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人怎么会打不过狗呢?
允婼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看你这话说的。”在一旁的昊英笑笑,“要是传出去,天狗一族会表示严重的不满,说你在轻视它们整个族群……小心闹了族**际间的矛盾。”
“好吧,天狗族除外。”允婼从善如流,“但意思,大家都应该明白。”
“我们基层指挥上的软肋,说是缺点不假,可却有许多种方法弥补。”
“合纵连横,挟势破之……一些工作,该收尾了。”
允婼眸光悠悠。
“人族的分枝扩散,各部图腾正式立起吗?”有巢神采奕奕,“的确到现在,是该把这项工作落下最后的程序。”
“一场规模最宏大的运动会,既是展现我人族风气与成就的舞台,同时也是名正言顺开启大合作、大扩张模式的最好平台。”
“正是……我人族将在其中与其他族群更进一步合作,打造互补同盟模式。”允婼含笑点头,“相比天庭方面那种极尽霸道作风,恨不得当整个洪荒宇宙的规则制定与管理者。”
“我们人族可就要和善多了——将会充分考虑各族的需求和意见,在尊重的态度基础上谋求资源与技术的互补与交流,实现各个文明与种族的完美配合。”
“这是一个很复杂与特殊的时代,文明文化多姿多彩,贸易交流遍布洪荒,信息沟通影响意识……一切的一切,汇聚成最浩大的浪潮。”
“我人族,将成为其中的弄潮儿……本着开放与尊重的理念,用心去维护这个时代的良性发展,促进各大族群与文明间的生产和贸易等诸多要素合理有序组合,使修行资源得以高效配置,让饱含过剩与匮乏的复杂市场得到平衡与改善,从而打造出最开放且均衡的合作体系,推动与帮助弱势文明发展起来,以行践开天辟地盘古对人道苍生寄予的祝福和期望。”
“这,便是我们人族现阶段的目标所在……如果能成功?”
“将有很大希望瓦解天庭现今的霸主霸权,让他们从云端坠落,再不复之前的高高在上。”
允婼负手而立,“他们不就是制定了一个理念,打造妖族意识,将整个人道苍生给框进去,再名正言顺的吸血吗?”
“那我们就去偷家……把它的基础给拆掉,就看看天庭还能不能那么牛气哄哄?”
“打仗什么的,我人族受限战争底蕴,或许拼不过妖族那边……可换个战场,谁收拾谁,那就不好说了。”
“把对手拖进我们的节奏,削死他们!”
允婼张开双臂,像是在拥抱光明的未来。
“对!削死他们!”诸贤异口同声道,都有着对未来胜利的坚定认可共识。
当然,有共识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也不妨碍他们站位离允婼远一些……毕竟这位人族贤者此刻的状态,很像中二病犯了,跟他站的太近,画风容易被扭曲,成为一种人生里的黑历史。
也就是曦,还靠的很近……他却是没想那么多,惦记着一些事情。
“运动会是该举行,最近要加强做宣传,把这风声吹起来。”曦眼珠转啊转,“不过同时,顺带着附带上一些次要的宣传。”
“你想做什么?”允婼挑眉。
“给我把帝俊那家伙黑出一片天!”
曦咬牙切齿。
他就是这么一个记仇的男人。
被天庭方面派遣入魔的大罗恐吓,还有单身狗对渣男的羡慕嫉妒恨……许多方面的复杂情绪叠加在一起,曦的心中实在太不爽了。
“岂能让那个家伙,如此顺畅舒心?”
“一边当着天庭大佬,各种阴谋阳谋,按下刺头……这里敲打人族,那里敲打魔门。”
“一边还能口花花,抱走一对大罗神女姐妹花,强行给喂狗粮。”
“什么好事,都被他占了……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曦加重了语气强调道。
“是极……是极!”
不远处,他的许多同僚应和道,与之持同样的态度,证明了人族内部的团结,真正的同仇敌忾。
“帝俊当有名声之劫……同时顺带着也支援一下东华帝君。”
有巢一本正经道,“这位天庭的大司命,在位以来一直宽容照拂诸族,是大大的好神。”
“既然是好神,如何能没有一个好的收场呢?”
“我们人族当发挥洪荒宇宙最大工厂和交易地点的作用,帮着这位大贤吹吹风,让人道苍生广为知晓他的理念,从而获得与东皇辩论的胜利。”
“让他的理念学派,成为整个天庭司命体系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的主流……”
有巢意味深长道。
“那样我想,天庭便不会再有那么多的闲心,动不动就暗中找我人族的麻烦,各种小动作频出,防不胜防了。”
“理当如此!”黄熊、昊英等几位负责抵御天庭运用话语权攻击,坚持到现在都有些心力憔悴的智者,眼中饱含着热泪,前所未有的用力点头。
他们盼着这一天,已经是太久太久了!
总算逮到了机会!
让天庭那些不干人事的家伙,也尝一尝烦恼的滋味!
……
帝俊火了,天庭火了。
在最短的时间内,他们成为众生关注的焦点。
各路小编,大显神通,就帝俊和天庭在整个宴会中的所作所为进行展开。
无论是怎样的读者受众,都能在其中找寻到挠到自己痒处的地方。
有关心时事格局的读者存在,那小编就把冥河魔祖挂起来,描述其所遭受到的惨烈对待……笔者假借这位魔祖的口吻,抒发了其被两大流氓欺凌的无奈和悲愤。
那文字详实,情感朴实,结尾处还有诸多点睛之笔。
类似什么——屠刀落在冥河魔祖身上的时候,我没有发声,因为跟我没关系;屠刀落在人族头上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发声,因为跟我也没有关系;等屠刀落到我的身上,感受到天庭的霸道时,我希望有人能帮我……可是,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情感真挚,最能引起共鸣,让许多妖族苍生人人自危。
有时候一些屠刀挥下,可不管你是不是同一个阵营。
一时间,抨击天庭霸道的说法广为流传,俨然有着要发展成传统艺能的节奏。
这还只是其一。
如果说这些困扰和苦恼,因为能把巫族也给缠绕下水的关系,还不如何严重。
那么,东华帝君身上的破事,才是让天庭中的头头脑脑们深感头痛的。
毕竟前面的那些抨击,也就是嘴上逞能,动摇不了天庭的统治。
后者,把妖族无数子民给拉扯进去,让他们的意见真正要被重视,推动天庭法令的更改……这才算是冲着大动脉去的一刀。
帝俊对此非常重视,亲身上阵,组织人手控制局势。
可惜。
紧跟着的口水攻势到来,让这位妖皇嘴角抽搐,脸拉的很长,有几分自顾不暇。
毕竟,有人族和巫族的联手,再搭配一些与之不清不楚关系大罗的助攻,各种流言甚嚣尘上。
这方面的节奏之火热,那热度甚至超过了冥河魔祖、东华帝君之流百倍都不止!
由此可以看出。
广大的人道苍生,真正关注时事格局的数量占比很小。
除非刀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连吃饭生存、生活质量都被影响,否则他们更愿意了解一些八卦绯闻,满足自己在那些方面的好奇心。
他们可能叫不全,那天庭中任职的上千大罗妖神名字道号。
但,涉及到许多绯闻秘史……那真就是如数家珍,各种各样为了守护最好的宝宝。
并且,津津乐道的扩展,添油加醋的加工,有时候都让人佩服他们的脑洞之大,并且发出感慨——
若是他们能在修行上能有这般活跃的思维,如此积极主动的探索联想,那整个洪荒的平均修为水平,怕不是能提升两三个小境界。
正是因为很多生灵这样浓烈的好奇心。
甚至逐渐让帝俊心中,都升起了一点搬石砸脚的微妙情绪。
的确,他是需要热度,将许多的目光视线从人族那里掰扯开,并且带头冲锋,为妖族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爆兵奠定基础。
可是……
那逐渐歪楼的气氛,又是什么鬼情况?
“为什么,小皇书都出现了?”
帝俊长吁短叹。
“还有,小广告也出来了?!”
“我深深高估了那帮家伙的节操下限……竟然还能再低!”
他拈着一张薄薄的纸,粗制滥造,是贴满了很多大街小巷的宣传物品。
上面写满了字,懂得都懂。
‘雄性,怎么能说不行!’
‘给另一半以美好生活,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知名专家坐诊,高超技术应用,典型案例研究……一代奇人,考究了一位能迎娶姐妹花人物的日常,提炼出诸多宝贵信息结晶,让你也能像他一样充满阳刚!’
‘皇家不传之秘,知道就是赚到!’
‘有意者,请拨打热线电话:************’
“这是谁干的?”
帝俊问着下手的白泽妖帅。
这位天庭的头号智囊人物,此刻脸皮紧绷——不然他怕自己笑出来。
“回陛下。”白泽艰难的一字一顿开口说着,“臣追查此事,已经有了不短时间。”
“不过迄今为止,尚无所得。”
“但可以肯定,幕后主使应是大罗不假……”
“我当然知道是大罗。”帝俊眼角跳动,“毕竟不是谁都有本事,能在一夜之间贴满整个洪荒无数的大街小巷,风靡全宇宙。”
什么叫做丧心病狂?
这就是!
那些写小皇书的也就算了,都是偷偷摸摸在一些平台上发表,像是什么“**社区”……把做贼得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可这到处贴小广告的,就浑然不同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广告贴满全洪荒。
非常成功且诡异的,把整个节奏带歪,在恶心人上无出其右,让帝俊深感蛋疼。
“我本来的预计,是出现一些情感大腕来各抒己见,各种五花八门的解读,炒起热度又能引起争议,讨论两性问题,铺垫生育节奏,整体在可控范围中。”
帝俊幽幽道,“但眼下这个……怎么说呢?”
“就离谱!”
“什么狗屁的金乌皇室不传之秘,什么狗屁的器官身长八尺……这严重影响我个人声誉和形象!”
白泽绷着脸,不发一言。
“这上面不是有热线电话么?你追查了没有?”帝俊问道。
“臣已追查。”白泽回答,“不过,那边就只有人工智障型服务,根本没有真人。”
“各种问题,都是预先设定好的答案回复,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好吧。”帝俊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真就是一丝一毫蛛丝马迹都不留。”
“是的。”白泽点头,“其实,这也是最大的线索。”
“在我们天庭的追索下,还能完美隐身,一点痕迹都不露的……也就那么一小撮人物。”
“道祖鸿钧。”
“女娲娘娘。”
“伏羲圣皇。”
“冥河魔祖。”
“东华帝君。”
“五位圣人,借助天道。”
“还有十二祖巫里面,有那么几个。”
白泽如数家珍,逐一道来。
实力,是基础。
没有足够的实力,喷子是做不好的。
毕竟惹急了人,对面直接顺着网线就过来,把你活活捶死!
保护自己,是头等大事。
这位宣传金乌皇室不传之秘的幕后黑手,显然就是此中的能手。
根本找不到他的一丝一毫信息,全部被中断在虚无中。
抹除诸有,归于绝对的无……这是涉及到太易的神妙,嫌疑人一下子就缩小到十几个目标中。
但是,这并没有多少卵用。
“这些人中,绝大部分都有黑您的动机。”白泽嘴角抽搐。
“娲皇、冥河魔祖、东华帝君、巫族祖巫、被您安排了妖师添堵的三清圣人……”
“他们不会明着上手,但是暗中顺手恶心一下什么的……那也不是不可能。”
“唉!”帝俊有些愣怔,突的叹了口气,“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这民风,何时才能淳朴呢?”
……
一处幽暗的血海中。
“叫你裁我的大军……”一位大能哼哼着,又印刷了几兆亿的传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