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
刘莲知道龙颜对御龙堂忠心耿耿,可是李霜的意见也不能忽视。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刘莲问道。
“派人通知龙颜,让她找机会脱身。”李霜说道。
“我同意,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咱们得先离开塔城,跟刘城主搭上线之后,再用商堂的渠道通知龙颜。”刘莲说道。
李霜同意了刘莲的意见,立即开始筹备离开御龙堂的计划。
李霜先对御龙卫进行编制调整,把信得过的人编组为新的机动力量,随时可以整装待发的那种。倒不是她不想带走更多的人,可是墙头草一般的中立派,通常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刘莲也隐藏身份进入了新编大军的军营,成了普通的一兵。
编制完成之后,李霜立即拟定了一份讨伐青龙城的计划书。
该计划书以青龙城擅自包庇不法商人为由,决定进行浅尝辄止的武力讨伐。
李霜去审批计划书的时候,恰逢刘溪代刘累值班。
刘溪根本就没有把青龙城放在眼里,更何况青龙城的正规力量,只有勾践的三千越甲。
李霜计划以一万兵力讨伐青龙城,当然是绰绰有余的。
刘溪当即批准了李霜的出兵计划,还授予了出城的手令。
李霜拿到出城的手令之后,立即点齐一万大军,直接出了塔城,朝着青龙城方向急行军。
脱离塔城之后,刘莲立即联系了随军的商堂情报员,想要借助商堂的渠道联络龙颜。
为了取信于龙颜,刘莲派出了心腹刘荷。
刘荷辗转回到在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龙颜。
“叛徒,当诛!”龙颜吼道。
在刘荷错谔的目光中,龙颜手中的长剑刺穿了她的心脏。
龙颜手刃刘荷,就是跟刘莲彻底的决裂,以信使的鲜血为证,斩断了多年的姐妹情。
龙颜处置完刘荷之后,立即启用军事通讯向刘累报告了李霜和刘莲叛逃的消息。
刘累得知以后,立即派刘溪带着御龙卫主力去追击。
刘溪动动嘴皮子还行,真上战场瞬间就怂了。好在人家比较聪明,竟然舌灿莲花的说服了刘累。
御龙堂放弃塔城,也就意味着放弃了整个自由洲的利益。
刘累等人带着御龙卫回到在城之后,受到了大学城中有识之士的问责。
逼走第一香主刘正,放弃新得的土地塔城。
这两大罪名,无论哪一个都足以让御龙堂的某位高层身败名裂。
刘溪作为建言的人,当然成了首当其冲的讨伐对象。
刘累有心保全刘溪,于是就决定找一个替罪羊。
在城作为进入沙漠洲的门户,城主龙颜就成了刘累心中的替罪羊首选。
刘溪知道龙颜是代他受过,在执行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当众斩杀,而是以保护女子清白的名义秘密处决。
“为什么?”龙颜望着托盘中的白绫,绝望的问题。
“御龙堂出于战略大局考虑退出塔城,得由人为这个决定埋单。你是负责后勤保障的人,由你来受过是最好的选择。”刘溪说道。
“可是我的工作并没有任何的失误,我不服!”龙颜声嘶力竭的吼道。
“这不重要。御龙堂现在陷入了困境,需要用你的死来化解危机。当然了,在名义上,你是贪污军费被诛杀。御龙堂会记住你的贡献,放心的去死吧!”刘溪说道。
龙颜无力反抗,悲愤的吼道:“想不到我背叛了姐妹,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苍天不公,御龙堂负我!”
刘溪示意行刑人员动手。
白绫越收越紧,龙颜的哀伤变成了绝响。
刘累转移视线的办法取得了圆满的成功,特别是铺天盖地的声讨龙颜,甚至还有人脑洞大开的认为她是为了爱情献身,刘正也莫名其妙的成了负心汉。
至于御龙堂势力退出沙漠的历史性污点,竟然被大学城的学生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刘溪做了在城的城主,至于龙颜,竟然成了象征爱情的女神。
毕竟为爱献身的女子,都是值得尊敬的。
那条勒死龙颜的白绫,竟然被人染成了红色,象征着火热的爱情。
大学城的痴男怨女,甚至错误的认定——爱情就是飞蛾扑火。
在城,秘密赶到的红莲花等人也相信了关于龙颜与刘正之间的传言。
几人一合计,就从龙颜祠中盗出了她的遗体,把她当成了见面礼送到了青龙城。
刘正迫于无奈,只得安排甄宓代为迎接。
龙颜的灵柩进入青龙城的场景,令围观的人群哀伤不已。
李霜和刘莲也挤在人群之中,她们的心情格外的复杂。
“可恶,刘荷为了她付出了生命,她倒是心安理得的躺在鲜花丛中享受死后哀荣。”刘莲低声的唾弃道。
“莲姐,她已经走了。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李霜安慰说。
“龙颜自寻死路也就罢了,为什么要伤害刘荷?”刘莲问道。
“莲姐,算了,人死债消!你要是心里有气,以后不去看她就好了。”李霜劝道。
刘莲哀伤不已。
御龙堂究竟是怎么了?
龙颜的忠心,却换得了香消玉殒。人死了也不得安生,还背负着贪污军费的罪名。
城主府中,处置完龙颜身后事的甄宓,哀怨的盯着刘正。
“你也相信龙颜为爱献身的故事吗?”刘正头疼的问道。
“夫君,这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你这个莫名其妙的当了负心汉的故事主角,世人是不会放过你的。”甄宓叹道。
刘正深知,青龙城的建设跟龙颜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的贪污根本就是假的,钱已经被刘累等御龙城高层瓜分掉了。
可是在城中广为流传的故事,已经完全掩盖了事情的真相。
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青龙城的发展速度超过了世人的想象,这就有力的佐证了龙颜贪污军费。
即便是刘正向世人公布青龙城的资金来源,也会被人说成是欲盖弥彰。
也就是说,龙颜莫名其妙的成了青龙城快速发展的资金来源。即便是刘正想要否定,也奈何不了舆论的力量。
“阿宓,清者自清,青龙城的建设,跟龙颜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可不想当这个冤大头。”刘正说道。
“夫君,你太天真了。龙颜进了青龙城,你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其实这不是给她一个人的交代,而是给凄美爱情的交代。”甄宓说道。
“什么意思?”刘正问道。
“夫君,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都得让龙颜为爱献身的故事有一个让世人可以接受的结局。”甄宓说道。
“不做,行吗?”刘正弱弱的问道。
“当然不行!青龙城的发展,已经烙印上了龙颜的痕迹。你要是没有什么表示的话,就得顶着忘恩负义的骂名成为野史唾弃的对象。”甄宓说道:“于公于私,你都要给龙颜一个交代,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刘正无话可说,只得让甄宓负责安排。
三天之后,恰是七月十三。
在甄宓的安排之下,刘正与龙颜在青龙宫麒麟殿举行了一场特殊的**。
颜妃入册,天下震动。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月也安排人对刘正当初净身出户离开御龙堂的事情进行宣传。
原本那些指责刘正的人,都开始对他白手起家创建青龙城的经历佩服万分。
刘正与龙颜的婚礼,恰好迎合了吃瓜群众对爱情的追求,原本的负面评价渐渐的消失了,转而变成了一场曲折离奇的爱情保卫战。
为了维持青龙城的热度,甄宓决定参照凤凰山的规模,在青龙城外的高岗择地建立起了颜妃墓。
地宫之中,北罗艳后望着龙颜红润的脸蛋,忍不住的说道:“这么完美的容貌,就这样消散在天地之间着实可惜。”
“北罗团长,红颜易逝,这是天道。你难道有办法让她的绝色容颜与世长存吗?”甄宓问道。
“阿宓,龙颜已经走了!咱们就让她入土为安吧!”刘正说道。
“夫君,龙颜已经成了神龙洲百姓公认的爱情女神。她的事迹已经在青龙城中广为流传。你现在为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她的加分项。”甄宓说道。
一谈到龙颜的问题,刘正就很头疼。
其实甄宓也是感同身受。她已经被吃瓜群众传成了恶毒王后,甚至一度被认定为导致颜妃殒命的罪魁祸首。
可是相对对青龙城的收益,甄宓并没有反驳。
北罗艳后的提议,其实对甄宓的伤害最大。
青龙城可以从龙颜身上获取多大的收益,甄宓就会挨十倍百倍的骂。
只不过甄宓为了青龙城的发展,决定付出巨大的名誉损失。
刘正无心打扰龙颜的安眠,悄悄的离开了地宫。
甄宓直接授权北罗艳后负责龙颜的身后事。
回到青龙城之后,甄宓为了保留**的热度,趁热打铁的规划了颜妃小区。
颜妃小区只有一栋功能建筑——颜妃祠。
颜妃祠中供奉着龙颜的真人石像,石像手中握着一条火红的绫绸。
很多青年男女慕名而至,就是想要获得颜妃对爱情的祝福。
甄宓的商业头脑可不是盖的,直接在颜妃祠落成的当天,命人在广场中央树起一块石碑。
石碑上镌刻着一首象征着爱情不朽的诗: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