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待到静室内空无一人,嘉靖重新睁开了双眼,抬起头望着面前这尊三清道君像,悠悠地说了一句道:“朕,何时方能觅得长生之机缘?”
后世很多人都误以为嘉靖只有四个儿子,景王是最小的那一位,但令人颇为意外的是,嘉靖其实生下八个儿子,景王后面还有四个弟弟。
却不知是这位暴虐皇帝遭受的报应,还是嘉靖的基因存在先天性不足,除了第五子满月外,第六子到第八子均活不足一个月便夭折。
嘉靖一共生得八子五女,现在已经年近六旬,膝下仅剩下第三子裕王朱载垕和嫁到河北的第三女宁安公主朱禄媜。
说到这里,却不得不提及“二龙不相见”。
这其实并非嘉靖全然听信陶仲文的这一句葬送亲情的妖言,而是在先后夭折六个儿子之后,却是不得不信了这个看似荒唐的话。
亦是如此,嘉靖彻底断了跟两个儿子再相见的念想,甚至隐隐得知裕王生了儿子,自己有了一个孙子,却是同样不进行过问。
说来亦是神奇,当他不再轻易面见剩下的两个儿子之后,裕王和景王这些年一直活得好端端的。哪怕现在景王身死,他心里却是直接归咎于景王有夺嫡之心所致。
现如今,嘉靖得知景王的死讯,心里并没有太多的伤心。
毕竟这个儿子已经好几年没见了,且他一直居住在西苑,跟第三子裕王和第四子景王一直都是分地而居,确实没有过多的父子情谊。
檀香袅袅而起,香味儿充斥着这个清静之所。
嘉靖在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仅是黯然神伤片刻,旋即又投入于他的修玄大业中,苦苦寻觅着那传说中的长生。
嘉靖四十四年刚刚拉开序幕,便是迎来了这么一个大事件。
年仅三十二岁的景王英年早逝令人感到惋惜,但对于整个大明的格局而言,却是无疑杜绝了夺嫡之忧,实质有利于大明的稳定。
虽然裕王留在京城,景王到安陆就藩,夺嫡之争的形势已经极为明朗。只是以当朝大臣的“尿性”,皇上执意要册封景王为太子,恐怕不会遭到太多的反对声。
徐阶其实是一直摇摆不定,直到去年才将宝押在裕王的身上,将得意门生张居生推荐进入裕王府讲学,成为了裕王的老师。
现在景王的去世,徐阶等官员无疑是彻底安了心。他们只要继续侍奉于皇上,又讨好于裕王,仕途便不会突然遭受灭顶之灾。
徐阶走出万寿宫的宫门,看到黄锦还跟着走来,先是走到旁边的宫道边上,这才转身对着后者询问道:“黄公公,不知何事呢?”
“徐阁老,皇上的呕吐似乎并非由景王之事所致!”黄锦刚刚一直注意着徐阶和皇上的谈话,此刻说出心里的猜测道。
“黄公公,你……恕老夫冒犯,你……没有儿女,怕是体会不到那种丧子之痛,这天底下哪有儿子过世父亲不伤心的呢?你别看皇上嘴里说着没事,心里其实难受着呢!”徐阶先是一副欲言而止,旋即苦口婆心地说道。
黄锦从小就被阉割送进宫里,虽然有一帮干儿子,但终究不是骨肉至亲,听到徐阶这个解释,心里的疑惑便打消大半地点头道:“杂家晓得了!”
“黄公公,皇上现在正经受丧子之痛,你万莫逆了皇上的意!”徐阶认真地进行叮嘱,停顿了一下,又是悄声地继续道:“现在皇上专注于修玄,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这样会转移皇上的伤痛!至于丹药的事情,小陶仙师的水准哪怕暂时达不到陶仙师的水准,但亦是差不得太多,且丹药都是进行试丹,老夫亦是时常会服用,咱们不能因为小陶仙师年纪小便质疑于他!老夫当年推荐蓝道行入宫之时,严世藩同样指责蓝道行不行,但事实证明蓝道行是有真本领的人,连皇上都称他是蓝神仙。”
黄锦之所以喜欢徐阶,除了徐阶的出手慷慨外,便是对他们这些阉人的那份尊敬,显得恭敬地施礼道:“杂家知道怎么做了,阁老请慢走!”
徐阶轻轻地点了点头,对着黄锦进行回礼,便是转身离开了。
他一路步行回到居所,李春芳三人在此等候,得知刚刚提交的方案在皇上那里通过,不由得轻吐一口浊气。
由于景王去世,礼部自然是要提前忙碌了。不过景王的尸首还在湖广安陆,却是要先运送尸体回来,故而能给礼部充足的时间。
礼部衙门有着明确的分工,李春芳统领全局,林晧然主要负责科举和外交事宜,高拱则是负责祭祀和丧葬等。
正是如此,景王的丧事归祠祭清吏司统筹,由分管祠祭清吏司的礼部右侍郎高拱负责。
徐阶和李春芳倒不担心高拱在景王的丧礼上做手脚,哪怕高拱先前如何记恨景王,若是他在景王的丧葬事情有着极不好的表现,那么他的仕途亦算是到头了。
官员不仅上面要有人,这下面同样需要人。一旦某个官员的口碑崩了,哪怕恩宠如当年的张璁,亦得灰溜溜地离开朝堂。
“好,此事交由我来处置!”高拱的心情显得很不错,整个人踌躇满志地揽下这个活道。
他苦苦煎熬这么多年,个人的前程更是早早捆绑在裕王的身上。现在景王一死,裕王成为当今圣上唯一在世的皇子,令到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哪怕皇上仍旧不肯给裕王太子的名份,但裕王诸君的地位已经无可争议,他这个未来帝师的身份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特别当今圣上今年已经是五十九岁的高龄皇帝,怕是离大限不远了。随着景王的死讯传出去,必定会越来越多的官员追随于他,而他在这个礼部右侍郎在这个朝堂的话语权会更大。
事情商定了下来,李春芳跟徐阶还有其他事情商议,却是选择留在这里,林晧然则是主动站起来告辞离开。
高拱原本想要留在这里,只是想到留在这里其实也没处显摆,便是对着走到门口的林晧然突然冒出一句道:“若愚,你等一下,我跟你一起走!”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只是想到这位正在兴头上,脸上却是保持着微笑地站在门口处,转身朝着高拱望过来。
在官场上,只有同一个级别才会排资论辈,像李春芳和严讷对同级别的岳父就要恭敬有加,但他位居于高拱之上,高拱这番话显得很失礼。
徐阶和李春芳都将这个事情看在眼里,却是不由得暗暗交换了一下眼色,但都是官场的老油条直接不会多说什么。
高拱却是将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便是主动向徐阶道别,不知是故意还是其他因素,却是直接漏掉了李春芳。
李春芳是官场有名的老好人,自然亦不会跟高拱计较。
林晧然看着高拱走过来,又是对着二人施予一礼,这才跟着高拱一道离开。
官场其实存在着不同的为官之道,哪怕首辅都有张璁、夏言、严嵩和徐阶四种风格,高拱这种类型的官员其实比较常见。
特别高拱现在身居礼部右侍郎这个显赫的位置,又已经注定是未来资历最深的帝师,却是有着嚣张的本钱。
高拱整个人显得很是兴奋,连同那浓密的黑胡子都高了一些,总算没有完全得意忘形,对着林晧然认真地询问道:“左宗伯,你说我现在前往裕王府是不是不妥?”
林晧然瞥了他一眼,给予肯定的答案道:“景王的身后事主要是由你负责,你现在自然应该先回礼部召集官员回来进行部署!”
“不错,正是此理!”高拱最初得知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去告诉裕王,但现在亦是冷静了下来,便是重重地点头道。
两个人一起朝着宫门走去,在宫门前正好遇上迎面而来的户部尚书严讷。
严讷的身形跟徐阶相仿,虽然慈眉善目,但却长得满脸的麻子,由于挂着虚职太子太保,故而穿的是一品官服。
严讷今日原本不用轮值于西苑,只是他得知李春芳带着林晧然和高拱匆匆进宫,在打发上门的宾客后,亦是过来查看情况。
“下官见过大司徒!”林晧然面对着户部尚书严讷,显得恭恭敬敬地进行施礼道。
“左宗伯有礼了,今年外官到京,可是门庭若市?”严讷跟着徐阶有着谦逊之风,对着林晧然温和地回应道。
由于今年是外察之年,林晧然不仅是礼部左侍郎,而且还有一位吏部尚书的岳父,故而成为了诸多地方官员攻坚的对象。
林晧然并没有否决,而是谦虚地回应道:“确实是多受滋扰,不过下官不及大司徒的德高重望,却不敢将外官全拒之门外!”
原本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但林晧然却是说得苦不堪言,令到严讷亦是呵呵一笑,却发现高拱望向自己,便是疑惑地询问道:“肃卿,我脸上可是有东西?”
严讷和高拱是同年关系,都是嘉靖二十年的进士,同样以庶吉士的身份进入翰林院。严讷得益于徐阶的提携,现在已经是准阁老兼户部尚书,而高拱现在仅是礼部右侍郎,地位存在不小的差距。
“公豆在面上!”高拱面对着严讷的询问,脸带笑容地回应道。
严讷听到这话,下意识伸手想要抹掉脸上的豆子,只是看着高拱戏谑的表情,当即知道自己是被戏耍了,这分明是拿他的麻子脸开涮。“”
林晧然初时亦是以为严讷的脸上沾着豆子,只是看到严讷的脸上很是干净,只有一张颇为形象的麻子豆脸,当即便反应过来高拱所指的豆子是何物。
到了这一刻,他发现还是看轻了这位同僚的傲慢不逊。人家的麻子脸是有问题,但你这般当面戏弄,分明是要结仇的啊!
严讷的气度倒是不小,被高拱当面如此取笑却是没有反应,而是望着高拱的肚子话带弦外音地道:“公草在腹中!”
高拱自然不会以为自己的肚子真有草,却是爽朗而笑地回应道:“哈哈……肃卿,你这次对得妙!”
严讷看着对方如此反应,修为蕴养还是有的,脸上亦是报以微笑,算是就此了结了此事。
林晧然望了一眼高拱,严重怀疑这货肚子是真有草,心知严讷定是很不痛快的,便是站出来打了一个圆场道:“依下官之见,公胸怀可容天下矣!”
面对着一个下官如此当面拿身体的缺憾做文章,严讷竟然还能跟高拱如此“相谈甚欢”,此胸襟绝非常人能比。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够爬到这个位置的人,又有几个是平常人。
严讷听到林晧然这个恭维的话,心里显得舒畅不少。
“左宗伯,你少说这些奉承话了!敏卿,这些时日要忙事情,过些时日再到你府上拜访!”高拱说着,便是要拉着林晧然离开。
林晧然则是对严讷恭敬施予一礼,这才跟着高拱一起朝着宫门走去。
严讷走了几步,却是突然停下脚步,望着远去的林晧然和高拱,脸色显得颇为不解的模样。待他到徐阶的宅子,得知景王的死讯,这才一阵恍然大悟,怪不得高拱比平日要嚣张好几分。
若论现在的地位,他这位户部尚书兼轮值西苑的准阁老之一,地位自然是要远超上任半年的高拱。只是要论到前途的话,他现在确实已经是比不上高拱。
因为这张麻子脸,他注定不可能坐上首辅的宝座。反观高拱有着裕王的支持,加上又比自己还年轻两岁,却是能够角逐首辅的宝座。
只是想到高拱刚刚的那番讥笑之言,再回忆这张麻子脸昔日所带来的种种讥笑,心里却像是插了一根刺般。
自从他入仕为官,特别得到当今圣上的看重后,却是多少年没人敢拿他这张麻子脸说事,却没想到今日受到高拱如此戏弄。
元宵佳节过后,京城的年味慢慢地散去。
到了正月二十这一天,这亦是他假期的最后一天,林晧然则是悠哉游哉地在后花园品茶。
虽然离春暖花开尚远,但已然是可以进行期待了。亭中的湖面的冰正一点点地化掉,仿佛一切正在慢慢地变好。
却是这时,林金元送来了一份来自广东同乡官员的拜谒,在打开这一份拜谒的时候,令到林晧然的眼睛当即一瞪。
这送上拜谒之人的品阶和官职根本不值一提,甚至都没有资格面见他这位礼部左侍郎,但对方的名字却如雷贯耳——海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