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布洛妮娅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
因为布洛妮娅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眼睛的位置,有一股暖洋洋的力量正在帮助着布洛妮娅压抑着疼痛……那是许研武的力量。
也就是这个伤势是可以恢复的。
但是失去了视力,布洛妮娅很有可能会挡不住下一次八重樱的攻击,
所以布洛妮娅才会选择对周围进行无差别的,控制了距离的轰炸。
如果再让八重樱近身的话,那接下来的可就不仅仅是刀刃尖划过眼睛这种事情了。
尽管这样做,会让重装小兔的机体暂时过热,短时间内无法使用炮击,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布洛妮娅发现……自己或许是有些小看八重樱这个师姐了。
在八重樱刚刚用利刃划过了布洛妮娅的眼睛之后,原本正想要趁着布洛妮娅无法视物的时候,将布洛妮娅斩杀,可是……
八重樱刚刚又了行动,就看到飘浮在布洛妮娅身后的那尊钢铁魔像,身上出现了八重樱数都数不清的黑洞洞的口子,和之前对准了自己的那些口子异样。
一股极度的危险感觉,也是出现在了八重樱的脊梁骨上。
下一刻……仿佛天上雷鸣滚滚一般,密集的枪炮声在周遭炸响了。
如此密集的攻击,就算是八重樱也无法在这些攻击当中寻求将布洛妮娅斩杀的机会,这让八重樱也只能后退了。
足足退出了接近两百尺的距离,八重樱才从那些炮火当中躲闪开来。
而眼前的一切,让八重樱也是不由得心生震惊。
地面在这些炮火的攻击下,仿佛是被犁过了一边又一遍。
碎石土块在炮火的轰击下,四处激射,而那些攻击也是让周遭的空气充满了焦灼的气息。
这场轰击,足足持续了有数十秒之久。
当轰击停滞的那一刻,八重樱看向了处于轰击正中央的布洛妮娅和重装小兔。
重装小兔身上的那些铁管,此刻都已经变成了通红的颜色。
而在重装小兔的身前的布洛妮娅,此刻也是松开了捂住了自己眼睛的手。
虽然眼睛上带着刺眼的红色,但是八重樱看的很清楚,那刚刚才被自己破坏的眼睛,此刻居然完好无损了,甚至还和她对视了一眼。
“这难道是……阴阳师的阴阳术吗?”
八重樱有些震惊。
自己也不是没有斩杀过那些在村子外出现的妖怪,但是……和这样的敌人战斗八重樱也是头一次。
八重樱不由得在想……如果是这样的一位阴阳师的话,是不是真的能够改变八重村这从古而来的祭祀?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八重樱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水的意思。
在炮火结束之后和布洛妮娅短短的对视了几秒之后,八重樱再次朝着布洛妮娅袭击而去。
而现在的布洛妮娅,也只能控制着重装小兔和八重樱开始近身战了。
布洛妮娅没有呆立在原地不动,在八重樱朝着她冲过来的同时,布洛妮娅也是带着重装小兔朝着八重樱所在的方向发起了冲锋。
巨大的骑枪带着不可匹敌的气势锁定了八重樱,重装小兔的眼睛冒着红光,探测器已经锁定了八重樱的每一个动作。
就算是八重樱躲闪,重装小兔也有足够的力道在冲锋的过程当中硬生生的将骑枪扭转,然后攻击到八重樱。
按照常理来说,面对重装小兔八重樱根本不可能躲得开,但是布洛妮娅却相信……八重樱的话,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刺中。
布洛妮娅的手,已经握在了身后。
在身后,布洛妮娅一直都藏着两把短刀。
许研武提供的魂刚武器,因为有重装小兔的原因,布洛妮娅一直都没有使用。
而这两把匕首一样的短刀,就是布洛妮娅用魂刚变成的武器。
虽然一直都在使用重装小兔战斗,可是布洛妮娅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佣兵出身的。
在俄罗斯的战场上,布洛妮娅可是亲手了结了不少人的生命。
她可是……乌拉尔的银狼。
重装小兔和八重樱的移动速度极为迅速,两百尺……数十米的距离,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已经跨过。
重装小兔的骑枪死死的锁定了八重樱,两方即将靠近的那一刻,八重樱跳了起来,跃在了空中。
而重装小兔也是伴随着八重樱的跳起,生生扭动了骑枪,再次对准了空中的八重樱。
可是在骑枪即将刺入八重樱身体的那一刻,八重樱在空中的身体以一个及其怪异的姿势扭开了骑枪的攻击,并且用左手抓住了那把骑枪。
抓住了骑枪之后,八重樱的身体在空中直接贴着骑枪一个转身,右手将樱吹雪从刀鞘当中拔了出来,带着自己原本冲锋的速度和重装小兔的速度,突刺向了布洛妮娅的胸膛正中央。
而布洛妮娅也是动了起来。
那两把短刀,在八重樱跳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布洛妮娅拔了出来,然后一把短刀向上架去,将八重樱突刺而来的樱吹雪格开了一些,让刀刃避开了心脏的正中央,在布洛妮娅的肩膀处,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而布洛妮娅也是借着这个机会,贴近了八重樱的身体,另一只手挥舞着匕首,向着八重樱的要害位置袭击而去。
短短的一个接触的时间当中,发生了这些事情。
当八重樱避开的时候,八重樱的左手手掌上,已经插上了一把短刀,从手掌的正中心穿过,透过了手背。
布洛妮娅从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将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捂住了,等待着伤势的恢复。
而八重樱这边,也是没有想到……一直指挥重装小兔战斗的布洛妮娅,居然会突然掏出了两把短刀,并且还伤到了她。
八重樱拔出了自己手掌上的匕首,然后用怀中的布,包扎了手掌上的伤口。
“布洛妮娅。”
八重樱没有叫布洛妮娅阴阳师的称呼,而是直接喊了布洛妮娅的名字。
“谢谢你做的这一切,但是现在……事情早就已经无法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