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眨眼之间,高耸的邪骨山就被大家合力轰平了,尘烟散去,原地就只剩下一片废墟。突然间,安颜指着前方叫道:“大家快瞧,是地洞入口!”
她说的一点多不假,在大片废墟碎片之中,隐约现出了地洞入口的一角。
“噌噌噌!”下个刹那,普兴已经飞身窜到了入口近前,用掌中长矛拨弄了一下碎石,随即道:“没有危险,不过为了谨慎起见……”
“那就让邪猿、狰兽和鱼颅肥兽它们三个打头先进去。”关横冷冷道:“反正它们仨也是为了找鲨头水鼠报仇才跟来的。”
“呃?让我们三个……”
“少啰嗦,赶紧进去。”
“咚、咚、咚!”魔魈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没等对方说什么,已经照着这几个家伙的后腚各踹了一脚。
“骨碌碌——”
“咣当、扑通……”
那三个倒霉蛋中脚以后沿着地洞入口边缘径直滚落下去,摔得七荤八素,狼狈不堪,关横他们这才有说有笑的跟了下去。
“赶紧滚起来,别磨磨蹭蹭的。”甲貅王怒喝一声:“你们现在还活着就已经是天大恩赐了,还不知道感恩,做点小事都要偷懒,再不起来,爷爷就踩碎你们的骨头!”
“是是是!”闻听此言,鱼颅肥兽、豹头邪猿和墨纹狰兽都吓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看现在的情况,想要开溜逃走是万万不能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去和鲨头水鼠拼命。
此时此刻,三兽心中暗想:“这个混账水鼠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此仇不报,就算是死了也不甘心,反正看样子我们也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和鲨头水鼠死拼到底,即便死也要咬掉它身上几块肉下来!”
想到这里,豹头邪猿它们心中充满仇恨之意,它们三个在前面开路,关横以及其他同伴在后面紧紧跟随,不多时,就来到了地底隧道的尽头。
“乱石堵路,看起来前面已经被封死了。”若桃看了几眼,随即道:“公子,你说这会不会是鲨头水鼠做的?”
“哼,有这个可能。”关横此刻微微冷笑:“看起来,这个家伙有可能已经知道咱们盯上它了,所以才会躲在鼠洞里不敢出来,只可惜,即便如此,它也逃不出你我的手掌心。”
说罢,关横一挥手:“老猴,给我把这些挡路的碎石全部轰平!”
“呜叽叽——”闻听此言,白眉老猴抖擞精神大叫一声,晃身朝着那堆碎石扑去。
“乒乒乓乓!”
“咚咚咚!”
“轰隆隆——稀里哗啦!”
老猴的拳劲威力无俦、摧枯拉朽,瞬息间就把堵路碎石轰平九成,其余的被它用金属短棍一扫,也都化为齑粉飞灰。
大家在旁边点头称赞:“真厉害,要论怪力无双,这猴子堪称无人能敌呀。”
“呜叽、呜叽!”打碎阻路石头之后,白眉老猴晃着金属短棍对旁边的邪猿、肥兽、狰兽比划了几下,那意思说:“你们三个废物别磨蹭了,赶紧往前面走!”
看到这猴子大逞凶威的模样,邪猿它们哪里还敢违拗,立刻颤抖着身子,踉踉跄跄往前走去。
这几个家伙心思各异,之前也是打生打死的仇敌,但是即将堵上鲨头水鼠之际,它们心中陡生同仇敌忾的意思,互相对望一眼之后,同时做出了决定:待会遇到水鼠,一定要让那家伙付出代价!
“呼呼呼——哗啦啦——”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么个工夫,前方骤忽传来了迅疾声响,若桃走在最前面,立刻大叫道:“是水,有好多水急涌过来了。”
“我来处理!”
“呼——”下个瞬间,趴在甲貅王背上的水玄灵兽蓦地飞窜而起,迎着那股迅疾水流疾扑而去。
“唰啦!”瞬息间,这股犹如小型洪流的猛水就被它用灵气一分为二,随即紧紧贴在左右岩壁上。
“呼呼呼——嗖嗖嗖——”下一刻,卿凰挥动莲花奇刃,芫歆一振掌中圣灵枪,同时释放出两股寒气,“咯咯咯……噼里啪啦……”随着刺耳冻结声接连响起,水流彻底化为了冰层。
“这玩意会不会是鲨头水鼠在向咱们打招呼?”
“有这个可能。”听到古桑女的话,关横随口道:“不过用这种微末伎俩来惹怒咱们,也是它开始走向死亡末路的前兆了。”
“总算要逮到这个混账东西了。”
“嘿嘿嘿,进入红血滩以后辛苦半天,也算有收获了。”
魔魈它们此刻兴致勃勃的议论着,而走在最前面的豹头邪猿、鱼颅肥兽和墨纹狰兽则是愁喜参半,它们琢磨着,在遇到鲨头水鼠的时候要如何与对方拼命才能占到优势,甚至还悄悄商量要怎么联手更好。
就这样,大家在隧道内急匆匆前进,不多时又往前走了数百丈的距离,安颜突然低呼一声:“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
“好像还是水声。”说到这里,关横双眸倏忽一闪,随即叫道:“大家都待在原地别动,小水水,你和我走!”
“好!”水玄灵兽答应一声,闪电般飞到关横身边,与此同时,关横还把婴白鬼叫了出来,他们三个朝着前面急掠而去。
就在十余丈外的隧道拐角处,有个巨大黑影正在疯狂挖掘土层。
这家伙耳畔听到地底水声越来越响,距离自己挖掘的深坑越来越近,眼中迸现凶残恶毒之色:“天杀的,你们想要抓我,别做梦了,等爷爷挖穿这条地下河的水源,把你们全都淹死!”
“好个畜生,果然在这里作怪!”突然间,水玄灵兽的怒吼声响起,那个巨大黑影吓了一跳,顿时停下了手里的挖掘“工作”。
“吱吱吱!”下个瞬间,速度最快的婴白鬼狂吼一声,朝着对方疾扑而去。
“唰唰唰!”
“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抖手掷出三道火劲血刃,正好蹭过对方肥硕的躯体,“噗滋滋——”霎时间,巨大黑影周身顿时皮开肉绽,血箭一下子就飙飞起来。
“呃啊啊啊——”身上的剧痛让这个家伙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