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赫斯提亚曾经降临审判之城,传播福音,当时在城内发现了廖塞和索腊思·柯尔摩两名被奥赫等人审问过的俘虏。
以赫斯提亚的强大,虽然没能复原两人被篡改的记忆,却洞察到了他们被改变的记忆内容和光明炼狱有关,遂亲自过来查看,及时出现在光明炼狱之外。
“我们往炼狱深处去。”第八层炼狱的老者说。
赫斯提亚虽然在炼狱第八层现出了身影,但实际上他距离光明炼狱还有一段距离。
出现的身影,是他以神力隔空推送的投影。
老者话落回头,忽然发现曹老板等人比他和牛头梗撤的更快。
在他关注赫斯提亚的时候,曹延居然已经找到并且打开了通向下一层炼狱的入口。
老者回头时,那入口涟漪波动,曹延等人已经进去了。
入口处有一颗光球被曹延扔了出来,落向老者:“这团符号矩阵结构,能解开束缚你的雷霆锁链。光明炼狱的空间结构特殊,主神也无法直接进入深层囚狱,你们可以依托囚狱进行斡旋,拖延时间,我负责去释放囚犯。”
老者把曹延扔出的矩阵光球接在手里。
就见那矩阵内部无数的符号闪烁,按特定的轨迹位移,融入了束缚老者的锁链内。
当锁链的力量逐步减弱,老者的皮肤表面纹路交织,衍生出一幅完整而古老的图腾。
那图腾的微光流转,噼啪炸响声中,将老者身上的锁链崩的粉碎。
能被囚禁在第七层以上炼狱的存在,都是曾经的顶流狠人,其中有些存在能力特殊,几乎是杀不死的,只能囚禁。
比如这老者身上的图腾,便蕴含着不死的奥秘,除非他的自然寿命到限,否则很难被杀死。
他身上的图腾,犹如一个母胎,能不断的孕育催发他的生命力。
“第九层炼狱的入口,是你告诉他的?”老者问牛头梗。
两人并肩跟进,也穿过入口,进入了第九层炼狱。
“不是,那小子非常古怪,他能破解整座炼狱最复杂的神罚雷网,自己潜入进来的,简直不可思议。”牛头梗道。
“破解神罚雷网?”老者脸上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
两人进入炼狱的第九层以后,双双回身,轰出一拳。
那炼狱的九层入口怦然崩塌,空间乱流激荡。
老者出手时,手臂上的图腾内,浮现出一条带有翅膀的飞蛇虚影,击碎第九层入口后,飞蛇从图腾里游曳而出,竟化作了真实生物般,鳞片起伏,翅膀张开,贴着地面悬浮在半空。
老者跃到飞蛇背上,往第九层炼狱深处冲去,牛头梗紧随其后。
两人击碎第九层的入口,是为了降低赫斯提亚追击他们的速度。
“这一层关押着几名囚徒?”
“十二名,七层以后,数这一层关押的最多,都是被光明神系裁决为异端的各大神系主宰者,光明神系贪图他们麾下的信徒,想要吞并这些神系,同化信仰,故而留着这些人的性命。”
老者道:“关在这一层的囚徒,实力良莠不齐,以兽神和深蓝之主力量最强……要是能把他们先放出来,就有了和赫斯提亚较量的资本。”
七层以后的炼狱空间面积都不大,和常规的囚狱制式类似,以巨石垒砌出囚室和通行的廊道,禁制重重。老者和牛头梗在一条石质的通道中快速前行,不时会遇到守卫天使阻路,皆被两人联手击杀。
他们很快来到第九层炼狱的一个拐角处,老者暴叱道:
“我负责对付守卫,你去前方囚室,兽神在那里……”
其话音未落,忽然呆了呆。
他们两人从一条长廊的转角处冲出,愕然发现前方的囚室里,站着一个高壮如巨熊的囚徒,手上握着一个和老者刚才得到的矩阵结构相似的光球。其身上的束缚锁链,同样在被矩阵结构破解。
那囚徒随即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大理石雕塑般方正狂野的面容,其上身赤果,胸前全是短髯般的浓密毛发。
他从囚室里走出,看向牛头梗和老者:“暴君,不死……你们也出来了。”
他说话时额头发光,竟有一条尺许长短,生有三颗脑袋的恶龙,从其眉心钻出。
那三头龙的颈部以上从囚徒的额头钻出,身躯却还在他的头颅之中。从稍远处看,他的脑袋和三颗龙头相合,诡异无比。
“不愧是兽神,被囚禁了这么久,意识中居然还有一头魂兽未死!”牛头梗靠近道。
“这是我体内最后一只冥狱三头龙,其他的五只命兽都因为我被囚禁,力量衰退而死。”
兽神沉声道:“此番脱困,我必将光明神系搅个天翻地覆,尸横遍野。”
老者道:“能出去再说这些不迟,赫斯提亚就在我们身后,快走。”
“赫斯提亚怎么会在光明炼狱?”兽神意外道。
“先离开这里……帮你解开束缚的人哪去了?”老者和牛头梗对视一眼,询问道。
他们俩一路打进来,沿途遭遇多名守卫天使,却始终没发现先一步进来的曹延等人的踪迹。
“刚才突然有人出现在我的囚狱外,扔给我这个矩阵光球,然后就往更深处的囚狱去了。”兽神道。
此时,老者三人合在一起,正准备继续往第九层深入,却是不约而同的生出感应,停下了脚步。
他们身后不远处,一道金色的光曦铺开,璀璨夺目,整个第九层炼狱都被那光芒所笼罩。
主神赫斯提亚一手托着法典,另一手背负在后,从虚空中走出。
他的身高超过三米,比例完美,乍一看其容貌,很难分清他是男是女。
他有着一张中性的俊逸面容,双目炯炯,褐色长发垂肩,身穿暗金神袍。
他看向牛头梗三人,声音震动时空道:“你们三人被囚禁日久,力量衰退,纵然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束手就缚,回归各自的囚狱,我可以赦免你们的罪行,给你们获得救赎的机会。”
牛头梗暴躁道:“老子死都不会再回囚狱,舍了性命也要与你一战。”
“好。”
赫斯提亚点头,抬手前指,指端有一枚经文脱手而出。
老者和牛头梗先前在第九层囚狱深入时,曾经展现出强大的力量,不可一世,沿途的天使系数被两人击毙,全无一合之敌。
然而此刻他们和兽神联手,却被赫斯提亚祭出的这枚经文,压得寸步难移。
三人鼓动全身力量和经文对抗,仍被经文散发的光芒牢牢压制。
“这枚经文是他用意识神国所演化,蕴含世界之力,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联手也不足以抗衡。”老者道。
赫斯提亚轻笑一声,正要说话,却也突然顿住,往一侧看去。
轰隆!
除了牛头梗和老者,兽神三人,又有一股新的力量出现,从外围对赫斯提亚进行攻击。
一个身畔水元素滚动如潮,浇筑成甲胄的身影,从囚狱更深处席卷而至。
其力量与老者三人相合,顿时冲开了赫斯提亚对三人的压制。
“深蓝之主!”赫斯提亚眼神微眯。
老者和牛头梗心头一喜,在他们与赫斯提亚纠缠的时候,曹延显然已经深入到了九层炼狱的其他囚室,连续得手,先后放出兽神和深蓝之主。
他们四人相合,便有了和赫斯提亚抗衡的资本。
轰隆!
炼狱之中,主神级的大战爆发,时空崩塌,天翻地覆。
一座金光缭绕的神国铺开,将牛头梗四人同时卷入。
赫斯提亚从手中的法典内抽出一柄细长战矛,身上的神袍收缩,化作一身甲胄。
他震动战矛,矛锋前端洒落千百枚经文,光芒流溢。
倏忽间,一支矛锋从无数的经文中穿出。
这一矛,没人能看清其轨迹,瞬间穿透了老者的胸口!
“我勒个去,十二主神太可怕了。”
第九层炼狱更深处,曹老板正在默默吃瓜,‘瑟瑟发抖’的偷窥赫斯提亚和牛头梗等人的交锋:“这位主神一出现,第九层炼狱的空间就被一股力量封闭,老子也成了瓮中之鳖,这是要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