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四章:生辰禮看書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褚子誉彻底愣神,而那护卫登时面色一变,随即便要重新握剑上前,这关口,褚子誉已经明白了眼下的情形,而此时此刻,那拱门里头忽然又钻出了一个侍女来。
想了想,褚子誉与面前的护卫又过了几招,随即飞身一踢,将那空中短暂停滞的剑一脚踢开了去。
剑落到了地上。
“姑娘,方才我——”
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面前女子的脸色更是一沉,立时褚子誉便不敢再说什么了。
可不管他说不说话,到底是冒犯了人家,那女子随即又捡了剑起来冲上前与他缠斗,若说方才她还有几分稳重,这会儿便是全然想要他的命。
好在这时候嫂嫂出来了,可真是救了他一命。
哎,自己什么都好,唯独面对美人儿,那便是武功也不好使了,脑子也不够用了。
褚子誉的身子随着马车轻微的颠簸摇摇晃晃,想着那华懿一本正经生气的模样,他坐在马车里头自嘲般一笑。
送了褚子誉离开摄政王府,华懿连一眼也没有多看那个襄安侯家的登徒浪子,转身便回王府内院去了。
进了内院,沈落正抱着手炉站在中堂的院子里头,半夏和连翘自是也陪在她身边。
“王妃。”华懿朝着沈落略一顿首,示意人已经好好地送出府门去了。
大约是在前院发生的事实在有些难堪,华懿现下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连与沈落对视也有种心虚的感觉。
她自祈盼沈落不要问方才在外头发生的事。
沈落:“方才在外头,你怎么与褚公子打起来了?”
华懿:“……”
怕什么来什么,华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空当,连翘却是咯咯笑了两声:“方才我在外头瞧着,那褚公子看华懿姐姐的眼神…啧啧……”
说着,连翘别有深意地朝着华懿吐了吐舌头一笑。
被连翘这么一打趣,半夏也朝着华懿笑起来,甚至连沈落看向她的眼神里头也是隐隐有些发笑。
一瞧见沈落那般神色,华懿心中莫名一急,连忙板起脸,话说得飞快:“王妃你别听连翘胡说,那位褚公子实在是进门的方式不大规矩,我这才与他动起手来。”
不等沈落说话,连翘瞧见华懿这反应,笑得却是更欢了:“哎呀呀~华懿姐姐,我方才说什么了?我只说那位褚公子的眼神,又没说他的眼神怎么样~”
连翘犹自说着,华懿的脸色却是一黑,半夏瞧着,连忙从沈落背后绕过手猛地戳了连翘一下,连翘这才停下,仔细去看华懿的神色。
华懿没说话,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沈落朝着连翘使了个眼色,连翘不好意思地撇了撇嘴,随即退了下去。
待连翘退下后,沈落迈步朝着华懿走过去,她边走边道:“连翘这丫头口无遮拦的,你别放在心上。那位褚公子是王爷的朋友,以后你若见了他,便只管让半夏她们去迎,你既不喜欢他这个人,咱们眼不见心不烦。”
华懿这才抬起头看向沈落:“倒也没事,只要王妃没有误…误会我是不分青红皂白对他出手就好。”
王爷被踹洞房外:有种,休我! 宅丫头
情动天下(全本) 九月寒风
沈落弯了弯眼:“自是不会,你做事向来周全稳妥,想来是那褚公子太过不羁了。”
说到这里,瞧着华懿似乎不想提起那褚子誉,跟在沈落身后的半夏连忙上前一步,她先与沈落对视一眼,随即笑道:“既然那位是替王爷跑腿的,那咱们可得看看王爷差人送了什么好东西来!”
“你这丫头!竟然想窥探王爷送给我的物件儿!”沈落调笑着伸手点一点半夏的额心,眼睛却是瞟着华懿的。
华懿的脸色稍缓和了片刻,这会儿已然又恢复了原先的面无表情,她看向沈落,似乎也是有兴趣看看苏执送回来的东西。
三人便一齐又进了偏殿。
偏殿里头,沈落将方才放在桌上雕花描金的长匣子拿到了面前,眼中不自觉染上了笑意。
半夏见沈落略有些羞怯的神色,嘴角也是弯了弯,她心中自是也为沈落开心的,带着这点情绪半夏看向身侧的华懿,想从她的眼神中得到一点应和,可华懿却是一脸淡漠地看着沈落手上的动作。
长匣子打开,露出了里头仔细卷着的宣纸,看起来像是一幅字画。
“这是什么?”半夏疑了一声。
本以为会是什么珠宝首饰,再或者是淮州的奇珍异玩,谁知只是一张纸?
半夏凑近些,用行动催促着沈落打开,沈落这才拿起里头卷好的宣纸来,素手生怕一不小心损坏了这脆弱的纸张,她的动作便小心翼翼,很缓慢。
纸张展开,果真是一幅画。
“噗…”站在旁侧的半夏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她又连忙捂住嘴,只露出一双带笑的眼睛。
沈落脸上本是一片含情脉脉,这会儿看了画纸上的内容,她的笑容却是倏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柳眉倒竖的嗔怒模样。
那画上不是别的,正是苏执眉眼含笑的画像,且那画像下头还有一行极小的字:以此拙笔换夫人佳作。
半夏和华懿没有凑到画像正前头细看,大约是看不清画上的小字,不过只是苏执的画像,半夏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华懿仍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这时沈落才将目光从画卷上移开,她看向华懿和半夏。
“你们去取纸笔来。”
半夏微愣,不等她反应过来再次发笑,身边的华懿已经应声道:“是。”
两人便一起退下去取纸笔了。
待两人下去后,沈落收起了方才陡然而生的嗔怒,这回眼中却是隐隐含着笑意,是以沈落面上三分恼,七分羞。
泉 質 法師
苏执这幅画像无论行墨走笔还是整个人的模样神态,比起沈落之前自己随手画的那幅画,那自然是苏执这幅更胜一……不,更胜七八九十筹。
可偏偏苏执说他的这幅画是拙笔,而沈落那幅是佳作,呵,可不就是暗戳戳的讽刺吗?
虽是如此,沈落伸手抚着那画像,终究心中稍安。
苏执还有闲情逸致自己作一幅画,那想来淮州的情形并不差,至少远远称不上危险,只是不知道上殷与大熙的战事还要持续多久,苏执什么时候才能归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