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你们看那两个家伙,身上穿的花花绿绿的,一看就很值钱。”
“瞧你个没出息的样,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不值钱,他们身上带的首饰才值钱。”
“大哥说的对,你们看那男的腰间挂的玉笛,这肯定价值不匪啊!”
客栈内,几桌的客人都在小声小语的打量着李承辞与雪儿。
“钱我倒是不在乎,我就看上了那娘们,长的真水灵,玩起来绝对能玩出花来。”
“你他妈敢跟老子抢女人?那女的老子要了。”
“就凭你们俩?我出十两银子,那女的我要了。”
这客栈内不怀好意的人,不仅打起了李承辞两人身上的钱财。
更是有些人早早的就把眼光盯在了雪儿的身上。
他们说话非常小声,可能暂时还是不敢暴露身份。
但是他们熟不知自己等人的对话完全被李承辞等人听见了。
雪儿听见他们的话,眼神越加的冰冷,眼神中还充满了杀意。
“这娘们腿真长,我跟你们说,女人不要看脸,看身材才是王道,这娘们我喜欢,今天晚上老子一定要得到她,我要让她欲仙欲死。”
终于又是一句不堪入耳的话,让雪儿身上冰冷的气息爆发。
“别急。”
眼看雪儿就要爆发,李承辞突然伸手放在了雪儿的手上。
李承辞的目光温和,雪儿看到这道目光才平静了下来。
此刻李承辞虽然眼神温和,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侮辱雪儿的话,不让他生气。
李承辞确实不喜欢杀戮庆国同胞,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去杀。
李承辞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特别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哪怕旁人对他们指指点点,李承辞都会让那人付出代价。
更别说这些人又那么不堪入耳的词侮辱雪儿。
李承辞之所以没有杀他们,是因为他想要调查这座村子。
只要他调查到了这座村子的真香,那么会第一时间灭了这些人。
“雪儿快吃吧。”
李承辞故意的大声说道。
雪儿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吃了一点点饭。
吃过了饭,李承辞将身上的行李放在了房间里。
随后和雪儿便离开了房间,在村子上逛了起来。
两人不知不觉中逛到了村子尽头的一处小山林。
“哼!”
李承辞面色微怒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小山林。
这座山林中仅是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
甚至还有一些婴儿,这些婴儿的身上还带着血液。
很显然他们都是被屠杀的。
“都是一些畜牲,那老头还说这附近有山贼,我看他们就是那群山贼吧!”
李承辞与雪儿在村庄中调查的时候,和一些上了年的老头聊了聊着做村子的历史。
但是那些老头基本上都是支支吾吾的,而且给出的答案还有所不同。
不过李承辞也从这些老头的话中得到了一个线索。
那就是山贼。
这附近有一座山叫做断崖山,这断崖山内有一群山贼。
人数大概几十人吧,也是几年前来到这里的。
一直在这附近烧杀抢掠,只不过最近好像因为抢不到油水就离开了。
那群老头就是这么说的,但是李承辞却不相信那群山贼离开了。
他断定那群山贼就在这附近,只不过他也没有确实的证据。
不过现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基本上已经断定了那群山贼在哪。
村子里的那些人都是山贼,而这些尸体才是原来村子里的村民。
这里是前往幽都城的必经之路,会有很多的商人经过此处。
对普通百姓来说没有什么油水,但是对山贼来说,那可就是天堂。
首先这个地方距离朝廷太远,朝廷可管不到这里。
第二,想要前往幽州城,就必须要经过这里。
所以这里的商人很多,这些山贼将他们拦一下抢夺他们的物品。
或者是威胁他们的家人给钱,这里的油水就非常多了。
“唉,是我们管制不当,才导致这些百姓枉死……”
李承辞目光中有些自责,如果他多管制一些那些官员,可能也不会造成这样的事。
“与你无关。”
雪儿也是忍不住叹了叹气,美目中充满了慈悲。
“我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我要用他们的血祭奠这些百姓,以祭这些亡魂。”
李承辞眼神狠辣的看了看村子的方向。
在他的心中已经给这些人下了死刑。
“我们回去吧。”雪儿轻声的说道。
李承辞点了点头。
两人走后,山顶中刮起了一阵大风,就好像在感谢两人一样。
回到村庄,天色已黑。
两人吃了顿晚饭之后就回到了房间。
“雪儿姐姐,有没有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
李承辞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门外。
他已经清楚地听到屋檐上有脚步的声音。
李承辞断定这个村庄的山贼已经准备行动了。
“嗯?”
雪儿摇了摇头。
“守株待兔的意思就是我们在这里等着,会有笨蛋来送上门的。”
李承辞此话说的非常大声,大到屋檐上的人都听到了。
“大哥,这小子不会是发现了我们吧?”
屋檐上的山贼一时间有些慌张。
他们的老大却是一脸怒气的说道:“胆子这么小,做什么山贼?”
“这两个家伙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和富家少爷,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再说我们的动静这么小,而且我们还在屋檐上,那小子难道还能看穿屋檐不成?”
见到自己老大这么说了,一群山贼才放下了心。
心中暗骂自己想太多,那两个家伙确实看起来不像会武功。
“各位就别藏了,你们的脚步声那么大,我们要是还听不见,那真的是耳聋了。”
李承辞见这些人还准备躲,也不准备再和他们玩了。
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圆珠子,直接朝屋檐上扔了上去。
“扑。”
“啊!”
屋檐上的一个山贼,爬着爬着突然一个东西从下朝上打在了自己的腹部。
剧烈的疼痛感,让他从屋檐上直接摔了下去。
“那小子真的发现了我们,不管了,上,兄弟们。”
山贼老大也是一个狠人,根本就没有管从屋檐上摔下去的小弟。
而是带着人从屋檐上跳到了阁楼上。
不过等众人进入房间时,才发现李承辞与雪儿已经消失了。
“老大,那两个人逃了。”
“老子眼没瞎。”
山贼老大愤怒地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我们在外面,想要来抓我们,那就来吧。”
李承辞的声音,从房间外传了进来。
本来就怒火中烧的山贼老大,听到李承辞如此小看他的话,瞬间就被怒火燃烧了理智。
带着自己的小弟,瞬间就冲下了阁楼。
也不想想李承辞能发现他们还对他们有恃无恐,肯定不是一般人啊。
众山贼冲出客栈,一眼就看出了站在那里一脸微笑的李承辞。
“兄弟们,把所有的人喊起来,今天我要把这小子活刮了下酒菜。”
山贼老大这个时候也是恢复了点理智。
看了看李承辞,心中估摸着这家伙到底会不会武功?
“老大,这家伙细皮嫩肉的,一看就非常好吃,到时候赏小弟一口呗?”
山贼老大身旁的一个山贼小弟眼中尽是贪婪的看着李承辞。
听到这话,山贼老大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问题,到时候大家一起把他的肉给烤了。”
李承辞听到这话,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心中也是对这些人更加的愤怒了。
听他们的话,这些山贼很有可能吃过活人。
“老大,我们来了。”
就在此时整村子亮了起来,所有人捧着火,把点着油灯冲出了房间。
整个村子的人全部出来了,没有一家是没有来人的。
“你们这是仗着人多势众吗?”
李承辞淡淡的看着山贼老大说道。
听到这话,山贼老大,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原本他心中还有些犹豫,毕竟他也不知道李承辞会不会武功?
或者说是不是什么狠人,但是听到李承辞这句话时,可以断定他绝对就是一个富家子弟。
只有富家子弟才会那么幼稚。
“我们就仗着人多又怎样,今天老子就要把你活剐了,还有你身旁的那小娘们呢?”
山贼老大发现除了李承辞站在那里,他身旁的雪儿已经消失了。
这让山贼老大心里十分不爽,他可是非常喜欢雪儿的。
“你找她?”
李承辞淡淡的说道。
“把她交出来,老子还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否则老子要让你千刀万剐,活活的痛死。”
“老大,别跟他废话了,让我们上吧。”
山贼老大,身后的小弟已经忍不住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那娘们交给我,这么水嫩的娘们,老子一定要好好尝个鲜,哈哈哈。”
“我说我不教你又能怎样?”李承辞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就别怪我们人多势众。”山贼老大说着对小弟们挥了挥手。
“哈哈哈,老大,我们已经等不及了,让我们宰了他吧。”
“对,让我们上吧。”
听到自家老大的话,一群山贼饥不可耐的说道。
可李承辞却并没有露出半分胆怯,反而一脸笑意地看着众人。
“比人多?你觉得你们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