望之灯。”
“烛火不灭,希望长明,能够温暖乾元众生的心田,给予勇气,直面苦难,压制罪孽。如此一来,就能克制青铜瘟疫。”
众人闻言。
认为可行性很高。
“秦王,可需要我们帮忙!”
秦立点点头:“还请诸位帮我铸造七盏圣灯。”
很快。
众人行动起来。
以最快速度,准备祭祀。
秦立研究孽曦二经,忽然心血来潮。
侧目望去。
远处。
一道青光袭来。
落在眼前,化作一片竹叶。
随后,就是熟悉的神魔村长的声音。
“秦立,平安、心舞遭了劫,需要你过来解救,还请乘风踏叶,再入神魔村。”
秦立惊骇。
他们竟然出事了。
而且就连村长,也是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