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在安南与玩家们微妙的目光注视下。
哈士奇与十三香,竟然微妙的在不同的世界中,进度达到了一致——
他们明明世界不同、身边跟着的同伴和发生的对话也不同,甚至主线任务也不同……可他们却是都前往了命中注定的那家烤肉店。
与明确出现了三条支线任务的哈士奇那边不同。
十三香这边和安南之前进入这个噩梦时的任务是一样的。
只有名为【改变命运】的主线任务,内容是“阻止英格丽德单独行动”。
这个“命运”所指的,便是灰教授故意让英格丽德进入小巷,在之后出现的短暂地震中,被坍塌的建筑物压死这件事。
因为十三香那边,已经通过安南事先知晓了会发生什么事。
所以这个初见杀对他来说,就变得毫无意义。
在英格丽德因为接到灰教授的传讯,而想要出去“接电话”的时候。
十三香就态度强硬的拒绝了英格丽德出门的请求。
他没有任何遮掩,直接用弗雷德里克这个身份的说服力,直接说了“我感觉这个时候出去,会有不妙的事发生”,于是英格丽德就信了。
在那之后,十三香便坐在英格丽德身边,用双手捂住了英格丽德的耳朵。他的右手紧紧捂住了英格丽德的右耳,左手则戴上了英格丽德的戒指,将其转到掌心内部、将其拢成了蛋壳型,贴在英格丽德耳边。
这样亲密的动作,让英格丽德面颊绯红。
但英格丽德却没有拒绝十三香。
她只是低着头,呼吸急促了几分、目光有些游移。
甚至最开始的两次,她还有些走神。明明足够安静了,却还是没有听清灰教授给她发送的“语音短信”的内容。
十三香心有所悟。
……这怕不是英格丽德在倒追弗雷德里克啊。
他有些同情的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贾斯特斯。
感觉对方头顶上似乎多了什么。
……不,也不尽然。
毕竟暗恋不能算绿。
看上去,英格丽德似乎对贾斯特斯完全没有意思。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贾斯特斯似乎对这一幕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们三人还坐在烤肉店里。
烤肉还没上桌,十三香就突然感觉到座椅下面开始摇晃了起来。
就像是坐在跳床上的感觉一样……大地一瞬间变得柔软、如同浪潮般浮动起来。
而在他们的注视下,整座城市都在上下起伏——外面的斑骨林哗啦啦的倾塌倒地。
【已完成主线任务:改变命运】
下一刻,十三香眼前出现了新的提示。
……就这?就这?
十三香心中发出了疑问。
而另外一边,哈士奇也同步抵达了斑骨林、并且几乎同步的进入了烤肉店。
和十三香那边不同。
——哈士奇顺应本性,毫不客气的点了非常多的菜。
“太多了啦!”
英格丽德抱怨道:“根本吃不了啊。”
“吃不了我们可以带走。”
弗雷德里克语气温和:“只要不浪费即可。”
“我也会打包带走的,放心!”
哈士奇信誓旦旦的说道。
虽然他觉得根本就不会剩下什么。
——反正又不是自己的肚子、也不是自己的名声。做梦怕什么撑死……吃到吐也无所谓嘛。
难得能大口大口随便吃肉,不用担心发胖的问题,也不用担心热量、担心血压血脂和尿酸的问题。
那岂不是美滋滋?
哈士奇想到这里,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弗雷尔——”
“什么事?”
“有啤酒嘛?我想再来点酒。”
哈士奇憨憨笑道。
“没问题。”
弗雷德里克轻声应道。
于是他又加了两桶苹果啤酒,转头笑道:“想喝酒的话我陪你。”
“你还会喝酒的吗,弗雷尔?”
英格丽德轻咦了一声,突然鼓起了勇气:“那给我也来一桶!”
“女孩子不要喝太多酒。你只是想尝尝的话,和我喝一桶就好了。”
弗雷德里克拒绝了英格丽德。
他有些怀念的说道:“我当然是会喝酒的。
“不如说,我小时候就没喝过多少次水。”
“那是为什么?”
“为了养成神性。”
弗雷德里克答道。
他举例道:“你们看教授,他为什么总是一身酒气?这其实目的是相同的。
“联合王国那边有些岛屿,会在每年三月举办酒神节。这是曾经从教国传出的节日,在【至净厅】成立之后,这些节日便统一被取消了。但联合王国却习得了这份传统。”
“酒神?”
英格丽德疑惑的询问道:“可我记得……没有神明的神职直接与酒有关吧?难道是祭祀‘收割与酿造之神’谷中狼的节日?还是‘醉酒的狂徒’悲剧作家?”
“的确有关,还有一些联合王国的人,也以为自己在祭祀谷中狼。但严格来说,其实并不是。”
弗雷德里克缓缓摇头,轻声解释道:“酒神是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神明。因为这里的酒,指的并非是我们喝下的酒,而是饮酒之后的混沌状态。
“在奥瑟人尚未进入这片大陆时,雅瑟兰人就已经发明了酒。而人们是在醉酒之后,才给意外发现的‘酒’这种饮料而命名的。
“雅瑟兰人当时尚未见过真正的神明、也不懂神术,还处于浑浑噩噩的未开化期。他们崇拜这种醉酒后的混沌状态,认为它具有某种神性。
“因此举办了酒神节。人们会在每年三月三日,酒酿成熟后的日子大饮麦酒。酒神节通常持续三日——顺便一提,这也是‘酒神’这一概念被认为具有神秘力量的原因——而在这三日间,所有人不得饮水,只能喝酒。
“人们喝了酒,就会感到身体燥热。他们认为这是‘生命力从体内勃发’。于是当时的雅瑟兰人就会除去所有衣物,在森林中奏乐、大唱、狂舞,环山而行直到日落。中间遇到的所有动物、无论年纪种类,全部会被人群猎杀并当场生食。
“而在日落之后,人们便会回到城中,集中表演喜剧和悲剧。这也是悲剧作家被称为‘醉酒的狂徒’的原因。从那时开始,人们就认为悲剧和喜剧的演员及作家,必须饮酒才能得到‘酒神的狂性’,得到‘灵感及灵性’。
“……当然,酒神并非是真神。仅仅只是雅瑟兰的原始信仰。然而人们祭祀酒神,却依然能够得到一些超凡力量——这便是偶像学派法术的原始形态之一。
“酒神是典型的人造神。并不存在却被人们相信存在的例子。因此,偶像学派的主流传承便是‘酒神派’。我家是这样,教授他也是一样,甚至就连悲剧作家也同样是酒神派出身。”
端起啤酒杯的木柄,弗雷德里克露出一个温和到有些空虚、神性满溢的笑容:“为了培养神性,自会说话开始我能喝的水中,便会始终掺有酒液。这是为了让神稚子能一直处于混沌的状态、远离浑浊的人世……当然,那可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
就算有长辈用偶像法术用以治疗,也不是没有孩童在见到人之前便醉倒而死。
弗雷德里克只是足够幸运而已。
亲生父母在他两岁那年便已死去的弗雷德里克,从小被族中的长辈灌以烈酒、甚至具有咒性的魔酒。用于作为同辈孩童的对照实验。
弗雷德里克在成为超凡者之前,体内的咒性就强大到,近距离与别人说话时、吐息都能让凡人被他醉倒。
而他的幸运之处在于,在被多种魔酒彻底摧毁身体之前,能够睁开属于他的“神之眼”、看到属于自己的命运之线。
弗雷德里克安静的望向了贾斯特斯,默不作声。
他的瞳孔深暗如渊,没有任何人间的感情。
——同样的道理,弗雷德里克也能看到别人的命运之线。
比如说,命运线突然被改变了的贾斯特斯。
这与自己所看到的预知梦……是否有什么关系?
灰教授在谋划什么?
贾斯特斯想要救我。
我难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吗?
弗雷德里克陷入了长久的思考。
“OvO”
低头专心研究菜单的哈士奇抬起头来,对他投以疑惑而睿智的目光。
显然,他没听懂弗雷德里克说了什么。
……或者说,他从最开始就没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