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九十六章广西土司
广义上的大藤峡就大了。
涉及三府六县,覆盖六百余里。也不全是山区,在大藤峡西边,也是有很多平地,或者说盆地的。可以种植粮食的地方。
这就关系到另外一个问题了。
大明对广西的统治。
都知道,云,贵,桂西南三省多土司。
但是广西的土司是怎么划分的?
几乎可以说是以大藤峡中线,向南北延伸出虚线,以东都是编户齐民的郡县,以西都是因俗而治的土司。
也就是大藤峡这一大片山区造成了如此的局面。
话题再说回来,这样一来大藤峡这一段航道断绝,最受影响的人是谁,也就很清楚了。
广西西部的土司与大藤峡内部的土著的矛盾,就因此而起,但决计不会因此而结束。甚至将大藤峡一带的事情越搞越大,也少不了他们插了一脚。
这里就要回顾一下大明攻下广西的历史。
杨洪就是杨璟之后。
杨璟是合肥人,也就是太祖的淮西老兄弟。在开国之时履立战功,从伐汉,分兵攻永州,从永州下广西。
广西就是他打下来的。
当然了他洪武十五年就去世了,当时封营阳侯,追赠国公。只是后来坐胡惟庸案,除爵,否则杨洪也不至于从百户起家。
他的命运不用说了,单单说他对广西的处置。
广西大部分都是没有打仗的,特别是广西土司,这些土司很多都是从唐代传承下来的。见明军过来,大都投降了。变成了大明的广西土司。
但是要注意,广西这片土地之上,并非只有广西土司。
大明各地编户齐民,都还有黑户,更不要说广西土司的统治水平,如果说广西土司能将他们治下所有人丁管理下来,根本就是一个黑色笑话。
即便假设他们能做到,在土司与土司之间,这些大量待开发的土地里,就没有人了吗?
答案是有。大藤峡的瑶民就是其一。
大明对大藤峡以东编户齐民。对大藤峡以西却没有多管。
也就是说,大明的黄册之中,这一带是没有人的,是空白的。
但是现实却是未必了。
大明后来的历代镇守将领,如顾成,山云,柳溥,在征大藤峡瑶民的时候,都会借助土司的力量。
一来不用白不用。二来大藤峡这么大,不管是封山,还是进山,都有兵力不足。三来,就是大明力量大多都在大藤峡东边。而土司在大藤峡西边。
大明一直没有大规模入山征缴的想法。毕竟山路太难了,而且容易出纰漏,就封锁各个路口,将瑶民封死在山中。
大藤峡东边还好,大部分都已经被朝廷控制住了。
瑶民最多下来抢劫,不敢长期居住。
但是大藤峡以西的山脚下,在黄册上是真空白的,发给土司就地屯种,封锁各路口。这就形成了现实冲突。
广西狼兵的战斗力不错,但是军纪是很成问题的,这个问题从狼兵存在到消息,都没有解决掉。
他们对这些不在大明黄册,在大明政府眼中,并不存在的人,会用什么手段,也就可想而至了。
之前是为了盐,而今是为了田。
大藤峡的瑶民自然是拼死抵抗了,甚至大举反抗。
这个方面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大明卫所士卒失去了战斗力。让守将都更依赖于广西土司的狼兵,而狼兵大举进犯大藤峡,更是让广西土司有东进的趋势,也惹得瑶民与土司的矛盾不可调和。
为了活下去,瑶民只能反抗,反抗,在反抗。
而大明卫所士卒战斗力不行,瑶民自然要找薄弱地方突围,如此一来,浔州,平乐,梧州三府深受其害。
如此一来,各土司就越发骄横起来。
当然了,大明广西卫所虽然不行了。但是京营的战斗力,还是让他们非常惊惧的。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镇守广西的将领,就不得不想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广西土司的问题。
从柳溥的角度来看,广西土司可用,但也不可尽用,因为广西土司并不是很可靠的,毕竟孟瑛征讨麓川的时候,广西这边也闹出过事情的。
再加广西后面的安南,他镇守广西剿灭大藤峡是要事,但是镇守广西,限制广西土司更是要事。
特别是在朝廷在对外用兵的时候。
镇之以静,以待将来。这未必不是错。
当然了,柳溥未必没有捂盖子的想法。柳溥镇守广西这么多年了,如果说他与各地土司之间没有亲密的来往,朱祁镇是决计不相信的。
重用土司进剿,似乎是不用出朝廷一兵一卒一钱粮的好事。
但是却将大藤峡数百里的瑶民给逼到了绝路上了。
本来大藤峡瑶民多以蓝,胡,侯,盘为姓,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整体,下山骚扰百姓,也多是零星的自发的,没有组织与规划。
但是在这样险恶的局面之下,大藤峡瑶民开始联合起来,在正统七年,以蓝受贰,谭公崇,侯大苟联合之下,瑶民成为一个集体。掀起了乱事,但是很快被平定下来了,除却侯大苟之外,其他首领先后被杀的被杀,病死的病死。
侯大苟就成为瑶民的最高领导。
在正统十四年听说,猫儿庄之败后,才大举起兵,连克数县,当时朝廷忙于北方战事,无暇顾及这里。
甚至柳溥的军队,也随时有北调的可能。
等北边尘埃落定之后,侯大苟所部也今非昔比了。
虽然柳溥再一次将侯大苟赶进山区之中,但是侯大苟的本部力量并没有损失多少,甚至因为这一次劫掠,而大有收获。
从那之后,侯大苟下山劫掠的频率越来越高,规模越来越大。
甚至有了正大光明围攻县城的实力。
柳溥在这一段时间,并非没有作为。
在柳溥的调度之下,大明没有一个县城再丢的。也打过不少大大小小的胜仗,有不少首级功,不能说柳溥没有做事。
但是对缓解大藤峡的局面却每况日下。
毕竟大藤峡山脉蔓延,临近好些地方,瑶民下山劫掠攻城,等大军来了,就立即进山,明军就不敢追了。
这种被动情况,不能更改的话,这样的局面也就不能更改了。
但是怎么改变?
柳溥既不想重用土司进剿,不想扩大土司的力量,虽然这些土司之间也有自己的的矛盾,毕竟朱祁镇当初定下了改土归流。
柳溥即便不能改土归流,也不能继续纵然吧。
否则就是与皇帝唱反调,但是大举进山。
说实话柳溥是真没有底气。毕竟山势艰险,比瑶民本身厉害了不知道多少。一旦大败,广西局面该怎么处置?
广西的烂摊子就要掀开底子了。更不要说在正统十四年后,靖难勋贵集团日益边缘化,柳溥危机很重,不愿意轻易冒险。
不管怎么对柳溥都不大有利。
韩雍是奔着做事去的,所以他的顾虑没有那么多,他觉得不能让情况再进行下去了,所以遏制大藤峡瑶民的活动范围,是当务之急。
所以,进山围剿就成了必然趋势。
至于战败?
韩雍未必没有想过,但是这不用他承担责任。反正是柳溥的事情。在韩雍看来,即便是败上一两阵,最后的胜利也是大明的。
总不能因为害怕就打仗了吗?
所以,韩雍一心想打,而柳溥心中却想围困大藤峡,然后派人进山招抚,如果能在大藤峡地区设计个土司。将侯大苟招安,事情也就消停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