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张小可被塞了多少卷子不好说,但她应该是真的很久没有出门玩耍了。
明明也不是什么景点,只是蓟大而已,这她都能撒起欢儿来,腰也不酸了,胯也不疼了,一步一自拍,七步一粗喘,好像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一样。
“哇师父,我可以进未来的宿舍楼参观吗?”
“哇师父,这里的人看起来也没啥不一样啊。”
“哇师父,那里有个骑自行车的老头儿,怕不是个扫地僧吧?我们过去搭讪一下,看看有没有秘笈。”
作为李峥,他本来很自然地融入了蓟大的校园氛围。
可跟张小可走在一起,瞬间就暴露了中学生的本质。
周围路过的师生也难免嬉笑望向二人,搞得李峥很不舒服。
“再咋呼就给你绑屋里学习去。”李峥放出了狠话。
张小可回头眨眼道:“嗨呀,那我怕是会耐不住跟静静聊天啦~”
“无聊。”李峥懒得再理张小可,而是随意扫向人群。
不愧是蓟大,学力的底线也在400以上,破千者虽不至于满地走,但也总会遇到一些。
至于那位骑自行车的老大爷……
还真就有2185的学力……
至于学资方面,基本也是与学力成正比的。
不过李峥惊奇地发现,与此同时,学资是与发量成反比的。
那些年轻的同学,学资普遍在30以下。
发势初露疲态的同学,学资也往往成长到了六七十的程度,想必是刚刚接触到科研的研究生吧。
而那些发势已明显不可挽回的大哥,则偶有破百者。
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博士级强者。
至于学资能达到数百之人,李峥一路上也只遇见一个,那位高人,也只在后脑勺还有些许头发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可见,学力、学资与发量,存在很明显的相关性。
但这绝不是因果性。
比如那位学力高达2185的骑车大爷,其学资却不过刚刚破百,大约是退休久了,除了偶尔授课外管不上多大事儿了吧。
同时,张小可虽然学力将将破百,学资却高达50之多,已经达到了本科生之翘楚的水平。
费解之间,张小可握着手机屑骂起来。
“秀,就知道秀!”
“在骂自己么?”李峥凑过去问道。
“我就是发了个自拍嘛,你看他们秀的!”张小可说着,把手机亮给了李峥。
那是张小可的朋友圈自拍组图,硬是修出了文艺的感觉,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若不是看到灌木栅栏的扭曲,李峥都完全无法找出痕迹。
上附文字。
【嗨呀,本来请了假想在家复习来着,但我忘了,我就是个闲不住、懒得复习的人啦~】
装,就硬装。
虽然没有明确这里是蓟大,也没有拍蓟大的牌匾,但张小可一定是想暗秀目标蓟大的,所以发完后一直疯狂刷新等人点破。
然而,她忘记了一件事。
她朋友圈的主力,都是仁大附的。
【哦?小可也来办保送手续?早知道昨天约你一起来了。】
【右拐那个食堂不错,我这半年旁听的经验。】
【羡慕小可。我本来也想来蓟大的,但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给我优惠的分数实在是太多了……哎,高考考个600出头就够用了,我也没心思学习了。】
【喂喂,你们保送生不要再装逼了,我一个优惠降分到一本线还怎么活。】
【哇,蓟大耶,好厉害的亚子——某三本光明学院发来贺电。】
“最后这个过分了……”李峥摇头抿嘴道,“光明管理学院是蓟大分数最高的学院……这个逼过分了。”
“五道口的那个就不过分吗?”张小可咬牙收起手机,“保送辣鸡!都是偷奸耍滑的,等我硬考上了,秀死他们!”
“你连我也攻击了。”
“你不一样啦,师父。”张小可拽起了师父的胳膊,“你是五科保送,而且还会参加高考的不是吗。话说师父你怎么从来不发朋友圈?你一秀起来谁还装得过你,你属于无敌秀,我要是你就天天秀。”
“秀,只不过是暴露出自己稀罕的东西罢了,如果看到的人不如你,会讨厌你,如果看到的人比你强,会笑话你,就像你现在这样。”李峥说着,随手扔掉张小可,“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稀罕什么。”
“哇!”被扔掉的张小可又追了上来,“所以师父会秀穿着实验服的静静喽?”
“并不稀罕。”
“再加一副眼镜?”
“并不……稀罕……”
“同时在操纵高能粒子对撞机。”
“啊……别说了……”
“静静聚精会神瞄准,啪嗒一按,唔地一声,把最小的基本粒子射爆,创世粒子出现了!哇,是唔唔宇宙,是实验服天堂,里面有72个各学科的静静在做实验!”
“凎!要来不及了,开始500米全速跑。”
……
招生办办公室。
黄莺看到了一对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衣冠不整的青年男女。
尤其是那个女生,若不是因为小肥腿绷着,长袜怕是早就被兜掉了。
“你们……喝点水吧……”黄莺掩面走到饮水机旁,“我还以为林逾静会一起来……”
“不用了,黄老师,我们自己来吧。”李峥抢上前拿过杯子,躬身打着水问道,“林逾静也没选专业?她不是选了天文么?”
“好像又有些犹豫,这事也没那么着急,高考报志愿之前选好就可以了。”黄莺说着回到桌前,看着正在气喘吁吁提袜子的张小可问道,“这位是……”
“我同学,张小可。”李峥握着两杯水走了过来,“她也有意报考蓟大,而且成绩很有希望,说什么也要过来听听情况。”
“嗯。”张小可瞬间摆出了可爱高中生的模样,冲着黄莺敬礼点头,“黄老师好,给您添麻烦啦。”
说着,把一路提了好久的榛果咖啡呈上了桌:“怕咖啡凉掉才跑着来的。”
“哎呀,就为了咖啡不凉……何必呢……”黄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这么懂事的小姑娘,我看好你哦。”
“谢谢黄老师啦!”张小可眨眼舔唇,屡试不爽。
待二人坐好喘匀了气后,黄莺也拿来了保送专业意向书,但没有急着给李峥,而是摊平了手,认认真真说道:“李峥,我知道你已经有确定意向了,但我依然有责任对本校的各院系专业,进行必要的说明,正好张小可也在,耽误几分钟,让她一起听听可以吧。”
“当然,黄老师请。”李峥恭恭敬敬点了点头。
黄莺接着看了看狂点头的张小可,这便开始讲解。
“你们都是理科生,那些纯文科专业,什么语言啊、历史啊什么的,就都不说了,直接说理科生能选择的部分。”
“首先明确一点,只要是我们开设的专业,70%都是国内的绝对王牌,或者说就是全国第一吧,剩下的30%绝大多数是工科专业,虽然不是绝对王牌,但依然有很多是全国第二。”
“把我们的情况反过来,基本就是菁华大学的情况了。”
“所以,我接下来说的专业排名,只是我们蓟大内部的排名,其实拿出去大多数都是全国第一。”
“首先,我们的第一梯队,是工商管理、哲学、数学、物理和英培。”
“并不是说我们这几个专业的实力最强。”
“而是实力最强的学生,更倾向于报考这几个专业。”
“张小可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但这几个专业必须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同学才有机会,建议慎重选择。”
“对了,这几年计算机相关的专业也逐渐挤进了第一梯队,还是那句话,不是说我们的教学水平提高多快,关键是最优秀的人倾向于选择这个。”
“第二梯队,是化学、经济学、生物及若干工科。”
“不得不说,生化环材这个……确实没有那么大的人才出口,但在蓟大读下去必定还是有很多机会的,而且都是重大机会,比如史洋,还没读本就已经跟着周院长搞起有机了。”
“第三梯队,是心理学、法学、新闻等文理兼收的专业,这些专业在文科排名很靠前,但对理科生来说,吸引力明显要差一些。”
“第四梯队,医学院。”
“相对于生化环材的就业压力,医生的工作强度和安全压力似乎更大一些。”
“甚至有人这么说——能上蓟大和菁华的医学院,就不如别学医了吧……”
“对于这个……我不方便发表意见,但作为想长寿的普通人,还是有参考性的吧。”
“虽然医学处在最后一个梯队,但我们的医学院与菁华、协和相比,水平几乎完全相同。”
“非要做比较的话,我们的临床水平是全国第一,菁华的科研水平是全国第一,协和比较平均,不过他们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如果是爱好医学想见多识广解决各种神奇问题的话,我会更建议协和。”
“嗯……”黄莺端详着二人道,“看得出来,你们对医学都没什么兴趣。”
“哈。”张小可挠头笑道,“我要学医怕是要先被父母打死啦。”
李峥则是摇了摇头:“学医救不了……”
“好了,好了。”黄莺连忙喝止,“下面我先介绍一下英培,然后介绍张小可感兴趣的专业。”
“在英培,你很难遇到学科冠军,但一定会有很多高考状元。”
“很难遇到那种目标明确的天才,但可能会遇到很多奇思妙想的怪才。”
“英培新任院长搞了很多改革,现在的氛围极其自由,选择空间极其丰富,项目与合作机会更是比比皆是。”
“英培,可以最大程度的挖掘一个人的潜力,让一个人拥抱自由的未来。”
“但其弊端也是存在的,因为英培的天然属性,他更多的时候在扮演一个学习启蒙的角色,为了维护其自由性,并没有强制的系统化专业教育,这也就意味着你头两年在学杂七杂八的东西,最终确定专业后,依然会进入某个专业与一开始就选择这个专业的人进行同场竞技。”
“从长线上来说,我们认为经历过英培的学习后,学生会在未来的事业中爆发更多潜力,但至今仍然很难用数据印证这件事。”
“同时,难免也会有一些人抱怨,认为自己在英培的经历纯粹是耽误了两年的时间。”
“相信我,那是少数中的少数,对英培的绝大多数学生而言,这都是他们人生中最美妙,最具活力与动力的体验。”
“不得不说的是,因为英培将在大二自由选择专业的制度,这些年出现了一批拿英培当跳板的人,因为考不上最理想的光明学院而选择英培。”
“对于他们,英培同样尊重,并悉心培养,一视同仁。”
“此外,英培在本科阶段就采取了导师制,每位同学都会分配到各学院最优秀的导师,由他们指导你的学习和专业选择,甚至有机会在本科阶段就参与导师的项目。”
“在导师的选择上,如果一位同学在入校前就得到了心仪导师的赏识,可以让导师直接提出申请,英培学院尊重自由组合。”
“如果没有,那么学院则会依据学生的专业意向,分配合适的导师。”
“然后……特意叫你来是因为……”黄莺说着,将一个信封推给了李峥,“有个人本来想见你,但突然有会……只好写了这个。”
李峥本来听得十分来劲,突然就给打断了,不是很爽地打开信封阅读起来。
【我的小峥峥:】
【得知你要选英培,我是绝对支持的。】
【对你这种水平的人来说,具体专业已经不重要了,自由开放的环境才是首选。】
【同时,一位兴趣广泛的导师,可以让你更加自由。】
【比如我,不仅可以让你随便来化院的实验室,还可以安排你去物院的实验室,生物的实验室,计算机的实验室……】
【请放心,我与蓟大各学院领导的关系都是非常妙的。】
【选我,准没错。】
【一周来实验室20个小时就够了,其它时间随便玩耍。】
【——你的周环环】
“呃……”李峥平静地收起了信封。
“说什么了?”黄莺期待问道。
“有点肉麻……”李峥点头道,“麻烦您帮我向周院长表达感谢。”
“就是没兴趣喽?”黄莺摊手笑道。
“毕竟……化学……”李峥笑道,“而且他已经有史洋了。”
“那你自己感谢他吧。”黄莺转望张小可,“你有什么想了解的专业么?”
“嗯……仔细想了很久……”张小可揉腮正色道,“还是对光明更在意一些……”
黄莺为难道:“光明学院可是常年分数最高的……你想清楚。”
“嗨呀……”张小可舔唇道,“了解一下,就当是YY一下吧……”
“好吧。”黄莺无奈一笑。
“光明管理学院,最早可以追溯到1902年的京师大学堂商学科,这是我国最早的高等院校商学科。”
“百年后的今天,它依旧是绝对全国第一的商学院。”
“光明管理学院,是培养领袖的地方。”
“这段话其实只是官方的说辞。”
“实际上,它之所以能成为全国最难进的大学中最难进的专业,并不是因为它能培养出多么杰出的管理者……”
“纯粹是因为搞金融太赚钱了。”
“是的,我们的金融学专业在光明学院,硕士毕业的起点是年薪百万……”
“就是这样。”
黄莺两手一摊叹道:“有这个薪水,谁还报生化环材医呢?”
“那管理学呢?MBA什么的呢?”张小可追问道。
“那同样是进入学院后的可选方向,不过大多数人一定是奔着金融去的。”黄莺比划道,“光明和英培有些相似,都是前两年不选专业,通识教育,然后在金融、会计、市场营销和工商管理中选择方向。”
张小可再次追问道:“那如果选工商管理,一定能选到么?”
“据我所知,几乎是吧……”黄莺笑道,“还是那句话,分最高的全往金融挤了,光明的金融学出来至少年薪百万,至于管理学出来,可很少有人愿意请一个毛头学生当CEO,不过进大企业拿个50万年薪还是问题不大的。”
“!”张小可突然转向李峥,泪眼汪汪,“你会吗,师父?”
“什么?会什么?”
“会不会聘一个毛头学生当CEO??”
“????”
“啊!”黄莺眉色一扬,这就兴奋起来了,“你们是打算成为创业伙伴吗?多好啊……年轻真好……”
“你想多了。”李峥抬手摇头,“我会在研究所混到80岁,并不需要CEO,而且你更考不上光明。”
“万一呢,师父,万一考进去了呢!”张小可抓着李峥的胳膊道,“你愿意吗?”
“不可能的。”
“呵!”张小可立刻就来劲了,“不然来一局?!”
“之前不都终焉了么!”
“那是高中的终焉,现在成年人可以玩尺度更大的啦。”
“那也不来。”李峥扭头骂道,“C你个毛EO,我讨厌公司,讨厌创业,只喜欢学习。”
“学习也需要有人帮你做管理啊。”张小可使劲点头道,“之前有互联网企业来我这里,他们想联系你合作开发学习软件来着,我全给你搞定啦,你看这样你是不是很轻松!”
“???什么?”
“啊……”张小可慌忙捂嘴。
说漏啦!
在李峥的威慑下,她也只好低着头如实交代。
“就是那个‘作业王’APP,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个学习软件,想谈一下合作的事情,顺便要个内测账号,我没给他们,也不许他们打扰你。”
“嗯……”李峥托腮道,“你做的很对。”
“看吧,这就是CEO的重要性。”张小可立刻又扬起头来,拍着肚皮道,“有了我,再也没人能打扰你学习啦。”
“等等……”黄莺却皱眉打断道,“这好歹也是个商业合作机会啊,我没记错的话,作业王最近融到了很多钱的。”
“别急,我在下一盘大棋。”张小可哼笑一声,双臂支着桌子,又牛逼了起来,“从交涉情况来看,对方只当师父是个穷学生,碰巧搞了个很有潜力的软件出来罢了,想要测试账号,也只是想抄师父研发的功能罢了。这种时候,就先要拖着他,摆出不差钱的样子,而他们作为上市公司,是非常急于搞出高黏着度的爆炸功能的,最近已经在频繁联系我了,说可以让师父以技术合伙人的方式参与,就算直接卖代码也可以谈。”
黄莺惊道:“还真就钓到了?”
“所以师父,我都帮你计划好了。”张小可扭身道,“这事儿等我高考完了就搞,你用这段时间再包装一下软件提升价值。如果你想继续做,那我就帮你谈合伙,你不想搞了就把它卖掉,我帮你谈价格,没有人比我更懂讲价。”
黄莺跟着点头道:“我们学校的学生,的确经常有在校期间搞出了什么东西,卖出了几百万或者走向创业道路的情况。”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黄老师就像个捧哏一样。
大概是因为那杯榛果咖啡吧。
不愧是张小可,一杯小小的咖啡都藏有如此的套路。
对李峥来说,学习软件也的确是一步闲棋,只是每天拉屎的时候抱着电脑搞两下,把本用来刷朋友圈的时间搞学习罢了。
不过它也确实有它的价值。
毕竟,没人比李峥更懂学习。
软件的原理和算法虽然不复杂,但没有一个几十人的高考专家团队,还是很难搞出来的。
“那就交给你谈吧,我实在懒得跟他们打交道。”李峥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也确实该买辆车了,嗯。”
“师父!!!”张小可大喜,“那如果我考上光明,将来请我当小掌柜的事情也说定啦?”
“你先考上再说。”李峥点着桌子道,“至少还差500斤呢,就剩60天了,一天小10斤你做下来再说。”
“哈哈,回去就做!!”
“真好啊……”黄莺美满拍手,“那我带你们去英培参观一下?”
“这个改天吧。”李峥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我跟另一位老师还有约。”
“真是的,这日程就已经排上了。”黄莺这便把文件推给了李峥,“那你填一下保送专业吧。”
“嗯。”
“师父。”张小可警惕地凑了过去,掩着嘴悄咪咪说道,“这种协议式文件,最好先交给助理小可审一下。”
“不用了……”
“黄老师这个人……很不简单,防一手吧。”
“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现在是小掌柜,是你的人了。”
“考上光明再说!”
黄莺看着张小可充满提防的目光,心头一阵沧桑。
刚刚还叫我老师呢。
榛果咖啡还挺好喝呢。
假的,都是假的。
这个女生太狗了。
要是真混进来了。
怕是要让光明学院的状元们提前体会到社会的险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