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宁国府,前厅。
赵东林刚走,徐臻又至。
贾蔷又派人将薛蝌叫来,与他们商议起马车作坊之事。
将构想详细说了一遍后,他对徐臻二人道:
“这是一个极大的产业,虽然和恪和郡王还有尹家合伙,但要紧部分,必须要掌握在我们手中……”
“眼下木作坊太小了,只做一些小顽意儿,如今看来,单做这些小玩意儿也是不够用,还要扩建……”
“从很小的木球,到各式木制玩具,到婴孩车,家俬器具,再到马车,往后甚至还要造船……”
“除了要赚银子外,最重要的,就是培养我们自己的匠人,培养他们对新式工具的运用,鼓励他们创新……”
“还有就是,管理方面的人才……词虽然新了些,但你们应该能听得懂?”
徐臻点了点头,他听了贾蔷的计划后,咋舌道:“侯爷,这可不是一二年内就能建功的事啊。若只是建几个作坊,赚些银子那还好说。可要是积攒匠人,还要……训练出那么多管事的掌管,没个十年八年,怎么可能?”
贾蔷摇头道:“等不了十年八年,我给你们三年,最多给你们五年时间!如何培养掌柜的掌握有效管理的法子,我写了个章程,一会儿你们都拿去看看。不过在以后的实际运转管理过程中,必然会有需要补充的地方,你们可以提出意见来,再慢慢来完善。我写的,也不一定是金科玉律。另外就是,未来五年时间内,这些作坊所赚到的钱,我一文都不往外抽,全部给你们,用来培养人才!可以花大价钱,多请些老师傅,想办法让他们来当师傅,培养匠人。
徐仲鸾,你是一个极自负的人,也是一个极有才华的人,你连齐筠都不放在眼里,扬州府所谓的四大公子,在你眼里怕是狗屁不如。好啊,有自负不要紧,人没有自负,就难有大出息。
但你要施展出你的才华来,证明你的自负不是自大。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应当知道,这样的机会,你一生里也不会再遇到第二次!
如何?敢不敢做此事?”
徐臻脸上没了往日里的散漫嬉笑,神情肃穆,眼睛里也多见凝重之色,他看着贾蔷轻声问道:“侯爷,你这布局所谋也忒大了些,算上扬州府的聚凤岛,再加上这些作坊,还有这百年大计,我斗胆问一句,侯爷您到底想做甚么?”
贾蔷笑了笑,道:“你担心甚么?我又让你去练兵,瞧你这熊样!我想做甚么,你别管,总之,不只是为了银子就是。”
这高深莫测的说法,愈发让徐臻好奇,不过贾蔷并未打算多说甚么。
他叮嘱薛蝌道:“你才赋中庸,但胜在稳健。好好跟在仲鸾身边,多学多看,记住了?”
薛蝌恭敬应下后,徐臻却又道:“侯爷,此事太大,我身边也没甚么人可用,你还得多派几个人给我。”
贾蔷闻言,目光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回头会有人去寻你。”
这确实是个极聪明之人……
徐臻和薛蝌离去没多久,贾蔷正想去东路院,却见李用前来,身后跟着的居然是尹浩。
贾蔷站起身问道:“五哥怎么来了?”
尹浩轻轻笑了笑,道:“老太太、太太她们知道了昨天的事,连两位老爷也在家,老太太打发我来请你过去。”
贾蔷皱眉道:“昨天的事不都已经结束了么?难不成还有人去尹家闹事?”
尹浩抽了抽嘴角,道:“没人来闹事,但是荆家、赵家和楚家都来人了,送了好些礼,又说了一箩筐赔不是的话,小辈还往里面方向磕了头……总之,老太太不大高兴。”
贾蔷闻言恍然,尹家素来走低调路线,巴不得谁也不来往,如今闹了这一出,也难怪尹家太夫人不高兴,他一拍额头,道:“哎哟,可是不赶巧,今儿我要奉我家老太太和姑姑姊妹们去城外……五哥,劳你跟老太太和两位老爷、太太解释一下,提前有约了。改天,我再去领罪。”
尹浩笑了起来,道:“少来这套,你以为这种名堂糊弄得过老太太?回头更麻烦。再说,五皇子也在,正叫嚣着寻你算账呢。另外,大老爷好似也有些正事要商议。”
贾蔷无法,只能打发人先往东路院送信,说中午再回来,而后对尹浩道:“真不是借口,昨儿说好的。”
尹浩笑道:“那我爹和五皇子肯定要失望,来前还在商议,今儿必是要灌醉了你的。”
贾蔷嘿了声,不再多言,和尹浩一道往朱朝街尹家行去。
……
东路院,惜春小院。
睡一宿起来的湘云,心气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正一边低着头认真做着女红刺绣,一边和姊妹们叽叽咕咕的说着下午去桃花庄的事:“蔷哥儿如今越发能为了,竟还在城外种了几千棵桃树,那岂不是还可以酿桃花酒?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世人笑我忒风颠,我咲世人看不穿。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怎么样,我像不像唐寅?哈哈!还有那温泉……”
宝钗捂额笑道:“我实在受不得这聒噪了!”
一早赶来的宝玉也笑道:“云儿愈发淘气了。”
迎春却摇头道:“淘气也罢了,我就嫌她爱说话。也没见睡在哪里还是叽叽呱呱的,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么些话!”
湘云哼了声,道:“我这是真名士,自风流。李白斗酒诗百篇,他也叽叽呱呱的。我才不怕你们说哩……那温汤,莫不是就是当年唐明皇和杨贵妃洗过的?不是?哼哼,我说就是。君岂不闻‘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於是新承恩泽时’……嗯?”
湘云终于舍得抬头了,巴巴的看着嘴角噙笑岁月静好的黛玉,道:“林姐姐,这桃花园和温汤,该不是蔷哥儿专门为你备的罢?”
探春没好气道:“这还用问?不然蔷哥儿没事弄这些做甚么,他又不卖桃儿?谁家没事弄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说罢,酸溜溜的对黛玉说了句:“林姐姐真是好福气!”
黛玉好笑又好气道:“你又知道?”
探春不服气道:“不是为了林姐姐,又是为了谁?”
黛玉笑道:“一是来了桃花酿,二是为了秋收桃子,做成桃汁冰沙。顺带着,才是给我们姊妹顽的。”
不过黛玉并没说,贾蔷将扬州府的聚凤岛送给她了。
一个岛,显然比一个小庄子更招眼,她还是不显摆了。
这话宝玉就不爱听了,叹息一声道:“如今已是处处算计这些了……”
没等黛玉沉下脸来教训,宝钗、探春甚至迎春、惜春就开始纷纷批判起来:
“这叫甚么话?”
“这才是正经道理!”
“若不算计这些,当真吃喝嚼用从天下掉下来不成?”
湘云就直接多了:“宝哥哥不喜欢这些,今儿还是别和咱们一起去了。”
宝玉大气,手往脖颈下的项圈摸去……
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玉被送去清虚观开光,还没拿回来。
念及此,宝玉愈发沮丧……
正难过间,就见吴嬷嬷走过来,替贾蔷送信儿。
众姊妹听闻贾蔷居然出门去了尹家,无不大失所望,尽管他说了中午会回来,可眼下眼见就要中午了。
独宝玉虽也失望,可忍了又忍,忽地笑出声来。
众姊妹:“……”
惜春最小,也最想出去顽耍,因而走到黛玉身边希冀的看着问道:“林姐姐,今儿还能出去顽么?”
黛玉笑着点点头,道:“必是能够的,蔷哥儿许下的事,从没有不应过。咱们先去老太太那里罢,问问老太太今儿去不去。”
……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
尹家太夫人并尹褚、尹朝两个儿子,还有秦氏、孙氏两个儿媳,又恪和郡王李暄正在说话。
等外面有小丫头通传了声:“五爷和侯爷回来了!”
几双双眼睛望向门口方向,贾蔷和尹浩进来后,唬了一跳。
行礼罢,倒是尹浩先开口道:“原本今日蔷哥儿定好了,午时要奉荣国太夫人并诸内眷出城踏青,得闻老太太、王爷并两位老爷相招,这才出来。”
尹家人显然都有些意外,李暄却最耐不住,叫出声来,道:“这算甚么?我和二舅舅都说好了,今儿非灌你个大马猴不可!不行,不能走!不行不行,今儿断不能走!”
尹朝也抱怨道:“我白让人打了几条好鱼来,还有你那锅子,我也弄出别个味道的来,正好今儿和你过过招,怎就要走?”
贾蔷正要开口,却听尹家太夫人笑骂道:“你们舅甥俩加起来都一把子岁数了,五儿连儿子都有了,还只是这样混闹,莫非果真长不大了?仔细宫里娘娘教你们规矩!人家蔷哥儿原是要侍奉荣国太夫人的,临了变了主意来一遭已是不易,你们怎连道理也不通了?”
尹朝和李暄都不敢和尹家太夫人犟,只是或皱眉看着,或挑衅的挤眉弄眼威逼恐吓贾蔷,倒更像只大马猴。
尹家太夫人瞧了瞧外面的日头,笑道:“说一会儿子话,早些回去还赶趟。”
贾蔷微笑着点点头道:“好。”
尹家太夫人看着贾蔷,温声道:“昨儿的事我都听说了,有轻狂之辈拿子瑜说嘴,甚至拿皇后娘娘说嘴,你能出手,可见是有心了。”
贾蔷愕然,他还以为尹家太夫人要说教他呢。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贾蔷昨天实是借尹家,尤其是借尹皇后之势,为户部大案并林如海遇袭一案,添了一把大火!
尹皇后的下场,直接钉死了康家、常家,也让荆家、赵家、楚家、田家吃了大亏。
若说这一点尹家太夫人看不出来,那就太小瞧人了……
贾蔷没有过多迟疑,便坦诚道:“老太太,昨儿下手那么狠,其实是有借题发挥之意,是为了……”
却不等他说完,尹家太夫人就摆手笑道:“你这孩子,果真是借题发挥,替林大人张目,昨儿就不会在供书上隐瞒去了子瑜和尹家。你能有这份心,就很好了。至于其他的,原是一家人,有这个便利,若是还撇清了不去用,那才是迂腐不知变通呢。且你所谋之事,也不止是为了林大人,更是为了皇上,为了朝廷,是不是?所以,再不必有旁个想法。”
贾蔷闻言,笑了笑,躬身行礼道:“能遇到老太太这样宽厚慈爱的长者,是小子的福分。”
尹家太夫人却笑道:“自家人,就不必说这些了。正好,你大伯父还有正事和你商议。”
贾蔷闻言,好奇的看向尹褚,不知这位在吏部当差的尹家长子,有何事与他商议……
尹褚并没有吊胃口,从身边桌几上拿起一份早先放在那里的折子,递给贾蔷道:“这上面是户部一些可重用的人,你拿去给林大人。”
贾蔷闻言,眼眸陡然收缩起来,却并未接手……
……
PS:求月票啊,月底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