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新式服装的出现,带来了不少争议。
长安城的各个街道,也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穿着新式的服装出现在街头。
虽然从比例上来说,九成以上的人都还是穿着传统的服装,但是见多了之后,大家也不至于对新式服装感到那么诧异了。
“唐郎君,我原本以为豫章县已经是非常繁华的县城,没想到跟这长安城比起来,完全没有办法比啊。不说其他的,单单这街上的人流,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徐文强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好奇的盯着街上的人流。
唐同人在豫章县已经待了两年多,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
再加上他是唐俭的儿子,自然就比常人要多很多机会。
这一次回来,他就直接被任命为司农少卿,可谓是一步登天。
徐文强作为豫章县的不良人,是唐同人在豫章县看中的少数几个人才,这一次自然也是把他带到了长安,准备推荐给李宽。
“长安城是大唐国都,繁华程度自然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的。不过你也不用觉得奇怪,待一阵子就习惯了。”
“这长安城住了这么多人,每天应该会有各种各样的纠纷需要调节,有各种各样的案子报到衙门吧?”
作为不良人,徐文强条件反射的就想到了这些。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多了,麻烦也多。
这个道理,永远都不会变的。
“案子自然不会少,这一次把你带到长安城来,就是要把你推荐给楚王殿下,看看之前在豫章推广的一些东西,能不能在长安城里也推广。”
唐同人结识徐文强,也是一个偶然。
当初在豫章县城的时候,唐同人的东西被偷了。
要是一般的钱财损失,那也没什么。
可是,偏偏里面有一些特别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再加上唐同人好歹也是国公之子,也是有几分脾气的。
所以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是在不良人徐文强的帮助下找回了东西。
这一来二去的,自然就认识了。
这徐文强,虽然是个不良人,但是识文断字,倒算是文武双全,很是让唐同人高看了几分。
而经过深入了解,唐同人发现徐文强在断案方面很有天赋,这次回长安,就想着把他也带过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唐同人在提携徐文强吧。
……
谢天武最近有点头疼。
作为长安县县丞,他原本是属于没有太多存在感的人物。
有好事的时候,没人想到他。
有什么烂摊子需要收拾的时候,他就被抬了出来。
不过,自从换了个长安县县令之后,他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谢县丞,这西市里头,这段时间每天都有商人反应丢失钱财的现象,看来是有团伙在作案啊。”
“这小偷小摸的,如果不是当场抓住,要追查,根本就无从下手啊。”
谢天武很是头疼的看着眼前的卷宗。
里面罗列了最近一个月的各种案件,其中有八成都还没有破。
虽然大部分案子都不是什么人命大案,但是数量多了,也让人感到压力山大。
特别是长安县地处京城,谁知道哪个不起眼的案子就牵扯到某个大人物了呢?
“其实属下倒是有个想法,要对付这些作案的人,最好还是要从街头上的那些泼皮身上着手。这些人,哪怕是没有作案,往往也知道是谁在搞事。”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些泼皮知道我们是官府的人,谁会跟我们说真心话?再说了,这几年朝廷不断的强调审理案子要讲究证据,不可随意冤枉犯人。而长安城中那么多风闻奏事的御史,要是我们行刑逼供,被人给弹劾了,指不定就是一场祸事呢。”
谢天武发现长安城的官是越来越难当了。
按理来说,百姓们的生活变好了,识文断字的人变多了,谢天武这个长安县县丞应该过得更舒服才对。
偏偏现在要办个什么案子,却是麻烦了不少。
“这倒也是。像是打架斗殴,抢劫财物之类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个现行,那就怎么狡辩都没有意义,否则需要的人力物力可就多了。”
“哪里有那么容易抓个正着呢。就说那些小偷,人家跑的比你还要快,追都追不上,怎么办?”
谢天武自己就亲自看到过嫌犯从自己面前逃跑的情景,知道基层胥吏的不容易。
像是巡街的那些武侯,每天都要走那么多的路,有的时候碰到案发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没什么力气去追击犯人了。
“这倒确实是一个问题。长安城里,街道上人来人往,哪怕是朝廷愿意给武侯配备马匹,也根本不现实。”
“要是能够轻松追到犯人,那就好了!”
谢天武白日做梦一样的感慨了一句。
……
“侧妃娘娘,要让人不知不觉的扩大在长安城的影响力,属下倒是有一个想法。”
楚王府中,王玄策毕恭毕敬的站在武媚娘面前,一点也不敢托大。
“哦?说来听听!”
武媚娘拿起了桌上的香茶喝了一口,面色沉静的看着王玄策。
这段时间,她敏锐的感受到了李宽对朝局的态度,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楚王府的影响力巨大,李世民在位的时候,信得过李宽,自然也能容得下富可敌国的楚王府。
但是,李世民终归有一天是会驾崩的。
武媚娘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
“武侯和不良人。我们楚王府情报调查局在这些领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影响力,这些武侯和不良人,看起来只是衙门的胥吏,无品无级;但是他们才是对长安城最熟悉的人。一旦我们彻底的掌握了这支力量,关键时刻,起到的作用不见得会比一卫队伍要小。”
王玄策是李宽的私人幕僚,完全没有任何朝廷的职务,可谓是将自己的利益完全跟李宽绑在了一起。
所以武媚娘提到的事情,虽然有点犯忌讳,王玄策却是想了想就同意参与。
“既然王管事觉得武侯和不良人是个好的切入点,那就尽快动起来。等会我跟小玉米和小土豆上街逛逛,到时候皇后娘娘赏赐给我的玉佩会‘被偷’,你寻找个机会,跟王爷提武侯改革的事情。”
武媚娘做事一向是心思缜密,自然知道要怎么找个导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