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这是什么!”
大延山中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骇到了极点,先是天降神刀,而后更有逆转生死的一幕发生。
归元宗那些人被那神弩箭贯穿者不知凡几,明明都是无可搭救,却还是被那蓝光扫过硬生生救了回来。
至于后面的青湖岛神弩营被全军覆灭,大家都没怎么在意,那神弩箭虽然厉害,但是强大一些的先天强者,只需撑开真元运转挪移之劲,完全可以造成相同的效果,并不算多么的神异。
“这等神异的兵器,只怕比传说中的至强神甲还要厉害。”
“难道这才是禹皇留下的最大宝藏!”
“是了,虚境老祖恐怕都无法办到这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只有传说中的至强者。”
“这滕青山是唯一进入宝库之人,宝库之内具体有些什么,大家都不清楚,但是这把刀的来历多半和他脱不了干系。”
“但是禹皇不是以斧闻名,怎么会是把刀呢!”
……
一群强者现在都不敢轻举妄动,大家都是各怀心思,嬴氏家族和摩尼寺的人出身至强势力,比寻常人更清楚,当世只怕是无人能够锻造这等神兵,唯有传说中的至强者有这等可能,所以一个个看向神刀的目光都不免火热。
滕青山搂着诸葛青,被诸葛元洪和燕莫天护在身后,激动之后他其实也有些犯懵的,盯着突兀出现的神刀,脑海中一片混沌。
别人只当这是他与他有关,可他很清楚,禹皇确实留下了一把神异兵器,开山神斧配合那一套开山三十六式斧法石刻,按照禹皇的说法,先天强者以之配合感悟百年,必定能够迈足虚境存在,这的确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兵。
可是这突然出现的神刀是怎么回事,先是救下诸葛青,又是救回了刚才被害的黑甲军,完全就是帮着他们归元宗,这件事不简单啊!
“诸葛元洪,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眼见那一柄神刀没有再度散发神异,平静的僵局终究还是被人打破了,一声长喝当中,众多的强者再度围向了归元宗所在。
这些人不是不知道这等举动极为冒险,但是一群人加起来将近五十个先天强者,就因为一把神刀的出现,就因为它疑似帮了归元宗,这就灰溜溜退走,哪里有这种事情。
“师傅!”
滕青山抬头看向前方诸葛元洪的背影,紧了紧怀抱做出决定,因为自己,令归元宗处于危险境地,因为自己,令青青差点身死,他不愿意继续这样子下去了。
“诸葛元洪,如果是普通军士,你们归元宗不至于这么拼命保护他吧。这个滕青山就是秦狼,秦狼就是滕青山。你还是将他交出来,否则,后果不是你归元宗所能承受的。”
嬴浩江冷声道,嬴氏家族十大先天分布成阵,虽然得到了两个宝鼎,可是嬴浩江还准备要更多,这北海之灵,不是小小归元宗能够留下的。
众多先天强也是盯着诸葛元洪,射日神山,洪天城,雪鹰教,摩尼寺,各自分散,接近五十个先天强者的威势,可不是三千黑甲军能够承受的。
“诸葛元洪,因为这滕青山,导致我青湖岛死伤惨重……”
古雍小心的将自己的儿子放到一旁交由他人照顾,拨开人群走了出来,“我古雍今天在这说了,如果你再顽抗,硬要保护那滕青山。就是和我青湖岛为敌!
我青湖岛,必定不惜一切代价,在年祭之前,定将你归元宗铲除,至于在场其他各位,不劳各位帮忙了。”
“古岛主,你这话说的,这滕青山可是也欺骗了我们,我们当然要杀他泄愤。”
“对,他杀我雪鹰教长老,我雪鹰教岂能坐视不管?”
“当年我摩尼寺出了一个妖僧项凡尘,令我摩尼寺蒙羞。这滕青山,天赋不低于项凡尘,为了免除他像项凡尘一样产生大祸,我摩尼寺决不能坐视。”
滕青山牵扯到两鼎‘北海之灵’,这些人断然是不愿意放过的,又怎么可能松口。
“爹!”
劫后余生又得知滕青山心意的诸葛青轻声呼唤自己的父亲。诸葛元洪咬着牙,双目隐隐红,手持四尺青锋剑,沉默站在那。
他心中满是怒火,如今事情骤变,一切完全超乎他的控制,爱徒暴露,女儿差点身死,他当然愤怒莫名。
但是,他不能意气用事。他是归元宗宗主,他必须要应付好眼前这些人。因为一个不好,就是大灾难。
“这就是天下,这就是乱世!”
诸葛元洪在心底怒吼着,他不想放弃爱徒,可是这些人在此咄咄逼人,形势万分不利。
“诸葛元洪,交出滕青山,不然就算是冒着身死之险,我古雍也要覆灭归元宗。”
古雍同样是红着眼睛,走到人群之前,独子重伤垂死,但是他也不能去照顾,因为他是青湖岛主,必须先以大局为重。
此次青湖岛付出甚多却毫无收获,决不能让滕青山就此过关,一旦让两鼎北海之灵被归元宗得到发展,加上他们的新晋虚境,迟早会成为青湖岛心腹大患。
到了这等时候,就算是冒着他青湖岛高层尽灭的危险,他也必须要赌一赌,一个孤家寡人的新晋虚境虽然可怕,但是一个得到北海之灵加上有着滕青山的归元宗更加有威胁。
“谁敢动我滕家庄的人!!!”
诸葛元洪万分忧愁,滕青山正准备推开诸葛青走出去,一声惊雷般的冷喝声在这大延山中响起,霎时之间飞沙走石,风云变色,大延山上数万人陷入惊惶之中。
天穹之上,无数黑云浓雾聚集一处,形成一张人形面孔,仿佛上古巨神俯瞰人间,带有无上之威严。
“这,这,这……”
狂风乱沙之中的众多强者,面对着天地异象也是万分的惊慌,这风沙来的急促迅猛,纵然是他们这些先天强者也是几乎难以护持自身,几乎是被吹的七栽八倒,更不要说众多的青湖岛门下,人仰马翻,根本形不成阵势。
更加让人惊异的是,这股怪风沙暴,明显就是有针对性的,归元宗黑甲军所在,几乎是一点风沙都没有,只是外围稍微带点微风,这般区别对待,谁都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