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天子跟疯子之间的区别只有一线之间,每个领域有所成就者无一不是偏执狂。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样的人把百分之二百的注意力都放在感兴趣的方面,为了能作出自己想要的结果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这样的人,在大唐那也可以说是笔笔皆是,拿朝中的这些官员们来说吧,他们就在因为不同的爱好在不同领域名头,手艺让人看了叹为观止。
李靖的弟弟李客师,当将军二流,可说到养鸟,那真是天下一绝,听长孙冲说,这家伙可以听懂小鸟说话,听起来虽然有些扯淡,但从这一方面可以看出来他对于各类鸟类的了解超过对兵法的领悟。
工部左侍郎姜行本,是天下闻名的能工巧匠,其锻造铁器和木制品的技艺绝对称得上一绝,李承乾就亲眼看到他用一把小刀将一块烂木头雕琢成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化腐朽为神奇。
还有这家伙锻造横刀的与其他人大大的不同,原因嘛,不得而知,反正李承乾的佩刀就是他亲自打造的,吹毛刃断,削铜剁铁,堪称出门远行,杀人越货必备之物。
礼部尚书褚遂良的“侍书”在书法一道上可是说是独树一帜,朝廷每有需要题字立碑的时候,皇帝总会第一时间想到他,慈云寺外的那碑文就是出于他的手笔。
而且,这家伙和皇帝一样,对于二王的书法已经痴迷到一定的程度,谁都知道皇帝喜欢二王的真迹,所以拍马屁的人有很多,可就是因为褚遂良指出了几幅赝品后,就再也没人敢轻易的来邀功了。
上面的这些人爱好都是好的,不仅能陶冶情操,更是能为自己的仕途添砖加瓦,显示自己的才能,对于这样爱好,就算是皇帝也得大力的支持。
可太极宫和掖庭宫审出来的四个老太监,他们的喜好,那可太奇异了,不,或者说心里扭曲到一定的程度了。这几个混蛋就是那些宫女失踪的罪魁祸首,侍卫们在掖庭发现的那些大卸八块的女尸就是他们的“得意之作”。
至于他们这么作的原因就更荒唐了,这些老脸皱得跟鸡皮一样的家伙用宫女的尸体来炼丹,为的就是让那割掉几十年的玩意能再长出来,临了作个全乎的男人。
当然了,这个方法也不是他们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来源于宫中一卷汉代的书简,上面说:极阴极阳也,这女人本就属阴,用处子为药引炼丹服下,对于他们的属阴的身体,七七四十九轮之后,福源深厚者长生不老,福源浅陋者重塑经脉,断肢重生。
这么荒唐的理由,负责审讯的李道民当然是要驳斥一番,可没有想到,他当当一届郡王,竟然让这些不阴不阳的宦官给上了一课,弄得他这个审讯的人倒是哑口无言了。
他们说:人年幼的时候,老牙一颗颗的脱落,新牙再整整齐齐的长出来,这是什么道理呢!再有,这身上的肉割掉了,破口了,时间久了就会重新的长出来,这又是什么道理。都是自己身上的骨血,为什么它们可以修复,下面的玩意就不行呢?
再说长安城地面上还有八十老翁长新牙和黑发的呢,这不就是人家养生有道,要是自己能把这丹炼好,即使不能长生不老,再当一回真男人总是不能问题的吧!
好强大的理由啊,反正长孙无忌听到后直接就喷了出来,弄得李道民一脸都是茶水,一脸幽怨看着这位连累自己失仪的国舅爷。能有什么办法,有些时候杀人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也这么荒唐。
唯一复杂的地方就是他们偶然间发现了密道的事,利用这个密道为掩护以太极宫为中心,四处寻机捕获宫女,然后在送到掖庭宫下面去处理,所以从武德末到现在他们才频频得手,不为人所察觉。
对于这种因为身体的原因而心里扭曲,作出极端之事危及他人性命的事,李承乾见的多了,这种人往往都自尊心特强,他们害怕被人看不起,越是怕被人看不起其行为往往就越极端。
这些宦官因为身体残缺的原因平时的时候就被朝臣、士兵和宫女们鄙夷,只要能解决身上的问题,不要说杀人炼丹了,就是特么生吞活剥把活人当饭吃也不是问题啊。
长叹一口气后,李承乾面色沉重的说:“又是长生,孤真是想不明这么荒谬的说法为什么能忽悠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前仆后继呢。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道家计算岁数是以三十天为一年,这么说来,满天下人岂不都是百岁的老人了。看看,又是因为道家秘典害出了人命吧!”
“那年,孤带着翟长孙斩杀那些欺瞒父皇会连长生丹的家伙时,从道教到满朝的朱紫,那个心里不是跳脚的骂孤是个没见识的乡巴佬,自己炼不出来就是福源不至的原因,跟那些道士有什么关系!
可现在看看,孤作的有错吗?追本溯源,没有那些牛鼻子出来骗,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非,那些宫女也不会枉死不是!”
呵呵……,听到外甥的牢骚话,长孙无忌不由的笑了笑,虽然他也喜欢修道,但绝不贪恋长生。自古以来,炼丹求长生的人上至天子,下至显贵,那个吃了不蹬腿玩完,吹灯拔蜡的。
他长孙无忌位极人臣,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一辈子享受了别人八辈子都享受不到的东西,还有什么可奢求的。
之所以发笑是因为李承乾实在是胆大包天,历朝历代有那个太子敢阻挠皇帝长生的,这可是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儿,可他不仅干了,还让皇帝欣然接受,这对父子俩还真是古往今来的头一份。
“太子殿下,填补密道上引发的防务漏洞不难,死些宫女再招也就是了,更加不是问题。
可宦官胡为就不能不管了,今儿还仅仅是杀人炼丹,明儿呢,会不会和汉朝一样祸乱朝纲呢?
老臣以为解决这个问题是当务之急,应该刻不容缓的采取遏制的手段,防微杜渐,扼杀灾祸于萌芽之间。”
“舅舅,你说的太对了,在这上面咱们俩可是想到一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