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杀出来的明军并没有骑马,他们是火枪兵列阵,端着明晃晃的上了刺刀的火枪,刚得很,很man地直冲下道路,把布哈拉骑兵拦腰斩成二半!
明军龙骑兵是火枪骑兵,按陆军操典上指示遇强敌时下马用火枪,遇弱时则上马挥刀子,如果他们站在丘陵上打火枪,有地利则更能杀伤敌军。
但之前蒙古兵的眼神有毒,马进忠火冒三丈,敢笑劳资不丈夫?
跟我冲下去杀!
长官带头冲锋,谁敢不跟,因此五千人一古脑儿地冲下了丘陵,“杀,杀!”明军指战员们端着上了刺刀的火枪吼叫着。
开枪射击,刺刀见红,杀声四起,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布哈拉骑兵,布拉哈人哪见过这等短兵相接的架势,步兵居然敢主动来打骑兵?!
一时间蒙了,不知道如何应付,顿时乱成一团,被明军顺利地在道路上斩断了布哈拉骑兵大龙。
不过布哈拉骑兵很快就醒悟过来,他们从四面八方向明军步兵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
刚才挨步兵一下下,一些布哈拉骑兵慌张而逃,被步兵追着打,让骑兵深感羞辱。
他们要血洗明军,重重地教训那些汉狗!
快马加鞭,骑兵以泰山压顶之势扑来,弓箭呼啸而出,明晃晃的马刀发出瘆人的寒光,布哈拉骑兵来势凶猛。
然后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了,骑兵冲到了,马蹄踩在了铁蒺藜上摔倒了,大马轰隆倒地,大地为之震颤,马腿痉挛,激溅起大量砂石,尘烟腾腾。
明军前排士兵坐倒在地上,后排站着,结成了圆阵,子弹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出。
远用线膛枪,近用滑膛枪,枪枪致命!
打得布哈拉骑兵人马鲜血狂溅,纷纷倒地。
也有的战马生命力顽强,中弹后没有倒下,直冲到明军人堆中。
马腹即时吃上了刺刀,明军用刺刀敌住战马,战马惨嘶着倒下,压着了几个士兵,他们手忙脚乱地爬开。
但明军阵势乱而不溃,前排拒敌,后排开枪!
五千人的大阵,一面就有一千多枝火枪,就算是一分钟打出五百颗子弹,也象泼雨一般。
前面无法突破,不断中弹。
庞然大物的马匹,一匹匹地开始倒塌了,越倒越多,冲来多少就倒下多少,布哈拉骑兵们的散兵线动摇了,后退了……他们转身跑了,稀少起来了!
汉人能战否?
绝对能战!
汉人氏族从黄河之滨崛起,直至把东亚最好的土地给占了,难不成靠的是孔夫子的之乎者也?用嘴炮打天下?
他们守城技术一流,占住地方,敌人想要夺取,就难了。
只要汉人敢战,又有装备,连骑兵都不放在眼中,当初李陵率五千汉军大战八万匈奴骑兵这样的战例,在两中华对外征战中一再重演,如同家常便饭。
如今马进忠又成功地教训了一次外族,他五千火枪兵似五千只出笼小老虎,火枪打得震天响,如果说冲来的布哈拉骑兵如海潮,那么明军的火枪阵就是海边的礁石了,海潮再凶再猛,也无法粉碎礁石。
布哈拉骑兵也不是傻的,才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事情,来攻的骑兵越来越少,都绕路而走了。
敌不来,我自去,随着马进忠一声令下,坐在地上的士兵们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重新排队,以五百人为一个方阵,十个方阵出动,他们在刚才的战斗几乎没有损失多少人。
方阵中的一支小型乐队开始敲击进军鼓,方阵士兵们踩着鼓点,向河岸边进发,一路平推过去!
布哈拉骑兵冲阵来阻挡,被火枪轰倒在地上,掉地后没死的骑兵,挨上前的士兵毫不留情地用刺刀捅杀在地上!
聪明的骑兵过来远远地放箭,没想到明军中清脆的枪响后,他们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线膛枪射程远,精度高,几与骑兵中的射雕手相比。
然而射雕手百里挑一,而线膛枪手却是只要不是太笨的人,用瞄准镜一套一个准,从容射杀骑兵。
明军往河岸去,与过岸后急于上前给明军放血的骑兵们迎头相撞,双方都被阻住了,停滞了,然后骑兵纷纷倒下,当他们不忿地冲来时,一颗颗黑乎乎的圆球飞来,在骑兵头顶上爆开。
无数的弹丸与钢钉如天女散花,骑兵们照单全收,射中他们的脸、手臂还有他们的马匹,惨叫连连,有的倒霉鬼更叫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有的骑兵吃上近失弹,被震到晕陀陀,马匹都驾驭不了,在马上东摇西晃,倒也倒也!
一些“幸运的”骑兵冲到明军前面,明军同志们举起了一个个肩扛式的筒子,指向他们。
“咝”导火索很快地很快地点燃,筒子轰然喷发,大量的霰弹扇形扫荡地面,把挡路的骑兵尽数撂倒在地上。
在被击倒的布哈拉骑兵中就有大将哈姆扎·阿利姆占,他胸中数弹,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态,呕血而死!
另一个大将加富尔·哈基姆扎杰·尼亚济大骇,拨马就逃,赶马下河想过河对岸。
明军直追到河边,冲着河里发枪,加富尔·哈基姆扎杰·尼亚济只觉得肩头如中了重重一拳,知道自己中弹了,吓得他在马上伏低身形,拼命打马奔逃,总算过了河,头也不回地逃跑。
至于引军最前面的阿里舍尔·古利亚姆则绕路而逃,当明军杀出时,蒙古军返身杀回,布哈拉骑兵大败!
被蒙古骑兵追着他沿河岸跑去,情急之下,寻着一处狭窄地方,把马后退十步,然后纵辔加鞭,那马一跳飞到河对岸!
阿里舍尔·古利亚姆的马是汗血马,马力够强,让他侥幸地逃得一命,其他人可没这般幸运,许多人都被明军与蒙古人联手杀死在河边,鲜血从河岸流入河中,河水为之赤红!
许多布哈拉骑兵在打马下河时,明军和蒙古人不依不挠,冲着河中开枪发箭,死者甚众,大量的尸体顺流河下,在狭窄处堵着河道,河水漫上河岸!
二万骑兵竟被杀死了一万六千多人,只有三千多人死命逃过河岸,满带着惊恐逃跑。
这一阵杀得布哈拉汗国人人害怕,闻马进忠大名,小儿也不敢夜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