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淳于琼闻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如果真出意外了,那就必须要将李傕他们送走,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反正他们袁家这么多年,只要出意外,肯定就是大麻烦。
“去做准备,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出手了,那就不要再瞻前顾后了。”审配双眼之中带着一抹冷意说道,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到了大不列颠之后,审配总有一种隐约的不安感。
死亡这种事情,对于审配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畏惧了,他担心的是自己没有实现自己的目的,还给袁家带去了麻烦。
“好。”淳于琼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离开。
“主公,保佑我等接下来千万不要遇到任何的意外。”审配双手合十,带着几分虔诚祈祷道。
大约两日三日之后,正在安营扎寨的戈尔迪安突然收到前线战报,瓦里利乌斯突然遭遇到了伏击,汉室袁家率领着大量的凯尔特人全面进攻了在前面做诱饵的第一千人队。
“袁家这群人还真是不怕死。”戈尔迪安冷漠的对着传令兵说,“不过看的出来对方确实是很有脑子,至少没有趁着我们全部出兵的时候,攻打安敦尼长城那边,我原本来想给他们来一个瓮中捉鳖。”
“命令右翼日耳曼军团殿后,中军和左翼全速前去救援。”戈尔迪安的战术几乎和李傕一样粗暴,因为他们够强,只要局势判断不出错,一拳砸上去,基本都能创造出相当不错的战绩。
再加上第二十鹰旗军团的天赋,本身就适合于莽,所以根本不需要太过精细的操作,率领大军直接开干就是了,指哪打哪就是了。
“放箭!”淳于琼大声的下令道,他们来带的物资并不多,但审配既然打算毕其功于一役,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所有的资源拿出来就打这一场,怎么强效,怎么来。
“刀盾手向前!”淳于琼指挥着弓箭手进行压制的同时,开始指挥最前线的刀盾手集体向前推进,破阵的精锐骨干,在淳于琼的军团之中是没有的,因为淳于琼的天赋定位导致的军团定位比较奇葩。
近千名手持大盾的重步兵,在淳于琼的指挥下朝着瓦里利乌斯的方向冲了过去,军团天赋开启,开始全面干扰对方的发挥能力。
“杀!”瓦里利乌斯指挥着斯塔提乌斯的百人队先行对汉室涌现的重步兵进行阻击,然而刚一接战斯塔提乌斯这边就接连出了好几个失误,而战场上,一般都是失手在阴间。
不过好在第二十鹰旗军团也都是百战余生的强者,在被强行拖拽了下限之后,发挥接连失误之后没多久就勉勉强强适应了这种状态,当然也有可能是幸存者定律,没死的,都勉强适应了。
“该死!”斯塔提乌斯面色铁青的看着面前一个袁家普通重步兵在招架住己方士卒的瞬间,放弃大盾,掏出短刀,一刀割喉,直接干掉了一名自家的精锐,这意外的表现让斯塔迪乌斯颇为愤怒。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边的发挥总是有点问题,投矛的时候,甚至因为出手发力的问题,甚至出现过将短矛投到自家战友头上的事情,这种智障一般的意外事故,以前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布鲁西恩,你们还在挣扎啊。”日耳曼军团的军团长,看着单手拎着阔剑,另一只手持盾,身披重甲的布鲁西恩冷笑着说道。
“那你们给罗马当狗很开心了?”布鲁西恩冷笑着说道,“查锡兰,你好歹也是日耳曼在伊比利亚地区的部落主,现在给罗马当狗什么感想?”
“当罗马的狗是我的荣幸啊。”查锡兰一枪架住布鲁西恩的阔剑,大笑着说道,“你根本不明白罗马到底有多强大,区区凯尔特人根本没有办法对抗这种强大,你们继续挣扎下去除了亡国灭种,没有第二种可能,罗马人本身就该君临欧陆!”
“艹!”布鲁西恩这得被查锡兰的话给镇住了,直接发出了从汉室传来的特别交流用语。
以前他没有机会见到日耳曼蛮军的军团长,故而也没有办法交流,然而在布鲁西恩看来,这些曾经的日耳曼部落主,在罗马人手下当军团长,内心之中应该充满着愤怒。
毕竟日耳曼蛮子和自家曾经都拥拥有过很多的东西,然而都被罗马人夺走,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不怨恨着罗马。
故而在出征之前,布鲁西恩亲自找到审配,表示自己这次亲自出马,去试着说服一下查锡兰,如果能说服对方,让日耳曼蛮子反戈一击,那么他们此次作战应该会非常顺利。
当时审配看布鲁西恩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搞得布鲁西恩内心非常忐忑,隔了好一会儿之后,审配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实际上审配对于布鲁西恩的提议没有半点兴趣,因为这根本就是扯淡,慕强是所有生命的本能,尤其是被现实打击之后,必然会认为强大才是真实社会的源泉。
更何况别说是日耳曼人了,就连汉室这边,袁家这边,都认为罗马君临欧陆是天定至理,至于说其他诸如凯尔特人,斯拉夫人,别看他们现在都是袁家的一份子,但摸着良心说,老袁家还是觉得将自己打的五劳七伤的罗马人是欧陆必然的霸主。
至于说被打跪了的蛮子,给罗马当狗憋屈吗?其实一点也不,一开始可能还有点,后面真就跳着想要给罗马当狗了。
实际上审配觉得,要不是罗马人不需要凯尔特人投降,真要给凯尔特和日耳曼一样的条件,到现在凯尔特人应该也已经跪着给罗马人当狗了,有啥说的,给君临欧陆的霸主当狗那不是荣幸吗?
你以为狗是侮辱的说法?抱歉,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自古就有功人,功狗的说法,根本不是侮辱。
就像你调侃李傕是疯狗,李傕还给你汪汪汪呢,调侃刘璋是守土之犬,刘璋也给你汪汪汪的,这个怎么说呢,看人感官。
只不过这话从布鲁西恩嘴里说出来,那就是骂人的话,但架不住查锡兰直接将这话给接了,这么一来布鲁西恩真的冲击过大,有些承受不住,然后就被对方砍了一刀。
审配表示自己想要骂娘,布鲁西恩好歹是凯尔特人的统领,上来就被对面砍了一刀,还见血了,要不是看在凯尔特人相当努力,而且最近表现良好,审配都觉得对方这群混蛋的在演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这种抑郁,审配默默的指挥着凯尔特军团,毕竟固化玄襄好歹也需要审配看着,省的运转失误。
伴随着生命汲取的开启,凯尔特人依靠着和日耳曼人的交手,成功获取了一部分的生命精气,然后就如审配所说的那样,一个普通的恢复性军阵,没必要搞得对面死相那么难看。
“看起来和我估计的没错了,生命精气确实是汲取出来了,湖光骑士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还是先转化一队人进入湖光骑士化。”审配盯着凯尔特人的战线,思虑再三之后,决定指挥一支百人队进入湖光骑士模式。
毕竟这可是杀手锏之一,凯尔特人汲取到足够的生命精气,在战局纠缠之中,陡然变化为湖光骑士,直接打爆和他们僵持的日耳曼蛮军,然后从侧面捅第二十鹰旗军团一刀。
这样简单的谋算,在胡乱的战场上说不定有特效。
很快一支百人队在审配的指挥下,强行用强行汲取来的生命精气进入了湖光骑士状态,那一瞬间,百人队的士卒集体增高了五厘米,侧面厚度增加了五厘米,而后血管直接如虬龙一般纠缠在裸露的肌肉上,从原本正常的体型,迅速变成了斯拉夫体型。
更重要的是敏捷各方面并没有任何的衰减,甚至还有了一定的强化,审配看的那叫一个振奋。
唯一的缺憾就是在开启的瞬间,三个完全没有受伤的士卒,两个当场猝死,一个七窍流血,当场倒地,进气少出气多,也看着不行了。
不过没什么,就这强效程度,值得认同,反倒是进入湖光骑士状态的凯尔特人对此没有任何的感觉,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有危险,但是天定的勇士肯定没事了,死了只能说明你不配使用。
没错,在这一方面凯尔特人还是非常耿直的。
“上。”审配指挥着凯尔特百人队冲了过去,他需要评估一下这群人的战斗力,为接下来的战争做准备,因为戈尔迪安带着凯尔特纠察和殿后的日耳曼蛮军已经冲了过来。
接下来如何打,如何调整动用全力的过程,可以说是他们获得胜利的关键,然而就在审配这么想,也这么干的时候,被淳于琼围拢住的第一千人队之中,伴随着斯塔提乌斯的怒吼,一根由光辉组成的旗帜升腾了起来,进而斯塔提乌斯直接突破了内气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