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当年马隆帮过的那位猎户如今已经年迈了,拉不了弓,爬不了山,不过他对马隆还是记忆犹新的,当年他在奉高县城出售虎皮,被城里面的恶少强取豪夺,猎户当然是愤愤不平,要知道虎皮不是寻常之物,能猎杀到老虎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猎户与恶少起了争执,被恶少的家奴给打伤了,幸亏马隆路过,才出手救下了猎户,惩治了恶少,还把猎户抬到了家中养伤。
也就是在那一次时,猎户向马隆提及了隐秘山路的事,但当时也不过是随口说说,双方都没有在意,马隆还特意地将猎户护送回家。
谁也没想到,若干年后,马隆会再次地来到了深山沟里,再次地询问到了那条几乎无人之知晓的隐密山道。
猎户二话不说,当即把他的儿子给马隆叫了过来,让他给马隆充当向导,甚至都没有问马隆一句为什么要走这条山道,可见他对马隆的救命之恩是念念不忘的,此番马隆专程前来问路,正是他们报恩的时候,至于马隆今居何职,所为何事,他们一概不问。
马隆再三拜谢,告辞离去,带着猎户的儿子回到了奉高军营,将他引荐给了邓艾。
既然有了向导,邓艾的计划便可以实施下去了,他从先登营和左卫营之中挑选了一万多人的精锐,主要是身手敏捷矫健之士卒,每日只携带三日的口粮,脱去厚重的铁铠铁盔,换了轻便的皮甲,只携带随身的兵器和一些绳索,便准备出发了。
至于领军者,邓艾是当仁不让,他将左军团的军务交给了副都督马隆和牵弘共同代理,并约好三日之后,但见虎口崖后有狼烟升起,便是左军团全力出击之时,两路人马前后夹击,一举端掉虎口崖司马军的阵地。
马隆和牵弘一听就愣了,他们可清楚,这次从背后偷袭虎口崖,能否成功还是一个巨大的疑问,邓艾做为左军团的统帅,亲身涉险,万一有什么意外,那还得了,所以马隆和牵弘都坚决反对邓艾去冒险,如果确实需要都督级别的将领带兵前往的话,他们俩之中有一人可以代替邓艾前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邓艾去涉险。
邓艾是左军团的主帅,也是并州军的灵魂人物之一,是万万不容有任何闪失的,所以马隆和牵弘都力劝邓艾不必冒险,如果确实是迫不得已的话,他们可以代替邓艾前去领军,左军团可以没有马隆和牵弘,但绝对不能没有邓艾。
但邓艾的态度却是极为地坚决,这次的偷袭计划,是他亲自制定的,又怎么可能假他之手,无论如何,他也必须要自己去完成,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所以那怕前途是充满荆棘与坎坷,邓艾也不会畏缩和惧怕。
马隆和牵弘再三劝阻,但奈何邓艾心意已决,他们也是无法改变的,在左军团之中,邓艾身为都督,有着最高的指挥权和决定权,任何人都必须要听命于他,如果曹亮还在附近的话,马隆和牵弘还有禀报曹亮的权利,由曹亮来对邓艾进行约束。
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到达泰山,与大本营相距已经好几百里的路程了,马隆和牵弘虽然也可以上书给曹亮,但一来一回,至少也得耗费两天的时间,而现在邓艾已经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发了,马隆和牵弘拗不过邓艾,最后只得同意了。
在邓艾出发之后,马隆和牵弘也率兵出发,从正路东进,直逼虎口崖。
而邓艾则率领着一万精兵悍将,在向导的带领下,踏上了那条隐秘的山道。
邓艾让现任别部司马的儿子邓忠率领二千人为前部先锋,跟随着向导,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为后续的部队前进提供便利。
这条隐秘的小路人迹罕至,除了一些狼虫虎豹的足迹之外,几乎看不到什么痕迹,这里荆棘密布,山路婉转,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路,并州军还得挥舞柴刀,将那些荆棘灌木给砍断,才能在荒野之中踏出一条路来。
最难走的地方,莫过于叫做一线天的地方,那是一条长达数里的幽深峡谷,两边的峭壁笔直如削,只能是抬头看到一条窄窄的天空,即使是大白天,通过一线天的时候,也是幽暗漆黑,有若晨昏。
真正的险路,是在十八盘,那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迂回往复,许多地方,都处于悬崖绝壁之上,有时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脚下稍有闪失,就会摔一个粉身碎骨。
十八盘的尽头,则完全是一段峭壁,根本就没有路了,向导告诉他们,只能在这里垂下绳索,抓着绳索慢慢地降到谷底。
这条绳索长达百余丈,必须将几十名士兵携带的绳索连结在一起,向导仔细地检查了每一条的绳索,粗细程度和结实耐磨的程度必须达到要求,每一个绳结都得牢牢绑好,但凡有一个错误,那将会是致命的,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
好在并州军临行之前,按照向导的要求,携带了足够量的绳索,在这处悬崖壁上,同时地便垂下了十余条绳索。
向导告诉邓艾,过了十八盘便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毕竟这些索道下时容易上来难,下的时候顺着绳子滑下去就行,但上来的时候,没有足够的臂力,是不可能顺着绳子攀爬近百丈的距离的。
所以这条路几乎是单行线,下去了就没有几个人能再爬上来,向导好意地提醒邓艾,如果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但如果通过了十八盘,再想回头,就没有什么可能了。
邓艾望了望幽深不见底的峡谷,他的目光幽深但却坚定,尽管没有回头路,但这丝毫也不能阻挡邓艾前进的决心,古有项羽的破釜沉舟,韩信的背水一战,但凡成就大事的人,都不会给自己留什么后路,置之于死地而后生,方能成就一番大事。
邓艾没有犹豫,跟随着向导,率先第一批降到了谷底。